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暗夜杀戮

2016年6月25日 更新

  陆左的战斗宣言十分平淡,仅仅只是一句“注意安全”,便再无任何的豪言壮语。

  我不动声色地拔出了破败王者之间来,这把金剑经过虫虫用特殊的虫液处理之外,显得格外老旧,就好像是从粪坑里面摸出来的铁锈一般,在这夜里最是不显眼,而旁边的屈胖三,朵朵也各自调整了呼吸来。

  陆左望着四处都在惨叫的城区,开始向前面的街巷冲去,而屈胖三则对我说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道理千古以来,颠扑不破,我去对付制高点那帮孙子,你一会儿见到领头的,别给我面子,恶狠狠地干他,干到他菊花残、满地伤为止,知道不?”

  他足尖轻点,人便上了屋顶去,而朵朵则说道:“胖三哥,我去帮你。”

  呃……

  胖三哥?朵朵你这么叫他,他会上天的呢……

  我望着两人离去,突然间左边不远处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突然间一闪而过,大概是感觉到了我,脚步停下,余光扫量了一下我的打扮,二话不说,抬起手中的武器,直接就是一梭子打了过来。

  哒、哒、哒,哒、哒、哒……

  对方采用的是点射,落点十分精准,若不是我反应快速,赶忙拉着发愣的冯铁柱躲到了拐角处去,只怕这子弹就已经要钻到了我们的身子里来。

  不过即便如此,那子弹射在了墙边上,崩起的碎石和尘土,也让我有些惊骇。

  好凶狠。

  就在我感慨对方的时候,那人却是开口说话了,听着不像是汉语,也不像是英语,更不是当地的语言,叽里咕噜的,我反正是听不懂,却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这是在叫帮手。

  就在这个时候,从我旁边又跑来一个家伙,瞧见我们两个,低声喊道:“你们是谁?”

  冯铁柱回头,结合远处的灯光打量了对方一眼,喊道:“腊八,是我,冯铁柱,你受伤了?”

  那人冲到跟前来,我们才发现他满脸都是鲜血,身上好几处地方都给血染成了暗红色,确定了我们的身份之后,那人义愤填膺地骂道:“这帮狗杂碎居然用枪,我们损失了许多的弟兄,现在上面的人正在组织外城的商户撤到内城去,不过有先前潜入宫中的人在作乱,你们小心一点……”

  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我赶紧就阻止了他,说别说话,有人!

  结果那人并不理我,还在说着,就在这时,不远处居然扔了一个黑疙瘩来。

  我全神戒备,一听到动静,立刻便拉着冯铁柱往旁边的障碍物那边跳了过去,又朝着那浑然不觉的走马队成员喊道:“趴下,快趴下……”

  砰!

  我的话语没说完,那黑疙瘩准确地落到了声音最大的腊八身边,然后在一瞬间,化作了巨大的火焰,将人给吞噬了去。

  手雷。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这一支队伍的可怕,对方是修行者,而且还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这两者身份的叠加,就显得格外恐怖——他们有精准的射击能力、高效的移动手段,还有强悍的持续作战能力,凭借着手中的现代武器,他们甚至可以无视修行者之间的差距,越级击杀顶尖的高手。

  功夫再高,一砖撂倒,这种建立在现代武器之上的绝对优势,对于眼光只局限于江湖斗殴的神池宫来说,实在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事实上,即便是像我这样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来说,面对着这样的场面,也止不住地生出了几分惊慌来。

  这事儿,简直是有点儿超出想象了。

  当瞧见刚刚还在与我们对话的腊八一瞬间化作了飞溅的肉块,冯铁柱下意识地就要大叫了起来,而我则适时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唔、唔……

  冯铁柱在释放了心中的恐惧之中,终于不再多言了。

  我待他停住,然后对他说道:“你往回跑,跑回内城去,如果遇到了卫木和萧大哥,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给他,知道么?”

  冯铁柱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浑身都在颤抖,哆嗦着说道:“那你呢?”

  我说我守在这里,能杀几个是几个。

  冯铁柱仿佛想要跟我坚持一下,却又没有什么胆量,对我说了一声“保重”,然后慌忙往后跑开了去。

  望着他的背影,我心中生出了几分说不清楚的东西来。

  都说神池宫是修行圣地,本来前两天的时候,我也觉得这边的繁华,的确是胜过东海蓬莱岛许多,但是一遇变故,顿时就觉得没有了老山神的庇护,神池宫着实是有一些虚有其名。

  当然,这并没有能够影响我什么,陆左既然说要战,那便大战一场。

  老子还真的没有正经的热兵器战争过呢……

  我躲在障碍物后面,调整着呼吸,然后开启遁世环,将自己完全缩在阴影里,一动不动。

  既然是热兵器战争,那此刻就绝对不能与江湖斗殴一般,手持长剑,大开大阖,而是隐藏自己,然后一击而出,随后再一次潜藏。

  这就是战斗。

  我紧紧地等待着,感受到脚步声渐渐靠近,当感觉到对方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时,我如同出笼猛虎一般,猛然跃出,然后一剑斩杀了过去。

  我出动的一瞬间,对方就反应了过来,枪口掉转,猛然扣动扳机。

  然而对方快,却到底没有我快。

  一剑斩。

  破败王者之剑宛如闪电一般掠过对方的腰间,它快得超出了对方的想象,枪口也超出了对方的预测,使得偏了许多。

  那人似乎想要调整枪口,结果猛然一扭,却发现自己整个人的身体转了个大弯儿。

  枪声终于响起,而那人的上半身也随着落到了地上去。

  此事的我,已经冲向了另外的一人。

  对方用的是手枪,抬手便射,我哪里能够给他机会,当下也是移形换位,一下子出现在了敌人的左前方,然后长剑上撩,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角度将对方的手掌给斩飞了去。

  啊……

  那人一声惨叫,却并未有退缩,反而是更加残忍的冲上前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黑色弯刀,朝着我劈砍而来。

  很好,如此凶悍的角色倒是让我少见到,我没有任何犹豫,再一次挥出了长剑。

  一剑斩。

  长剑以一种快到了极致的速度,从对方的刀锋之上掠过,将此人的脖子给斩断了去。

  因为对方戴着黑色头巾,使得头颅并没有滚落在地。

  我连斩两人,左右打量,并无其他人,便走过去,蹲在了地下,然后将那头巾掀开,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脸型消瘦、留着一大片胡子的男人。

  这人看长相就知道不是中国人,而是中东那边的。

  就在我打量这人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阵没由来的恐惧,下意识地往旁边猛然一滚,感觉到身后陡然一热,光明大放。

  我动作连续,一下子就跑到了另外一处去,方才回过头来,这才瞧见刚才那人的身上,居然一下子蹿出了一大股乳白色的火焰,那凶猛的火焰跳得超过两三米,我刚才若是慢上一秒钟,只怕就要给这火焰吞噬了去。

  我看向了另外一人,被斩断成了两截的他也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焰来。

  这些人,死了之后,居然化作了如此美丽皎洁的焰火。

  这就是拜火教么?

  我正满心惊骇,突然间瞧见好几处高楼之上也有同样的火焰冒出,而这些地方,正是刚才那些家伙占据的制高点。

  看起来,屈胖三和朵朵已经得手了。

  这样的战绩让我倍受鼓舞,返回了原地去,从热力逼人的火堆旁边,捡起了那把枪来。

  我仔细一看,这是一把崭新的AK枪族的冲锋枪,从上面刚刚擦过的枪油来看,应该是刚刚装备起来的,我下意识地用军训时候的知识拆解了一下弹夹,发现里面还有十几发子弹。

  我拿了枪,又收起了破败王者之剑,赶紧离开,因为我感觉又有人在快速接近了。

  这一次来的人,更多。

  我一边跑,一边检查手中的冲锋枪,要知道大部分男人对于枪械,其实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我自然也一样,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能用枪,我最好还是习惯一下。

  我找到了伏击点,然后等待着,结果那队人马很快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来,我正准备扣动扳机,却发现这些人并非那些身穿黑袍的黑暗真理会。

  这七八个人里面,我居然还认识一个。

  蒺藜公主。

  本来准备扣动扳机扫射的我愣住了,而就这一下,对方一下子就认出了我来。

  一队人马朝着我围了过来,蒺藜公主瞧见我手中的冲锋枪,脸色严厉地说道:“你也是贼人?”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这是刚才缴获的。

  蒺藜公主与她的人将我给围住,然后问道:“你一个人?出来干什么?”

  我跟她解释着来龙去脉,希望将事情给讲清楚,然而就在我讲述的过程中,一个在我身后的家伙突然之间冲了上来,想要将我给扑倒在地去。

  怎么回事?

  1. 一个在我身后的家伙突然之间冲了上来,想要将我给扑倒在地去。  怎么回事?回头一看,好家伙,是一头身高近3米的巨猿,一手拿着一米多长的巨屌,一边喘粗气,一边望着我,敢情刚才是要爆菊啊~幸亏躲的快~

  2. 都是套路,痢疾公主她老爹叛变,估计栽赃朱炳文的小师弟,然后拉拢朱炳文师傅

  3. 这个公主有问题前面关心左道过头了现在在混战中不是潜行而是这么显眼的行动表明了她内应的身份陆小言拿什么都可以说你是贼我斩

  4. 陆小言,让你作,修行者不用自身本事,非要脑袋抽筋来用枪,这下爽了吧?这才是真的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

  5. 捉蛊记里已写,除邪灵教,别外一个黑暗势力是域外天魔及其在地上的代言人南海剑怪一伙人,至此,苗疆的反派已明确,只是正派还未全部写出来,还有就是神仙级别的人物有哪些,又分为几派,中国古代神话中黄帝,蚩尤,中外各系道、佛又是如何关系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