倾颜警告他,“公共场合不准耍流氓!”

    战凌寒的大手覆盖住倾颜的两只手,“奖品收好,每天兑换一个,一天兑换太多,我怕我吃不消~”

    倾颜鼓着腮帮子,战凌寒痞笑着抓着她的手,不让她把抽奖的纸条丢掉。

    倾颜也没法把这些纸条丢在甜品店里的垃圾桶里,要是被别人看到了,她要羞死了。

    她只能把这些纸条都塞进自己的包包里,战凌寒就在一旁道:

    “诶,你收下了,那奖品就从今晚开始生效!”

    “你敢!”倾颜瞪他,眼里是娇嗔的情绪。

    战凌寒一只手托着腮帮子,他眯起眼睛,像捕猎倾颜的野兽,“我有什么不敢的,你去店里吃了一口冰淇淋后,难道还能把冰淇淋给退掉吗?奖品就像冰淇淋一样,一旦打开了,就不能退货了!”

    “我能把冰淇淋退掉你信吗?”倾颜指着她面前被她吃了几口的冰淇淋。

    战凌寒神色一动,“冰淇淋和我的抽奖又怎么能完全一样呢,不然你就把抽奖纸条丢在甜品店的垃圾桶里,如果你把纸条带回去了,那就说明你接受了我的奖品!”

    呜……战凌寒也太欺负人了!

    倾颜实在羞于把抽奖纸条丢在公共垃圾桶里,她把抓着自己腿上的包包,低呜着,“你就会算计我。”

    战凌寒靠在沙发椅上,大刺刺的道:“哦,当初强势夺走我童男之身的,是谁来着?”

    倾颜把眼睛闭紧了,不理战凌寒。

    战凌寒往前倾身,靠近她,“当初给我下药,骑在我身上把我给上的是谁来着?”

    倾颜双手捂脸,弯腰,把手背贴在了餐桌上。

    “呜呜……别说了,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倾颜的声音蒙在了捂住全脸的双手里,战凌寒只看得到她的两只耳朵红的通透。

    他也往下腰,靠近倾颜,在她的红耳朵边吹气后压低声音道:

    “夺走本皇子处男之身后,连本皇子的奖励都不愿接受啦?”他的声音邪魅至极。

    “呜呜……我,我接受啦……”倾颜的声音像蚊子一样小。

    “你可以骑在本皇子身上,本皇子就不能对你做点羞羞事吗?”

    “呜呜……可以啦!”倾颜只求战凌寒别提订婚之夜的事了,一想起订婚之夜的疯狂,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今晚回去,本皇子给你洗澡,要不要?”战凌寒口中的热气全砰在了倾颜的耳朵里。

    她被他的热气,吹的连脖子都红了。

    倾颜捂着脸,对战凌寒点了点头。

    “明天和本皇子做羞羞的事,女上男下的姿势,你没有异议吧?”

    倾颜点了下脑袋后,她终于缓缓的从手掌心里把自己红通通的脸给抬起来了,她那双异瞳湿漉漉的像刚满月的小奶猫似的。

    “那个姿势很累的,一会就腰酸了。”倾颜向他诉苦。

    战凌寒舔了一下嘴唇,“哦,那本皇子换成其他姿势,你没有异议吧?”

    倾颜嗯了一声,点了一下脑袋,战凌寒以一副狩猎得手的笑容,摸着倾颜的发顶。

    “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