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堂爵雅立即将神羽爱挡在自己身后,他见冰泪的护卫拿枪指着神羽爱,怒意从眉心中涌出。

    “谁敢动她!你们把枪放下!”

    这些护卫,对抗神羽爱,就等同于在和他对抗!

    护卫们自然不敢拿枪对着岚堂爵雅,他们犹豫的看向冰泪,就等着冰泪一声命令。

    冰泪看向神羽爱,她的眉头皱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正门不走,直接闯入我的花园,出现在我的阳台上,一点礼数都没有!”

    而且刚才神羽爱摆明了是在袭击冰泪,若不是她躲得快,她就要被神羽爱给踹飞了。

    “我不认为,我从正门走,能走的进来。”神羽爱声音冷漠的回答着冰泪。

    她怎么可能像盛远珊那样,站在正门门口,知会门卫一声,就等着里面的佣人出来,领着盛远珊进去。

    冰泪根本不会见她的。

    神羽爱自然选择了,能直接见到冰泪的,最简单的方式。

    她的出现引起冰泪极大的不满,冰泪听了她的话,冷笑嘲讽道:

    “什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路,像你这种只能活在黑暗里的杀手,就只会做出硬闯我私人别墅的事!”

    神羽爱看向冰泪,脸上是懒得跟她废话的表情,神羽爱拔出枪指向冰泪。

    “把盛远珊交给你的阻断药,交出来!”

    她一将枪口指向冰泪,包围神羽爱的护卫顿时紧张了起来。

    冰泪的额角在微微抽搐,她这般身份尊贵,无人敢惹的女人,居然遭到了神羽爱如此简单粗暴的对待。

    “你杀了我呀!”冰泪挑衅道,她还往前一步,歪着脑袋,把自己脖子上的动脉血管暴露在神羽爱的视线里。

    “来,杀了我!世界第一杀手,你把这个别墅里的人全杀光了,再对别墅进行搜查,就可以找到阻断药了!”

    冰泪的眼神凌厉,她敢这么说,自然是料定了神羽爱不可能杀了她。

    她可是岚堂爵雅的母亲啊!

    即便岚堂爵雅再爱神羽爱,他也不可能和杀死自己母亲的女人之间,没有任何芥蒂。

    神羽爱要真的一枪杀了冰泪,她和岚堂爵雅之间的感情,估计就难以回到当初了。

    他们之间就会有一条无法修补的裂痕存在。

    而且,杀了冰泪,对神羽爱没有任何好处!岚堂放勋会成为下一个反对神羽爱进入岚堂家的人。

    岚堂财阀也不会容许这样的女人坐上岚堂家少夫人的位置。

    冰泪扬起唇角,她自信,神羽爱拿她没办法的。

    冰泪又走进了神羽爱一步,枪口距离冰泪的脖子,只有二十多厘米,这样的距离,神羽爱要是开枪了,子弹打破脖子上的动脉,冰泪必死无疑!

    “杀我呀~”冰泪笑的张扬。

    她话音未落,一道劲风袭向她的脖颈,冰泪本身也是一个有身手的人,她立即退到一边,躲开了神羽爱再度踢来的一角!

    阳台的范围很小,冰泪这一躲,她直接撞在了围栏上,再无处可退了。

    “你让我杀你,那你能不躲吗?”神羽爱反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