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赚钱大计

2016年6月19日 更新

  卫木给了我们五百贝币,平心而论,在这儿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估计人家也是从零花钱里面抠出来的,够我们在这儿吃吃喝喝的。

  不过等回到客栈,我们跟客栈老板交流了一下,方才得知三天后的贸易大会上面,神池宫会有许多的丹药、法器、功法、符箓和零星杂物出售,而这些东西都是外面买都买不到的,也最是受人追捧。

  如果来到神池宫这儿,什么都没买就回去,就仿佛如同入宝山而空手归一般,着实是有些太遗憾了。

  简单地听老板讲了一会儿这些东西,我们这些人的心中,多少都有些痒痒的。

  回到了房间里来,陆左掏出了一个玉佩,说道:“这遁世环便是天山出品的,当初你大师兄给了我,不知道救了我多少回性命,如果我们这一次能够淘到一点儿好东西,也不枉来这里一回啊……”

  杂毛小道说想法是好的,天山神池宫的炼器和丹药也的确举世闻名,据说是因为这儿有弱水和三昧真火的缘故,只是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陆左苦着脸,说那就是没钱。

  他虽然表面上仿佛很苦恼,但其实眉眼之中却显露出了几分轻松。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好吧,报技能吧。

  陆左咳了咳,说我这三天时间里,应该可以制作出一部分灵蛊来,不是毒害人的那种,而是一些对生活有些帮助的小东西,比如减肥蛊、长情蛊、提味蛊和食癌蛊等……

  杂毛小道摸着鼻子,说我也勉强能够画出一批应用性的符箓来,应该能够管点儿用。

  我举手,说我雕工还算不错,可以弄点儿工艺品。

  屈胖三说我附魔。

  朵朵说我开光……

  呃……好吧,这样一说起来,我们这一帮人弄成一块儿,几乎就组成了一个工匠炼器班的豪华天团来。

  众人都笑了,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手艺人饿不死,陆左就甭说了,苗疆蛊王的名头并不是说说而已,杂毛小道呢,当初在洞庭龙宫的时候战胜了龙虎山的望月真人,便已经隐隐有了天下第一制符师的名头;至于我和屈胖三,两人在东海蓬莱岛制作的小法器简直就是风靡整个蓬莱岛,连碧游宫的大佬们都给惊动了去。

  说起这个来,大家都热闹了,我想起一事儿来,把我的极品雷击木剑鞘拿出,递给杂毛小道,说这事儿得麻烦你。

  杂毛小道伸手接了过来,给上面隐隐的雷意给刺激到,皱着眉头说怎么回事?

  我说这剑鞘是我们得到了一极品雷击木后制作的,它可以给我的破败王者之剑温养雷意,塑形是我做的,上面的法阵是屈胖三布的,不过还留了一部分空白的地方,说是准备找一位符箓高手来提高一下——我也是傻比了,这天下间,想来想去,符箓之道,你称第二,有谁敢称第一呢?

  听到我介绍起这剑鞘的来历,杂毛小道不由得见猎心喜,说那好,东西你给我,我研究研究,明天早上给你答复。

  陆左说干了几天路,今天大家也累了,早点儿休息,明天我们聚在一起,商量一下,到时候弄点儿东西出来,然后换一些贝币,一边等候神池宫宫主的召见,一边弄点儿外快,大家有意见么?

  我们都摇头,说没。

  陆左说那行吧,各自散了吧,都困了应该。

  我跟着屈胖三回到了房间里来,不过还是感觉有一些兴奋,想起聚集这么多的顶尖高手来,共同制作出一样东西,那玩意儿拿出来卖,岂不是疯了?

  那得有多少人要来抢啊?

  我忍不住心中的兴奋和激动,跟屈胖三聊起了此事来,商量着准备弄点儿什么东西,是上一次的八方来风塔和红豆相思木呢,还是换点儿花样?

  结果我的兴奋并没有引起屈胖三的关注,这家伙几乎是沾床就睡,根本不听我的唠叨。

  我没有了人沟通叙话,却依旧有些激动,浮想联翩。

  想一想,当初民国时期的天下三绝,那是李道子、洛十八和屈阳,而杂毛小道是符王李道子符箓之道的亲传门徒,陆左是洛十八的传承,而屈胖三更过分,他丫根本就是屈阳本尊……

  这三个家伙凑在一块儿,鼓捣出来的东西,那得有多让人激动啊?

  只可惜这些家伙却没有一个兴奋,风轻云淡得让人郁闷。

  一夜无话,我次日早早地就起来了,来到了院子里练了一会儿功,浑身热气腾腾的,这时杂毛小道打着呵欠走了出来。

  我赶忙上前,说萧大哥早。

  杂毛小道撇了一下嘴,说早什么早啊,我昨天一晚,根本没睡。

  我一愣,说啊,怎么回事啊这是?

  杂毛小道手一抓,将那剑鞘扔到了我的手中来,说道:“你小子挖的坑,现在装什么无辜?你自己看看吧,我昨天夜里,通宵琢磨了一夜,给你在剑鞘的空白之地,因地制宜地画下了八种符箓,分别是封魂符、斫龙符、释艮符、鬼门符、十八冥丁符、金刚墙符、青龙赤血符和遽魂符,这八种为茅山秘符,各有妙用,你仔细温养,日后定有好处。”

  我接过了那剑鞘,仔细打量,发现剑鞘之上,有用朱砂以及各种说不清楚的颜料在上面勾勒涂抹着,十分玄妙。

  我瞧不懂这诸多法阵的区别,但是手握在那雷击木剑鞘之上,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从遥遥虚空宇宙之间传递而来,仿佛成了勾引天地的桥梁一般。

  这种感觉,简直是太妙了。

  我拿出破败王者之剑,收入剑鞘之中,拱手说道:“萧大哥,多谢了。”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打着呵欠说道:“好久没有耗费这么多精神了,我得去补一觉,除非是卫木的母亲,神池宫宫主召见,要不然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吵到我。”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可是我堂哥说今天早上商量赚钱大计呢?”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说给我提供足够的制符材料即可,这东西小毒物懂的,让他帮忙搞,至于其他的,你们自己想办法。

  他说罢,回到了房间里去,过了没多一会儿,我便感觉到有隐隐约约的呼噜声传来。

  杂毛小道何等人物,结果给这剑鞘弄成这般疲惫,显然是精益求精,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神,我心中感激,而随后陆左起床,出来找人,我把杂毛小道的情况告知于他,陆左没有多说什么,说让他睡吧,我们今天出去找材料。

  上午十点多,屈胖三方才醒过来,然后给我和陆左拉着离开了客栈,在神池宫四处闲逛,找寻制器的材料。

  和东海蓬莱岛一样,神池宫也分外城和内城,内城是如同卫木这般地位甚高的豪门子弟和长老的居所,位于湖心的一处巨大岛屿之上,有一条宽阔的桥梁一直相连,而外城则是如同古代的一处城镇一般,有着各种各样的店铺和民居,不过最主要的则在靠近湖边的一条大道之上。

  这大道上,有许多制器、炼器、符箓、丹药、药铺以及法器成品等店铺,而且瞧那模样,大部分都是有着不知道多少年的历史。

  不过因为要准备三天后贸易大会的缘故,好多店面都在积极准备,并没有什么值得一观的好东西。

  不过我们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寻材料,所以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遗憾。

  转悠了小半天,一直到下午的时候,我们终于用卫木给我们的五百贝币,买了一方小叶紫檀、巴掌大的一块阴沉木和一整段肌理致密的阴干鸡翅木,五颗品质一般的鸡血石和一大片杂质较多的和田玉,另外还陆左和杂毛小道需要的材料若干。

  经过了一系列的砍价和交流,陆左将那五百贝币花得一分不剩,弄得回程的时候,屈胖三吵着要吃鸡腿,结果众人囊中羞涩,根本就买不起。

  屈胖三的脸都垮了,说连吃的都没有留,那我们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儿吧?

  陆左有些抱歉地笑了笑,说呃,这个啊,刚才忘记这一茬了。

  我在旁边说道:“没事儿,我这儿还有一部分泡面和压缩饼干,回头找客栈要点儿热水,凑合对付几天应该没问题……”

  这会儿的屈胖三已经膨胀了,以前爱泡面爱得要死,现如今却视之如仇寇,坚决抵制。

  还没有等我感慨人心不古,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找我们,自言是雪山未来主的属下,特地过来递请帖的。

  陆左接了过来,打量了一下,然后对那人笑了笑,说好,我们会准时参加的。

  那人拱手告辞,而陆左则将请帖在屈胖三跟前扬了扬,说你不是想着没饭吃呢,这不,有人过来请我们吃饭了。

  屈胖三说谁啊?

  陆左说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她在我们昨天吃饭的那饕餮酒楼请我们吃饭,怎样,去不去啊?

  屈胖三赶忙举手,说去啊,当然去。

  陆左点头,说对,去把老萧叫起来,我们今天好好表现一下,看看能不能说服对方。

  1. 最近这几章的捉蛊和蛊2显然是小佛写的,出现了一些小佛才会用的词,比如:排排坐吃果果…之类的,小佛之前用来形容天下十大,最近用来形容林齐鸣接手东南局,显然是小佛写的没错!

  2. 怎么看也没有蛊1和道事的感觉了,小佛是光忙着填坑了。杂毛小道都成了二愣子了,陆左也只是吃老本。依稀记得蛊一小杂毛是陆左的思想导师,坚强而又不屈服,智慧而又诙谐。而陆左大开大合,因为身处险而薄命而出,故而人生际遇大有不同。而现在呢,就这样挑战34层剑主?一个五彩补天石等了n章!杂毛小道就更好了,从不升级。哦,不对,得了个五彩补天石还只恢复了4成修为。难道天山大战就是陆左的 最终实力吗?小佛啊,别只顾着填坑了。来点羚羊挂角的吧。相信小佛——-期待中

  3. 每天看两章,有点耐不住,哪位大侠给推荐一部类似蛊1的来看看呗?不要太恐怖,只希望情节离奇,有悬念。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