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败

2016年6月27日 更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为之骇然,而爆炸之后的冲击波陡然而至,我下意识地张开了嘴,抵抗住那股扑面而来的炸响。

  而即便如此,我的耳朵还是“嗡、嗡”的一阵响,整个人被冲击得有点儿头重脚轻,像是喝醉了酒。

  如此恐怖的爆炸,可不知道对方在地下埋了多少的火药,才会有如此的效果。

  大概估量了一下爆炸的方位,我的心中生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来,果然,几秒钟之后,我听到这边的黑暗真理会,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喊杀声来。

  这个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了我的肩膀。

  陆左在我耳边说道:“上去看看。”

  他拉着我,轻轻一跳,我感觉有一股温柔的力量将我往高楼之上推了上去,两人站在制高点上一看,却见在之前摆摊聚会的广场之上,出现了一个超过五十米的巨大深坑,周遭散落了无数的尸体,有的还算完整,有的则被爆炸的冲击波撕裂成了数截,有的更是一滩烂泥。

  而这些尸体,大部分都属于神池宫的人,并不仅仅是走马队,还有许多汇聚在一起的商人、普通百姓、居民和无数试图抱团取暖的人。

  这些人本以为在神池宫这么强大的武装力量面前,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保障,不料脚下却埋藏着这么大的炸弹。

  这不是黑暗真理会做的,这帮外人刚刚来这里,根本突不进前方。

  这是神池宫的内鬼做的。

  那帮试图夺权,希望用自己来代替神池宫现有阶层的家伙们,在人群之中引爆了炸弹,让面前集结在一起的众人再一次的崩溃了去。

  大爆炸之后,黑暗真理会开始前压,而神池宫刚刚集结的抵抗力量则陷入了崩溃之中,无数人朝着那狭窄的长桥冲了过去,试图从那儿返回内城,凭借着内城强大的法阵,抵挡这帮人的进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慌忙奔逃的人潮却停住了,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所有走马队的兄弟,请你们立刻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伴随着这声音响起的,是长桥靠近内城的方向,突然间燃烧起了熊熊的烈焰来。

  有人把退路给断了。

  那声音继续响起:“放下武器,停止抵抗,所有人跪地,举起双手,我龙重山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这些黑暗真理会的兄弟,是过来帮助我们神池宫颠倒乾坤的同仁,卫氏一族占据神池宫,窃夺神位,倒行逆施,做尽了恶事,现如今我龙家回来了,任何人,只要愿意臣服,都能够免去一死……”

  那人显然是用了手段,这声音响彻了湖畔的天空,甚至还有回应嗡嗡传来,而与此同时,有超过几百人的齐声呐喊:“跪地投降,停止抵抗。”

  这样的声音不断叠加,无数声音汇聚到了一起来,山呼海啸一般。

  在这样的威势之下,再加上前方不知道有多少的黑暗真理会成员,拿着枪虎视眈眈,许多人开始变得犹豫不决,眼神闪烁了起来。

  更多的人则是迷茫,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此时,箫声停了下来,有一个声音缓缓响起:“龙重山,你若是觊觎我这神池宫宫主的地位,直接说便是了,何必勾结外人,屠杀自己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呢?”

  说话的这人,却是神池宫当代宫主卫神姬。

  原来吹箫的人,是她。

  她一开口,立刻有人愤怒地吼道:“龙重山,你这个包藏祸心的狗贼,当初龙在田篡位谋反,有人就准备将你龙家给一网打尽,是老宫主心怀慈悲,不但没有怪罪你们这些不知情的人,而且对你龙家更加礼遇,没想到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不但不领情,居然重蹈覆辙——你的良心,都给狗吃了么?”

  哈、哈、哈……

  龙重山狂笑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说得好,阿史那,你说得太好了,不过我倒是问你,你跟银姬宫主,到底是不是有一腿?”

  那男人怒吼道:“你特么的混蛋,竟敢污蔑老宫主?”

  龙重山肆意大笑,说别跟我提那两个满身污秽、水性杨花的女人,你都说了,龙在田篡位谋反,请问龙在田什么身份?他可是你最亲爱的银姬宫主的丈夫,可是那卫神姬,她是龙在田的女儿么?不,她是卫神姬跟野男人生的野种,野种!哈哈,一个野种,结果居然冠冕堂皇地当了神池宫的宫主不说,而且又跟一不知道是谁的野男人,又生了一个野种来,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堂堂天山神池宫,天下修行三圣地之一,岂能够容这又是野种,又是水性杨花的浪荡妇人统领?

  神池宫,难道要成为天下英雄口中的笑话么?

  他长长说了一段,然后厉声喝道:“不!”

  那声音突然间变得慷慨激昂了起来,厉声说道:“任何试图支持那野种的人,都该死,现在只有一次机会,跪地求饶者,生;原地站立或者奔逃者,死……”

  这般歇斯底里的怒吼之后,黑暗真理会开始进发了,而在混乱的人群之中,有人头绑白布,大声吼道:“不给野种卖命了啊,跪下吧,降了,降了!”

  这些人大声鼓噪着,恐慌在一瞬间传播了去,半分钟之后,既然有大片大片的人跪倒在了地上去。

  而黑暗真理会中,已经冲出了七八个浑身浓黑的家伙来,朝着抵抗最为激烈的地方冲了过去。

  这些人,是黑暗真理会之中的顶尖强者。

  他们没有一个人拿着枪,而是手持着各种古怪的兵刃,杀入人群之中去。

  如此双管齐下,混乱的神池宫仿佛末日一般,眼看着神池宫的抵抗力量被分化,继而变得格外微弱,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完了。

  我一愣,说什么完了?

  陆左说卫木的母亲,还有外婆,和她们身边的力量,估计不行了。

  我心中骇然,说那怎么办?

  陆左说我们过去,袭扰黑暗真理会的大部队,尽可能地多作杀伤,给她们牵制住,看看她们是否能够突围逃跑——记住,一定不要冲动,能杀就杀,不能杀,转头就跑,知道么?

  我点了点头,瞧见陆左人群之中陡然冲了过去,我也是不再犹豫,奋力前冲。

  遁地术。

  一瞬间,我冲进了集结在一起的黑暗真理会成员之中,几十个手持自动武器的家伙之中,突然出现了我一个人,随后我开始挥舞长剑,大肆挥砍击杀。

  当一切的东西都从我的脑海里面淡去之时,我的想法变得格外简单。

  一剑斩,对于施展者来说并不复杂,那就是找到敌人最为脆弱的地方,然后从大地之中吸取支撑自己这一剑的力量,最后猛然劈落下去。

  唰、唰、唰……

  随着我的长剑挥舞,不断有鲜血飙射而出,那些人的身体也断成了两截,剧烈的痛楚让这些怪物一般的战士发出了凄厉的叫声来。

  然而几息之后,斩杀了十来人的我终于遇到了一个让我感觉到恐惧的对手。

  对方身上有着一种似乎能吞噬一切的黑色雾气,我的劲力冲入其中,宛如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这样的交锋让我心中畏惧,而随后的交手之中,我又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况。

  这样的家伙,单独交手,我或许能够在迅速的攻防之中找到对方的缺点,然后与其争锋,然而在这战场之中,攻击是无处不在的,刚才还被我追得满地乱窜的那些人也回过神来,纷纷拿着自己手中的武器,朝着我杀来。

  这些人都是有着丰富杀戮经验的修行者,即便是在这么复杂的情况下,极其容易误伤的时候,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开枪。

  尽管我极力变换身位,但却还是挨了一颗子弹。

  那子弹射在了我的小腹处,剧烈的灼烧让我在一瞬间痛楚无比,而随后陆左在我身边大声喊道:“退,我们退。”

  我不再与人纠缠,强忍着巨大的痛苦,和重重阻碍,施展了遁地术,撤离原地。

  几秒钟之后,我与陆左在饕餮会馆的废墟之中汇合。

  陆左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抓着我的肩膀,说怎么样,我感觉你好像是中弹了。

  我低下头去,瞧见小腹处的确是中弹了,不过此刻的血已经不再留,而子弹也仅仅是刺入了皮肉之中,并没有穿过,动能也给抵消了,没有想成太多的伤害。

  这是聚血蛊的功劳,我内视一圈,发现它并没有醒来,不过本能却让子弹的最大危害给截住了。

  我拔出了弹头,摇头说没事,不过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左跃身上了高楼,旋即落下,说那边降了,有一队人马应该是朝着城外突围了,我们去汇合屈胖三他们,然后再想办法吧。

  我有点儿不甘心,说能不能对那帮人进行斩首计划?

  陆左摇头,笑了,说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无敌,要记住,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再一个,人总是有极限的,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当下之事,是团结,团结一切力量,方才能够力挽狂澜……

  1. 易主就易主了,反正那老女人也不卖老陶的账,都特么自视清高的货。龙家灭卫家,左道言胖灭龙家,好好的一个神池宫给它变成炼狱…

  2. 阿木是陈志程的儿子,而阿木的妈不会是胖三的女儿吧????敢惹大人的女人和孩子,还敢大声的来宣讲什么野种???让大人情可以堪???你们都去死吧,统统去死,等着大人马上爆发。

  3. 刚刚吹箫的,是她……我邪恶了……咳咳这章应该是一个前奏,整个神池宫基本沦陷,为后面小杂毛和老陶无敌出场打下基础,

  4. 陆左确实比以前更强了,单论一点,他不再像以前一样依靠个人力量和手段,而是开始善长于借势,借大势,借山川之势,借众人之势,这才是王的传人应有的素质!

    • 也就是眼光变得毒辣 知道趋利避害 不盲目有更为广阔的大局观和判断能力

    • 不是,屈阳当年和老山神有冲突,和人家打了一架,后来老山神hxiang受了伤,好久都没出现

    • 噗!我了个乖乖!不能吧!这也太TM狗血了!还好木木是个男的要不然又要有一段故事了

  5. 喵了个咪的!太乱了!敢不敢再乱一点!而且敢情天下所有修行圣地都跟陆左一伙有关系……王明的女儿小米儿是万毒窟主,王明和老鬼是生死兄弟,老鬼是陆左和威尔救的还是陆言他同学,陆言是陆左他堂弟..太复杂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