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夜宿蛮莫 为黄金联赛票4000加更

2015年10月8日 更新

  次日清晨,在好几百人的送行下,我们离开了独山苗寨。

  与我们一同离开的,还有昨天跟我斗得你死我活的苗女念念,除此之外,六只体肥膘壮的大老鼠也跟着我们一起离开了去。

  经过沟通,我了解到这些老鼠并非是吃死人肉的鼠鼱,而是阴灵鼠魔。

  传说中阴灵鼠魔是来自于灵界的一种奇异生物,它们能够找寻到土地里面的矿脉,以啃噬矿石为生,如果发现了不错的“食物”,这些东西就会吸收其中的金属,筋骨皮肤就会变得坚硬无比,是很厉害的驯兽,而最大的,甚至能够长到野狼那般大。

  这样的东西,珍稀无比,所以当瞧见一只被我一剑给斩死的时候,念念当时的心里是悲愤无比的。

  不过这仇恨,在我放开了她精心培育的小冰虫宝宝之后,也就消减了许多。

  生死比斗,难免会有一些误伤。

  我从起床之后,一直到离开独山苗寨,整个人都是一阵糊涂,弄不清楚我昨天昏睡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原本气呼呼的熊火会出来送行,还一副依依惜别的样子,也搞不清楚那些方老、寨老等老人家为何如此热情。

  最后让我特别不明白的,是为何这苗女念念会跟我们一起同行。

  当我把这问题跟虫虫说起来的时候,她却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她故弄玄虚的手段,玩的是炉火纯青。

  我找到了苗女念念,这女孩子比起昨日比试的时候,倒是和善了不少,听到我问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虫虫,然后告诉我,说昨天虫虫姐的一句话,打动了她。

  我问是什么话,念念告诉我,说闭门造车,永远都不能有太多的进步。

  所以她想跟我们一起北上,外面那么大,她想去看看。

  我询问之后,方才得知,念念是独山蛊苗这一代中最为出色的一人,对于巫蛊之术的理解和炼蛊的手段,都远远超出了前人,被誉为独山蛊苗的希望,然而直到昨天,她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受到打击的念念并没有就此消沉,反而是生出了莫名的豪情壮志来。

  她想要出来走走。

  一个人,只有睁眼看世界,方才能够走得更远——独山蛊苗不断迁徙,现在已然是把异乡当做故乡,在此扎下根来,不过一直都受到当地各族的排挤,生活得十分艰难,她希望自己能够成长为一代大巫,到时候可以回来,庇护族人。

  我之前了解过这一带的情形,知道果敢一带,军阀遍地,毒枭济济,经常打仗,在这里生存,比别的地方更加艰难。

  我理解了念念的想法,又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昨天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念念噗嗤一声笑了,指着前面的虫虫,说让她告诉你吧。

  让虫虫告诉我?

  算了吧,这小妮子倘若是肯告诉我,我也不至于这般狼狈,总感觉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一般。

  离开了独山苗寨,三人继续北上,一路穿过山林和村寨,还路过了附近的几个小城,我负责补给,也主动承担起了男人该有的责任,尽量将重活、累活都扛在了自己的身上,相比刚刚开始进山的时候,却是进步了许多。

  三人上路,却比两人轻松许多,特别是苗女念念的这六头阴灵鼠魔,完全就能够当做猎犬来用,一路上四处游荡,倒是省却了许多麻烦。

  如此走了一些日子,虫虫突然停了下来,告诉我们,说第二家到了。

  苗女念念诧异,说姐姐你说的,莫非是蛮莫蛊苗?

  虫虫点头,说你们也知道?

  苗女念念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说蛮莫蛊苗与我们相隔并不算远,所以彼此之间也有一些往来,不过有一个情况姐姐或许并不知晓,那就是蛮莫蛊苗因为举族支持彭司令,参与了果敢自治的运动,彭司令失败之后,果敢内乱,蛮莫蛊苗的村寨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夷为平地?

  虫虫的眉头皱起,说不可能,蛮莫蛊苗常年在外,无论是传承,还是心机,都绝对要比别处的要强许多,即便是有枪炮逼迫,也未必能够将其灭绝。

  苗女念念叹了一口气,说缅北这儿小三国混战,风云变幻,蛮莫蛊苗贸然出头站台,就变成了众矢之的,无论是大毒枭坤沙,还是罗头领,都不能容下这个肉中刺、眼中沙,更何况还有缅甸军政府呢?

  蛮莫蛊苗村寨被烧的第二天,熊榔头就带着独山苗寨的兄弟过去瞧了一眼,真的是已经化作了白地。

  虫虫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说话。

  我瞧见她脸色有些不太好,心中有些感慨,说修行者的地位虽说也算是超然,不过贸然插手政治,当真是不智,一旦有个什么闪失,那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虫虫沉默许久,突然开口问,说能够压得住蛮莫蛊苗的,必然有很厉害的修行者,告诉我,那人是谁?

  苗女念念没有说,只是劝她,说这一切,都是蛮莫蛊苗咎由自取,让她不要陷入这泥潭之中。

  听到这话儿,虫虫也没有再问,只是说往昔好歹也是有些缘分,既然如今蛮莫蛊苗已经化作白地,那我们路过,怎么说也得过去,烧上一炷香,表达一下同宗之情。

  对于她的提议,苗女念念并没有表示异议。

  确定好了行程之后,我们往北走了半日,终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蛮莫蛊苗原来聚居的村寨。

  这寨子已经被毁多年,我们到达的时候,遍地都是野草和荒地,因为怕惹上麻烦,没有人敢在这里重新生活。

  行走其间,看着这些开垦整齐的田地和铺成的青石板,我还能够感受得到当年蛮莫蛊苗的繁荣,但是当走进村子的时候,瞧见到处都是断垣残壁,青绿的植物已经将整个村子给侵占,焦黑的木头上面也长出了蘑菇,角落里不时瞧见一些骷髅和残骸,就晓得了当日的惨烈。

  苗女念念一边走,一边叹息,说何必当初,何必当初。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不远处突然传来犬吠的声音,我们赶过去看,却见念念的阴灵鼠魔正在与一头伸出长长舌头的猛犬在对峙。

  那畜生瞧见我们赶到之后,用发红的眼睛瞄了我们一眼,朝着黑暗处跑开了去。

  无疑,这野狗必然是吃过人肉的,要不然是不会有这样的凶煞之气。

  虫虫凝望着这残破的村子许久,然后开口说道:“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吧,明天早上再出发。”

  说句实话,我宁愿住在野地,都不愿意在这个鬼气森森的地方多待片刻,不过我能够感受到她低落的情绪,也不敢随意撩拨她,与念念互望了一眼,便点头同意了。

  当夜我们在蛮莫蛊苗原来的晒谷场前住下,我找来了一些干柴,烧起了篝火。

  三人围着篝火,简单地吃了一点儿东西,我瞧见虫虫并无谈兴,便盘腿坐着,开始打坐,这时念念叫住了我,说这个地方,需要有人守夜,问我是守前半夜,还是后半夜?

  我想了想,决定多承担一些,于是说我先睡,等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你们叫醒我。

  念念点头,让我先睡。

  我一路疲惫,闭上眼睛,没多时就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浑身一阵阴寒,下意识地一哆嗦,就醒了过来,这时突然瞧见面前的篝火熄灭,而原本在我旁边的虫虫和苗女念念,都不见了踪影。

  怎么回事?

  我使劲揪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确认不是做梦,慌忙站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村子的深处,突然吹来了一阵阴冷的风。

  呼……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风吹过来,你的消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