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女人心思

2016年6月21日 更新

  说起来,朱炳文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江湖人物。

  当初我返家归途,给人种上了聚血蛊的引子,结果后来被九分女夏夕拿住,关在一农家乐的地窖里面,而朱炳文就是我在那里认识的。

  他本是九分女夏夕姘头朱炳义的堂兄,结果因为反对那帮人随意残害性命,也给关进了地窖里去,随后与我结实。

  后来我被选作聚血蛊的鼎炉,朱炳文失踪,小妖出手,等到我再见到他时,却是在慈元阁的拍卖游轮上。

  那个时候的朱炳文,他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赎罪。

  他找到当初被下引蛊的人,帮他们恢复身体。

  而那次一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朱炳文,没想到在这神秘莫测的天山神池宫中,居然又听到了此人的声音。

  当我出声喊出此人的名字时,那人先是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问道:“陆、陆言?”

  我点头,说是我。

  朱炳文下意识地碰了一下脸上的白色面具,然后激动地伸手拉住了我,说陆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说陪朋友过来办事的,你呢?

  朱炳文说我师父是神池宫的外联商家,此次过来是为了供货和参加贸易大会的。

  我有些疑惑,说你师父?

  朱炳文点头,说对,我不是跟你说过么,离开了那地方之后,我碰到了一个人,后来拜了他当师父——陆言,我听说了你的事情,你很厉害呢,据说在东南亚那边闹得风生水起,不过后来不是有江湖传闻,说茅山宗把你给抓了去么,你是怎么逃脱的?

  我笑了笑,说大概是觉得抓错人了,所以就把我给放了吧?

  我说的这话儿,并非实情,杂毛小道当初为我出头而自革门墙,这件事情当时是震惊了整个茅山上下,但从朱炳文的话语之中,我却听到了另外一种版本。

  如果不是他的消息滞后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理由。

  茅山宗将杂毛小道自革山门这件事情给隐瞒了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

  从我的角度来看,其实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杂毛小道这件事情就相当于给现如今茅山宗的那些决策者狠狠地一耳光,所以他们要将此事给隐瞒下来,淡化处理,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这种事情,真的能够瞒得过去?

  我心中思量着,而这个时候不远处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招呼了朱炳文一声,说师父叫你呢,你在这里干嘛?

  这声音听着比较嫩,应该是个小年轻,不过对待朱炳文的态度并不是很尊敬,有一些颐指气使的意味,而朱炳文则赶忙解释道:“碰到了一个熟人,聊了两句。”

  那人走到跟前来,打量了一下我,疑惑地说道:“熟人?你在这里还有熟人?”

  大家都戴着面具,看不见对方的面目,也看不见彼此脸上的表情,所以他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不想跟这样的小角色多做计较,低声说道:“炳文兄,我住在富源客栈,你若是有空,可来天字号丁房找我。”

  朱炳文似乎也不愿意在这人面前与我说多太多,躬身说好,定来拜访。

  说罢,他转身随同那人离去。

  而那个人走了不远,还在旁边尖声讽刺道:“可以嘛,朱炳文,还认识住在富源客栈天字号房间的人啊,社会关系够复杂的……”

  两人渐行渐远,隐没于人群之中,而我这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也给那人尖酸刻薄的话语给冲淡了许多。

  看得出来,朱炳文在门中的境遇并不算好,要不然他大可以直接叱喝此人了。

  人离远了,我不再想,左右打量,朝着人群最多的地方挤了过去。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觉得凭我们这几天弄出来的东西,即便是在享誉盛名的天山神池宫,也是非常不错的精品,在这个地方,应该是能够卖上不少钱的,也必然会获得大家的争抢。

  既如此,肯定是生意最好,人群最聚集的地方。

  结果我转悠了大半天,都没有见到我们儿的人。

  他们到底怎么了?

  我的心中浮现出了几分不祥之感来,而就在此时,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杏黄色宫装的女子,对方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你不是那个谁么——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我抬头看,瞧见对我说话的,却正是前几日宴请我们的那位蒺藜公主。

  一个可以和雪峰未来主争夺神池宫公主之位的女人。

  她之所以认识我,估计是看到了我挂在腰间的玉牌,这东西在我们进这里来之后,就必须当面明示的,就好像是汽车的车牌一样。

  不过对方这样的话语,倒是让我有一些不痛快,虽然我无意与陆左、杂毛小道争什么风头,但是被人这般瞧不起,让我的自尊多少也有一些受不了。

  但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还是客气地拱了一下手,说见过蒺藜公主。

  蒺藜公主打量着我,说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瞎逛呢?

  我平静一笑,说是。

  蒺藜公主说不和他们在一起?

  我说刚才人多,这儿又热闹,一时之间走散了去。

  蒺藜公主本来要走了的,突然却来了兴趣,对我说道:“是走散了,还是人家不带你玩儿啊?他们可是赚了大钱呢,搞得几多轰动,现在正在四处撒银子呢……”

  我问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蒺藜公主指着广场旁边的商业街,说刚才我路过的时候,瞧见他们在泰安阁那里买丹药呢,也不知道走了没。

  我听到,不理对方的挑拨,转身准备离开,去找寻大部队,没想到蒺藜公主却拦住了我。

  她问我道:“小哥,我问你一件事情。”

  我拱手,说请讲。

  蒺藜公主说你们来我神池宫,到底所为何来?

  我说之前他们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么?

  蒺藜公主摇头,说不,我想听你讲真话。

  我说他们所说的,就是真话。

  蒺藜公主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锦绣钱袋来,拿到了我的眼前,平静地说道:“一千贝币,这些钱够你在这市集上大肆采买不少心仪之物了,就算你去春香阁,东洋西洋的美女玩个遍儿,也够你十天半个月的花销——这些钱,就只需要你的一句话。”

  我一听,有些激动了,说果真?

  蒺藜公主笑了,她没有戴面具,比起那天晚上来说,今天她应该是化了点浓妆,脸上还打了闪光粉,显得十分明艳可人,嘴唇微微翘起,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我蒺藜的话语,可是真金白银的。”

  我揉了揉鼻子,说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蒺藜公主说你说便是了。

  我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其实是这样的,萧大哥他这个人,别的都好说,就只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好色……”

  呃?

  蒺藜公主有点儿纳闷,不知道我说这事儿到底是什么个意思,不过我却径直说道:“他好色,但品味独特,喜欢比较高贵典雅的女子,之前的一段感情,便是跟邪灵教的前任邪灵右使、现如今东海蓬莱岛海公主的徒弟洛飞雨,结果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到了公主您的艳名,非要过来见你一面,想要……”

  听到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蒺藜公主一脸铁青,说滚。

  我说着说着,越发投入,一脸郁闷地说道:“公主,我说的是真的,他那天见到你之后,心里七上八下,跟小猫挠儿一般,就寻摸着能够跟你长辈见一面,然后给你提亲……”

  蒺藜公主容颜大变,冲着我喝道:“滚,让你滚了!”

  我指着她手中的钱袋子,说你刚才不是说我若说了,这钱就归我么?

  我本以为对方会勃然大怒,准备揍我,没想到她居然将钱袋子扔到了我的脸上,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跟着蒺藜公主身边的两个小丫头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也走了。

  我一个人在原地揉着脸,发了一会儿愣,这才俯身拾起钱袋。

  这钱不要白不要,我岂会意气用事?

  不过我到底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蒺藜公主明明很生气,但还是把钱给我了呢?

  搞不懂女人。

  有了蒺藜公主的指引,我很快就在商业街的一间售卖珠宝的店子里找到了正在大肆采购的众人,瞧见我找了过来,屈胖三很惊讶,说嗨哟,你丫不是挺能睡的么?拉都拉不起来,怎么自己个儿又跑出来了?

  我说你有拉过我么?

  屈胖三大义凛然地说道:“当然了。”

  我没有跟他辩驳,而是问陆左,说东西卖完了?

  陆左等人喜气洋洋的,点头说对,卖了。

  我说卖了多少?

  陆左附耳过来,在我耳边轻轻报了一个数,把我吓得一哆嗦。

  这时屈胖三发现了我手中的钱袋,问怎么回事,我如实相告,众人哈哈大笑,杂毛小道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陆左告诉我,说让我随便选些东西,公费报销,毕竟我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我听到,看着满柜台的珠宝首饰,心法怒放,准备给虫虫挑点儿东西,结果这个时候卫木匆匆赶了过来,对我们说道:“我母亲要见你们,现在。”

  1.  我当下就是一愣,忍不住问道:“这蒺藜公主到底什么来头?”  卫木说她父亲是我外婆夫家的侄子,当初我外婆夫家举起叛变,唯独她父亲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我外婆这一边,对于这件事情,我外婆一直记在心上,而蒺藜公主自小便十分乖巧,颇得我外婆欢心,所以方才会有这样的狗屁约定。  呃……  我心中疑惑,这卫木所说的外婆夫家,不就是他外公么,但为什么会用这么古怪的一词语,来代替呢?这个公主说起来就是个拐弯亲戚,老宫主为了防止将来天山神池宫旁落他家。她硬被卫木的外婆拉过来要跟卫木成亲,其实就是要从卫木的身上抢走这未来宫主之位。现在堂堂正主现任宫主的亲生儿子各方面待遇却比不上一个外来公主,还要跟她成亲。可以看得出来现在宫主其实也只是个招牌傀儡,真正的实权还是掌握在她母亲也就是上一代宫主的手里。

  2. 作者写这么多无关紧要的章节是不是为了圈钱啊,十来章没看,随便看下近几章的里说的和评论都知道内容,可怜看正版的。

  3. 这任宫主是北疆王和老宫主的私生女,卫木是大师兄和这任宫主的私生子血统乱了, 这小公主难道还是私生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