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修斯也是趁这个机会,将药物替换成了解药。

    此时,他看着厚重的机器被套在了神羽爱的脑袋上,研究员在调试数值。

    细微的电流刺激神羽爱的大脑,电磁波抑制住大脑内的记忆神经。

    神经元产生新的分支,神羽爱猛地睁开猩红色的双瞳!

    然而此刻她的眼眸里没有一点的光彩,那双眼睛就像没有灵魂的洋娃娃似的。

    在她睁开眼睛的刹那,周围的保镖都吓了一跳,他们就害怕神羽爱会突然爆发,袭击他们。

    这个女人即便是被控制住了,也令人感到恐惧!

    一块幕布缓缓下降在神羽爱面前,幕布内放映着诡异的图案。

    机器强制神羽爱的眼睛睁大,让她的视线一直盯着那块幕布上光怪陆离的图案。

    洗脑专家站在神羽爱的身旁念念有词,实验室内的驻守的保镖和其他工作人员都离开了,以免自己会遭受心理暗示的影响。

    起初,被捆绑着的神羽爱剧烈挣扎,潜意识让她想要逃脱,可一旦她挣扎,头上戴着的机器就会释放出电流,刺激她的大脑神经。

    她感到疼,她尖叫起来,因为她的挣扎,冰冷的试验台被她砸的“砰砰!”作响。

    她如同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暴怒,发狂!

    她的额头上青筋暴凸而起,在她的挣扎中,束缚住她脖颈,双手,双脚的绑带都在她苍白的肌肤上留下鲜红的痕迹。

    她脖子上的肌肤被绑带给割破了,血液在肌肤上涂抹出一大片的痕迹来。

    手腕上被绑带割破的血液流淌在了试验台上。

    一时间,台面上血迹斑斑。

    慢慢的,神羽爱安静下来了,洗脑专家在她的耳边依旧念念有词,他在给她暗示,让她的认知,人性,脾气,彻底消失掉。

    漆黑的发丝因为满头的汗而凝结在了一起,发丝落在神羽爱苍白的脸庞上。

    她那双血红的眼瞳彻底失去了神采,空洞,无光,让人看着像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人似的。

    洗脑专家以极具蛊惑力的声音问她:

    “你的主人是谁?”

    从神羽爱干涸起皮的口中吐出破碎的字眼来:“墨、修、斯……”

    站在实验室玻璃墙外的墨修斯,他听到蓝牙耳机里,神羽爱吐出的声音,墨修斯愉快的勾起了唇角……

    -

    “倾颜小姐,墨修斯殿下又发来邀请函了。”

    负责处理邀请函的下属拿着ipad向正坐在沙发上的战凌寒和倾颜汇报。

    战凌寒直接道:“把墨修斯那边的邮箱号码给拉黑了,他送来纸质邀请函,就当着他的手下直接烧了!”

    下属听了战凌寒的话,只好道:“是,那我立刻将……”

    “墨修斯这次又想邀请我去做什么了?”

    还没下属把话说完,倾颜忽然开口了。

    战凌寒猛地转过头,幽深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倾颜的脸。

    “管他邀请你去做什么,反正你都不许去!”

    “我就想听听嘛。”倾颜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今天听到墨修斯给她发来邀请函,倾颜就想问邀请函里面的内容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