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白衣宫主

2016年6月21日 更新

  我们来天山神池宫也有了几日,作为神池宫的主人,这位卫神姬宫主定然会通过各个渠道,知道我们来了。

  当然,这里面所说的“我们”,特指的是陆左和杂毛小道。

  至于我,尽管我在蒺藜公主面前有着足够的自尊,但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那些大人物的心中,真正能够入得法眼的,也就那两位。

  而尽管知晓我们的到来,但她却采取了一种无视的态度,既不召见,也不阻止我们继续在天山神池宫逗留。

  一直到了今天,她方才耐不住了性子来。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我搞不明白,但既然是卫木亲自过来邀请,想必不会出现那日的乌龙事件,所以众人都没有多作犹豫,准备跟着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又提出来,说他不想去。

  问为什么,他说他觉得去见领导,还不如在这贸易大会里厮混比较划算,手上有了点钱,那人就坐不住。

  上一次见面推脱,这一次又来,我们都明白了,这家伙估计以前跟神池宫的人有点儿疙瘩。

  要不然不会这样。

  陆左说好,你不去就不去,不过为了怕你乱花钱,我得让朵朵监督你。

  屈胖三喜不自胜,说那是最好不过了。

  我说要不然我也留下来,照看他们?

  屈胖三摆手,推了我一把,说不用,不用,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天仙一般的人物,常人几辈子都未必能够有这般的福分,你可别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

  我有些郁闷,说什么好机会啊,我又不知道该干嘛,还不如在这里陪着你们呢。

  屈胖三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滚滚滚,人家好不容易有点儿二人世界,你能不能知趣一点儿?

  他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了,我也便不再坚持,跟着大部队离开。

  反正在这天山神池宫中,罕有冲突发生,安全不会有问题,而就算是有问题,在屈胖三这家伙面前也根本不算是一事儿。

  卫木带着我们往湖边走。

  湖畔这边,有一座长桥,一直通往湖心岛屿,那岛屿便是神池宫的内宫城,神池宫大家族的居住之所,不过神池宫宫主并没有在那里接待我们,而是在湖畔一处高塔之上。

  这高塔足有七层,在湖边属于最高的建筑,而它并非佛教产物,建筑风格反有几分道家的气息。

  我们拾阶而上,一直来到了顶楼处,在光洁的松木地板之上,房屋的正中间,放着一蒲团。

  有一白衣女子席地而坐,正在耐心等待着什么。

  她的身后,有两个明丽可人的少女,在旁边静立着。

  见到这女子的第一面,我下意识地以为又是一个骗局,因为这女子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人母亲的妇人,反而像是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子。

  这样的女子,在繁忙的都市之中,属于时光正好的黄金年纪,她们工作、恋爱、生活,享受着最美好的人生年华。

  我实在无法把面前的她,和想象中的中年妇人给联系到一起来。

  她感觉跟我们差不多的年纪啊,真的是卫木的母亲?

  真的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

  不可能吧?

  我一头雾水,而卫木却用小快步走到了白衣女子的跟前来,然后恭恭敬敬地说道:“母亲,人过来了。”

  虽然对于这位天山神池宫宫主的年纪有着几分难以置信,但陆左和杂毛小道却显得十分坦然,走上前来,正要行礼,却见那女子款款而起,朝着我们先微微一礼,然后说道:“久仰几位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陆左抱拳,杂毛小道单手作揖,说道:“客气,客气。”

  我在后面,也有样学样,滥竽充数。

  卫木在旁边介绍,说母亲,这位是陆左,这位是萧克明,那位是陆左的堂弟陆言。

  白衣女子伸手,指着面前的蒲团,说道:“请坐。”

  这儿正好有三个蒲团,不多不少。

  我看了前面两位一眼,却将他们很坦然地走上了前去,然后盘膝而坐,我也跟着坐在了旁边,至于卫木,他则小心翼翼地跪在了白衣女子侧右方的地板之上。

  这时旁边两名侍女端上了茶几来,然后给我们沏茶。

  这沏茶是有讲究的,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让人耳目一新,而在侍女进行茶道的时候,众人都不言语,而是左右打量了一番。

  我跪坐在陆左的旁边,瞧见这高塔果然是这一带的制高点,从这儿往远处看,大好风景,尽收眼底。

  塔高,便有清风徐来,在身上徐徐吹拂,尽管外面天寒地冻,然而这神池宫内却是阳光明艳,让人着实生出几分慵懒的自在和惬意来。

  茶沏好,侍女抬手示意之后,白衣女子端起茶盏,开口说道:“请。”

  我们赶紧举杯饮茶。

  那茶是好茶,其实也就是那天蒺藜公主请我们喝的雪莲冰茶,这一次喝,比上次的惊艳感要稍微减轻了许多,所以我们都显得十分淡然。

  白衣女子饮过了茶,微微一笑,说我听阿木说,你们要见我。

  杂毛小道挺直了身子,然后说道:“正是。”

  白衣女子说为何见我?

  杂毛小道抬头,十分坦诚地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此次过来,是为了与我师父陶晋鸿对话,只可惜那一次之后,他就潜行于地下,不再露面,我听说神池宫有特殊手段联络天山山神,便找了过来,提出这不情之请。”

  白衣女子说既然是不情之请,又何必开口?

  杂毛小道说道:“我之所以跟宫主您提出来,是因为此事对于你我两家,都是双赢之事……”

  白衣女子盯着杂毛小道,然后缓声说道:“箫掌教你可能不知道,被你恩师斩杀了去的那原天山山神,可是我神池宫的先辈祖宗,就这一点而言,陶真人与我神池宫,实有大仇。”

  杂毛小道寸步不让,开口说道:“不过宫主你可别忘了,原来的天山山神,被黑暗狂潮给侵袭,早生邪念,若不是我师父及时阻止,只怕这世间,都给它毁了去。”

  白衣女子淡然说道:“这都是一家之言,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清楚。”

  这话儿说出来,简直就是有一些死鸭子嘴硬了。

  这时陆左开口了。

  他比杂毛小道要更加平和一些,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笑容。

  他开口便说道:“这里纠正一下宫主的一个错误——老萧现如今可不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了,事实上他这位置,大半年前就给人撸了下来,而后来又因为内务,跟茅山宗的人吵翻了。现如今的他,只是一个江湖散人而已。”

  啊?

  神池宫独局西北天山,又是世外桃源,故而对外界的信息并不是很了解,听到陆左的话语,白衣女子果然变得精神了一点儿。

  她坐直了身子,开口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地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老萧这人嫉恶如仇,想着与其跟一帮营营碌碌的家伙待在一块儿,还不然舍身离开。”

  好!

  白衣女子如此端庄贤淑的性子,却给陆左说得热血沸腾,忍不住击节称叹了起来。

  不过激动过后,她又回复了羞敛,微微一笑道:“见笑了,刚才一时之间有些忍不住……”

  陆左微笑,说何必见外?

  白衣女子说既然已经自革门墙之外,不再是茅山弟子,为何还要见陶晋鸿呢?

  陆左脸色稍微变得严肃起来,开口说道:“宫主可知,当初在天山之战中差一点儿就灭了众人的小佛爷,其实并未死去?”

  啊?

  听到陆左突然抛出来的大炸弹,白衣女子突然就有一些变了脸色,她看了一眼阿木,然后说道:“怎么可能,当初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并且连神魂都被吸走了去么,你可别危言耸听啊……”

  陆左一本正经地说道:“天山贸易大会,可能会带了不少的消息前来神池宫,想必宫主也知道,现如今的我,正在外面被通缉。”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继而愤然说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便是当初神池宫不想露面的原因。”

  陆左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当初我和老萧两人挑头起来,与邪灵教决死一战,然而那一战之后,我修为大损,随后种种算计接踵而来,先是我被人陷害,满天下的通缉,随后老萧的掌教真人之位也给人撬了下来,您觉得这里面,难道就只是巧合,会没有猫腻么?”

  白衣女子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

  陆左说我们两个,不过是树大招风而已,那些人必有后手,而整个江湖也必将涂炭生灵,至于天山神池宫,在失去了天山山神庇护之后,难道能够独善其身?

  白衣女子眯眼,说你的意思,是陶真人有办法?

  陆左没有多说,只是含糊地说道:“此事无绝对,我只是想告诉宫主你,现如今我们所做的事情,与那一天我们所做的事一般,都是在救这个世界。”

  白衣女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1. 年轻人,我看你骨骼精奇,必是练武的好材料,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2. 陆言咋这么愿意当电灯泡呢 难道那么大的人了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怪不得胖三让他滚滚滚滚呢

  3. 屈阳为什么不敢露面,卫木是黑手陈拔鸟无情的结果,神女姬是北疆王拔鸟无情,难道……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