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枪炮战争

2016年6月24日 更新

  虽然我们早就已经有所估量,但这么快就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还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时候。

  即便是刚才卫木的外婆允许了杂毛小道去见陶地仙,只怕也未必能够阻止对方。

  卫木此刻本是满腔愤慨,听到陆左的话语,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说救神池宫?怎么救?

  陆左心平气和地说道:“刚才朱炳文已经说了,这神池宫里面,已经有贰心之人,在这里里应外合,而介入其中的那帮人,不用多猜,估计应该就是你之前跟我们提过的黑暗真空会——那么我问你,你觉得这神池宫中,有谁会背叛大家,背叛你母亲和外婆?”

  卫木给他一下子问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不知道,这些年来神池宫风平浪静,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人生出异心啊?”

  陆左有些严肃,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我们无须争辩了吧?

  他的话语让卫木有些失神,这少年郎喃喃自语地说道:“是谁呢?”

  陆左说不管是谁,我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让老萧去见现如今的天山山神陶地仙,对神池宫会有什么坏处么?

  卫木摇头,说没有,我觉得外婆是太过于纠结旧事,对于此事应该是没有意见的……

  陆左说好,你若是想救神池宫,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带着老萧,去见他师父,最后能够获得陶地仙的谅解,在这一场变故之中,站在我们的这一方;而战斗之事,请你放心,我还有陆言,已经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会出手帮助天山神池宫,帮助你母亲和外婆的,这一点,请你相信我们的战斗力。

  他说得很诚恳,盯着卫木的眼睛,显得十分平静。

  卫木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然而外面突然传来的喊杀声却让他一下子就做出了决定来。

  咬了一下嘴唇,卫木说道:“好,萧大哥跟我去,这里的事情,就摆脱诸位了。”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殿门之前,找到一个急匆匆的侍卫说道:“你带着我们的朋友过去前线帮忙,有任何人对此有所疑问,帮助他们解决,就说是我吩咐的。”

  那人拱手,说好的,少主人。

  卫木将手指放在了嘴里,猛然一吹,一声唿哨陡然炸响,那天他骑着的那雪豹立刻从黑暗中飞了出来,落到了我们的跟前。

  卫木一下子跳上了雪豹的背上,然后招呼杂毛小道:“萧大哥,我们走。”

  杂毛小道看了陆左一眼,说你能搞定?

  陆左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你放心,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这点儿场面,算不了什么的。

  杂毛小道说你别逞强就是了。

  说罢,他跳上了那雪豹的背上,这畜生扇动翅膀,驮着两人朝湖那边的雪峰之上飞去。

  两人一走,陆左转过身来,朝着那侍卫抱拳问道:“敢问小哥姓名。”

  那人慌忙抱拳,说俺叫冯铁柱。

  陆左说铁柱兄弟,现如今情况紧急,你赶紧带我们去外城那边,看看能帮上一点儿什么。

  冯铁柱应该是知道陆左的身份,十分兴奋,带着我们离开了内宫,一路匆匆而走,赶向了岛屿的边缘处去。

  我们快步走在了大街上,不时有马队从身边飞掠而过,也有留下来的监察,瞧见我们,过来阻拦,问干嘛的,冯铁柱是卫木的身边人,出示了令牌过后,问那边的情况如何。

  检察摇头,说不知道,现在到处都是一片混乱,他只是接到命令,在这里监督,不许有人在这里故意制造混乱。

  见问不出什么,我们继续走,离开了内城,通过长长的桥梁,来到了这边的码头区,瞧见有鲜衣怒马的走马队在这儿聚集,一个白胡子老将军在那里训话。

  有人从身边匆匆走过,冯铁柱一把拉住其中一人,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那人显然是刚刚从前线撤下来的,本来很不耐烦,但见到了冯铁柱,显然是认识,于是耐着性子说道:“有点儿崩——那帮人一点儿都不讲究,居然是带枪进来的……”

  冯铁柱也愣了,说咱们这儿不是禁枪么,再说了,这里一点儿电子产品都不可能存在的。

  那人一脸郁闷,说人家是过来打仗的,带不带枪可不是我们说了算——再说了,对方没有带任何电子产品,枪还有小型速射炮,根本就不是电子产品好吧?

  这个消息让我们所有人都有些震撼。

  天山神池宫有一支武力组织,叫做走马队,不过这些队伍大部分都是表现得还算不错的修行者,对付的也都是林子里跑出来的些许野兽,以及同样为修行者的人,但是对于热兵器作战,或许还是有一些不太熟悉。

  毕竟大家都习惯了寻常的江湖争斗,不用火器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却没有想到对方不但带了枪,而且还拿了炮。

  如果是在老山神的庇护之下,只怕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此刻的天山神池宫,与陶地仙其实并无沟通和联系,恐怕陶地仙也没有精力来管这种小事儿,使得对方居然将这样的大杀器给弄到了神池宫来。

  这事情变化得有点儿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本来大家真刀真枪地干,倒也没有什么畏惧的,毕竟都是修行者,谁的火气也不比谁小。

  但用枪那可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除了那种修炼外家硬派气功的人,一般来说,即便是再高的修为,理论上也有可能会被子弹给打死。

  这事儿在清末明初的时候,国人刚刚接触到火器的时候,就已经尝过了许多的苦头。

  而且这并不仅仅只是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里面的人,应该还都是修行者。

  这事儿可就有些恐怖了,看来进攻神池宫的这帮人,根本就不讲规矩,一上来,直接就将桌子给掀翻了去。

  对付这样的敌手,应该会很难。

  我们在这里商量着,这个时候有一队十人骑士跑到了跟前来,领头的一个头目打量着我们,冷声说道:“你们是干嘛的,不知道现在已经戒严了么?”

  冯铁柱赶忙说道:“这是我家少宫主的朋友,是过来帮忙的。”

  那人毫不客气地说道:“帮什么忙?帮倒忙啊——走,赶紧走,找个地方躲起来,免得被误伤了去……”

  他刚说着,突然间城门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炸响声。

  这声音震天响,我感觉脚底下的地皮都在抖了几抖,而周围的人脸色都变得十分难堪了起来。

  巨大的爆炸声使得众人的耳朵都有一些耳鸣,嗡嗡地响着,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间听到有人大声尖叫道:“城破了,城破了,那帮拜火教的大胡子杀过来了,快去增援!”

  这话儿一传到我们的耳朵里,立刻就引发了一阵骚动,紧接着那边组织部队的白发将军开始大声的呼喝起来,带着聚集得超过两百多的走马队骑士,举着手中的刀剑,朝着城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杀声震天,这场面让人惊叹,然而无论是我,还是陆左,脸上都露出了几分凝重来。

  他们刚才的口号,仿佛是去堵住城门,因为外城破碎,这对于每一个走马队的成员来说,都是一份不可洗刷的耻辱。

  然而现如今最应该做的,其实就是将人给引进城里面来,依托着建筑和街道打巷战。

  在开阔地上面与一帮手持现代武器的军队打正面战,无疑是自杀。

  然而没有等我们阻拦,这些人便如同风一般地消失在了街道尽头,唯有漫天的马蹄声留了下来。

  杀、杀、杀……

  面对着未知的敌人,这些走马队的战士显得热血沸腾。

  走!

  陆左没有多说什么,简单说了一个字,便让冯铁柱带着我们跟了过去,然而跑到半路的时候,我们便听到了城门方向,传来了一阵爆豆一般的响声,紧接着有呼啸而来的炮弹,落到了不远处的地方。

  巨大的炸响充斥着神池宫的夜里。

  说好的江湖冲突,你们居然直接搞正规战?

  我心中惊骇,想着当初的山中老人难怪能够让周边无数的君王为之恐惧,原因恐怕就是对方不走寻常路吧。

  果然,当我们冲到了接近城门口的那片空地前时,瞧见了大批的尸体,还有许多无主的战马。

  而在鲜血横流的战场中,上百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头巾、宛如幽灵一般的家伙正在朝这边的街道快速摸了过来,而在那被炸开的城门豁口处,还有同样装束的人,源源不断地冲进了这里面来。

  这些人行进的速度飞快,健步如飞,不但如此,有的人身手矫健得不像话,三两下便跃上了制高点上去,然后开始瞄准四周。

  狙击?

  我心中一跳,而旁边的陆左却开口宽慰道:“有狙击枪,但又没有红外线观察仪,威胁不大——阿言、朵朵、胖三,一会儿我们得真出手了,不管怎么说,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屈胖三早已摩拳擦掌,说就等着这会儿呢,上吧。

  陆左点头,说好,我们上。

评论
  • 洛飞雨:

    一楼最美

    回复
    • 杨会峰:

      这次还陆言显点本事了不?电死他们,胖三会怎样

      回复
    • 专干洛飞雨:

      你水真多

      回复
    • 最爱大mm:

      冯小刚,冯铁柱。小钢铁柱

      回复
  • 洛飞雨:

    二楼最美

    回复
    • 杂毛小道:

      媳妇你又调皮

      回复
      • 隔壁老王:

        哎呀…我去!看我的,隔壁老王不是白叫的!

        回复
  • nugget:

    早该这么干了

    回复
  • 回复
  • 陈荣--太阳鸟:

    水啊

    回复
  • 萧:

    楼上美丽的笨蛋

    回复
  • 水水水:

    这章好水啊

    回复
  • 小磊:

    水水

    回复
  • 萧克明:

    一楼奶真大

    回复
  • 尚晴天:

    大咪咪

    回复
  • 云哥:

    一楼水真多

    回复
  • 云哥:

    一楼水真多

    回复
  • 李雲:

    一楼水真多

    回复
  • 罗大銱:

    一楼哪儿的,约一个

    回复
  • 常龙天地:

    小佛,是不是该构思写一写,萧大炮的故事了!!!!

    回复
  • 不忘&初心①⑨9⑤:

    萧大炮没啥出场机会,成就也不是很高,就没必要了吧。

    回复
    • 呵呵:

      成就不高?视角问题

      回复
  • 云帆:

    这一章太水了,是代笔写的!!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洋辶遍全国:

    看书就看书,别像几百年没见过娘们儿是的。一楼水真多。

    回复
  • 大人:

    很简单:“天山神池宫破,左道胖言救场!“

    回复
  • lvweihao:

    去到哪哪出问题,当是柯南么

    回复
  • 左左:

    喜欢陆左的举手

    回复
  • 乌龟:

    1、有些女人有房车情结,有要男人养家的封建思想(男人买房买车都是男人养家的表现)。彩礼是封建婚姻的产物!男人有处女情结,有找处女的封建思想,合情合理。 一个有封建思想的女人凭什么说男人封建?只许女人放火(封建),不许男人点灯(封建)?  2、女人常说爱情需要相互宽容,女人要男人宽容她们不是处女,可她们却不宽容没房没车的男人。  3、有房有车的男人找处女,她们又说,不是处男没资格找处女。我倒想问问她们,没房没车的女人有资格找有房有车的男人,男人不是处男为什么没资格找处女?(主要用于反驳非处女,不希望男同胞以此作为自己不是处男的借口)  4、她们说女人生孩子和做家务带孩子,男人买房买车是应该的,可处女也有生育能力,娶个处女结婚后一样上床生孩子做家务。处女和非处女都问男人要房要车,都可以结婚上床,都有生育的能力,婚后都能生孩子做家务,男人付出同样的代价干嘛要选择被别人上过的女人呢?  5、女人说处女还不是被男人破的,可冤有头,债有主,谁造成,谁负责。别的男人不需要为非处女负责,更不会替非处女的第一个男人背黑锅!男同胞们,假如一个女人被别人破处却叫你们负责,你们乐意吗?6、女人常说处女膜只是一层膜,男人是爱人还是爱膜。男人觉得结婚证只是一张证,女人爱的是人还是证。不结婚只同居可好?7、砖家说有些女人天生没视网膜、耳膜、处女膜。揉眼睛揉破视网膜,剧烈运动导致视网膜、耳膜、处女膜受损!反正我不太信砖家,视网膜比处女膜脆弱得多也没见揉眼睛受损,剧烈运动没碰到处女膜却说破就破?8、处女膜修复(医生帮撒谎)赚一次钱,真假处女膜鉴别(医生戳穿谎言)又赚一次钱。 处女膜鉴别最初来自婚检的处女膜检查,同行修复的膜会看不出来? 9、 女人常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在乎她不是处女 ,我嫖娼时就不在乎妓女不是处女。 扫黄只是找不到真爱的人在嫉妒, 自己找不到真爱还不让别人找 ,我们喜欢嫖娼的才是真爱 。支持嫖娼合法化 !嫖娼才是真爱 ,找处女的都是不懂真爱的。   妓女是n个男人X1次=n次 ,不是处女的是1个前任Xn次=n次 ,同样是被别的男人上过n次的女人并没什么区别。 反正我是看开了 ,我因为爱妓女所以宽容她们不是处女 ,嫖娼其实也是一种真爱。   像我这样的男人才是破鞋们口中的好男人, 想磨灭男人的处女情结 ,就请支持男人嫖娼!

    回复
    • 老屌:

      天天发,你不烦吗?知道就好噻!

      回复
  • 张鸿剑:

    陆言显身手,引来大雷电,电死枪炮手,对决真理教,立威天池官!

    回复
  • 王员外:

    王大锤

    回复
  • 奢侈品原单包:

    一手货源꟱amato [咖啡咖啡] 超A包包ຉTmo Ford(汤姆·福特)꟱高仿皮带 [咖啡咖啡] Clarks(其乐)ຉ高仿包包 JEEP(吉普)ຉ
    VX:LoveMeJck

    回复
  • 原单:

    原单ਿJenni Kanye(JK) 高仿包包
    Burberry(巴宝莉) [怒] 118v.net

    回复
  • 1比1复刻:

    高仿手表࿦Lamborghini(兰博基尼)࿦ꋙ118v.net

    回复
  • 精仿:

    高仿鞋 [干杯] Luomatike(洛玛缇克)
    高仿鞋 [干杯] HACULLA(Haculla)ൗ高仿鞋 柏事威 [干杯] ൗ微信:LoveMeJck

    回复
  • 新用户587168:

    如果是那个天使武魂和堕落天使武魂加入的话就好玩了 再来个由恨转爱的情节加个双天使合体武魂技什么的

    回复
  • 新用户522350:

    这不应该是监管部门的锅吗?三甲从哪儿来的?

    回复
  • 新用户130110:

    这人我能玩一宿

    回复

云哥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