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吾爱吾师,更爱真理

2016年6月26日 更新

  背生八翼的少年郎突然间点出了陆左的名字,而陆左却并不惊讶,平静地说道:“正是我。”

  少年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凝视着陆左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你与我一个朋友算是故交,我若是与你决死一战,不管胜败,日后见他都有些为难,既如此,此次战斗,我和我的人退出吧……”

  他说罢,将手指放在嘴唇边,猛然吹了一声口哨,然后身子一转,消失在了夜空之中去。

  而他这一声口哨吹出,我瞧见附近有好几个匆匆赶来的黑影也是猛然一震,然后转身就走,而他们离开的方向,则是天山神池宫的山门之处。

  我喘着粗气,问目送对方离去的陆左说道:“需要追么?”

  陆左将鬼剑一收,摇头,说不用,是个故人。

  我说你认识?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算不上吧,朋友的朋友,他大概是不想自己的朋友夹在中间为难,所以才会选择离去的。”

  我有点儿闹不明白,说这个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啊,他怎么会参与黑暗真理会与天山神池宫叛逆的这件事情里面来?

  陆左笑了,说他刚才不是坦白了么,都是利益而已。

  陆左不想多谈这个古怪的八翼少年,而是对我吩咐道:“把那些迫击炮给毁去吧,免得又给人利用起来。”

  我点头,转过身去,将六座迫击炮全部都弄成了零件来。

  这个炮兵阵地应该是攻进神池宫唯一一个比较大的重型攻击阵地,因为这边消灭之后,就很少有听到炮声了,我们弄完之后,继续向前,走到旁边的一条街,瞧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的朱炳文站在了街心中央处。

  而在他的对面,站在四五个人,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人,却正是他师父,西北鼎鼎有名的郭谨铭。

  这两帮人不知道怎么就对上了。

  我想要上前,陆左却一把拉住了我,低声说道:“先看看什么情况。”

  我瞧见陆左这般模样,知道他对朱炳文还是有一点儿保留的,不过说起来我与朱炳文分别许久,彼此都不是很了解,对于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也不清楚。

  陆左既然想要看一下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我也只能顺水推舟,并不阻拦。

  而这边的双方显然也是刚刚碰上,短暂的沉默之后,郭谨铭对朱炳文说道:“刚才有人跟我说了,你跑进了神池宫的内城,跟卫神姬、卫银姬那娘俩儿通风报信了,对吧?”

  朱炳文劝谏道:“师父,你这是在玩火,在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下水啊……”

  郭谨铭原本一脸慈祥,此刻却显得有一些狰狞,冷然说道:“神池宫恃强凌弱,将我儿诬陷了去,然后又把他给扣留下来,我是老来得子,对他最是疼爱,如何能够让他在这里十年劳改,受尽屈辱呢?我这也是被逼的……”

  朱炳文激动地说道:“可是再怎样,这事儿跟神池宫的这些普通民众也没有任何关系啊,你看看这一路上死了多少无辜之人?”

  郭谨铭的脸色依旧冰冷,一字一句地说道:“炳文,我救你性命,教你修行,对你恩重如山,结果你呢,还不是背叛了我?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朱炳文寸步不让,坚定地说道:“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

  他这简单的一句话给郭谨铭气乐了,那老头儿扬起了手来,吩咐道:“诸位,帮我将这背叛师门的逆徒给拿下,今天我要清理门户了……”

  众人上前,将朱炳文团团围住,而郭谨铭身上的气息陡然之间,变得浓烈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三两步走上了跟前来。

  我的介入让郭谨铭等人投鼠忌器,一下子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来,当瞧见来人是我,郭谨铭的眼睛眯了起来,冷然说道:“是你?”

  我没有多作寒暄,而是直接说道:“郭老,有件事情,恐怕你有点儿不太清楚。”

  郭谨铭冷然说道:“小儿,你想说服我?”

  我摇头,说不,只是想告诉一下你,不管令郎到底有没有偷东西,扣住令郎的人,是天一阁,而最终要置令郎于死地,也是天一阁,蒺藜公主的父亲,便是天一阁的执掌者,这个是你知道的,但你不知道的,是联络你背叛神池宫,去里应外合的人,也是天一阁——这件事情,不知道你可知晓?

  什么?

  郭谨铭睁大着眼睛,对我说道:“你的意思,是扣住我儿子的人,其实也就是怂恿我造反作乱的人,这事儿跟神池宫根本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点头,说对,郭老你给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了,我看不过,得把这件事情跟你讲清楚。

  郭谨铭若有所思地点头,说原来如此。

  我说你现在回头,应该还来得及,怎么?不考虑一下么?

  郭谨铭就在我说话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朝着我猛然冲了过来,冲着我陡然劈了三刀。

  我平静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谨铭笑了,说即便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现如今我双手之中,已经染满了神池宫走马队的鲜血,也杀了不少寻常之人,神池宫若是胜了,绝对不会饶过我,而若是这帮人赢了,我方才能够救出我的儿子,还能够获得比以前多得多的权益,你说,我会选择什么?

  他留了两人对付朱炳文,而自己则带着另外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

  我并不惊讶,若是平静地说道:“郭老,你刚才问我,说我是否想要说服你,我回答是不;那你知道,我打算怎么让你低头么?”

  郭谨铭双手一翻,却有两把黑漆漆的弯钩浮现出来,一边大踏步地朝着我冲来,一边问道:“你打算干嘛呢?”

  我拔出了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对不讲理的人,一般只有一个字。”

  杀!

  我冷冷地喝了一声,然后冲上了前方。

  破败王者之剑被对方的双钩给挡住,而旁边两个家伙则适时凶猛地冲上前来,手持利刃,朝着我的要害进击。

  郭谨铭执掌灵鹫宫,是西北豪雄,而能够被他带在身边的,自然是最得意的弟子或者同门,所以这两人的修为和手段,竟然比起刚才守卫在蒺藜公主身边的人还要强上许多。

  难怪天一阁的人会如此费心,看起来郭谨铭倒也是有值得拉拢的理由。

  我一剑而下,被对方阻挡之后,并不紧张,且退且战。

  而几秒钟之后,那一边却传来了两声惨叫。

  郭谨铭有些难以置信,怎么都不能够想象得到朱炳文竟然能够将自己这边的两名精锐给瞬间干掉,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却见场间又出现了一人。

  陆左。

  这回陆左并没有用鬼剑,并不是别的,主要是怕误伤了朱炳文,所以他将那把燃烧着熊熊鬼火的大剑插在了地上,然后伸出了双手,如同掐小鸡一般地掐住了那两人的脖子。

  然后他猛然一拧,这两个被郭谨铭寄予希望的家伙,便各自发出了一声惨叫。

  随后他们再无声息。

  郭谨铭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猪肝一般的模样,而这个时候的我开始发力了。

  破败王者之剑猛然前冲,大开大阖的剑势让对方不断后退,最终郭谨铭不得不出手,猛然一钩,与我碰了个正着。

  双方对撞,力量在瞬间迸发到了巅峰去。

  我向后退了几步,双手发麻,而郭谨铭则看向了陆左,寒声说道:“你是谁?”

  他的脸上阴晴不定,而陆左却显得十分坦诚,说我叫陆左。

  陆左?

  郭谨铭小心翼翼地问道:“是那个陆左?”

  陆左笑了,说这世间有几个陆左?我不知道,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陆左。

  啊……

  郭谨铭的脸色一变,没有任何犹豫,朝着陆左猛然冲去。

  他的双钩舞出了漫天的幻影来。

  陆左拔出了地上的鬼剑,朝着前方重重一劈,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炸响。

  轰!

  力量在震荡,而当勾影散去之时,我却瞧见郭谨铭已经消失在了场中。

  什么情况,金蝉脱壳了?

  我一脸发懵,而陆左却忍不住笑了,说这老家伙倒是好手段,我若是想要拿他,也得花点儿功夫,结果他战都不战,直接跑了去,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说他。

  陆左叹了一口气,而还留在我面前的那两人则是一阵慌乱,转身就逃。

  不过他们哪里能够逃得了,给我和陆左动手,将人给擒住了去,而这个时候朱炳文也走了过来,张口要说话,给我拦住了。

  我说什么都别说,帮忙看住这两人,如何?

  朱炳文点头,说好。

  陆左没有给我时间,带着我继续向前,两人终于冲到了交战的第一线,这儿神池宫和前来侵袭的黑暗真理会打得如火如荼,形成了胶着之势,而就在我们快要赶到的时候,突然间,从神池宫的后方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

  轰!

  我停住了脚步,瞧见半空之上,有无数断肢在飞扬,背生八翼的少年郎突然间点出了陆左的名字,而陆左却并不惊讶,平静地说道:“正是我。”

  少年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凝视着陆左许久,方才开口说道:“你与我一个朋友算是故交,我若是与你决死一战,不管胜败,日后见他都有些为难,既如此,此次战斗,我便退出吧……”

  他说罢,将手指方才嘴唇边,猛然吹了一声口哨,然后身子一转,消失在了夜空之中去。

  而他这一声口哨吹出,我瞧见附近有好几个匆匆赶来的黑影也是猛然一震,然后转身就走,而他们离开的方向,则是天山神池宫的山门之处。

  我喘着粗气,问目送对方离去的陆左说道:“需要追么?”

  陆左将鬼剑一收,摇头,说不用,是个故人。

  我说你认识?

  陆左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算不上吧,朋友的朋友,他大概是不想自己的朋友夹在中间为难,所以才会选择离去的。”

  我有点儿闹不明白,说这个家伙到底是干嘛的啊,他怎么会参与黑暗真理会与天山神池宫叛逆的这件事情里面来?

  陆左笑了,说他刚才不是坦白了么,都是利益而已。

  陆左不想多谈这个古怪的八翼少年,而是对我吩咐道:“把那些迫击炮给毁去吧,免得又给人利用起来。”

  我点头,转过身去,将六座迫击炮全部都弄成了零件来。

  这个炮兵阵地应该是攻进神池宫唯一一个比较大的重型攻击阵地,因为这边消灭之后,就很少有听到炮声了,我们弄完之后,继续向前,走到旁边的一条街,瞧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的朱炳文站在了街心中央处。

  而在他的对面,站在四五个人,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人,却正是他师父,西北鼎鼎有名的郭谨铭。

  这两帮人不知道怎么就对上了。

  我想要上前,陆左却一把拉住了我,低声说道:“先看看什么情况。”

  我瞧见陆左这般模样,知道他对朱炳文还是有一点儿保留的,不过说起来我与朱炳文分别许久,彼此都不是很了解,对于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也不清楚。

  陆左既然想要看一下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我也只能顺水推舟,并不阻拦。

  而这边的双方显然也是刚刚碰上,短暂的沉默之后,郭谨铭对朱炳文说道:“刚才有人跟我说了,你跑进了神池宫的内城,跟卫神姬、卫银姬那娘俩儿通风报信了,对吧?”

  朱炳文劝谏道:“师父,你这是在玩火,在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下水啊……”

  郭谨铭原本一脸慈祥,此刻却显得有一些狰狞,冷然说道:“神池宫恃强凌弱,将我儿诬陷了去,然后又把他给扣留下来,我是老来得子,对他最是疼爱,如何能够让他在这里十年劳改,受尽屈辱呢?我这也是被逼的……”

  朱炳文激动地说道:“可是再怎样,这事儿跟神池宫的这些普通民众也没有任何关系啊,你看看这一路上死了多少无辜之人?”

  郭谨铭的脸色依旧冰冷,一字一句地说道:“炳文,我救你性命,教你修行,对你恩重如山,结果你呢,还不是背叛了我?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朱炳文寸步不让,坚定地说道:“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

  他这简单的一句话给郭谨铭气乐了,那老头儿扬起了手来,吩咐道:“诸位,帮我将这背叛师门的逆徒给拿下,今天我要清理门户了……”

  众人上前,将朱炳文团团围住,而郭谨铭身上的气息陡然之间,变得浓烈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三两步走上了跟前来。

  我的介入让郭谨铭等人投鼠忌器,一下子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来,当瞧见来人是我,郭谨铭的眼睛眯了起来,冷然说道:“是你?”

  我没有多作寒暄,而是直接说道:“郭老,有件事情,恐怕你有点儿不太清楚。”

  郭谨铭冷然说道:“小儿,你想说服我?”

  我摇头,说不,只是想告诉一下你,不管令郎到底有没有偷东西,扣住令郎的人,是天一阁,而最终要置令郎于死地,也是天一阁,蒺藜公主的父亲,便是天一阁的执掌者,这个是你知道的,但你不知道的,是联络你背叛神池宫,去里应外合的人,也是天一阁——这件事情,不知道你可知晓?

  什么?

  郭谨铭睁大着眼睛,对我说道:“你的意思,是扣住我儿子的人,其实也就是怂恿我造反作乱的人,这事儿跟神池宫根本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点头,说对,郭老你给人玩弄于鼓掌之间了,我看不过,得把这件事情跟你讲清楚。

  郭谨铭若有所思地点头,说原来如此。

  我说你现在回头,应该还来得及,怎么?不考虑一下么?

  郭谨铭就在我说话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朝着我猛然冲了过来,冲着我陡然劈了三刀。

  我平静地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谨铭笑了,说即便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现如今我双手之中,已经染满了神池宫走马队的鲜血,也杀了不少寻常之人,神池宫若是胜了,绝对不会饶过我,而若是这帮人赢了,我方才能够救出我的儿子,还能够获得比以前多得多的权益,你说,我会选择什么?

  他留了两人对付朱炳文,而自己则带着另外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

  我并不惊讶,若是平静地说道:“郭老,你刚才问我,说我是否想要说服你,我回答是不;那你知道,我打算怎么让你低头么?”

  郭谨铭双手一翻,却有两把黑漆漆的弯钩浮现出来,一边大踏步地朝着我冲来,一边问道:“你打算干嘛呢?”

  我拔出了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对不讲理的人,一般只有一个字。”

  杀!

  我冷冷地喝了一声,然后冲上了前方。

  破败王者之剑被对方的双钩给挡住,而旁边两个家伙则适时凶猛地冲上前来,手持利刃,朝着我的要害进击。

  郭谨铭执掌灵鹫宫,是西北豪雄,而能够被他带在身边的,自然是最得意的弟子或者同门,所以这两人的修为和手段,竟然比起刚才守卫在蒺藜公主身边的人还要强上许多。

  难怪天一阁的人会如此费心,看起来郭谨铭倒也是有值得拉拢的理由。

  我一剑而下,被对方阻挡之后,并不紧张,且退且战。

  而几秒钟之后,那一边却传来了两声惨叫。

  郭谨铭有些难以置信,怎么都不能够想象得到朱炳文竟然能够将自己这边的两名精锐给瞬间干掉,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却见场间又出现了一人。

  陆左。

  这回陆左并没有用鬼剑,并不是别的,主要是怕误伤了朱炳文,所以他将那把燃烧着熊熊鬼火的大剑插在了地上,然后伸出了双手,如同掐小鸡一般地掐住了那两人的脖子。

  然后他猛然一拧,这两个被郭谨铭寄予希望的家伙,便各自发出了一声惨叫。

  随后他们再无声息。

  郭谨铭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猪肝一般的模样,而这个时候的我开始发力了。

  破败王者之剑猛然前冲,大开大阖的剑势让对方不断后退,最终郭谨铭不得不出手,猛然一钩,与我碰了个正着。

  双方对撞,力量在瞬间迸发到了巅峰去。

  我向后退了几步,双手发麻,而郭谨铭则看向了陆左,寒声说道:“你是谁?”

  他的脸上阴晴不定,而陆左却显得十分坦诚,说我叫陆左。

  陆左?

  郭谨铭小心翼翼地问道:“是那个陆左?”

  陆左笑了,说这世间有几个陆左?我不知道,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陆左。

  啊……

  郭谨铭的脸色一变,没有任何犹豫,朝着陆左猛然冲去。

  他的双钩舞出了漫天的幻影来。

  陆左拔出了地上的鬼剑,朝着前方重重一劈,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炸响。

  轰!

  力量在震荡,而当勾影散去之时,我却瞧见郭谨铭已经消失在了场中。

  什么情况,金蝉脱壳了?

  我一脸发懵,而陆左却忍不住笑了,说这老家伙倒是好手段,我若是想要拿他,也得花点儿功夫,结果他战都不战,直接跑了去,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说他。

  陆左叹了一口气,而还留在我面前的那两人则是一阵慌乱,转身就逃。

  不过他们哪里能够逃得了,给我和陆左动手,将人给擒住了去,而这个时候朱炳文也走了过来,张口要说话,给我拦住了。

  我说什么都别说,帮忙看住这两人,如何?

  朱炳文点头,说好。

  陆左没有给我时间,带着我继续向前,两人终于冲到了交战的第一线,这儿神池宫和前来侵袭的黑暗真理会打得如火如荼,形成了胶着之势,而就在我们快要赶到的时候,突然间,从神池宫的后方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

  轰!

  我停住了脚步,瞧见半空之上,有无数断肢在飞扬。

  1. 看来又要有邪神出现,还得老陶出马,大家相互给个面子,我的地头你别乱来,送走邪神。阿木估计在这一次变故中正式上位。至于阿木的外婆估计得挂掉。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