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元神出窍

2016年6月16日 更新

  我给屈胖三推醒,顿时就给吓了一大跳,第一感觉是莫非给人出卖了?

  我这也是长时间一惊一乍给弄的,心思都安宁不了,想着陆左和杂毛小道曾经与无缺道长并肩而战过,对他又是如此的信任,按理说应该不会出卖我们的,难道是没有能够守住消息,给崂山其他的人给走漏了出去?

  那么来的人,又是谁呢?

  我满腹的心思,而屈胖三则将我拉到了窗边来,指着院子处的一个影子说道:“你看那是什么?”

  我定睛一看,发现那黑影子却是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他仿佛在院子里梦游一般,轻轻地飘荡着——等等,他不是梦游,因为他的双脚几乎都没有动,整个人的身子都在地面上飘动着。

  “是鬼魂么?”

  我低声问道,屈胖三笑了,说堂堂崂山派,真修之地,怎么可能会出现孤魂野鬼呢?

  我说说不定是人家豢养的啊,你看它装扮,完全就是一老道士,而且身上并无戾气,显然也不会做什么恶事。

  屈胖三摇了摇头,说那东西不是鬼魂,而是灵。

  我说有什么区别么?

  屈胖三将中指竖在了唇间,对我嘘了一声,说你别说话,小心将人给惊走了去。

  我半夜给这小子给叫醒了过来,本以为是有祸事,结果只是瞧见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灵体,因为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和用意,所以也只有耐着性子在窗边打量着。

  那老头儿一会儿走路,一会儿停留,仿佛又舞动了两套剑诀,最后突然间感应到了什么,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屈胖三赶忙低下头去,缩在了窗户之下,而我却没有预料得到,僵立在了当场。

  事实上他扭头过来,立刻就瞧见了我。

  而我也自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做什么回避,而是与他四目相对。

  结果两人一对眼,我仿佛看见了璀璨星空一般,感觉到脑子陡然间就是一亮,整个世界都仿佛浮现出无尽的白光来,仿佛有无数宏大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不断回荡着。

  我一直过了好久,方才恢复视线,再往院子里打量的时候,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瞧见了。

  我一把拽住了旁边的屈胖三,说到底什么情况啊,我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过来。

  屈胖三气呼呼地对我说道:“让你注意点,你还咋咋呼呼的,多好的观摩机会啊,都给你错过了,哼……”

  他说完这句话,居然又回到了床上去,被子一卷,人便睡了去。

  我一个人站在窗边,完全就是懵住了。

  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问他,说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东西到底是鬼啊,还是什么?对我们会不会有影响啊……

  屈胖三翻了一个身,说别问我,困着呢。

  好嘛,这家伙把我给弄醒了过来,结果自己个人却睡着了去。

  我瞧见呼呼睡去的屈胖三,又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反倒是有一些睡不着了,坐在床边,努力地回想起与那人对视的情景来,感觉到满天星河在那一刹那,全部都涌动进了我的脑海之中来。

  那种一瞬间的信息充实感,让我有一种爆炸般的古怪感觉。

  然而当光芒消散了去的时候,所有信息都不见了,消散无踪,我无论如何努力想,都回忆不起来。

  不过我却有一种触摸到什么东西的感觉。

  经过这一折腾,我再也难以入睡,一夜无话,次日清晨,我早早地洗漱,出了房间,在院子里练了几趟拳,将固体的基本功做足,浑身热气腾腾,这时陆左和杂毛小道,还有朵朵都陆续起来了,唯有屈胖三一人还在酣睡。

  我瞧见他们,想起昨天半夜发生的事情来。

  这些人的修为都是让人叹为观止的高深,而又颇为警惕感,按理说昨天半夜的事情,他们或许会有一些知晓。

  然而当我提出这事儿来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脸茫然,说有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如实回答,陆左突然来了兴趣,问了我那老道士的相貌和衣着,我脑子有点儿迷糊,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方才勉强将对方的特征说明清楚。

  听到了我的讲述,陆左十分震惊,说那人莫非是无尘道长?

  杂毛小道听了,也觉得很像,不过又有一些怀疑,说无缺道长不是说无尘道长在闭死关么,怎么会突然出来呢?

  我心思一动,说莫非这里面有内幕——或许无尘道长已然死了,只不过心中并不甘愿,所以方才会显现身形出来,希望我们能够参与进这件事情来,帮他报仇?

  陆左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你是话本小说看多了吧,无缺、无尘两位道长情同手足,怎么会有冤魂出现呢?

  杂毛小道也否决了我的猜想。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是蛮感兴趣的,回头又去找了屈胖三,将还处于沉睡之中的屈胖三给弄醒了过来,然后询问起此事。

  屈胖三打着呵欠,说当真是大惊小怪,如果真如你们所说,那人就是崂山派的无尘道长的话,我估计也就是他在尝试元神出窍,正好遇到我们了而已。

  元神出窍?

  杂毛小道为之一愣,说你确定?那无尘道长人虽然很厉害,但元神出窍这种事情,实在是有一些太离奇了吧?

  屈胖三说有什么可离奇的,厉害的地仙,心思一转,元神就能够出现在百里、千里之外,他这点儿距离,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陆左也吃了一惊,说你的意思,是无尘道长已经成为地仙了?

  屈胖三说他若是有意识的,说不定已然成了,不过昨天那模样,估计还在摸索阶段,就他自己而言,估计也是黄粱一梦,所以暂时还差了一些。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也还是很激动,说这也是在路上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见到第二个地仙了呢。

  陆左询问了昨夜的细节,随后在与无缺道长的见面中,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告知给了他。

  无缺道长并没有太多的兴奋,而是让我们对此事保密。

  不但如此,而且最好不要给别人说起无尘真人闭死关之事,免得横生枝节。

  我们尽管对于他的谨慎我并不是很理解,但是答应了下来。

  我们此次前来崂山,只不过是陆左和杂毛小道过来谈谈故友,叙叙旧情,顺便聊一聊最近江湖上发生的事情,探听消息,并不打算久留,所以中午吃过了斋饭之后,我们便告辞下山了。

  离开崂山,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处农庄,凭着无缺道长的一份手信,找到了一个愿意送我们离开鲁东的汽车和司机。

  车是七座车,人倒也够用。

  对方显得十分谨慎,在对完了笔迹之后,根本没有盘问我们太多的信息,只是问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

  我们回答,说准备去西北天山。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送到泉城去,然后乘坐泉城飞往西北迪化的航班,差不多四个多小时应该就能够抵达。

  对方还说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可以帮忙订机票,只需要出示一下相关证件就可以了。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还是开车过去吧。

  司机是崂山派的人,而且还是老司机,什么样的情况都见过,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说各位可否是身份有些敏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没有说话,我这个时候开口了,说能送我们去沪都么?

  司机瞧见我们不愿意多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可以,不过需要等我一会儿,一路过去有些远,我需要找一个副驾驶,帮忙替换。”

  我说不用了,我的车技还可以,而且也走过这一条线。

  司机听闻,不再多言,让我们上车,然后出发。

  一路众人都显得有些沉默,并没有聊太多,主要是这个人我们并不熟悉,保持一点儿距离,对双方都有好处。

  在服务站停车的时候,我借来了一电话,然后拨打了出去。

  电话是打给沪都林佑的,现如今我能够想得到可以帮忙的,除了他,也实在是没有别人了。

  电话接通之后,我与林佑简单聊了两句,然后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要求来。

  那就是让他帮我准备一台商务用车,然后停在高速路上靠沪都的某一处服务站那里,我这边有急用。

  当初参与慈元阁的拍卖会之后,我们这儿是有一笔钱放在林佑那儿的,所以他听到了,并不惊讶,而是询问了我简单的几句话之后,不再多言。

  一天之后,在高速路的服务站,我见到了林佑。

  不但如此,他未婚妻萧璐琪也在了这里。

  车是一辆老款的本田奥德赛,里面还挺干净的,我十分满意,正犹豫着是否将陆左和杂毛小道的事情给他说起呢,结果杂毛小道却自己个儿站了出来,朝着萧璐琪喊道:“琪妹子,你怎么会在这里,那男的,是你男朋友啊?”

  1. 元神出窍真的算不得什么,当初二蛋小时候跟李道子在山洞里面,老陶虽然人在茅山一样元神出窍而且神志完好的出现在几千里之外化作山洞石壁上的老头教二蛋口诀。就这样了,老陶居然一样还是卡了几十年,待得黄山龙蟒才闭关,被杂毛转移了一个阴阳雷才在瞬间顿悟化作地仙。觉得崂山无尘虽然在黄泉混过,但对比冲击地仙的老陶应该还是差了很多的。

  2. 陆左能不能成就地仙果位啊啊啊啊,让左道一起成为地仙,天仙,大罗金仙罢罢罢

  3. 在林佑的小学里。杂毛是认识林佑的啊!这样打招呼样感觉像不认识一样?

  4. 在林佑的小说里。杂毛是认识林佑的啊!这样打招呼样感觉像不认识一样?(打错字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