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未央,安然向暖作者:唯爱阳光

那晚,高高在上的北城乔家当家人乔御琛将她抵在沙发上。 “安然,你不会不知道,结婚意味着,男女双方要履行义务吧。” “我们的婚姻,只是契约。” “契约也意味着合法,安然,你,逃不掉。” ~ 安然是传闻中‘反咬’了安家一口的‘恶毒养女’。 这一生,她最后悔的无非只有三件事。 第一,妈妈去世那晚,她求错了人,平白失了身还承受了四年牢狱之灾。 第二,她出狱为报复父亲一家,赔上了自己的肝脏,招惹了当时还是安心男朋友的乔御琛。 第三,她不该爱上那个男人,引火自焚。 ~ 直到有一天,我真的学会了珍惜,可是回头才发现,有些东西已经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晚,高高在上的城南乔家当家人乔御琛将她抵在沙发上。 “安然,你不会不知道,结婚意味着,男女双方要履行义务吧。” “我们的婚姻,只是契约。” “契约的,也合法。安然,你,逃不掉。” ~ 安然是传闻中‘反咬’了安家一口的‘恶毒养女’。 这一生,她最后悔的无非只有三件事。 第一,妈妈去世那晚,她求错了人,平白失了身还承受了四年牢狱之灾。 第二,她出狱为报复父亲一家,赔上自己的肝脏,招惹了当时还是安心男朋友的乔御琛。 第三,她不该爱上那个男人,引火自焚。 ~ 直到有一天,我真的学会了珍惜,可是回头才发现,有些东西已经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乔御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