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西北局

2016年6月29日 更新

半个小时之后,一辆越野车抵达了我们所在的人民广场,从副驾驶室上跳下了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来,问道:“请问是陆言先生么?”

我点头,说对,是我。

中年男人主动出示了工作证,说你好,我是西北局特勤处的张启聪,奉命前来迎接各位。

我查验过了工作证,然后伸手与他相握,说你好,麻烦你了。

张启聪温和地一笑,说客气了,局领导在等着诸位,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说罢,他领着我们上了车。

四个人坐在后排,座位有限,我不得不抱着屈胖三,这小子身子扭来扭曲,怎么都觉得别扭,坐在副驾驶室上面的张启聪有些不好意思,说对不起啊,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我原本以为只有两个。

我抱着屈胖三,平静地说没事儿的,应该不远吧?

张启聪说不远,不远,很快就到了。

他说是这般说,结果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来到了一处单位大院前停下。

这儿的管理挺严,门口还有武警站岗,出示了通行证之后,越过几栋建筑,然后直接来到了一处小红楼跟前来。

张启聪跟司机师傅交代了两句,然后领着我们下了车,走进了小红楼前,对我们说道:“局领导在三楼会议室那里等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他讲。”

我点头,问了一句,说请问都有那些领导?

张启聪说是西北局负责具体业务的罗桂泉罗副局长,另外还有几个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听到了总局那边来的消息之后,罗局长立刻就从各位同志从家里揪了出来,对于此事,是很重视的,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他谈。

我表示知晓,没有多说话。

说到西北局,其实我还知道一个人,就是萧璐琪的父亲萧大炮,他同时也是杂毛小道的大伯,只不过他年前退休了,要不然倒是不错的合作对象。

我们抵达了三楼,张启聪领着我进了会议室里来,里面有七八个人正在等候,有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在中间正襟危坐,瞧见我们,立刻站了起来。

张启聪拉着我们上前,给我们介绍,说这位就是罗副局长。

我伸手,说罗局长你好。

对方伸手过来,与我紧紧相握,沉静地说道:“你好,陆言同志。”

双方见面过后,寒暄两句,我给他介绍起我身边的人来,当得知卫木和迦叶的身份之后,罗副局长笑了,说神池宫大名鼎鼎,不过我在这西北局工作二十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说来倒也遗憾,没想到这回倒是得偿所愿了。

这话儿说得客气,不过卫木和迦叶此刻的心情无比低落,听在耳中,却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罗副局长请我们入座,而我们这边刚刚一坐下,他便直接进入正题,说刚才总局的王局长亲自来了电话,说起此事,不过讲得并不详细,陆言同志,不知道你能不能具体地跟我们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这回过来,本身就是来求人的,自然也不会有太多隐瞒,所以将事情的一五一十如数说出。

当然,路上的时候,我就已经交代了卫木和迦叶尽可能地隐瞒住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存在,这事儿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最好是等到西北局介入,而我们则脱身之后,他们再发现最好。

我主要也是给弄怕了,之前我回老家的时候,那白合跟踪我的事情,至今我都还记得。

我讲完了自己的见闻,迦叶这边又从他的角度说起了相关的事宜,特别是关于黑暗真理会的事情,他了解的远比我所知道的要多,特别是黑暗真理会跟在西北作乱的拜火教,其实还是有许多关联的,这一次未必没有拜火教身处其中。

听完了我们的讲述,罗副局长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诸位,这件事情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江湖争斗了,我们西北局肯定是要介入的,不过调动一事,有些繁琐,需要与各部门进行沟通筹措,一夜未必能够完成——这样,李腾飞同志……”

一个脸色坚毅的男人站了起来,敬了一个礼,说在。

罗副局长说你先带领特勤一组的同志,前往博格达峰附近进行前期的调查取证工作,我会给皋兰军区打电话,请求他们派遣部队过来进行配合工作。

李腾飞敬礼,说是。

罗副局长又连续下达了好几个命令,有针对情报的搜集工作,有调动直属机关的协调,与总局的沟通、以及与军区的对接工作。

一系列的命令下来,散会之后,各人领命而去,而罗副局长则站了起来,对我们说道:“各位,你们奔波几日,想必也是极度疲惫了,就先在招待所休息吧,明天还有许多事情可能需要麻烦你们。”

卫木归心似箭,说既然已经报告过了,我们能不能随着李腾飞同志一起先过去?毕竟对于天山神池宫,我最是熟悉,你们的人没人带路,未必能够找得到地方。

罗副局长说前期过去的人,只是在外围布控,不让人离开,至于最后的行动,肯定是需要集结兵力,一举消灭的,不能急。

卫木焦急,说可是……

罗副局长很坚决,说不行,至少你不行,总局有指示,今夜就会派人过西北来,到时候总局的同志也要跟你见一面的,所以你得留在这里。

我瞧见卫木急不可耐,我又不可能抽身离开,放他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着,便建议道:“这样吧,前期过去的同志,如果没有一个熟悉情况的人,肯定会有很多麻烦的地方,不如让迦叶统领陪同前期过去的同志一起,这样也能够提高效率。”

听到这折中的建议,罗副局长不再坚持,说如此也好。

卫木这时也松了一口气,不过迦叶有点儿担心地看着自家少宫主,我瞧在眼里,微笑着说道:“你放宽心,我在这里,会照顾好阿木的,再说了,西北局这儿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卫木也跟迦叶说了几句,他方才放宽心,然后由相关的人员带着他去与李腾飞等人汇合。

商量妥当之后,我们与罗副局长告辞,然后由相关的工作人员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招待所。

招待所条件不错,我们要了两间,在卫木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我安慰了他几句,然后让他赶紧洗澡睡觉,明天肯定还有许多的事情。

回到房间,我也洗过了澡,发现之前受过的枪伤,此刻连痕迹都没有了。

这就是聚血蛊的好处,只可惜我不断地呼唤它,最终还是陷入了沉睡之中,并没有醒来。

这个腌臜吃货,吃撑了吧?

我出了浴室,屈胖三正在床上无聊地看着电视,瞧见我出来,不由得撅着嘴巴,说以前的时候,跟你一起晃荡,倒也没觉得什么,可是自从跟我小媳妇儿一起之后,怎么都觉得别扭——唉,早知道我不过来了,在天山陪着我家的朵朵多好?

我说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听过那句话么,叫做“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屈胖三说少给我拽文,你是不知道这思念的滋味……

我黑着脸,说说得我好像单身狗一样。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我差点儿忘记了,你还有一个女朋友啊,哈哈,想起来了,嗯,这我就放心了,至少证明你不是基佬——对了,我嫂子你碰过没有啊?

听到他的话,我郁闷地说道:“别扯这个,你小子作案工具都没齐全,安安心心在这儿跟我就是了。”

两人吵吵闹闹,而这个时候,招待所的座机来了电话。

我接通,却是林齐鸣打来的。

两人简单说了两句,他确定我已经到了西北局的招待所,方才放心,随即问了我一句话,说对了,那个卫木……

我说在隔壁呢。

林齐鸣犹豫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你觉得他和陈老大,有几成可能?”

我说我是觉得差不多,这事儿你难道不知道?

林齐鸣咳了咳,苦笑了一声,说这个啊,本来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只不过现在,多多少少也是有一些怀疑,不过既然是如此,天山神池宫的事情,你也不用太多担心了,那帮中东来的家伙,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的语气坚定,仿佛生出许多的信心来。

林齐鸣与我简单聊了几句,然后便挂了电话,我连日开车赶路,也是困倦不已,头挨着枕头,没多时就睡了去。

第二天天明,我听到房门传来了敲门声,头轻脚重的,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清醒过来,瞧见另一张床上的屈胖三呼呼大睡,根本不理,赶忙喊道:“等等,马上就来。”

我起床穿衣,然后走到门口,把门打开来,瞧见门外站着一人,揉着眼睛地说道:“找谁啊?”

那人问我,说陆言?

我点头,说对,你是?

那人伸手过来,说你好,赵兴瑞,陈局长就在外面,想要见你。

  1. 好假。之前那么重要的事情。找人找不到,杂毛都不见,儿子一来,2分钟就出现了

  2. 当时二蛋昏迷了,蚩尤可没昏迷。。所以,阿木基因是二蛋的,可人家蚩尤是重情重义的

  3. 我觉得王局长是王明他爹王洪武吧,王红旗已经融入龙脉,而获得龙脉社稷图的王洪武已经是天下第一了。捉蛊记刚写了,而蛊事2明显发生在捉蛊记之后。可以说顺序是苗疆道事,捉蛊记,苗疆蛊事1,苗疆蛊事2的时间顺序来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