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泪抬起头来,她对尤莉雅说道:“凌寒现在有可能会感染上艾滋,他虽然已经注射了市面上的阻断药,可还是会感染。

    我知道帝都的医药世家盛家,他们的研究所研究出了新型的阻断药,成功阻断hiv病毒的几率为90%,如果凌寒注射了盛家的阻断药,他得艾滋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

    但是……凌寒他并不想注射盛家的阻断药。”

    “为什么?”尤莉雅疑惑道。

    冰泪无奈的笑了笑,“谁知道呢,有可能,神羽爱和他说了什么吧。”

    “神羽爱?”听到这个名字,尤莉雅有些陌生,然而她很快想起来了,“你说的神羽爱,是之前和凌寒,倾颜他们对付过尤加娜的那个女人?

    我听凌寒说,她是世界第一杀手。”

    “对,她所在的神羽家族也是一个杀手家族,我听凌寒的养父湛晨风说过,凌寒小时候曾经被送到神羽家去学习,他算是神羽爱的师弟了,所以两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如果神羽爱不希望,凌寒使用盛家的阻断药,凌寒看在神羽爱是他同门师姐的份上,应该会同意的。”

    尤莉雅追问着,“那位神羽爱小姐,为什么不同意凌寒使用盛家的阻断药。”

    冰泪勾了勾肩膀,“因为盛家的千金有可能会嫁入岚堂家,而神羽爱她也想嫁入岚堂家,她不许凌寒用盛家的阻断药,自然是不想要凌寒欠盛家人情了!”

    尤莉雅听了冰泪的话,她陷入了沉思中,接着她又自言自语的道:

    “我觉得凌寒不像是会意气用事的人,他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判断,如果使用了盛家的阻断药会给他带来的损失比不使用的大,那么凌寒自然会选择,不使用阻断药了。”

    尤莉雅虽然还不够了解战凌寒在华夏国的情况,但她还是站在了自己儿子的那一边。

    她相信战凌寒做出的每一个选择!

    冰泪见在神羽爱这个点上,说不动尤莉雅,她又转了话题道:

    “现在距离小柒和凌寒的订婚日期没有剩多少时间了,但是我觉得,在凌寒没有确诊是不是真的患上艾滋前就订婚,这有些不太好。”

    尤莉雅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女人,她怔怔道:“冰泪,你是想……”

    冰泪对尤莉雅感到很遗憾的说道,“我不想小柒的幸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断送了,而且战凌寒他身为皇子,也需要对西斯廷的国民负责。

    尤莉雅,我这次找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希望你能同意,推迟订婚典礼。

    等到确定了战凌寒没有感染上艾滋,再举办订婚典礼。”

    “那如果凌寒他不幸染上了艾滋……”尤莉雅脱口而出,又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绝对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

    “如果西斯廷的皇子真的染上了艾滋,尤莉雅你就要考虑,让你的儿子成为下一任的王,是否妥当了。

    而我作为一个母亲,为了我女儿的幸福,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柒往火坑里跳!

    她不能嫁给一名艾滋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