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大仇得报 为黄金联赛6000票加更

2015年10月12日 更新

  聚血蛊被我用《金刚萨埵降魔咒》,借助着佛陀的力量给降住了。
  
  而且还是在我“昏迷”过后,所以这也是我第一次瞧见它的模样。

  与在我体内如同八爪鱼一般不同,这玩意长得真的很像是水母,柔柔软软的,摸起来有一种硅胶的触感,身子柔软地动着,像是水母在水中游动,而伞盖下方的主体处,则有许多细丝伸出来。
  
  这丝带像是杨柳树梢,十分柔软,然而我吃过其中的苦头,却知道这玩意有着超出想象的锋利。

  我细细数了一下,总共有十八根的细丝条。

  十八根,应该是代表着当初孕育出这聚血蛊的十八个人吧,仔细想想,除了在缅北降头师那里遇到小刘之外,其余的人,都不知道在何方。

  不过说句实话,受到了这般的折磨,他们即便是能够活下来,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会痛苦而亡。

  如此说来,这个“漂亮”的小东西,可是十几条人命凝结出来的。

  如此想想,我再也没有降服聚血蛊的得意和骄傲,反而有了一种沉重的责任感来——这些和我曾经在同一个地牢里面待着的兄弟姐妹们,尽管我们有的都没有见过面,彼此也不认识,但是我们却有着同样的一个经历。

  现如今,那女人费劲千辛万苦炼制出来的蛊虫,却是被我给降服了。

  那么,我就有责任作为十八个人的代表,给你们报仇。

  总有一天,我要把那个化名夏夕的毒西施给抓到,让她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我心里面装着血仇,而虫虫却并没有,她望着这“美丽”的聚血蛊,下意识地伸出修长的手指来,想要触碰一下那小东西的伞盖。
  
  然而她刚刚一接近,那聚血蛊便宛若受惊一般的猛然收缩,十八根长须就开始有规律地蠕动起来,摆出了一副攻击的态势。

  虫虫不敢再向前,而是看着我,略有些娇嗔地说:“你就不能让它乖一点儿?”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难得地露出了一些小女儿神态,有点儿像是撒娇,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就是突然一跳,脸也有些红,冲着手掌上飘浮的聚血蛊说道:“小宝贝,乖,这是你的妈妈,要保护她,不要让她受伤害哦……”

  这话儿一开始挺正常的,然而虫虫却并不是蠢人,很快就听出了别的意味来,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你什么意思,我是它妈妈,谁是它爸爸?

  我得了便宜,只是笑,也不解释,然后试图通过意念,与这聚血蛊进行沟通。

  过了几秒钟,那小水母就柔柔地挥动伞盖,一沉一浮,最后落在了虫虫的肩膀上来,用柔软的伞盖缓缓地摩挲着虫虫的脸。

  虫虫显得十分惊喜,开心地说道:“哇,它还真漂亮呢!”

  我适时说了一句,说哪有你十分之一的美丽?

  许是这萌萌的小水母让心情变得不错,虫虫这回对我倒是没有再那般凶巴巴了,微微一笑,说你这嘴儿,就像抹了蜜一样。

  我听得心中一阵得意,没想到她回头又说了一句话:“早知道这样,我就自己降服这小东西了,可惜……”

  可惜你妹啊!

  这聚血蛊可是我费尽心血、拼了老命给降服的,哪有那么容易?

  这想法一念而过,不过我立刻想到了虫虫的诸般筹划,也晓得她若是真的动了心思,想要降服这聚血蛊的话,其实也并非难事。
  
  而且更值得一提的是,她仅仅凭借着从蛮莫蛊苗那儿得到的几条有限线索,便根据我们目前的条件,设下了这么一个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大局来,尽管是屡次遇险,差一点儿就挂了,但终究还是完成。

  如此想想,当真是好厉害的心机。

  就在我后背出汗的时候,这个女孩子突然对我提了一个问题:“对了,你说我们给它取一个名字怎么样?”

  取名字?

  呃,大姐,我在认真思考很严肃的问题呢,你能不能别这么闹啊,它不就叫做聚血蛊么,为什么还要再取一个名字出来?

  似乎能够猜到我在想些什么,虫虫跟我解释道:“聚血蛊此物,一直都存在于传说之中,无人了解到底是什么形态,所以它的外形并没有什么关系;而此物的名头特别大,你如果直接叫做聚血蛊,只怕会引来无数人觊觎,你确定现在的你能守得住这玩意么?”

  她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我点了点头,说那你觉得叫什么好呢?

  虫虫试探着问我道:“叫小红?”

  小红?

  你确定?

  我双目一睁,感觉到脑子都快要炸开了——我的天,这小东西到底哪里红了?

  而且,咱们要不要取这么烂俗的名字啊?
  
  呃,等等,也对啊,你的记忆是承袭自蚩丽妹的,她们家普遍都不会取名字,不是蚩丽妹,就是蚩丽花,如此想想,取名小红,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虫虫望着我一脸纠结的表情,说怎么,你有意见?

  我勉强挤出了笑容,说没有,你开心就好。

  虫虫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摸着那小水母说道:“那好,从今以后,你就叫做小红了,小红、小红……”

  小水母扇了扇伞盖,显得十分无辜。

  看过了聚血蛊,我这时方才问起来,说巴鬼切的飞头既然已经被晒成了这副模样,那么说这个家伙应该就已经解决了,但是其余的人呢,他们现在在哪里呢?

  虫虫一愣,说哦,对呀,倒是忘记他们了。

  我说他们会不会被发现了啊,之前你有没有跟他们约定好在哪儿汇合?

  虫虫摇了摇头,说不用,我们直接进蝴蝶谷里面去就好了。

  去蝴蝶谷?

  我愣了一下,说这怎么行呢,那里面除了巴鬼切,还有他一百多名弟子,以及四五百的雇农呢,有这些人在,凭着我们几个人,能够做什么?

  虫虫笑了,说巴鬼切你都不怕,还怕这些?

  我摇头,说不是怕,只是觉得不应该以卵击石而已,我觉得既然蛮莫蛊苗已经大仇得报,就不必节外生枝。

  虫虫微笑着说道:“我明白你的顾虑了,实话告诉你,蝴蝶谷里面,巴鬼切是一家独大,手下像样一些的高手都没有啥,厉害的倒是有几个,不过我昨天做了布置,现在哪些人得知了巴鬼切已然死去,必然就是树倒猢狲散了,你放心跟我走便是了,不碍事的。”

  她昨天作了布置?

  我想起昨天苗女念念、陆铁和范腊梅等人临走时的神秘表情,知道必然又是有一些猫腻在,于是不再多言,收起了聚血蛊,将那发黑的颅骨收敛,与她一同朝着蝴蝶谷走去。

  此地与蝴蝶谷相聚二十余里路,一路艰辛,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过来。

  之前的时候,我走一段儿山路,就会变得气喘吁吁,累得不行,然而此刻无论山地还是陡坡,我都能够如履平地,就好像长期穿着沙袋的人,一下子解脱了束缚,从内到外,都感到无比的轻松。

  不但如此,还有源源不断的气息从心脏的位置朝四周涌出,力量从传递到四肢去,我恨不得连蹦带跳,一路狂奔而走。

  结果走了一路,被虫虫骂了三回,说我别跟打鸡血一样,淡定点,等一等女孩子。

  尽管被骂,但我却是笑容不减。

  要晓得,她以前都是骂我像乌龟一样,温温吞吞的,到底想要拖到什么时候。

  聚血蛊认主的好处许多,然而还没有等我仔细体会,就已经到了蝴蝶谷之前来,然而到了这里,我却给汹涌的人潮给吓了一大跳。

  我眼前的,是无数个肩挑担扛的男女老幼,朝着我们这儿汹涌而来。

  一开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转身离去,以为这些人是过来要打我的,结果当我定下神来,才发现这些人却好像是要逃难的一般。

  他们迎着朝阳,从我的身边欢欣鼓舞地走过,理都不理我和虫虫。

  我能够从这些人的眼睛里面,看到对于明天的希望。

  我愣了半天,而虫虫却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在我决定要除掉蝴蝶毒王巴鬼切的时候,你可曾有想过自己会变成那个让人敬仰的英雄,而这些人之能够得以重获自由,都是因为你的功劳?

  我终于明白了虫虫之前的话语。

  我一开始还把蝴蝶谷的这些雇农当做敌人,此刻一看,方才知道,受尽奴役的他们,远远比我们要更加地痛恨巴鬼切。

  待人流少了一些,我们方才走进了蝴蝶谷,越过大片大片肥沃的良田,以及雇农居住的窝棚村寨,我们来到一处大片的奢华建筑面前,瞧见苗女念念和蛮莫蛊苗的那些人都站在门口。
  
  虫虫让我把巴鬼切头颅的骸骨拿了出来。

  当我们走近的时候,那蛮莫蛊苗的所有人,都朝着我深深一躬,口中高呼道:“蛮莫蛊苗,感谢两位高义,为我族报仇!”

  接着以陆铁为首,全部都跪倒在了地上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加更奉上,大家午安。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