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求援

2016年6月28日 更新

  再一次见到神池宫两位掌权人的时候,她们给我的感觉依旧淡定,只不过周围众人的狼藉,却还是显现出了她们逃离的窘迫来。

  银姬宫主眯眼打量着杂毛小道,说听说你去过了百丈冰窟?

  我们没有想到对方一见面,不谈此刻神池宫被人攻陷之事,反而说起了杂毛小道去与他师父见面的事情来,都有些意外,而杂毛小道则显得很平静,坦诚地说道:“对,我去了。”

  银姬宫主冷冷地说道:“百丈冰窟有我神池宫历任宫主和教谕大长老的陵寝,还有无数珍奇异宝、修行典籍,你一个外人,如何敢进入其中?”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杀气腾腾,吓得旁边的卫木脸色发白,开口说道:“外婆,是我带萧大哥去的,他什么也没有动。”

  “闭嘴!”

  银姬宫主颇有威严地叱喝了一句,然后回过头来,死死盯着杂毛小道,让他做出一个解释。

  面对着这样的紧逼,杂毛小道却是洒然一笑。

  他与银姬宫主平静对视,然后说道:“百丈冰窟对于你们来说,是禁地,是祖坟,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我与师父见面的一个地点而已,需求不同,看法也就不同——对了,我忘记提醒银姬宫主你了,我也许是第一个踏进百丈冰窟的外人,但第二个、第三个乃至后面的几百人,远比你想象中来得更早……”

  杂毛小道说话带刺,直言不讳地提及了这一场叛乱,而她神池宫已经失去了法统的事情。

  银姬宫主脸色阴郁,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放心,这些叛逆,定然会被全部赶走的。”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如果你找我们过来,是只讲这个的话,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们要离开神池宫了,再见。

  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不想跟神池宫的人再有纠葛,而银姬宫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起来。

  旁边一个浑身都是鲜血的男子拦住了他,说等等。

  这人是迦叶,走马队的首领之一。

  杂毛小道平静地看着他,说这是准备拦我?

  迦叶赶忙摆手,然后说着软话道:“不是,不是,其实我们叫诸位过来,是想跟你们求教一下,目前应该怎么办——两位可是天下间最有名的人物之一,怎么能够看着外族在我中华之地,大开杀戒,尽显屠戮之能事呢?”

  杂毛小道皱眉,不说话,而这个时候陆左往前站了一步,然后说道:“阿木带着老萧去见他师父的时候,我跟他说过一句话,说他做的事情,我们帮他办。”

  迦叶说诸位的努力,我们都有看到,今夜几位出手斩杀的敌人,至少有十几个……

  屈胖三扬手打断了他的话语,然后认真地说道:“抱歉,打断一下,我和朵朵帮着清理的狙击手,总共十八人,另外帮着料理了五位一流好手,陆左和陆言两个人斩杀了超过五十人,其中还将对方最有威胁的炮兵阵地给一锅端了,倘若不是你神池宫出现了内奸,银姬宫主最庇护的龙家叛变,将你神池宫集结的力量一举轰塌,说不定你们并不会输……”

  ……

  屈胖三没有夸口,而是一字一句地将我们今夜的战果给说了出来。

  听到就只是我们四人,帮着神池宫斩杀了七十多人,在场的众人都为之骇然,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讲句不客气的话,神池宫组织了全部的力量,估计消灭的敌人也就这么多。

  或许还不到。

  这边是冷兵器和热兵器之间的较量,倘若热兵器的一方只是普通训练有数的军人,那倒算不得什么,但如果是同样的修行者,简直就是一场屠杀。

  更何况神池宫的抵抗力量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自己这边顶尖的高手,都有相应的敌方高手盯着。

  屈胖三一开口,直接打脸,然后他并不满意,还在继续说道:“神池宫的覆灭,或许有一部分原因是黑暗真理会的缘故,但更重要的,其实是诸位本身——如果没有你们的纵容、没有你们的心慈手软、不修内政,没有你们的玩忽职守,没有你们的高高在上,没有你们的……”

  他的嘴相当毒,一通话说出来,丝毫不留情面,水泼一般。

  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卫木突然惊叫了一声:“外婆……”

  我们纷纷看去,原来那银姬宫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了后来,突然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接栽倒在了地上去。

  屈胖三也下意识地愣住了,打住了话头。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将神池宫堂堂的前代宫主给说倒在地了去,这事儿,也太扯了吧……

  他屈胖三难道有诸葛亮的本事?

  卫木扑到了银姬宫主的身上,而从头到尾一直都显得很沉默的神姬宫主在检查了一下母亲的身体之后,却站了起来,然后双手搭着,朝着我们长长一躬。

  对方一不闹、二不嚷,然而是这般客气的一礼,让我们都为之诧异,陆左拦住了屈胖三,然后回礼。

  礼毕,他说道:“宫主何必行此大礼?”

  神姬宫主起身,平静地说道:“这一礼,一是感谢各位能够在神池宫适逢大难的当下,能够伸出援手,我谨代表我本人,向各位表示感谢;第二呢,我也是替我母亲给你们道一个歉,因为她本人的固执,使得你们这几日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对于这一点,我很抱歉……”

  对方说话的时候,我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

  她是一个沉静如水的女子,从面相上来看,她似乎也有过英姿勃勃的岁月,然而到了现在,一切棱角都化作了流水去。

  在母亲,也就是前代神池宫宫主面前,她显得很低调,仿佛一个傀儡,又或者从来不发表观点的内向女子,然而当银姬宫主倒下之后,她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却让人为之侧目。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陆左摆了摆手,说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对了,你母亲身体怎么了?

  神姬宫主说道:“她在刚才的交战中,本来就已经受了重伤,只不过是强忍着而已,而刚才屈小哥所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其实都是正确的,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她越发的痛恨自己,却又无法发泄出来,怒极攻心,方才昏迷了过去——无妨,休息一下,她应该就能够醒来。”

  陆左指着旁边的朵朵说道:“宫主,我女儿对于疗伤之道,有一些心得,是否需要帮忙?”

  神姬宫主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们了。

  陆左摆手,说客气。

  朵朵过来,与一名女官一起,将银姬宫主扶到了不远处去帮助治疗,而陆左则又问道:“不知道宫主对于此刻的局势,可有什么看法?”

  神姬宫主深思了一下,然后反问道:“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你可有什么想法?”

  陆左想了想,如实相告道:“我们是外人,也不太了解情况,本来不太好对神池宫的内政指指点点,不过目前看来,龙重山和他的人应该是做了很多的准备,而且此刻黑暗真理会的力量也是十分庞大,我们虽然能够帮忙,但面对着几百杆枪,还有无数修行者,未必能够派得上太多的用场,所以……”

  他停顿了一下,方才说道:“我觉得,不如先行离开,避其锋芒,再谋后事。”

  神姬宫主愣了一下,说离开?

  陆左点头,说对,此刻如果再返回神池宫去,一来对方已经有所准备,恐怕会伏击我们;二来那些刚刚经受劫难的普通百姓,或许又会遭受波及。尽管黑暗真理会无端邪恶,但如果有龙重山这样的人在,他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必然不会对普通百姓下手,至于忠心于宫主你的人……

  神姬宫主开口说道:“忠心于我、忠心于神池宫的,不是战死沙场,就是跟在我身边这些了,或许偶尔有几个疏漏,只怕也……

  她说得坚定,陆左便说道:“现如今的神池宫,在没有获得山神认可的情况下,早就已经和寻常宗门再无分别,不再是一处秘境了,而黑暗真理会完全不讲江湖道理,直接拿枪拿炮,还大肆屠戮普通人,这事儿也实在过分,我觉得咱们与其在这里耗着,不如离开神池宫,找了援兵,再返回来。”

  神姬宫主皱眉,说援兵?

  陆左点头,说对,援兵,黑暗真理会是境外势力,这么大的境外势力,而且还是全副武装,西北宗教局难道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神姬宫主说你的意思,是借助官府的力量?

  陆左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点头,说对。

  她沉默了。

  我在旁边看着,大概能够猜测得到她心中的顾忌,毕竟神池宫曾经作为天下修行三圣地而超然于世间,高高在上,此刻倘若是跟官方求援,着实有些拉不下脸来。

  不过,脸面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我们都沉默,而过了许久,神姬宫主开口说道:“诸位,我求你们一个事情。”

  陆左点头,说你讲。

  神姬宫主指着旁边的卫木,说我想让你们帮我带着他,去见一个人。

  陆左问:“谁?”

  神姬宫主回答:“陈志程!”

  1. 卧槽,刚看完上一章,这一章都出来了。如果我不是二楼,二楼吃屎。如果我还是一楼,依然是二楼吃屎。哈哈

  2. 虎毒不食子,入魔又不是变成杀戮机器。总是先入为主,你什么时候看见蚩尤不讲理了。惯性思维太强,就如同认为坏人就应该不孝顺、没原则一样。他们只是价值观和道德点与大众思维和利益不同而已。

  3. 尼玛,要把魔化的二蛋哥找来可就热闹了。估计除了神鸡和木木,别的一个不留啊,这蚩尤可谁都不惯着。

  4. 魔化了的二蛋看着卫木,想着还二蛋一个人情,直接单刀赴会,杀上天山,然后震惊全球的天山大屠杀事件发生了,一人挑全部,没有一人跑的了

  5. 大师兄是不是拿到蚩尤之心了,估计已经是天下无敌了,九天之上的神都怕还能怕凡人,见了佛祖都不跪,可见 不一般啊再说了入魔又怎样蚩尤老祖感觉人挺仗义的

  6. 屈胖三见神池宫的人是什么情形不应该写写吗?上下衔接有点突兀。屈胖三说要还债,具体怎么还债也不说。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