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文斗,文斗

2015年10月7日 更新

  被一路簇拥到这鼓楼前的打谷场来,我一直都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儿,这帮苗家大汉瞧向我的目光,未免也有些太凶狠了一点,实在有些诡异。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虫虫居然告诉别人,说人家的法门和手段,都是一堆狗屎。

  世界上哪里有这般打上门的,分明就是准备让我跟对方作生死对决,不死不休啊?

  只是大姐你真的确定,咱们能够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还能够活下来——对了,你是娇滴滴的小娘子,又不是当事人,自然无碍,可是我……

  难不成你真的想要给我收尸不成?

  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脸上却不得不全程都保持着微笑,以增添着自己的神秘感,避免别人瞧出端倪,直接亮出板砖砸来。

  这是在作死啊,妹子!

  我望着她,有苦难说,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虽然她在旁边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但是从根本上来说,是怪不了她的。

  都是我自己在作死。

  被这一大帮子的人给围住,我下意识地捏了捏金剑,心中方才平静了一些,绝对不能再将场面交给虫虫来控制,不然我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于是站了出来,冲着那当中的苗家汉子拱手说道:“刚才我朋友的表达,或许有误,不知道阁下能不能听懂汉语?或者缅甸语也可以!”

  那人愣了一下,这才用极富有云南口音的汉语对我说道:“你是中国人?”

  我点头,说对,我是中国人。

  那人眯着眼睛,语气严肃地说道:“后生,你为什么要说出这么狂妄的话语来,难道真的觉得我独山蛊苗无人了么?”

  我猛然摇头,说阁下怎么称呼?

  那人一拍胸脯,说我叫熊火,是独南苗寨的“榔头”,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跟我来交流。

  榔头?

  我之前跟虫虫有讨论过相关的事宜,所以也知道在这三十六峒蛊苗之中,大部分都保留着以前的编制,就是“方老”、“寨老”、“族老”、“理老”、“榔头”、“鼓藏头”、“活路头”这种逐级领导的制度,而所谓的“榔头”,便是族中的第一勇士,武力最强的家伙。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然后说道:“熊榔头,之所以前来这儿,是因为我跟朋友打了一个赌,我输了,然后就不得不自南而上,挑战苗家三十六峒。你这儿,是第一站!”

  挑战三十六峒?

  哈、哈、哈……

  听到我的话语,那熊火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了起来,而周围的其余人也都笑了,有人甚至笑得泪水都流了出来。

  熊火一边笑,一边说道:“这简直是太可笑了,居然有人想着要挑战三十六峒……你以为你是蚩丽妹么?”

  啊?

  听到熊火一开口,便提到了“蚩丽妹”,我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故作不知的问道:“蚩丽妹是什么典故?”

  熊火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缅怀,认真地给我解释道:“百年前,迁居至更南方的白河蛊苗出了一位绝世的天才,那人叫做蚩丽妹,此女不仅长得风华绝代,而且手段也是惊艳绝伦。当年的她,便是如你一般,从南而来,逐一北上,一连挑战了十几家苗疆遗族,只可惜最终落败于当年的蛊王洛十八之手。那蚩丽妹是苗家的天才人物,当年与她交手的正是家祖,尽管拜了,却心悦诚服,临终之时,对此事还念念不忘——至于你,你配么?”

  呼……

  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些典故往事,不由得让我长呼了一口气,心头更加凝重,回头望了虫虫一眼,她眉目含笑,似乎正在期待着我的表现。

  或者是等待着我的落败。

  不知道为什么,瞧见她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眸,我整个人就是气不打一处儿来,一咬牙,回过头来,对着熊火说道:“前辈典故,听得让人热血沸腾,熊榔头若是不嫌弃,且与我比试一番,让我感受一下当初蚩前辈的心境,你看如何?”

  熊火冷笑,说蚩丽妹是苗家天才,风华绝代,让我独山蛊苗甘愿当做踏脚石,你又算是什么东西,真的想比,我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我心头一狠,说还请不吝赐教。

  熊火见我坚持,不由得冷声大笑,数声之后,他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世上竟然会有这般不畏死的笨蛋,我倒也是见识了,那好,我问你,你是想武斗,还是想文斗?”

  我疑惑,说武斗该如何,文斗又该如何?

  熊火下巴一扬,说你什么都没有打听清楚,就敢登门而来,我倒是真佩服你的勇气。这么说吧,武斗呢,就爽快很多,我直接下场过来,跟你比斗一场,胜负一目了然,而文斗呢,则复杂许多,就是两个人待在相隔十米的不同房间里,然后相互施术,谁最先倒下,就算是输了……

  相隔十米,不同房间?

  听到这话儿,我没有任何犹豫,慌忙叫道:“文斗,必须文斗!”

  哦?

  熊火望了我一眼,说武斗或许还可以收手,但是文斗却是凶险万分,你可曾知晓其中的危险?

  我想也没有想,说文斗,赶紧的吧,弄完咱还等着吃晚饭呢。

  熊火盯着我好久,突然间哈哈大笑数声,拍了拍手,对着周围吩咐道:“果然好胆色,既如此,那么就随我来吧。”

  他带着我们,越过了打谷场,来到了鼓楼后面,坡脚下,有一对遥遥相望的茅草屋,并不算大,几平方的样子,跟寨子里的茅厕差不多。

  而这时从人群那边走来一个人,是个大姑娘,扎着一对又黑又油的大辫子,肤色健康,眼睛很大,大大咧咧地走到我跟前来,瞧了我一眼,嘴角不屑地一撇,说过来我们独山苗寨猖狂的,就是你?

  我没有说话,而熊火在走了过来,对我说道:“文斗我就不陪你了,这是我们独山蛊苗最有潜力的养蛊人念念,让她陪你走这趟鬼门关吧。

  我点了点头,说我去哪儿?

  熊火说随便,来者是客,你先选呗。

  我点头,说好,既然如此,男左女右,我去左边那个茅草屋吧。

  我说罢,回头看了一眼虫虫,没想到这小娘们儿居然根本就没有搭理我,而是直勾勾地瞧着那大辫子妞,眼睛色眯眯的,好像要看进人家的衣服里面去一样。

  不是吧大姐,我这是去上战场了,你怎么一点儿担心都没有呢?

  这般想着,我连“秋风萧萧易水寒”的壮烈情绪都酝酿不出来,脚步僵硬地走到了那茅草屋前。

  这茅草屋看起来有了一些历史,木板陈旧,几根腐朽的柱子撑着整个屋子,离地半米高,上面的茅草长满了绿色的藤蔓,有的还垂落下来,我顺着一根摇摇欲坠的梯子爬上那屋子,推开门,发现里面除了正中心有一个蒲团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站在门口,瞧见那个苗女念念也已经进了另一头的茅草屋,于是便朝着熊火挥手示意,然后把门关上。

  我进屋之后,并没有立刻盘腿坐下,而是将之前准备好的那些药粉抖落在这几平方米的空间里,我是按照十二法门里面的秘法布置,觉得如此弄过之后,我在这里待着就行。

  我虽然传承苗蛊一脉,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手段,不想进攻,只求平局。

  弄完这些之后,我盘腿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

  还未有等我放松下来,突然间我就听到有一股窸窸窣窣儿的声音,从房子的周围传来。

  这么快就来了?

  我当下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身子都不由得僵直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左边的木板间隙之中,竟然有十几条又红又亮的大虫子爬了进来,这些虫子每一条都有一只钢笔长,长得有些像蜈蚣,不过脚又细又长,不仔细看,好大一团。

  这些想必就是独山蛊苗的看家法宝茶红大蚰蜒吧?

  只是虫子么?

  十几条蚰蜒从木板缝隙之中爬进来,我虽然看得一阵鸡皮疙瘩冒出,但是却并不惊慌,毕竟布置在此,也不会太过于惊讶。

  果然,这些茶红大蚰蜒爬进来,刚刚一触及药粉的时候,立刻就向后退去,不敢靠近。

  我心中稍稍安定一些,瞧见这些蚰蜒围着药粉的外围焦躁地爬动着,不时发出一种细碎的响声,而与此同时,我四周的墙面也陆续有这种蚰蜒爬了进来,多脚的节肢百足虫看着又红又亮,让人心中一阵发凉。

  不多时,房间里就有差不多上百来条蚰蜒,围着我不断爬动。

  蚰蜒不敢入内,只有在药粉外围焦急打转,但凡冲入其中的,没几十公分,便浑身僵直不动,我有些得意,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我听得出来,是那苗女念念的声音。

  我正觉得诧异,突然间就感觉到整个房间都是一阵摇晃,下方支撑的柱子吱吱呀呀地响动起来,这回我终于不淡定了,豁然站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房子猛然一震,居然就朝着下方垮塌而去。

  往下跌落的时候,无数蚰蜒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苗家三十六峒,果真要一家家打过去?
太天真了,第一峒,也未必能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