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书作者:郭乐鸣

开始阶段还算顺利。  集合,坐火车,租车到进山口,等等,都还算顺利。虽然,女生多,叽叽喳喳的,但总体来说,还算顺利。  但是,爬到海拔两千米,在针叶林和阔叶林共存的地带,遇到了一个三叉路口。  吴刚看了一下准备的路线图,他认为,应该向左拐,走左面的岔路口。  马壮飞却有不同的意见。  他认为该走右面的岔路口。  “我感觉,应该向右拐,现在看起来,方向上是有点偏差,但翻过这个山头,会迂回过来。”马壮飞说。  吴刚没有回应马壮飞的建议。  “向左拐吧。”吴刚只是说。  但是,他发现,居然没人动,大家似乎更相信真正的高手。  吴刚这个领队面子上挂不住了。  “你们到底走不走啊。”吴刚提高了一点嗓门。  没有人回应吴刚。  马壮飞向右拐,向前走了十几米。  “这儿有好多脚印,应该是向右拐。”马壮飞说。  “有很多脚印能说明什么,方向本身是错的。”吴刚说。  马壮飞没有跟吴刚硬顶。  “要不,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爬上那个山头,就能看出来,是不是走错了。”马壮飞说。  吴刚没说话。  马壮飞就兀自向前走,而别的人呢,就放下肩上的包,休息起来。  完全不听领队的话呀,这帮家伙们。  但吴刚忍着,他要等马壮飞乖乖地自己走回来,因为,方向完全是错的么。  这小子是有两下子,也没有见他怎么走快,不大一会儿,他就登上了那个山头。  他在向他们招手。  “是从这儿走,方向对。”他冲他们喊。  大家都纷纷站了起来,开始背包,准备出发。  没有一个人咨询领队的意见。  这还是不是一个团队呀,都不听领队的,领队的还有什么用啊。  吴刚一动不动。  “走吧。”肖玉轻声说,她知道吴刚的不快,但大家都向那个方向走了,吴刚也还是跟着走吧。  “不。我要向左拐。”吴刚说。  “可马壮飞已经爬上那个山头看了,向右走才是对的。”  吴刚哼了一声。  “谁说只有向右走是对的,向左走,也能到达目的。”吴刚说。  肖玉笑着。  “你就别倔了,跟着大家走吧。”肖玉说。  可吴刚的倔劲儿上来了,谁也劝不住。  “我就要从左边走。”吴刚说。  六子也劝吴刚。  “何必这样呢,大家都向右拐了。”六子说。  吴刚冷冷地扫了六子一眼。  “你们都不听我的,我也不听你们的,大家各走各路。”吴刚说。  “咳,你这又是何必呢。”  吴刚什么也没说,背上背包,向左走了。  六子在后面叫他,劝他,但他头也没回,一直向前走。  让吴刚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跟上来。  连六子也没有跟上来。  忘恩负义的家伙呀。从小到大,他吴刚帮六子打过多少次架呀,这小子说变脸就变脸呀,连他也不跟着吴刚走了。  吴刚的心越来越硬。  自己走就自己走,有什么呀。  可是,越往前走,吴刚越意识到他大概选择了一个错误的道路。  上了一道山梁,就又下到了一个大山谷里,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也不能往回转呀,此时转回去,该多丢人呀。只有硬着头皮向前走。  吴刚倒也不是没谱,他看了指南针,走过这个山谷大概就能走回到正确的方向上,另外,吴刚看了看,他的手机还有信号,所以,也没什么可怕的,无非是要绕一段路。  这一段路绕得可不近。这个山谷太大了。  不过,风景却真是美。古树参天,一棵棵笔直的大树似乎高耸入云,整个山谷也似乎填满了这样的大树,尽是金黄、碧绿的树叶,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儿,比刚才走过的路线美了不知多少倍。  吴刚拍了很多照片,他要让他们看看,他走了一条多么漂亮的路。  但渐渐的,吴刚就不拍照片了。  这个山谷似乎永远也走不完似的,走了两个多小时,好像没移动多远。  吴刚一直看指南针呀,也一直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啊,看起来挺近的一棵树,却怎么要走那么久才能到达呀。  吴刚有些纳闷,但他还是坚持向前走。  就是向前走,向前走,管它呢。  来到了一片平坦的地方,转过一小片树林,吴刚突然发现,正前方十米处有一只狐狸。  那只狐狸毛色金黄,挺漂亮的,关键是,那只狐狸靠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半坐着,正捧着一本书在看。  狐狸看书?  吴刚揉了揉眼睛,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他确确实实看到了一只狐狸,而且,那只狐狸两只前爪正捧着一本巴掌大的书,好像还看得如痴如醉。  吴刚回过来点神儿。  他悄悄的从兜里掏出来一把弹弓,又摸出了一颗钢珠,慢慢地拉满弹弓,瞄准。  那弹弓是他从网上买的,价格不菲,但质量确实好,比他小时候自己用自行车内胎做的弹弓强多了,他还买了一包钢珠,他是想防身用的,碰到个把小野兽,也能派上点用途。  没想到,还果真派上了用途。  他以前玩弹弓有功底,他打得很准,钢珠直接打到狐狸的脑门上了。  狐狸丢开书,捂着头,惨叫起来。  但是,那只狐狸并没有跑开。  吴刚知道,它为什么没跑。  那只狐狸想捡起掉下来的书。  哼,怎么能让它得逞呢,吴刚又赏了它一颗钢珠,又打到脑门上了。狐狸惨叫得更厉害了,但它还没有逃,还在原地打转。吴刚不再给它机会了,他拿起钢珠就往狐狸身上打,一边打一边向前冲,没办法了,那只狐狸只能逃了。  吴刚清楚地记得,那只狐狸逃走时,曾回头看看,那眼神儿,无比哀怨。  吴刚捡起了地上的那本小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