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依依站在门口,望着紧闭的房门,她心里痛苦不堪,她得病了,可是顾九辰对她,还是如此冷漠。

    “顾依依,你刚才从顾九辰的房间里出来了?”

    耳边突然响起女声,顾依依猛地抬头就看到顾安琪站在她面前,自从知道自己得了梅毒之后,顾依依就害怕见人了。

    顾安琪突然出现,顾依依心里莫名一慌。

    “安琪啊,九辰他……”

    “他躲在房间里那么久了,他还不想出来吗?”顾安琪问道。

    顾依依向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会尽力劝九辰的。”

    然而顾安琪她的眼神闪过一道光,她盯着顾依依的脸,“九辰为什么不出来呢?他觉得自己之前做过的事丢人,也不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这么多个月吧。

    顾九辰他……不会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吧?”

    顾依依猛地抬起头,她看着顾安琪对她绽放的笑脸,顾依依的心里突突突的狂跳。

    “九辰,九辰他没有……”

    顾依依知道顾九辰自尊心很强,他一直躲在房间里不肯见人,就是害怕别人会知道他染上了性病。

    可顾安琪,她又是怎么猜到的呢?

    “顾九辰他没得什么病,那你呢?”顾安琪问她,顾依依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我没有……安琪,你别乱说。”顾依依的声音慌了起来。

    顾安琪拿出了一直藏在身后的病例,顾依依看到她手中的病例,立即冲了上去,想要夺回来。

    然而顾安琪一转身,让顾依依扑了个空。

    “顾依依,我刚才去你的房间找你,却发现你不在,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份病例。

    我问过佣人,今天早上,你说你过敏了,人不太舒服,所以去医院看病。

    我也只是好奇,翻了一下你的病例,依依,你这可不是过敏呀,你这是梅……”

    “安琪!你不要说出来!!”顾依依失控的尖叫起来。

    顾安琪对着她冷笑着,用高傲又怜悯的目光看着顾依依,“依依,你怎么这么可怜呢,年纪轻轻就……”

    顾依依的胸口猛烈起伏,她在顾家丧失了一切,她已经够惨的了,她不能再让别人知道她得了这种丢人的病。

    “安琪,我求你,求你别说出去。”顾依依向前一步,哀求着。

    顾安琪厌恶的看向她,还往后退了一步,一点都不想接近一个携带艾滋病和梅毒的女人。

    然而顾安琪又打量着顾依依,此刻,在顾安琪的眼里,顾依依不是她的亲戚,顾依依只是一个可以被她使用的工具。

    只要顾依依还有点用,顾安琪就能使用她,而顾依依要是没有用处了,顾安琪会在一脚踢掉她的同时,让顾依依在s市彻底做不了人。

    顾安琪瞥了一眼手中的病历本,她若有所思的道,“依依,我们其实一直有着共同的敌人。

    这段时间,我们在s市里根本没法活,你身败名裂,我也是因为,因为岚堂家和湛氏的施压,没人敢和我交朋友,连我爸爸的公司都受到了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