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电脑的开机密码是盛远珊的生日,盛远珊敲打键盘,登入了院长的账号。ω δwww..

    她找到医院和岚堂家往来的文件,这些加密文件的密码,盛远珊都是清楚的。

    她是院长的独生女,将来要继承院长衣钵,所以她的院长父亲把自己工作上的信息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盛远珊。

    盛远珊看到加密文件后,她微微一怔。

    西斯廷的那位皇子殿下,居然要做是否感染hiv病毒的检查,这位皇子殿下和一位hiv携带着有血液上的接触。

    天呐!

    盛远珊十分惊讶。

    西斯廷的皇子殿下和岚堂家千金订婚的事,就在前不久刚刚宣布了,结果这位西斯廷的皇子,居然可能感染上了hiv病毒。

    盛远珊忽然抖了一下,她转过头看到自己的手机在响,起初她心里不悦,哪个人脑子有病,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

    可当她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爵雅”这两个字的时候,盛远珊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接起来了。

    “喂?”盛远珊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这还是岚堂爵雅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

    “爵雅,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岚堂爵雅还未说话的时候,盛远珊主动问他。

    电话那一头,响起优雅尊贵的声音,“盛小姐,我想再请贵医院,帮忙做一件事。”

    “爵雅,你尽管说。”明明他曾在订婚宴上,弃她于不顾,明明他让她坠入艰难痛苦的境地,可当岚堂爵雅的声音响起,盛远珊又不自主的为他着迷起来。

    他不知道她有多喜欢他,每次都隐藏着自己雀跃的心思,故作冷静的和岚堂爵雅说话。

    在她听到岚堂爵雅的声音后,她感觉有一股暖阳洒在她的身上。

    盛远珊靠在办公椅上,她的情绪,她的身体,都因岚堂爵雅的声音而软化下来。

    岚堂爵雅在电话里开口道:“我想请贵医院,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盛远珊听了之后,她整个人懵了,她脸上因岚堂爵雅而起的潮红迅速褪去,她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

    “爵……什么……为什么……突然要做亲子鉴定了?”盛远珊的声音卡壳了。

    而岚堂爵雅在电话里说道:“我想请医院再做一次,我和小曜的亲子鉴定,今天下午,我就会将鉴定样本送到医院去,等到鉴定报告出来,麻烦盛小姐,将这份报告送来给我。”

    盛远珊拿着手机的手在抖,岚堂爵雅,这是发现了她之前篡改亲子鉴定的结果呢?

    他现在又想让医院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又让她将报告送过去给他是什么意思?

    他连盛远珊曾经把亲子鉴定报告亲自送过去,给冰泪的事都知道了?

    所以他故意让盛远珊再这么做一次?!

    “爵雅……我不是鉴定科室的人,你吩咐鉴定科室那边给你做亲子鉴定报告就好了。”

    岚堂爵雅在电话里说道:“上一次,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就经过了你的手,由盛小姐再负责一次亲子鉴定,再改一次亲子鉴定的结果,您应该是很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