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箫声起

2016年6月25日 更新

  我是什么人?经历过了那么多的变故,肯定不是懵懂无知的小白兔,这么多人围上来,我也不可能一点儿防范都没有。

  所以就在有人异动的那一瞬间,我身子一闪,避开了那人的扑击。

  我以为只是一人的行动,却没想到变故一生,周遭七八个人立刻就朝着我冲了过来,一副要将我斩杀的架势,这让我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我几个滑步,躲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端起了手中的枪来,指着蒺藜公主喊道:“你是黑暗真理会的内应?”

  我的枪口一指,这些人的脚步方才停了下来。

  几个人不动声色地靠近蒺藜公主,想要用身子给她挡子弹,而蒺藜公主却毫无畏惧,一把推开那几人,然后走到了我跟前来,得意地说道:“陆言,实话告诉你,现在整个神池宫都已经快被我们给掌握了,你若是识趣,现在投降,我还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她说得居高临下,得意洋洋,我却冷然一笑,说是么,所谓的你们,是就只有你,还有你身后的天一阁,或者是其他人?

  蒺藜公主嘿然笑道:“事到如今,也不怕你知晓——除了我龙家,内城之中,还有两大豪门也参与了此次行动,另外我们在走马队里也有两位统领,上百号弟兄,等黑暗真理会将天山神池宫的旧有势力给清除了去,我们就可以掌权,成为神池宫的新主人了,哈哈……”

  我眯着眼,说两位宫主待你不薄,把你当做亲生,而且你还是卫木未来的妻子,说不定这神池宫还给你来掌权,又何必急于一时,与虎狼勾结呢?

  蒺藜公主冷笑,说所谓竞争,不过是激励卫木的笑话而已,你看那傻小子,现在都已经骑着福灵豹,自称雪山未来主了,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卫银姬那老娘们最后肯定会站出来拉偏架的,我不过是陪太子爷读书的一傻瓜蛋儿而已;再说了,卫银姬、卫神姬对我龙家可有深仇大恨,当年便是我龙家掌权,要不是给她们卫家篡夺了去……

  听到她努力摆明着自己的正朔身份,我忍不住嗤之以鼻。

  神池宫之前的事情,这些天我陆陆续续,大概听过一点儿,当初龙家那里,有一位教谕大长老,还有一位则是卫银姬的丈夫,也就是卫木口中外婆的夫家,而这帮家伙也是当初勾结外人,结果最终给斩除了神池宫过去。

  而即便如此,卫银姬还是把蒺藜公主的父亲这一脉给留了下来,当作心腹对待。

  结果到了最后,这些家伙还是叛了,而且用的还是同样的方式。

  勾结外敌。

  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了银姬宫主那美妇人的脸来,她的固执让我曾经无数次的腹诽,此刻她若是在我的面前,我真的很想听一下她对于蒺藜公主的这番话语,而她的内心里,又将是怎样的看法呢?

  然而就在我这般思量的时候,蒺藜公主的身子,却化作了一蓬幻影了去。

  而半空之中,则传来了她冷酷无比的命令:“把这个小子给杀了!”

  蒺藜公主的变故让我从思绪之中抽了出来,没有任何犹豫,手指就扣动了扳机,弹夹里面的子弹在一瞬间,就全部都喷射了出去。

  我没有黑暗真理会那帮训练有素的家伙那帮淡定,枪法自然也谈不上有多准,只不过这么近的距离,突然间爆发,却还是将面前那两个家伙给射成了筛子去。

  这子弹的威力颇大,近距离地攒射,使得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直接就炸开了起来,只剩下了鼻子以下的部分。

  至于上面,则是一大片的血肉,溅起的脑浆甚至洒满了一地。

  而就在子弹打完了的一瞬间,这把冲锋枪也给我顺手砸向了另外的一个家伙去。

  我完全是拿这枪身当做了暗器。

  按理说这般的速度,绝对能够让对方吃一个大亏,结果没想到那人却伸手一抓,将这枪身给抓到了手上来。

  紧接着好几个人亮出了手中的兵器,各有特色,有人念念有词,身子一瞬间变得庞大了好几圈。

  这些都是精锐的人员。

  越是如此,我的心中越发恨意十足,来路之上,我瞧见了好多躺倒在血泊之中的人,这些有的是走马队的战士,有的则纯粹就只是居住在神池宫的普通人,结果在黑暗真理会无差别的袭击之下,全部都丧失了性命。

  走马队倘若是因为守土之责,那么这些不会修行的普通人,又是因为什么呢?

  他们无辜的性命,全部都给了蒺藜公主和她父亲的野心买了单。

  这一队人马,蒺藜公主化作了虚影,而两人给我用子弹射杀,另外五人则都是强手,朝着我围殴而来,各施手段,气势汹汹,不过这个时候的我,也是满腔怒火。

  蒺藜公主以为这些人能够对付得了我。

  她以为我不过是陆左和杂毛小道身后的小跟班而已,这样的角色,应该很快就能够清理掉。

  只可惜,她看错了我。

  我不是傻白甜的小绵羊,而是一头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灰狼。

  大灰狼,是要吃人的。

  唰!

  激烈的战斗,以一声陡然破空的炸响开始,一个留着两撇胡须的中年汉子双手之上,带着宛如钢爪一般的东西,上面寒光凛冽,腥气十足,不过在我拔刀一剑斩的瞬间,他所有的凶猛都化作了虚无。

  一剑。

  破败王者之间在一瞬间,从一个斜四十五度角的角度,将对方给切成了两半。

  啊……

  旁边几人瞧见,怒声喊道:“老吴……”

  歇斯底里的嘶吼让他们变得宛如野兽,然而面对着这凶猛如潮的攻击,我却游刃有余,一边与人交手,一边左右打量着。

  我瞧见蒺藜公主跳到了附近的一栋小楼屋檐上,俯身一看,却将我在一瞬间击杀了三人,顿时怒气冲冲,大声吼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对方气势汹汹,然而一时半会儿却拿我没有办法,而随后我又斩出了几剑去。

  这剑又重又沉,一剑斩而过,虽然对方已有防备,并未奏效,却将对方凶猛的攻势给遏制了去。

  而长剑之上泛起的那蓝紫色雷光,却也将对方给电得双手发麻。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打斗引来了别人的关注。

  有两个身穿长袍的黑暗真理会出现在了不远处的街巷处,而就在这个时候,蒺藜公主则挥着手中的白布,高声喊道:“自己人,我们是使徒,放你们进来的使徒。”

  她与对方沟通着,那两人打量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去。

  显然,他们默认了蒺藜公主在这里的权力。

  只可惜就在此时,又有一个身影从黑暗中浮现,然后走进了场中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咦,蒺藜公主,你怎么在这里?”

  听到这话儿,蒺藜公主低下头来,却仿佛想看到了鬼一样。

  当然,这人并不是鬼,而是陆左。

  刚才前往东边厮杀的他,此刻却也是闻讯而来。

  或许是陆左太过于有名,蒺藜公主居然头也不回地就跳墙而走,而陆左却并不追赶,而是走到了我这边来。

  我与陆左的目光对上,然后两人同时之间,举起了手中的剑。

  十几秒钟之后,是个生龙活虎的汉子,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去,而将最后一人给斩杀在地,陆左皱着眉说道:“怎么,蒺藜公主便是其中的内应之一?”

  我点头,说对,你怎么不抓她?

  陆左摇头笑了笑,说那不过是一个啥也不懂的小孩子而已,真正的主谋是她父亲,又或者其他的人,抓了她一个没用——杀了不太好跟阿木交代,而不杀,我们留着也是累赘一个……

  我刚才瞧见陆左故意出声,只以为他是怜香惜玉,没想到他在出手之前,就已经想得这般透彻了。

  我没有多想,看向了战火最为激烈的东边,说那边情况怎么样?

  陆左皱着眉头,说情况有些不好,他们这一次真的有点儿引狼入室了,来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悍不畏死的战士,不但枪法出众,而且装备也很强——我刚才遇到了两个棘手的家伙,费了些功夫,而这样的人,放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我说神池宫呢,神池宫的反应如何,银姬宫主和神姬宫主呢,她们在哪里?

  陆左说应该在领人抵抗,我从那边过来,发现神池宫已经依靠着街巷,组织起一道防线,正在领着外城那些普通的民众,往内城里面撤离呢……

  我说那我们赶过去吧,屈胖三说擒贼先擒王,我们去拿点儿头面人物。

  陆左点头,说只有如此了。

  说罢,我们往湖边方向赶去,路上碰到好几个身穿黑袍的家伙,都毫不犹豫地击杀了去,走了几分钟,突然间前面豁然一亮,却有一大片的火光升起,枪声、炮声乱成一团,而就在这样杂乱的环境之中,突然间却凭空生出了一道呜呜的箫声来。

  而箫声响起之后,我瞧见有好几个身穿黑袍的黑暗真理会成员,行动居然僵直了起来。

评论
  • 陆言:

    卧槽

    回复
  • 为咋非要是萧,笛子不服:

    真理会,拜火教,好复杂的成分组成

    回复
  • w:

    沙发

    回复
  • Fffff:

    Sofa

    回复
  • 1:

    1?

    回复
  • 小王:

    小玉儿 来了

    回复
  • 禁忌:

    ….

    回复
  • 初一:

    外国人能随便来?

    回复
  • 涂涂:

    银鸡开始吹箫了

    回复
  • 箫克明:

    谁吹箫?吹得我好嗨

    回复
  • 小耗子:

    有关部门在做啥呢?

    回复
  • 蚩尤:

    老陶吹箫

    回复
  • 银姬口活不错:

    玉女吹箫

    回复
  • 李雲:

    给我也吹一下

    回复
  • 壹身白衣一生裁:

    上次我就发个评论,有好几个傻叉骂我,傻叉你他么是不是屁眼子烂了?

    回复
    • 123:

      确实是个傻逼!

      回复
  • 有戎:

    吹箫召唤北疆王

    回复
  • 394208856:

    几个硕果仅存的洞天福地,青城山毁了,东海蓬莱岛也差点毁在赵公明手里,苗疆万毒窟也是人丁稀少,茅山差点毁在杨知俢手里!上次的雪山有陈二蛋跟北疆王力挽狂澜,这次有左道,陆言,朵朵,三胖这么强大的组合,真理教肯定会成为这四人跟陶真人见面送给雪山的见面礼,这回真理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成定局了!

    回复
    • 还有:

      还有普陀

      回复
    • !阿打!:

      给陆左和陆言的副本罢了

      回复
  • 小鱼:

    胖三抓到贼头了?

    回复
  • 394208856:

    陆左经历那么多的几乎死局都能翻盘,这次还有这么多帮手,看来不用花什么大的力气就能帮雪山搞定叛乱

    回复
  • 别人学习我在睡觉:

    我想日卫神姬

    回复
  • ya...7@163.com:

    估计最后事情没那么容易搞定,还得必须老陶出马才能搞定,看了一眼阿木就知道是二蛋的种,最后基于杂毛请求和二蛋面子,开始罩着神池宫。

    回复
  • 陶晋鸿:

    看过道事的人都知道箫是银姬用来开挂的,一般情况下几个主角是搞不赢真理教和拜火教的,然后陶地仙一展宗师风范力挽狂澜拯救神池宫

    回复
  • 黑手双城:

    小肥肥感应到陆左在拼命,于是冒了出来,往对方一个二个全都捅屁股,真理教大败

    回复
  • 牛人吹:

    牛逼

    回复
  • tianwang789:

    吹牛逼

    回复
  • 大师兄:

    这萧是我家尹悦还给宫主的那个。

    回复
  • 山海:

    淫鸡吹箫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精仿:

    ꗱ奢侈品女装ꗱ
    Valentino(华伦天奴)
    Chopard(肖邦)
    Ferragamo(菲拉格慕)
    cheap monday(便宜星期一)
    Katie Moore
    微Xin:LoveMeJck

    回复
  • a货包:

    [伤心] a货包৹
    MiuMiu(缪缪)
    Givenchy(纪梵希)
    Audemars Piguet(爱彼)
    VX:LoveMeJck

    回复
  • 新用户948260:

    ⑤哦完全看不出来!好像一个小孩。

    回复
  • 新用户188829:

    这房子多钱一平啊?

    回复
  • 新用户214039:

    找个不回家的女同事 带回家直接搞定爸妈就不烦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