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又增强援

2015年10月10日 更新

  对方原本都已经打算扣动扳机了的,听到我的话语,不由得又惊又怒,低声叱呵道:“你是谁?出来!”

  对方言语凶厉,并没有半分放松,我的心思也开始紧张起来,犹豫了一下,问了一句道:“陆铁、范腊梅,出来没问题,但得先告诉我,你们没有投靠蝴蝶毒王巴鬼切吧?”

  这两人我是在“梦中”认识的,但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瞧他们这架势挺凶悍的,我也有点儿担心对方二话不说,就直接上来将我给斩杀了。

  尽管我有点儿小手段,但未必能够在这帮苗蛊精英手下占到什么便宜啊。

  不过好在我的这话儿一说出来,对方立刻就明白过来,立刻说道:“没有,我们没有投靠巴鬼切那狗日的,你快点表明身份,免得大家误会。”

  我心中大定,想着这灭族之恨,再怎么消化,他们也未必能够接受,不可能跟巴鬼切扯上什么关系的,于是便扬声说道:“独山苗寨,你们知道吧,我认识熊火,跟苗寨的小神婆念念一起过来的,陆铁你把弩箭放下,还有范腊梅,吹箭也放下,我出来了啊……”

  蛮莫蛊苗虽然跟独山蛊苗多少都有一些嫌隙,不过到底还是同出一源,同气连枝的,当我亮出这招牌来的时候,两人都将手中的武器给放下,不过身子还是绷得挺直,到底还是有一些不放心。

  我将金剑收入背上,高举双手,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

  当走到两人身前时,陆铁越过了我的身边,朝着我刚才藏身的地方摸了过去,很快他就折回来了,一脸警惕地问我道:“就你一人?”

  我点头,然后指着左侧的方向,说对,就我一人,其余的人在别的地方。

  范腊梅望着我身上刺藤,皱着眉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指着蝴蝶谷的方向,笑着说道:“里面那一位练的可是飞头降,不弄点这玩意防身,他若是扑下来了,我可怎么办?”

  陆铁一下子就明白了,盯着我说道:“你们是准备对付巴鬼切?”

  我点头,说不然呢?

  范腊梅猛然摸出了一把短匕首来,冲着我直指,说不可能,你不可能是独山蛊苗的人,他们若是想给我蛮莫蛊苗报仇,二十年就应该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我瞧见她一副紧张的神情,知道自己的任何举动,都会让她躁动不安,于是将语气放平了,微笑着说道:“我不知道这二十年里,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限制有一个疯女人执意要帮你们报仇,如果你们是过来这里探查蝴蝶谷底细的话,我建议你们跟我一起,去见一下那个人,可以么?”

  两人沉默了许久,陆铁突然问我,说你是中国人?

  我点头,说对,我叫陆言,是中国人。

  他问那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我回答他,说我是到缅甸这边来找人人治病的,本身是黔省晋平人。

  晋平?

  范腊梅眼睛一亮,说你可认识清水江流、敦寨苗蛊的苗疆蛊王陆左?

  我一愣,说你们认识我师父?

  你师父?

  对方也吓了一跳,说陆左怎么是你师父呢?没有听说过你这么一号人物啊?

  我苦笑,说我本来是陆左的堂弟,最近被人下了蛊,然后才拜了他当师父,时间很短,而且我又不常在他的身边,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陆铁有些怀疑,而旁边的范腊梅却激动得热泪盈眶,对我说这回来的,可是你师父陆左?若是他在的话,我蛮莫蛊苗积了二十年的大仇,可算是能够报了!

  我摇头,说我师父没有来,不过你们若是相信我,就跟我去见一见我的朋友。

  范腊梅一愣,说陆左没在,那么来的是哪一位?是朵朵、陆夭夭还是谁,萧掌门有没有过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我摇头,说都不是,你们若是信我,且跟我一同去便是了。

  两人将信将疑,不过到底还是跟着我走下了高地,朝着谷口处的山林子里摸了过去。

  我首先带他们去找苗女念念,这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免得他们疑神疑鬼,果然,两人虽然并不认识念念,但是跟她对了一下独山苗寨的情况,就知道了真假,基本上是把防备心给卸了下来,紧接着我们又摸到了山谷左侧的高地,找到了虫虫。

  众人会面,讲清楚了缘由,当得知我们并非什么成名高手,只不过是想要一路北上,连续挑战三十六峒的苗疆故旧之时,陆铁和范腊梅多少也还是有些失望。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倒也领情,告诉我们,那日一战之后,蛮莫苗寨化作平地,不过他们还是有二十多人逃离,在这山林辗转几月,最后回到了国内,在滇南边境的一个小村子里定居了下来。

  尽管在祖国找到了平稳安定的生活,但是被灭族的仇恨就像毒蛇一般,一直都存在于他们的心中。

  这些年来,他们试过各种各样的办法,甚至还请来了一位滇南太上峰的高手,结果那人最终不但没有能够斩除此獠,反而葬身于他乡,搞得后来太上峰追查下来,他们好是担忧了一阵子。

  虫虫问他们,说最了解巴鬼切的,想必就是你们这些复仇之人,那么你们能不能提供一些信息给我们?

  陆铁一脸诧异,说你们真的准备对巴鬼切下手?

  虫虫愣了一下,回头对我说道:“陆言,挑战三十六峒的人是你,那么在你的面前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杀了灭族蛮莫的巴鬼切,就算是挑战过了,另外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打败残余蛮莫蛊苗的人,这样也可以。你告诉我,你准备选择哪一条路?”

  如果是说真心话,我肯定是选择陆铁或者范腊梅这样的对手,即便是失败了,那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但是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自己内心的诉求么?

  不可以。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地说道:“算了,蛮莫蛊苗现在实力大减,我若是选择他们的话,感觉就有点儿作弊了,还是巴鬼切吧,尽管困难,但还是值得搞一搞的……”

  我说得轻松,而虫虫在而笑了,她一笑,好像太阳出来了一般,我心里暖洋洋的。

  她对着陆铁、范腊梅两人说道:“还有什么疑问么?”

  疑问自然是有的,那就是凭什么我敢说下这样的猖狂话语,不过我们毕竟是在帮他们报仇,这话儿陆铁两人也说不出口,犹豫了一阵,然后把这些年来陆陆续续探听到的消息,说给了我们听。

  原来巴鬼切练的这飞头降,并非寻常之物,而是最为恐怖和厉害的百花飞头降。

  这百花飞头降名字好听,不过却十分恶毒,飞袭之时,会伴随着极为强烈的血雾和血花,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会被血舞之中潜藏的厉鬼给杀死了去。

  巴鬼切已经修炼至飞头降的第五个阶段,不用再带着肠胃等消化器官同行了,也不用隔一段时间出发。

  此刻的他,几乎是毫无弱点。

  唯一惧怕的,恐怕就是阳光吧,因为飞头降这东西,一旦遇见阳光的话,就会化作脓水一堆。

  听到这话儿,虫虫不由得笑了,说既如此,且歇息一天,容我准备一下,过两日我们再商议。

  虫虫卖起了关子,我却莫名地一阵心安。

  蛮莫蛊苗在这附近有一处山洞,与陆铁他们一同来的,还有好几人,虫虫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去见一见,毕竟如果真的要铲除巴鬼切的话,我们现在的人手到底还是有些少了。

  跟随着陆铁、范腊梅两人,我们向东走了十几里地,终于来到了一个山窝子里,经过谨慎的暗号比对,双方重逢。

  山洞里的人不多,只有三个,有一个还是个半大毛孩子,由此可见蛮莫蛊苗的凋零,想必他们这一次过来,估计也没有打算把巴鬼切如何,只不过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而已。

  当得知我们是过来帮手的,并且还计划除掉巴鬼切的时候,三个年轻人顿时忍不住心中的欢喜,又蹦又跳。

  我们在山洞里歇息了两天,这期间虫虫一直都忙忙碌碌,有时还不见人影。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我们所有人,告诉我们,说事情准备妥当了,今天夜里十二点,我们就把巴鬼切这个家伙给宰了!

  我诧异,拉着虫虫到了一边,低声问你可想好了,我们该怎么办?

  虫虫神秘一笑,说计划有变了,不过这回是否能够斩杀蝴蝶毒王巴鬼切,主要还是得看你才行。

  我?

  怎么又是我?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为什么又是我啊?虫虫,能不能别这么玩我?

评论
  • 沙发:

    沙发

    回复
  • 虫虫:

    陆言你要加油啊!我看好你!

    回复
  • 奶嘴是笨蛋:

    陆左当年就干掉过飞头降吧

    回复
    • 哈哈怪:

      那个不算是正宗的飞头降。

      回复
    • 千雪凌天:

      好像是杂毛用李道子的雷符吧

      回复
    • 千雪凌天:

      杂毛用的李道子的雷符吧???

      回复
    • 肉联厂杀猪匠:

      那是老萧用雷符干掉的

      回复
    • :

      在刚开始还不强的时候就干掉一个了

      回复
    • :

      在刚开始还不强的时候就干掉一个了

      回复
  • 大黑天:

    抬举你了

    回复
  • 战神:

    袁尸降

    回复
  • 战神:

    更新呢

    回复
  • 黄枫茜:

    送88元 狮子会企鹅3559782115

    回复
  • 新用户004521:

    脑袋被门5°了!!

    回复
  • 新用户812534:

    你以为将妹子图发在无聊图,编辑就不会删了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