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南柯一梦

2015年10月8日 更新

  风徐徐吹过来,阴测测的,让人骨寒,我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感觉眼睛里面进了沙子,揉了揉,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轰!

  还没有等我把眼睛揉好,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巨大的炸响在身边爆起,震耳欲聋,气浪将我给吹得在地上一连打了好几个滚。

  我吓坏了,这到底是什么,炮弹么?

  就在我诧异不已的时候,又有几道呼啸声从头顶划过,紧接着再次砸落在地,轰然作响,并且掀起了巨大的气浪。

  我趴在地上,睁开眼睛来,突然间感觉眼前的一切变得生动起来,周遭的建筑在熊熊燃烧,数十个穿着黑蓝色苗族服饰的男女在我面前奔走,我不知道这儿何时出现了这么多人,下意识地攥紧手中的金剑,朝着后面退去。

  我退了几步,不知道怎么就靠到了一面墙上来,左右一看,顿时就给吓呆了。

  原本断桓残壁、一片白地荒芜的苗寨,此刻居然凭空立起来许多吊脚楼来,我的左侧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鼓楼,无数的喊杀声从寨门口的方向传来。

  除了喊杀声,还有划空的子弹,和迫击炮弹。

  无数的人在我面前跑来跑去,老人栽倒在地,小孩儿哇哇大哭,甚至还有婴儿,跌落在泥地理,在襁褓里嘤嘤地哭着,而孩子的母亲,则跌倒在了不远处的血泊之中。

  人间地狱。

  我心中一阵惊慌,下意识地想要过去抱起那污秽的襁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形魁梧的老苗人从我身边快步走过,他的脸上满是沟壑,目光犀利无比,大声喝道:“慌什么,慌什么,不过是一帮拿枪的猪羊而已,你们慌个屁?陆铁、吴昊、龙翔、常潇,你们四个去把那炮阵给断掉,陈筱妍、范腊梅、迎曦、陈莉你们在村口布置万虫阵,王哲、阿发,带着妇孺躲进地道离去,其他人,跟着我,到寨前迎战。”

  众人纷纷前来,遵令而为,而那老苗人则一边走,一边振臂高呼,说此番是我蛮莫蛊苗关系生死的一战,胜了,我将带着大家离开这是非之地;若是败了,千年遗脉,就此断绝。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吼道:“所以诸位,死战不退,跟我冲!”

  众人纷纷怒吼,说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我被这老苗人的话语给吼得热血沸腾,感觉他的这几句话语里面,定然是用了迷惑人心志的术法,要不然怎么会连我这个局外人,都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悲愤和死志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整个天空都变得一阵黑暗。

  尽管这个时候是黑夜,天色本来就是黑乎乎的,但这种黑暗,却有别于前面的——因为头顶上的星空和弯月在一瞬间就被遮盖住了,我下意识地朝天空望去,却感觉到一片黑云飘了过来。

  这黑云就像一大快布,将头顶上的星空给遮挡了严实。

  我没有跑,而是躲在了角落,紧紧地攥着手中的金剑,一边想着虫虫和苗女念念到底跑到了哪儿去了。

  人呢?

  就在我心忧她们两人的时候,突然间我听到一声惨烈至极的哀嚎声,一个身影从天而降,直接摔落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好端端的一个人,却是化作了一大滩的碎肉,肠子、鲜血和脑浆散落一地,将整个场面弄得一片血腥,难以入目。

  而就在此时,我听到先前的那个老苗人用一种撕心裂肺的语气大声喊道:“董博儿,我的儿啊,儿啊……”

  什么,这人居然是那老苗人儿子?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满心震撼,却瞧见先前蜂拥着冲向前寨的那些人,包括那个老苗人在内,都节节败退到了我身处的这打谷场来,而在他们前方的不远处,有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一张“V”字型的长脸,满脸雪白,宛如抹了一层厚厚的墙灰,而他身上的袍子,则被风吹起来,就好像一只蝴蝶一般。

  他身边有数十个光着膀子、浑身古怪刺青的光头男,这些人的脸一片漆黑,只有那一口牙,显得特别白。

  刚才的那老苗人此刻一身的鲜血,他指着不远处的那白脸人,浑身颤抖地大声喝道:“蝴蝶毒王,我与你雀族井水不犯河水,为何你要对我们蛮莫蛊苗赶尽杀绝呢?”

  蛮莫蛊苗?

  等等,什么情况,我刚才脑子晕晕,并没有想得太明白,此刻却反应过来了,蛮莫蛊苗不是已经被人给灭族了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还没有等我想清楚,却瞧见那白脸人阴声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董方老,你我虽然素来交好,一向无仇无怨,不过有人出了大价钱,让我在这个时候帮着坐镇一下。人呢,总不能跟钱过不去,你说对吧,反正你蛮莫蛊苗一族已经是山穷水尽,不如在我这里,做一个人情,以后也好做一个念想,你觉得呢?”

  他说得无耻,而那老苗子却终于是忍耐不住了,猛然一挥手,厉声喝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一声令下,立刻有无数苗家汉子从黑暗中蜂拥而出,朝着白脸人冲将而去。

  白脸人一动也不动,而他身边的那些纹身男子则迎了上来,这些人的手上都抓着两根火把,将这玩意不断抛动,那火焰就在空中飞舞着,这些受了伤的苗家汉子根本就近不得身,反而大部分都被烈火烧身,化作了一团火焰。

  当然这边也有身手厉害的,径直撞入人群之中,扬起手中的苗刀或者利器,斩落出一片血雨来。

  双方混战成一团,场面十分的惨烈,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白脸人也动了。

  他身子屹然而立,然而脑袋却陡然一下,腾空而起……

  是的,我没有看错,那人的脑袋居然直接离开了身体,拉着一大串血淋淋的内脏和肠子,腾身飞上了半空之中,在上面绕了一个圈儿,然后朝着人群之中最凶猛的几个汉子落了下去。

  那飞头厉害无比,黏糊糊的肠子仿佛铁链,一下子就将人给卷到了半空之中,毫无反抗能力,紧接着往下猛然一砸。

  哗啦啦……

  天空就下起了肉糜一般的雨来……

  那老苗人看得双眼欲裂,右手往地上一按,居然拔出了一条宛如蛇蟒的木杖来,他口中念念有词,那地上便源源不断地用土黄色的气息刷上了他的身体。

  在达到了一个顶端的时候,他腾空而起,将手中的蛇蟒木杖,朝着那飞头砸落而去。

  飞头十分灵活,一下子就避开了这势若万钧的一击。

  老苗人一击落了空,便不再去招惹那飞头,而是朝着那只有两人守护的身体冲了过去。

  就在他即将到达身体的跟前时,我感觉到眼睛一花。

  那老苗人居然在一瞬间给卷了起来,身子被湿漉漉的肠子给卷了起来,紧接着那飞头带着他,朝着天山的黑云带了过去。

  差不多十几秒钟的时间过后,半空中传来了一声惨烈的叫声,然后飘飘洒洒地下去了肉雨来。

  我吓得两腿发麻,才知道这世间居然有这般邪门的东西。

  而就在我吓得想要赶紧离开这里的时候,刚刚迈开两步的我瞧见面前突然又多出了一个黑影来。

  那个白脸人的头颅,出现在了我的正前方。

  一双发红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

  它显得有些疑惑,头颅下面的肠子不停地摆动,有点儿像是八角章鱼。

  它望着我,瞧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容来。

  我下意识地猛然挥起金剑,而那东西也在倏然之间,朝着我的身子猛然扑了过来……

  我吓得大声叫道:“啊!”

  我奋力挥舞手中的金剑,一边挥手,一边惨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双手突然给人按住,我奋力挣扎去,却被人给按在了地上,还讲我的嘴给堵了起来。

  “陆言、陆言……”

  有人在我的耳边叫喊着,并且朝着我的鼻子里吹了一口气,我给呛了一下,下意识地张开眼睛,瞧见了虫虫和苗女念念的脸。

  我倏然坐直起来,看着荒芜的野地,和面前熊熊燃烧的篝火,下意识地吸了两口夜里的清冷空气。

  这时我方才明白自己刚才是在做梦。

  我挣开虫虫抓着的手,摸了一下后背,发现自己浑身汗出如浆,就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清醒了没有?”

  虫虫问我,我点了点头,张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这时她却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问我道:“告诉我,杀死董方老的那人,到底是谁?”

  什么?

  虫虫居然能够看穿我的梦?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不好意思,有点晚啊,大家别介意

评论
  • 默默的沫沫:

    沙发

    回复
  • 姚波:

    板凳

    回复
  • 奇:

    嗯。

    回复
  • 真不错:

    等的好焦急!还是得谢谢!

    回复
  • 菜包:

    飞头降啊

    回复
  • 安静的一天:

    第五

    回复
  • 安静的一天:

    第七

    回复
  • 大黒天:

    蛊惑 心志最弱的傻波伊

    回复
    • 千雪凌天:

      那个大拿没被小角色黑过 当初没杂毛陆左不是也跪在小鬼手里 隔壁老王不是也被最低等的丧尸咬的

      回复
  • 虎皮猫大大:

    好傻的主角,每次都被耍了

    回复
  • 赵日天:

    虽然主角弱了点,但看着他一路成长的那种感觉很好,代入感会强些,比满大街的龙傲天强太多了。

    回复
  • 战神:

    更新呢

    回复
  • pbKSJ:

    这个更刺j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http://uVU.cc/ih8a

    回复
  • FuSaF: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wcVPi: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KMscr: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广州工厂货源:

    2017新款高仿︌Ferrari(法拉利)︌原单 [金牛座] Stella Nina McCartney(斯特拉●麦卡特尼) [金牛座] 货源网ఴ 最火热的 Aquazzura
    广州工厂货源
    Vancleefarperl(梵克雅宝) [金牛座]
    shechipin.ga

    回复
  • 新用户766100:

    我很支持广电的做法,同时我认为,那些生物课中有关动物繁殖的章节都该删了,人体百科全书都该禁了,《水浒传》《西游记》等更不应该被列为名著(尤其是《金瓶梅》),《动物世界》最好也删去一些片段。我这样说是因为唐朝的服饰本来就是这样的,但它却被剪了,由此可见,不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