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并不简单

2016年6月18日 更新

  我心中警戒,下意识地将手探向了怀里,而这个时候,一只手却压在了我的肩膀上面。

  杂毛小道的声音传入耳中:“别紧张。”

  我身子僵直,往后而站,却见到这一头通体雪白,唯有足部黑色如铁的雪豹子,此物身体强健,宛如牛犊子一般,匀称而修长,肋下却是生出一对翅膀来,而鼻尖软肉处又有蠕动的触角,双眼宛如蓝宝石一般莹亮,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来。

  好一头神兽。

  我心中赞叹,而那雪豹之上却是骑着一个少年郎,他从上面翻下,迎了上来,朝着陆左和杂毛小道欣喜地喊道:“两位怎么来了,让我好是惊讶啊。”

  这少年郎英姿勃勃,眉宇之间颇有一股贵气,而人长得器宇轩昂,是很有味道的小帅哥。

  他走到跟前来,而陆左则微笑着回应道:“当日天山一别,历经数载,再一次见面,发现阿木你却是越发英姿焕发了,想必修为又多有精进。”

  这就是他们认识的雪峰未来主阿木?

  我打量着这少年,而阿木则与陆左、杂毛小道两人寒暄说话,如此聊了几句,陆左转过身来,给他介绍道:“阿木,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堂弟陆言,这是他朋友屈胖三,朵朵你是认识的……”

  简单说完,又给我们介绍这少年郎,说这一位,便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阿木,卫木。

  卫木赶忙摆手,说现在的宫主是我母亲,可不是我。

  杂毛小道伸手过来,揽着他的肩膀,说过些日子,还不就是你的么?

  如此聊了几句,卫木对守门人低声招呼两句,然后领着我们往里间走,前面雾气消散,却是露出了一条蜿蜒的河流来,这河算不得宽阔,也就五六米,而在河流对面,则是一大片苍翠的草地,再往远处看去,是生机勃勃的林子。

  而在正面不远处,草地一直蔓延到了很远的地方去,在那儿,有一片比之前博格达峰半山腰间天池还要广阔无数倍的大湖。

  大湖旁边,有一座城池。

  这城池好像是冰雪王国一般,从这边望过去,一片晶莹剔透,夕阳西下,温暖的阳光照在了那冰雕一般的建筑之上,让人凭空生出了几分莫名的感动来。

  “水晶……”

  旁边的朵朵说话了,我仔细观察,发现那些建筑大部分都是用水晶做的,虽然样式也是如同中国古代建筑一般雕龙画凤,亭台楼阁,但莫名之间就多出了几分宛如仙境一般的气质来。

  论气势,这天山神池宫可比东海蓬莱岛要阔上喜多。

  河流之上,有拱桥一座,卫木没有骑着那肋生双翅的雪豹,而是领着我们往前走,我瞧见桥跟前立着一块碧玉石碑,石碑之上写着三行字。

  止杀、公正、规则。

  卫木停在了石碑之上,对我们说道:“各位,虽然是老朋友,但有些事情我还是需要跟你们说清楚,天山神池宫中,最讲究的就是规则,其次是公正,在这里间行事,就得讲究神池宫的规矩,另外无论如何,都不得妄动刀兵,有事情,可以找神池宫的走马队解决,知道么?”

  陆左和杂毛小道都笑了,说入乡随俗,这规矩我们当然是懂的。

  卫木说对了,两位并不知道天山神池宫的入口,到底是怎么找过来的?

  陆左没有交代屈胖三的事情,而是含糊地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真正想要办的事儿,自然是能够办得到的。”

  卫木说你们来得也是巧了,过几日便是神池宫一年一度的贸易大会,届时会有各处的行商前来这儿,进行交易,诸位若是有兴趣,可以留下一看——不过我们得说好了,我是相信两位的人品,但千万不要在这次贸易大会中生事,否则我无法跟我母亲交代;再有一个,不要袒露自己身份,免得横生麻烦。

  他明知道我们来得蹊跷,却并不多加追问,这气度颇有古之君子之分,陆左也不多瞒他,直接说道:“其实,我们这次过来,的确有事。”

  卫木认真地点头,说请讲,我们是曾经并肩作战,共过性命的人,所以有的事情,我能帮的,绝对义不容辞。

  陆左看了一眼杂毛小道,他点头,站了出来,然后说道:“想必你也知道,天山一战,原本的老山神谋逆,意图随同极端分子一起,毁灭世界,后来我师父果断出手,将其击败了去,取而代之。”

  卫木点头,说这个我自然知晓。

  杂毛小道说道:“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是想找我师父一叙。”

  卫木有些为难,说若是其它之事,我责无旁贷,唯独此事,我有点儿不知道如何说起。

  陆左说你讲。

  卫木说原本的天神,是天山神池宫的先辈化身而成,所以对于天山神池宫颇多照拂,就连这洞天福地之中的规则,它也多有参与;而自从它被令师斩杀了去之后,天山神池宫就神眷不再,不但如此,除了最基本的维护之外,以前的诸多规则也开始慢慢消散了去。

  杂毛小道问:“你的意思,是你们联系不上我师父了?”

  卫木点头,说对,从天山大战之后,我们就失去了与山神的联系,不知道是他老人家并不眷顾我神池宫,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杂毛小道说既然如此,那我来得却是正好——我可以为你们神池宫牵线搭桥,你觉得如何?

  卫木沉默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这事儿如果问我的看法,那是再好不过的,但现在有一个问题,我在神池宫说不上话,我母亲和外婆对新一任的天山山神,也就是您师父陶真人有一些敌视,所以也就这般僵持着——不但如此,我刚才之所以让你们隐瞒身份,就是怕被她们知晓。”

  杂毛小道皱起了眉头来,说为何会敌视我师父呢?

  卫木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说此事一言难尽,她们对茅山宗仿佛都心有芥蒂,更何况往日的天山山神一直关照我神池宫,多少也有一些香火之情;天山大战,她们并未参与,不能理解其中的凶险,也对陶真人诛杀山神、取而代之的事情颇有异议。

  听到卫木的话语,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有些沉默。

  本来我们的想法是挺好的,只要进了天山神池宫,见到了这儿的雪峰未来主,凭着以前并肩而战的交情,应该很简单就见到了陶真人。

  到时候就将屈胖三的事情跟陶真人聊一聊,看看是否能够有一个比较不错的解决方法。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卫木这人的确不错,也明事理。

  但他却并不掌权。

  真正掌握天山神池宫大权的,是她的母亲和外婆,两个有些顽固的女人,一想到这儿,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感觉到有一些头疼了。

  沉默了一会儿,杂毛小道问道:“按理说,神池宫中应该有能够与天山山神进行沟通的地方,对吧?”

  卫木点头,说对,在雪山之上的百丈冰窟,不过那里是禁地,连我都未曾进入。

  杂毛小道看着卫木,说如果我偷摸过去,你待如何?

  卫木与他对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百丈冰窟,平日里是我外婆在那镇守,而那里不但是我神池宫的禁地,也是历代先祖的陵寝;我讲过,神池宫中最重规矩,我会尝试说服她们两个,如果可以,我亲自带你们过去,而如果她们不同意,我也会拦在那里。”

  他的坦白让我们心生好感,陆左点头,说好,我们在这里待几天,如果有可能,请你帮我们安排一下,我希望能够见一下你母亲和外婆,言明利弊。

  卫木见我们并不强求,显得十分高兴,领着我们过了拱桥,然后朝着冰城而走。

  望山跑死马,从这边望过去,一大片的草地仿佛很近,然而我们足足走了大半个小时,方才抵达了湖边处,。

  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诉我博格达峰的峰顶之处会有这般的秘境,我绝对不会相信。

  但是此刻瞧见华灯初上之后,显露出另外一番姿态的城池,我心中满满都是震撼,而这儿仅仅只是神池宫的一部分,在天池湖泊的深处,还有内城。

  而在湖泊的尽头处,也是雪山。

  卫木所说的百丈冰窟,就是在湖对面的雪山之上。

  他带着我们来到了外城的城门之前,在进门处的附近,有一块齐人高的红宝石,顶端出有一尖角,他对我们说需要用这个刺破中指,滴血上去,男左女右——这是作一个血誓,任何离开神池宫的人,都不得对外人提及这儿的具体境况与地址,否则会遭神罚。

  我们都知道失去了天山山神的眷顾,神池宫这规矩恐怕只是虚设,不过还是照着做了去。

  规矩,就是规矩。

  进了外城,里面宛如古代街巷一般,各式建筑,林林总总,我们被带到了一处客栈前来,卫木帮我们办理了入住手续,然后告诉我们,说他需要回去一趟,让我们先歇着,一会儿他过来,给我们摆接风宴。

  卫木离去之后,我们聚集在陆左的房间,聊了几句,杂毛小道突然说道:“小毒物,你有没有感觉,卫木很像一个人啊?”

  1. 女人啊,还是不懂江湖啊,怎么当宫主。山神换了,即便是把你的老祖宗给打跑了,人家也是山神啊。你需要别人罩着你,你不去拜码头,难道要人老陶主动来找你你么。上次的神池宫的危机就是因为管理问题引发的,亏得二蛋和他的不记名岳父~北疆王帮着化解。就看这两个女人的管理能力,如果不求变,估计神池宫必然还有危机甚至逐步没落。

  2. 二蛋一本正经、感情专一的男人,居然有了两个私生子,还好阿木不像程程一样!而且他俩都比包子大!更要命的是二蛋还不知道这俩的存在!

  3. 我会告诉你们一年前我看苗疆道事时还很纯洁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吗,,【捂脸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