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陵园间的偶遇

2016年6月17日 更新

  陶真人是在天山之战中,战胜了当初的天山山神,继而将其融合了去,以身合道,最终成为了天山山神。

  这典故我曾经知晓过,不过所谓山神,我脑海里能够想到的,就是《西游记》里面给孙大圣耍得团团转的那矮个儿侏儒老头子,拄着一根老拐棍,低声下气、点头哈腰地喊道:“大圣、大圣……”

  就这样的奴才样,而且还是人随意跺一跺脚,喊两声就屁颠屁颠儿地跑了出来。

  陶真人也是这般么?

  当然不可能,从杂毛小道对他师父的描述来看,这位陶真人可是当今之世的最强者之一,强者就应该有着强者的脊梁在。

  只是,到底怎么找?

  难不成就这么漫山遍野地叫喊,期待着他老人家能够吱一声?

  只是这博格达峰如此巨大,岂不是扯破喉咙去?

  杂毛小道在旁边说道:“这倒不是什么问题,茫茫天山,自然无处找寻,不过但凡天山山神,必定会在一处地方显灵,那便是天山神池宫。”

  我浑身一激动,开口说道:“可是天下三圣地的天山神池宫?”

  杂毛小道点头,说正是。

  我说这天下三圣地,苗疆万毒窟早已烟消云散,东海蓬莱岛我却也是去过的,唯独这天山神池宫只是听闻,却从未有想过,没想到这一回倒是能够亲自一观,实在不错。

  陆左在旁边说道:“苗疆万毒窟倒也不是烟消云散了去,其实还是有传承的,只不过寻常人并不知晓而已。”

  我想起身体里的聚血蛊,问道:“莫非给我弄这聚血蛊的,便是苗疆万毒窟的人?”

  陆左摇头,说倒也不是,据我所知,苗疆万毒窟人员稀少,现如今是一个小女孩儿掌权,而她父亲,则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隔壁老王,跟我们也算是朋友——至于拿你身体养蛊,制造出聚血蛊的那人,估计是得到了一些传承,但并非一脉。

  我说那天山神池宫怎么走?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我不知道啊。

  什么?

  我愣了一下,说你不知道,那怎么还这么自信满满,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杂毛小道理所当然地说道:“天山神池宫素来隐秘,寻常人罕有得闻,我认识的人里面也没有几人去过那里,据说我大师兄曾经去过天山神池宫,后来还跟慈元阁合作了一个项目,专门拍卖天山神池宫里面出出产的器具,不过现如今他又不好联系,所以过来,只有撞运气了。”

  我挠头,说这不是大海捞针么,真的能成?

  陆左在旁边笑了,指着前方的屈胖三说道:“说起天山神池宫来,我们都没啥资格,认倒是认识几人,但也联系不上,不过前面那位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够给我们指点一二,所以我让朵朵去处理了。”

  啊?

  我犹豫了一下,说屈胖三对于上一世的回忆一片混沌,未必能够得出什么答案来——我也从未有听他说过此事呢。

  陆左说无关虎皮猫大人,单纯就是屈阳,只要他还记得,这事儿就好办了。

  我瞧见陆左如此自信满满,也不好意思再多说,耐心地往前走。

  果然,没有一会儿,屈胖三便屁颠屁颠儿地跑到了陆左的跟前来,说我听说你们在准备找寻天山神池宫啊?

  陆左点头,说对,天山山神居所缥眇,或许还在沉睡,唯一能够确定联络到他的地方,就是在天山神池宫内,所以我们想要去那儿找寻一番,不过这地方我们只是听过,也知道可能就在博格达峰附近,但是却从未有去过,一时之间犯了愁。

  杂毛小道大喇喇地说道:“无事,就这般找,地方又不大,说不定几天就能够找到了。”

  屈胖三“切”了一声,说天山神池宫名气那么多,无数人想要求仙问道,都跑过来,但这世间有几人能够找寻得到?你们这般弄,恐怕到明年,也未必能够成行。

  陆左故作犯难,说那可怎么办?

  屈胖三拍了拍胸脯,说还好我却是知道一些事儿的,你们跟我走便是了。

  陆左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故意说道:“什么,你又是怎么知道这天山神池宫的呢?”

  屈胖三并不正面回答,而是含糊其辞地说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我不确定地方是否还在那里,所以不能够陪着胸脯打包票,但总比你们这般漫山遍野的瞎走要有效率得多。怎么样,走不走?”

  陆左也不逼他,说好啊,正愁不知道怎么找地方呢,你若是有消息,跟着你走便是了。

  有着屈胖三这识途老马,我们便再也不用漫无目的,一路往山上走去。

  行了许久,我们到了位于半山腰的天池之处。

  天山天池,又称瑶池,在中国的古神话中,这儿是瑶池圣母的地盘,而实际上这一大片的湖泊则是著名的高山湖,乃古冰川蚀刻而成,不过说句实在话,爬了那么久的山,突然间瞧见偌大的一片湖泊,的确是让人有一些感慨造物神奇。

  路过这里的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都停下了脚步来。

  在2012年的冬季,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旷世大战,而陆左和杂毛小道则是这一场战斗的参与者和幸存者。

  在那一场战斗之中,他们一战成名天下惊,无数人为之顶礼膜拜。

  而同样在那一场战斗中,他们也失去了许多的朋友和亲人。

  这是一个埋藏着许多回忆的地方,故地重游,难免会触景生情,回想起前尘往事,不知不觉,突然间就多出了许多的感慨来。

  停顿许久,杂毛小道说道:“在湖的那一边,靠山崖的位置,后来建起了一座陵园和纪念碑,用来纪念当日为此奉献出生命的人们,因为涉及到一些不能公开的机密,所以十分隐蔽,路途不好走,不过倒也难不倒我们——怎么样,要不要去看一下?”

  陆左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

  他说去看一下吧。

  说起这话儿来的时候,他仿佛又陷入到了沉思和回忆之中去。

  我们沿湖而走,路过那边的旅游景观时,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当日大战的所有痕迹都给清楚了去,现如今重新走过,有谁曾记得,当初有多少人在抛头颅洒热血呢?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别人记不记得,这个并不重要,关键在于我们的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然后说道:“我们记得,英雄便永远不朽。”

  从大道这边沿湖而走,差不多一个多时辰,我们方才赶到了杂毛小道口中的陵园,那是一个立在山崖转弯处的地方,从外面看过去,仿佛什么都没有一般,而转过那山梁子,一个百人陵园就出现在了眼前。

  而陵园中间那儿,还有一个华表一般的汉白玉石柱,足足有七八米高的样子。

  陵园有院墙,但没守卫。

  我们进入了陵园之中,缓步而走,瞧见这一根根树立的青石墓碑,以及上面的人名,我心中并无感觉,但是陆左和杂毛小道却驻足良久。

  他们试图从墓碑之中找出一些熟悉的名字来,又不愿意瞧见。

  这种矛盾的心情充斥在了他们的心中,使得脚步沉重。

  最后我们来到了陵园中间的华表纪念碑前,这石碑的底座下,有两面是图像,从上面的表现手法来看,应该是描绘当日大战交手的场面,而另外的两面基座,则是用文字形容了一下当时的战况。

  文中多次提到了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名字,并且直接指出,官方与江湖义士,正是在这两人的带领下,战胜了邪恶。

  里面居然没有提到受到XX的领导,团结在什么的旗帜之下这种官样词眼。

  由此可见人们对于天山一战中左道两人起到作用的评价。

  只可惜这两人在一两年后,一个成为了宗教总局通缉的逃犯,而另外一个人则被撸去了茅山掌教真人的位置,随后更是自革出了门墙,成为了散人一个。

  陆左和杂毛小道矗立在纪念碑前,站了许久许久。

  我瞧见他们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缅怀,也流露出了几分悲伤。

  如此站了差不多一刻钟,突然间旁边走来了几人。

  为首者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和尚,他瞧见我们这边一行人,便走了过来,打量清楚之后,上前拱手,说两位有礼了,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见到你们。

  陆左和杂毛小道瞧见,赶忙施礼,说黄河大师,怎么会这么巧?

  黄河大师说道:“老衲每年都会过来祭拜一下曾经并肩作战、最终战死于此的江湖同道,你们是?”

  陆左和杂毛小道拱手,说正好路过此地,听说建了座陵园,便过来瞧一眼。

  黄河大师点头,说理当如此。

  说罢,他仿佛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直说道:“陆左居士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一些麻烦?”

  陆左微笑,说大师也知晓了?

  黄河大师“阿弥陀佛”了一声,然后说道:“江湖事纷纷呈呈,孰是孰非无人知晓,不过公道自在人心,老衲却是信得过你们的——不管如何,有事儿,招呼悬空寺一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1. 正义之战永远都会名垂千古,永远都会有人凭吊,但是死者已死,生者却心思转变,不负长存,只盼望早日令清者洗去冤屈,浊者不再作恶

  2. 英雄是不会真的被忘记的,蛊事中的天山大战,现在回头再看都还觉得荡气回肠

  3. 关于苗疆万毒窟,前面他们从地底出来的时候已经提到过了,说个是隔壁老王的闺女是继承人,而且当时的蝴蝶公子还不买他们的账,怎么才过去那么点时间又重新介绍了

  4. 第五十六章 神符王李道子更新时间:2015-01-07 22:40:50要死了么?大长老一言成真,我感觉到周遭的空间都化作了黑暗,力量依旧在。但是却避无可避,万物都化作了一个点,这是最终的归宿,简单的终点,已经完全超脱了我临仙遣策之中的理解,这才晓得她之前的所有手段,都不过是为了掩盖此刻的这一招。一言成真,意志扼杀。就在我的世界即将陷入死亡之际,我心中一股精元浮现。有着李道子的气息,那是当年他滴入我额头的精血,接着当初的咒言在我的耳边恢弘响起来:“勒令通尊急刹灵毙雷电缴消绝瞻、勒令护法四门尊者运教成本经集、勒令奸贪枉魔神显灵光气霾除退……”这并非幻觉,我明确地感受到,千里之外的茅山之中,一个静坐于山洞之中的老人,一手指天,口中疾言,而我的心中一动。忍不住跟着他一同念诵起来:“勒令通尊急刹灵毙雷电缴消绝瞻……”你这老乞婆,想要将我的意志给直接湮灭,通过对这个世界规则的领悟,用境界来直接碾杀我?没听到我先前有报过名号么?茅山弟子!天下符王李道子,人间传奇陶晋鸿,在我的身后!有这麽两位道门巨擘,若是想用这种办法弄死我,你可曾问过他们的意见?口中金言玉律,迭迭陡然而起,一开始细不可闻。然而随后这跨越空间的共鸣传递而出,我突然有一种境界被陡然拔高的感觉,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我,而是站在师叔祖李道子肩上的一个修行者,这样的高度,已然能够并肩于神池宫首席教谕大长老的境界。就在此时,我毫不犹豫地结起了印法,用出了一个我在实战之中罕有使用过的手段。茅山神打术!直拳前出,缓缓而行,势如山岳,感受天地。接着我口中朗声诵道:“弟子起眼看青天,众位师父在身边,十八尊罗汉、二十四味诸天,扶助弟子,教尺拖刀。拖刀化为鹅毛,铁尺化为灯草,卷心石头化为水泡,一身化为铜皮铁骨,头带铁帽十二顶,身穿铁甲十二重,铜皮包三转,铁皮包三重,众位师父,众位大将,扶助弟子快寄打!”所谓神打术,便是请神上身,这门功法我虽然曾经学过,但是因为我本身的特殊性,一般都不敢用,怕自投罗网,引来祸端,然而此刻我却是通过一滴精血,与师叔祖的意识跨越空间连接。值此生死存亡之机,我也只有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当这咒诀诵念完毕之后,陡然间我感觉一股意志贯入了我的身体里,却听到有一人在我耳边低喝道:“志程我孙,且看老道来与这神池宫老儿相斗!”这意志是我师叔祖,但是又跟我印象之中的李道子有着许多不同。记忆中的他是个严肃刻板的老道士,也从来未有叫过我这样的称呼,然而此刻的他却多了几分豪放,一声低喝之后,却是平平伸出手掌,朝着前方轻轻一拍,接着用牙齿咬破中指,挤出鲜血,在半空中画出了一个简单的符文来。符文一成,整个空间陡然一震,万般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接着我瞧见了神池宫大长老难以置信的脸容,失声叫道:“怎么可能,你没死?”我,或者说李道子将手一挥,冷然说道:“还以为是什么角色,?老雪,你这个老不死的恶婆娘,当真和他所说的一般模样,还是这样的自以为是,不过就是区区的一黑暗深渊术,当真以为能够碾压一切么?”我这声音都变了,那白发老太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一咬牙,然后恨声说道:“我道你怎么没死,原来是用了请神上身的法门,不过这天山祖峰境内,除了地下那老鬼,怎么可能请到别的什么东西?你不是那老东西,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口中的那个家伙,又到底是谁?”附身在我身上的李道子有着与他平日所极为不同的性格,也不理会这大长老的一连串问题,而是斗志昂扬地说道:“当年的他,孤身闯入传说中的神池宫秘境,才知晓那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修行三大圣地,不过如此;而如今,你竟然胆敢欺负我的门人,就休怪老道我有样学样,再将你神池宫给打穿,让你们这些坐井观天的家伙看一看,自命清高、遗世独立的你们到底有多么的不堪一击!”此话说完,他保留了我诸般观感,却直接控制住了我的身体,然后陡然向前一跃,冲到了大长老的身旁去。大长老的身法已经快若鬼魅了,自然不能让我接近,正要闪开,结果李道子却提前用我流血的中指在衣服上面画了一道符文,紧接着倏然撕下,朝着她闪开的方向猛然一掷,口中大喝道:“土地神符,缚!”布条落地,立刻有巨大的力量将这一片区域的东西往地上拉扯而去,大长老的身体顿时就变得缓慢,难以逃离。匆忙之间,就以鲜血为墨,布条为载体,弄出这么一个符箓来,将大长老的身体给弄得十二分的缓慢,李道子便也不再停留,将手中的魔剑微微一抖,朝着前方的那老乞婆一剑斩去。他用的是茅山入门剑法中最简单的一式,就这般简简单单的一斩,却有一种大巧若拙的沉重,让人凭空生出了无可抵御的畏惧感来。所谓高手,便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落叶飞花,皆可伤人,再平凡的手段,都是神迹。然而神池宫大长老终究不是寻常角色,即便是被那符箓给束缚了周身,她也是不慌不忙地抬起手中的拐杖,平平一拍,将李道子这一剑给抵挡开去。她手中的那拐杖十分特别,黑色朴实,呈现出?头拐的模样,看着宛若木质,但实际上却有金属之声。我仔细一看,这才晓得居然就是用那黑铁沉香精选的树胚做成,不过上面似乎经过神池宫大师级能工巧匠的炼制,能够将轻轻的一根木棍,弄出如有千钧的效果来。这是决斗开始,我与神池宫大长老第一次的正面冲突。剑拐交加,我能够感受到那?头拐上面传递过来的力量虽然磅礴宏大,但终究缺少一种底蕴感,就好像是强行提气的效果,当下也晓得我先前的判断并非有错,闭关失败的她身体已经有了多处损伤,即便是面对着我这样的一个末学后辈,她也不能占到足够的优势,只能凭着自己对于力量的理解和经验,想来压制我。不过所谓的理解和经验,我可能不如这些活过一甲子的老家伙多,但是杀人的经历却从来不少,更何况控制着我身体的,可是李道子。我这位师叔祖,可是闻名于世一甲子,屹立不倒,从来没有谁能够将其超越。所以双方一旦交上了手,倒也再无畏惧。随后的战斗中,李道子给我上了一场活生生的教学,让我晓得了什么叫做化繁为简,什么叫做大巧不工,所谓的运用天地之力,以及如何在战斗中凌空画符,使用道法来限制对方的手段……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迷醉,不在此间的人是瞧不出这里面的美妙,它就好像是给一个饥渴了二十年的老色狼,送上了一群明媚可人、任君品尝的妹子,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算上这一次,我曾经被人上过两次身,前者是心中的魔头,它诠释了什么叫做霸气,什么叫做杀戮和死亡之中的永生,然而李道子这一回,则给我诠释出什么叫做智慧之美,以及对道的体会和境界。这两场上身,都让我获益匪浅,而且毕竟受益终生。我只恨这过程太短了,然而任何拼斗,它终将有结束的一刻,尽管那神池宫大长老是天下间的绝顶高手,但是终究还是破关失败、身上有重伤,欺负欺负我还可以,在李道子面前终究还是有些难看,不过这老太倒也豁得下脸来,见打不过,吃了几次亏后,竟然吐着血就朝着山下一阵疾奔,临走前还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别走,我还会再回来的……”这句话我至今记得,多年之后我偶尔看到某个动画片,控制不住情绪,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引得旁人诧异。此情此景,何等相似。神池宫大长老负伤远走,附身在我体内的李道子却是一声告辞都没有,便宛如潮水一般地退去,显然这一通拼斗,对于千里之外的他来说,也是十分勉力的,故而才会如此匆忙。这两人前后退走,我终于感觉到浑身一阵虚脱,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面来。四周一片寂静,万籁无声。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回头,却见天山神姬一脸焦急地冲过来,瞧见了我独坐雪地,又惊又喜,流着泪喊道:“你没事吗,那老婆子人呢?”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给我打跑了。”我瞧见她一副焦急到了极点的模样,十分可爱,正想开两句玩笑缓解气氛,突然瞧见天山神姬的身后,居然有一个宫装美妇跟了出来。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志程以卵击石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谁能横刀立马,唯我天山神姬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