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鼎炉易主,用心良苦

2015年10月11日 更新

  当瞧见数道宛如蚕丝一般的粘稠丝线,从我肚子里面射出来,并且紧紧缠住我面前这恐怖的脑袋时,当时的我整个人都有些懵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被操纵的宿命之感。

  虫虫之所以让我过来对付这飞头降,绝对不是因为我身体里有聚血蛊,能够抵得住这个家伙的百花血雾,而是由更深层次的意图。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她这一天都变得十分奇怪,仿佛害怕我知道些什么一般。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我猜不透虫虫的想法,因为她是一个十分擅长隐藏自己心思的女子,秀外慧中,整个人都宛若一个谜团。

  事实上,她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迷雾,光凭着一件雪瑞师父穿过的雪衣,再加上藏着半块补天神石的虫池,就诞生了她的意志。

  而这一切,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呢?

  我无从猜想,因为此刻的我已经被面前的这一切给惊呆了,那凶狠的飞头降——对,没错,就是那个据说修炼至了四五层,已然有超过二十年以上岁月的飞头降,让无数果敢人民闻风丧胆、让无数权贵争相结交的飞头降,居然被我胸口豁口处的银丝给束缚了住。

  当然,这并不是几根银丝,那只是一开始,紧接着有无数的丝线从我的胸口射出来,将那凶恶的头颅给缠住。

  我与它之间,彼此粘连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开。

  那头颅似乎对这种银丝有着本能的恐惧,立刻就发出了一声让人耳膜欲破的尖叫声,我一下子就腿软了,差一点儿就晕了过去,结果双眼一发黑,还没有失去意识,就感觉身子再次猛然一纵,朝着天空再一次腾飞而起。

  然而这一次,它却带不到两米高,就再一次受到了阻力。

  范围又矮了数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左边处传来了虫虫的一声大喊:“陆言,你现在听我说,将心志沉入神海,然后不断地喝念着九字真言,并且不停地结印!听到我的话没有,没有我的吩咐,你不要停,千万不要停,否则就会前功尽弃了!”

  那头颅带着我,猛然转了一圈,使得我也能够瞧见得到,虫虫出现在了我的左边处。

  此刻的虫虫已然再没有先前所表现出来的轻松模样,而是一脸紧张地站在十几米外,手中拿着一根翠竹竿,上面还有着十几片竹叶,她不停地挥舞着,踏着轻灵的脚步,不断地在周围起舞。

  跳大神!

  不对,这不叫作跳大神,而是应该叫做坛蘸,一种通过踏点,祈求苍天之力的手段。

  我胸口的这头颅瞧见了,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陡然一拽,将我带着,朝虫虫的方向骤然冲了过去,然而没有冲出四五米,立刻又被一股柔和中带着几分坚定的力量给缓冲阻止了下来。

  在我跟这鬼东西在此纠缠这么久的时间,她已经将之前预设的大阵给大致布下了。

  我的心中欣喜若狂,冲着虫虫大声喊道:“虫虫,你困住它了么,太好了!”

  我的废话让虫虫显得大为恼怒,冲着我严厉地吼道:“照我说的做,凭借着我的这阵法,根本就困不住它一刻钟,你若是想你我都死在这里,那就继续!”

  这是她对我说过最严厉的话语,特别是那种语气,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寒意,我没有敢再多言,当下也是高声狂吼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灵、镖……”

  我反复地念着,而双手则不再管面前的头颅,而是开始结起了手印来。

  不动明王印!

  大金刚轮印!

  外狮子印!

  内狮子印!

  外缚印!

  内缚印!

  智拳印!

  日轮印!

  宝瓶印!

  两手名二羽,亦名满月,两臂则称两翼,又十指名十度,亦名十轮十峰,右手名般若,左手乃菩提,真言手印即是透过人体两手十个指头,配上心理想象的意念,契合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秘法,继而能够与在法界已有成就的诸佛菩萨、大罗金仙的身密相互感应,从而获得力量。

  我疯狂地结印,然后口中按照这印法对应吼出这真言,一遍又一遍,而那飞头降则带着我不断地飞舞,在场中不断地冲撞。

  它的力量的是如此巨大,几分钟之后,我便感觉到周遭的滞殆,炁场越来越软弱,再也没有先前的坚决果断。

  果然如虫虫所说的,这点简单的布置,根本难不住它。

  想想也是那纵横缅北一带的飞头降,若是这般容易就受到束缚,就不可能横行至今时今日,都还没有人能够制得住它。

  我不知道自己念了多少遍九字真言,也不知道自己结了多少个手印。

  到了后来,我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机械的状态,脑子里也陷入了一片的空灵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脑子空空的我方才感知到胸口处传来的疼痛。

  等等……

  我念的真言,并非是针对于面前这凶悍的飞头降,而是自己。

  尽管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剧烈的疼痛还是让我想到了这个事实,再接着,我的脑子里无意识地有各种各样的画面,不断闪烁而过。

  所有的画面,都跟我白天做的那一百多个梦有关。

  每一个梦都有一个我未曾注意到的细节。

  而这些细节全部都串到了一起来的时候,我已经结得手掌酸麻的双手下意识地就又结出了几个全新的法印来——吉祥印、金刚大惠印、大轮坛印、摧伏诸魔印、宝冠持宝印、光焰火界印、缚思等仙印、准九头龙印……

  这些法印在此之前我陌生无比,然而此刻我却几乎是靠着身体的记忆在不由自主地做着。

  我的口中,还念念叨叨,说着一种我自己都讲不出名字的咒语。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处,跳了三下。

  疼!

  每一下,我都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但通过之后,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轻松,如此间隔很短,三次之后,突然间我瞧见自己的胸口处,有一坨粉色之物,朝着那飞头降的脑袋里面钻了进去。

  砰!

  我的心脏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我整个人的脑子里几乎都是一片空白,思维在那一刻似乎也几乎停止住了。

  而几秒钟之后,我又回过了神来。

  刚才仅仅只有一眼,但是我却能够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刚才钻入飞头降头颅里去的粉红之物,应该就是在我体内潜藏了数个月之久的聚血蛊。

  这个八爪鱼一般的蛊虫,在我的心脏上面盘踞良久,之所以一直没有能够得到脱体而出,却是被朵朵和陆左分别做了禁制。

  双方本来一直都在僵持,然而此刻,它终于脱离了我的身体,换了一个宿主。

  也就是鼎炉。

  在那一瞬间,我几乎都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因为之前好几个人都告诉过我,说我本来已经是死人一个了,只不过聚血蛊为了保证自己在出世之前,鼎炉安好,所以才留了我一条性命,给了我一口气息。

  只要它一离开,我立刻就会死去。

  然而我并没有死,尽管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感,但是我并没有死去,而是顽强地活着,意识存在。

  很快我就意识到了一点,那就是我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我在虫池之中待了三天。

  这三天的时间里,我残缺的内脏得到了大部分的修补。

  只是,聚血蛊为何会找到我面前这飞头降做了鼎炉呢,难道是因为我刚才胡乱结出来的印法么?

  就在我一阵疑惑的时候,我面前的这头颅也终于发出了一声惨烈至极的吼叫声来。

  它终于感受到了痛苦和恐惧。

  而正是在这生命安全遭受到严重危机的时候,它也表现出了最为恐怖的力量来。

  上天无路,下地总有门吧?

  我感觉到脚下的泥土松动,低头一看,却瞧见我脚下出现了一个硕大的土坑,并且还随着时间,不断地扩大。

  周遭更是天摇地动。

  不多时,我很个人都陷入到了里面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飞头降的气色变得越来越差,周遭的血雾也开始不断的坍塌浓缩了去……

  这是那聚血蛊更换了宿主之后,在疯狂地吸收着养料。

  它吸食力量的速度,就连飞头降都感觉到恐怖无比,这使得那家伙挣扎的力道也变得越来越强,甚至有一种鱼死网破的冲动,我听到透明的空间里传来了无数的碎裂声,却是虫虫的法阵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束光芒,从远处射到了那飞头降的头上。

  仅仅只是一束光,却让那飞头降便无无比惊悸起来,紧接着在几秒钟之后,这玩意开始变得柔软,大股大股的血浆脓水,从头颅上面往下滑落。

  就在此时,一束光芒从飞头降的额头之上,陡然迸射出来。

  我愣了一下,然而耳边却是又传来了虫虫的声音:“你此刻已经不是鼎炉了,只要抓住这道光,你就可以变成聚血蛊的主人,操纵它的力量啦——所以,是龙是虫,且看你的命运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能做的,就这么多了,至于后面的事情,就交给命运吧……

评论
  • 李恩健:

    精彩!

    回复
  • 李剑白月光:

    小陆加油

    回复
  • Peak:

    回复
  • 清风沐雨:

    抓住它,小言子,人的一生娶老婆真的很关键啊

    回复
  • 飞天蝙蝠:

    牛逼

    回复
  • 大黑天:

    凭借飞头降,降服聚血蛊,化被动为主动,走狗屎运的家伙

    回复
  • 好:

    好!!!

    回复
  • 战神:

    小佛好耶,你大爷的

    回复
  • 虫虫:

    言言加油!

    回复
  • 杀猪佬:

    又赚大了

    回复
  • 千雪凌天:

    屌丝能不能变男神 在此一举了 哈哈

    回复
  • 哈哈哈:

    说实话,如果这本书才是苗疆蛊事1,那作者已经扑了。

    回复
  • 送白菜:

    领88元现金 [哈哈] 三星娱乐城 [哈哈] 鸡年红包ﻓ圣保罗ﹾ http://T.cN/RiCO3Ul

    回复
  • 新用户341527:

    白痴,打字不累吗?真是的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