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咒诀降蛊

2015年10月12日 更新

抓住那道光!

出于盲目的信任,我的意识都还未有转动,手臂却已经本能地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那光束。

结果那光束落入手掌之上,我立刻感觉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我下意识地“啊”的大叫一声,这时又听到虫虫的话语:“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乃无上的炼蛊宝典,你就连一个小小的聚血蛊,都镇压不住么?”

手掌上传来一阵剧痛,然而虫虫的话语,却让我的心更加疼痛。

一直以来,说是让我跟着虫虫,照料她,然而事实上却是她一直像个保姆一般地照顾着我,不但教会了我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且还为了我操碎了心。

我直到聚血蛊透体而出的那一刻,方才明白一点,那就是她之所以一直瞒着我,不让我知晓,并不是为了看我笑话。

她是在隐瞒聚血蛊。

千万不要小看一只虫子的智商,那玩意可还是被誉为天下奇蛊之中,排名前列的独特之物,若是让我知道了她的整个计划,只怕那家伙也会知道,也定然会有手段阻止。

所以虫虫才会一再隐瞒于我,也才会通过梦中传道的方法,让我最终能够一气呵成地将其逼出体外。

聚血蛊离开了我的体内,将巴鬼切炼制多年的飞头降当做了鼎炉,让我彻底地拜托了受奴役的命运,也算是帮我把这病症给彻底治好了。

然而这并不是她的目的,虫虫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

那就是让我成为聚血蛊的主人。

就如同当初炼制出聚血蛊来时的朱炳义和毒西施夏夕所想的一般,成为这历史上第二位聚血蛊的主人,甚至有机会觉醒出聚血蛊蕴含的十八脉记忆,最终领悟出耶朗大联盟的终极奥义来。

但是她能够做的,只有这么多了,至于如何降服聚血蛊,她也不能够给我代劳。

我不可能一直都她扶持下长大。

总有一天,我得学会自己走路,而这一天,也就是此刻了——这是一道门坎,我跨过去了,就能够有机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而跨不过去,陆言还是那个陆言,一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打工仔。

即便我有一个誉满天下的堂哥和师父,但我依旧还是我,永远都站不到与她比肩的位置去。

修行,只关乎自己,无关别人。

我知道自己可能是到了人生之中最为关键的时刻,既如同传说中的鱼跃龙门,你跳过去了,就是龙,跳不过去,就还是鱼。

当下我也是压住心中躁动不安的心思,张来手掌来,瞧见这玩意就像一大片的水母,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道光,然而张开身子之后,却有二三十厘米长,浑身透明,微微带着一点儿粉红色,将我的手掌完全覆盖,然后又有许多丝线滑出,如同针一般刺入我的手掌之上。

这丝线里似乎还灌注了毒素,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忍不住想要放开手,好缓解这疼痛。

然而它越是如此,我也越是不放手,一股血性从胸膛中浮现了出来,我不管不顾,开始盘腿坐下,念了一遍九字真言“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然后开始默念起了《金刚萨埵降魔咒》。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真言一脉为备注内容,并非原著所写,而是那个叫做洛十八的人编注上去的。

这玩意属于密教的“九会坛城”,是属于佛教与印度教结合的变种。

事实上,在巫蛊流传的远古时期,当世之间的确罕有能与之抗衡着,而后道佛两教崛起,再加上统治者的大力宣扬,使得成为了主流,而巫蛊之术则在一片人人喊打的氛围中,化作了乡野之间的谈资。

为了取悦官家,无论是道,还是佛,两教对于抗衡和压制巫蛊的研究都走在了前列,而洛十八则采用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曲线手段,化作了另外一套路子。

这《金刚萨埵降魔咒》,是我唯一能够想到镇压聚血蛊的方法了。

如果它没有用,我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盘腿而坐,一遍又一遍,一开始的时候我还显得有些紧张,刺痛如同毒蛇,总是困扰着我,到了后来,我渐渐地能够咀嚼出经文之中蕴含的意境,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片空灵之中。

莫名的,我感觉自己似乎与这世界之外的另外一处世界建立了联系。

一种强大而具有威严的意志正在与我接触,双方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最后一股力量跨空而来,直接降临到了我的心中来。

这种力量充满了温和、宽厚以及无边无际的慈悲。

我整个人就仿佛浸润在温泉之中。

暖洋洋的。

没多一会儿,我感觉到自己口中念起的经文,仿佛有无数的扩音器一般,无数的人都在与我一起念诵,那声音层层叠叠,不断回荡,在我的世界之中翻滚不休。

我感觉自己的骨骼、血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之陶醉,沐浴于无尽的威严和慈悲之中。

不知不觉间,我又重新苏醒了意识,这情形让我十分的懊恼,因为我已然沉浸在了那种阳光田园的世界中不能自拔,而意识的回归让我下意识地感受到了自己身处空间的狭窄,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憋屈。

然而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难道这是我在做梦?

我痛苦了许久,终于睁开眼睛来,接着被一缕阳光给刺得生疼。

这是一缕朝阳的光芒,透过林间照耀在了我的脸上。

天亮了?

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久,我记得之前的时候,应该是凌晨一点钟左右啊,怎么一晃眼,就过去了这么久?

保持着盘腿而坐状态的我下意思地抬起了手,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

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发现光滑如初。

我之前不是被那飞头降将胸口给咬开,露出里面的内脏来了么,怎么这会儿又变回去了,难道真的是在做梦?

我疑惑了好一会儿,这才往周围看。

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不远处一个还冒着黑烟的骷髅头,这骷髅头上面还有许多黏液,阳光照在上面,冒出缕缕黑烟,烟雾中似乎还有无数凄厉的嚎叫和挣扎,然而即便如此,阳光还是无情地洗刷了一切。

很快我又在不远处瞧见了倒地不起的虫虫。

我赶忙爬了过去,瞧见这女子趴倒在地,双眉紧皱,昏迷不醒,我拍了拍她的脸,发现有温度,又试了一下鼻息,也在,这才心安一些。

没有死,那她怎么会晕倒在这里呢?

难道是透支过度?

我想起了昨天在最紧要的关头,她从眉心处发出的那一道光,那光芒之中,有最纯粹的太阳精火之气,正是这个宛如眼光一般的光芒,将那凶恶的飞头降给制住了。

只是后来,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离奇的世界之中,不管不顾,就再也不知道后果。

昏迷之中的虫虫,有一股别样的魅力,望着她那张清丽的小脸儿,还有饱满噘起的红唇,我心猿意马,控制不住想要吻她一下的念头。

这念头一生出来,就再也按捺不下去。

亲一下她吧,放在她现在也不晓得,怕什么呢……

亲一下吧,死了也值得……

亲了吧……

无数的小恶魔在我脑海里不断盘旋,然而想起虫虫昨日为了所作的一切,以及此刻昏迷至此的结局,我突然间恨起了自己来。

如此趁人之危,不说别人,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我将虫虫放回了草地,去旁边找那散落的背包,想要找点儿药物出来,没想到刚一转身,身后传来一声幽幽的话语:“你刚才若是真的亲下来,信不信我把你的脑袋也给拧下来?”

我一阵诧异,回过身来,说你醒了?

我满脸惊喜,而虫虫则是冷若寒霜,盯着我,说你刚才为什么不亲呢?

我心中吓得忐忑不已,不过还好没有被抓个正着,所以倒也还算是淡定,摸着头,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这么漂亮,我忍不住是正常的;不过想了一下,觉得这样做太不君子了,不如等你醒过来,咱商量过后再亲也不迟,对吧……

虫虫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收起你的那点儿龌龊心思,等下辈子吧。

我缩了一下头,笑笑没说话。

她凶完我后,又问起,说你昨天倒是安逸了,累得我还要控制那飞头降,疲惫得要死——对了,告诉我,那聚血蛊是否已经认主了?

什么?

对啊,我醒过来之后光忙别的了,最重要的事情却根本忘记探寻,听到她的提醒,我没有犹豫,立刻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秒钟,我心中一动,将右手的食指竖了起来,口中轻轻念道:“出来吧!”

一语说罢,我的指尖处便有一道光芒升起,紧接着这光芒开始柔和地往外扩展,一点一点,到了最后,却是化作了一大团透明中带着些许粉色光芒的水母状软物,悬停在了我的指尖处。

望着这玩意,连一向淡定的虫虫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好美啊!”

1589032l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其实如果要是真亲下去的话……

  1. 这就是传说中的聚血蛊啊?那个青虫惑跟金蚕蛊又会是啥样的啊?我记得在蛊事里面,金蚕蛊不是把青虫惑给上了吗?没有生个蛊惑仔出来?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