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陷入僵局

2016年6月23日 更新

  黑暗真理会?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是一头雾水,毕竟大家对国内的江湖势力都还算是比较熟悉,即便是东南亚和港澳台地区,都还算是了解——毕竟在座的几位没事儿都去那里刷过“副本”,但若讲到了中东这一块儿,无论是左道,还是我们,都有些发懵。

  对于中东,除了石油、土豪、沙漠以及战乱之外,我们都没有太多的印象。

  所以大家都看向了迦叶,而这个时候,卫木跟我们解释了一下:“各位听过山中老人吧?”

  啊?

  陆左皱起了眉头来,说你说的是东南亚的山中老人?

  卫木摇头,说不,我不太清楚怎么东南亚还有一个山中老人,我说的这位山中老人,是波斯人,本名叫做哈桑·本·萨巴赫,他自称是南阿拉伯希姆叶尔王朝的后裔,创立了历史上十分著名的恐怖极端教派阿萨辛,然后以严密的恐怖活动对付政敌,一时间风声鹤唳,十分汹涌。

  他这般说,我突然想起了此人的名头来,此人当时在波斯以及中东地区横行无忌,行踪有颇为神秘,使得许多的君主对他束手无策,一直到了后来蒙古壮大,横扫欧亚的时候,才被旭烈兀率领的第二次西侵的十万蒙古大军给灭了去。

  我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卫木点头,说对,就是他,山中老人虽死,但阿萨辛却并未有消亡,而是一直秘密存活了下来,而且因为近代中东战乱的缘故,势力越来越大。

  迦叶这个时候也说道:“它现如今改叫作黑暗真理会,不但在中东势力大涨,而且还意图侵袭西北之地,现如今在西北边疆一直肆虐的拜火教,便与其有着很深的渊源,甚至还有不少黑暗真理会的成员直接介入其中;更加让人胆寒的,是它居然放弃了与诸多教派的敌对,专心发展自己的势力,使得它与欧洲、非洲和美洲的诸多势力有着密切关联……”

  如果这话儿是从某位有关部门官员口中说出来的,我或许会觉得理所当然,然而从这偏居一隅的天山神池宫成员口中说出,就让人觉得有几分惊讶了。

  没想到,天山神池宫对于这天下局势的了解,远比我们熟悉得多。

  不过也难怪,天山神池宫地处西北,对于我们而言,或许实在是太过于远了,但它距离中亚、中东之地,其实也算不得远。

  甚至比距离国内的东部发达地区还要近一些。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些人真的有胆对神池宫下手?

  迦叶摇头,说不清楚,只是先前我们的行商有过反馈,所以才会加强警戒,此事最好不要有,但如果对方真的要来,我们也只有坚决抵抗,不能让那帮人把我们这儿当做是软柿子给捏了去。

  他与我们核查之后,还有别的事情,告辞离开,而卫木却留了下来。

  陆左看着卫木,说关于黑暗真理会,你知道多少?

  卫木摇头,说所知不多,只晓得那黑暗真理会的大头领也叫做本萨巴赫,据说是一个十分恐怖而且极有权谋的人,野心很大,黑暗真理会也正是在他的手里方才急剧膨胀起来的,他手下不但拥有大量信仰阿萨辛恐怖教义的高手,而且还豢养着一支夹杂着大量修行者的军队,自称真理军,在地下世界十分出名。

  陆左皱着眉头,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而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高兴,说没想到天下间居然还有这么多精彩的事情,我们上一次去欧洲,其实应该留下来多了解一下世界的,这一次倘若碰上,真想与之交一下手。

  他显得有些跃跃欲试,而陆左则看向了卫木,说关于与陶地仙见面的事情,你帮着再催一下,如果神池宫有了他的庇护,想必能够更安全一些。

  他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很严肃,而卫木也是点头,说他尽量。

  双方分开之后,我们又逛了一趟集市,拿着剩余的钱,又进行了一部分的采买,这一回更多侧重采买一些实用性的东西,比如生活物质,以及以下炼器材料,和相关的丹药等物。

  等到了夜里的时候,内宫之中传来了消息,说想让我们这边去一趟。

  经过了之前的哄骗事件之后,过来传话的,自然还是卫木。

  屈胖三依旧不肯去,所以我们留了朵朵在这里陪她,而我、杂毛小道和陆左三人则跟着卫木和一队人马赶往了神池宫内城。

  客栈门口,我偶然碰到了朱炳文。

  他有点儿神不守舍的,我叫他的时候,好几声方才听到,我问了他一嘴,说事儿谈得怎么样?

  朱炳文告诉我,说没有谈成,蒺藜公主跟他师父大吵了一架,双方谁也没有能够说服谁。

  我说那怎么办?

  朱炳文仿佛脑子在放空,对于我的问题反应慢了一拍,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啊,不知道啊,可能还会再谈吧……”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远远地叫了我一声,我才发现队伍已经走远了。

  我看朱炳文有些不在状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有事就找我,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情,能帮的,我一定帮你。

  说罢,我也跟上了队伍。

  天山神池宫说大很大,说不大也不大,一路走到了湖边,我们来到了湖边的长桥之上。

  这长桥是用蓝色水晶制成的,每一根桥柱之上,都点有灯火,一派光芒摇曳,人走在上面,望着脚下半透明的黑色湖水,莫名就多出了几分空灵的心思来。

  神池宫的内城,在湖心的岛上。

  整支队伍的行走速度并不算快,一步一步,而且显得十分沉闷,连卫木也几乎不说话,使得我们都没有开口,只是用双眼,将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

  这长桥宽阔,我们进城的时候,也有人出来。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内城的门阀,神池宫虽然由那卫神姬做主,但也有许多门阀姓氏,共同执掌神池宫的规矩。

  生活在外城和内城的人,如果稍微有一点儿经验,很容易分辨得出来。

  最大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内城多有修行者,而且高手的比例也非常多,我们一路走来,能够瞧见好多个挺不错的高手。

  不时还有走马队从身边路过,英姿飒爽。

  在卫木的指引下,我们一路穿行,最后来到了一处宫殿之中。

  这宫殿外面防卫十分森严,而走入其中,能够感觉到其庄严的气氛和装饰,我们知道,应该是到了地点。

  与神池宫宫主卫神姬的见面十分简单,就在湖边的宝塔之上,而与卫木的外婆见面,则显得比较正式,这情况也让我们能够感觉得出来,这神池宫的掌权者,恐怕还是这位我们素未谋面的前任神池宫宫主。

  我听卫木说起,他外婆的名讳,叫做卫银姬。

  呃……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乍一听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仔细想一下,按照国人的习惯来说,大部分的人都会以父亲的姓氏作为传承,但卫木这里却是恰恰相反,他外婆姓卫,母亲姓卫,他自己也姓卫。

  这都是随母亲的姓氏,再加上之前卫木告诉我们,说他外婆的夫家叛乱……

  这称呼听起来,倒是颇有故事。

  我本以为卫木的外婆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没想到居然是一个成熟明艳的妇人,瞧那模样,估计也就三四十岁的样子。

  诚然,修行者的相貌很多时候,并不会让人一眼瞧穿,但到底还是应该遵守一些生物规律的。

  而现如今看来,估计天山神池宫肯定是有一些驻颜有术的丹药,又或者对方修行的功法有这样的功效,方才会变得如此。

  我瞧见杂毛小道那家伙一对眼睛都开始发亮了起来。

  殿宇之中,六人对坐。

  对面是卫木的外婆,母亲和他,而这边则是杂毛小道、陆左和我。

  谈话内容,依旧与上一次的宝塔谈话,相差不远,陆左谈及了此次我们过来的目的,也阐述了我们希望能够代为沟通,与陶地仙进行对话,帮天山神池宫与他老人家之间建立联系的想法。

  然而与卫神姬不同,这位前代神池宫宫主对于此事,显得比较抵触。

  她的态度十分温和,对待我们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春风和煦,但我们却能够感受得到一丝说不出来的冷漠。

  这种情绪很奇妙,并不明显,但我们人人都能够感受得到。

  当对方表现出这样的态度来时,谈话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和僵持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有人过来禀报。

  卫木起身,询问有什么急事,对方回答,说外面有三人说要求见宫主,其中有两人,跟这三位是一起的。

  啊?

  我们都愣了,不知道屈胖三和朵朵过来是做什么?

  屈胖三那家伙不是很抗拒与神池宫的高层见面么,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呢?

  我们都很奇怪,卫木也很奇怪,不过他在征求了长辈和我们的意见之后,让那人将人带了过来。

  我们的目光朝着殿门那边望去,结果门一开,我瞧见第一个进来的,却是朱炳文。

  他来干什么?

  1. 神池宫的人对国外的消息比国内的更了解,大家怎么看,作者还专门解释了一下,呵呵。

  2. 剧情猜测:朱炳文的师父估计不是什么好人,且可能与劳什子真理会一伙的,且说不定还有邪灵教的踪迹与之苟合;这伙人伙同神池宫内奸对神池宫发难,危难之际卫银姬不得不借助陆左等人的力量才让神池宫保全,然后陆左等人在大战中或大战后与陶地仙得以见面

  3.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暗夜将至!里面就有个叫个杀手组织叫暗夜,不过不在中东而是美国,而那个头目就是叫萨巴赫,有特异功能!他死后由中国的一个年轻人接班,主要讲特异功能的一部小说

  4. 其实按照辈分来说这黑手陈是北疆王的女婿啊!陆左一伙人跟宫主是一个辈分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