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一个消息

2016年6月16日 更新

  陆左和杂毛小道,以及朵朵,与这位无缺道长在天山大战之时结下了生死情谊,只有真正参与过那一场大战的人,方才能够体会到当初的艰辛与不易。

  无数的战友倒在身边,无数的鲜血飙射,无数次瞧见了绝望,而又在最终看到了一缕阳光……

  这种情绪并不是我们这些后来者听别人简单聊几句就能够体会到的,所以我也无法体会到他们谈论起那一场战事的激动心情。

  不过看得出来,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对于这一位崂山派的掌门还是十分信任的。

  即便是在此刻处处危机、敌我不分的当下,他们对于无缺道长都没有任何怀疑过。

  都共过生死了,彼此之间都卖过命,还有什么可说的?

  而当两人恭喜无缺真人成为崂山派掌门时,老道长却显得很平静,淡然说道:“你们两位身份地位都不低,萧道友还做过茅山掌教真人,更应该晓得,这世俗之间的名利,对于修行者来说不过浮云,反而是修行境界的提升,更加动人心魄一些,只可惜我这些年来忙于俗物,倒是没我师兄那般单纯了……”

  杂毛小道叹息,说:“说起来,我们都得佩服无尘道长,他遭了回劫难,然而人却恢复了单纯本我,反而更加容易触摸那天道的边缘去。”

  聊了一会儿,又谈及了当今江湖的变化,无缺真人跟我们讲了当前的一些变故,说起了一件事情来。

  就在一个月之前,阁皂山遭人攻击,清炫真人与山门十八人惨死,江湖传闻,是同在赣西的龙虎山天师道下的手,不过后来又有人出面,说不是,凶手却是宝岛一个姓秦的男子,此事议论纷纷,官方也出面做了调查,不过最终却是不了了之了去。

  我之前曾经恶补了一段时间的江湖典故,知道这阁皂山位于赣西樟树的东南隅,是武夷山的西延支脉,之所以成名,却是因为此为道教历史上著名的葛玄葛仙翁成道之处。

  阁皂山因葛仙翁而成名,随后弟子葛洪将其发扬光大,被称之为葛家道,在唐高宗年间被御封为天下第三十三福地。

  它与宋代的时候进入鼎盛时期,与金陵茅山、广信龙虎山并称为三大名山,盛况空前。

  只可惜阁皂山在秦魔的时候屡遭危厄,最终逐渐没落了去。

  不过即便如此,传承并未断了,在当今天下之间,依旧是仅次于三大顶级道门的宗门,比之崂山也不弱许多。

  陆左听闻,不由得一愣,说那清炫真人,可是当初与我们在天山之上,并肩而战的那位道长?

  无缺道长点头,说真是,清炫真人虽然并非阁皂山的掌教,但却是实力第一等的强者真修,结果给人凭空击杀了去,十八门人惨死,这件事情十分轰动,闹得江湖大乱,小道消息非常多,我还收到一个消息,说陆言你也参与其中……

  听到无缺道长点我的名,我顿时就是一愣,说还有我的事儿?

  无缺道长说此事颇为复杂,我有一个师侄是宗教局内部人员,他曾经谈过一回,说此事似乎牵涉到你,但具体的事情,我也并未深问。

  陆左笑了,说道长,一个月前,陆左还跟我在地底里面摸老鼠呢,哪里有机会跑赣西去?

  无缺道长叹息,说本以为天山大战之后,小佛爷身死,邪灵教覆灭,江湖之上能够修生养息一段时间,好好地缓一口气来,没想到事情的走向却越发混乱,让人有些瞧不清楚未来了——陆言这事儿,你们需得注意,有陆左你的事情在前,若是有人真的想要故技重施,搞臭你们,也不是没有手段……

  谈了一些江湖琐事,话题转变,几人又交流起了修行心得来。

  在座的都是当世间顶尖之人,对于修行的本质和底层的规则理解,都远超出我的理解之外,他们随意的三两句言语,都能够对我有着莫大的启发。

  几人坐而论道,我在旁边只有听的份儿,不过也是津津有味,颇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如此一聊,时间飞逝而去,当夜我们留宿崂山,与无缺道长告别之后,回到了房中,大家并无困意,聚在了一起来。

  我心中犹记得那阁皂山血案之事,说难道是有人准备谋害于我,将我也给通缉了去?

  陆左冷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反倒是杂毛小道笑了笑,说若是有人连你都想搞,事情就变得有趣了。

  屈胖三在旁边突然说道:“陆言,你可还记得在老家被人抓了的事情?”

  啊?

  听到屈胖三的提醒,我立刻就想起了当初我回老家的时候,结果给人擒住,审问了几天的事情,忍不住惊讶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出现在阁皂山的那人,是我哥?”

  这回惊讶的反倒是陆左了,他看着我,说陆默哥回来了?

  我哥陆默当初出国打工,最后失踪的事情,这事儿我们老家那一带的人都知道,陆左算是我不远不近的亲戚,自然也知道此事,我也不隐瞒,将我哥现如今的状况与他说明。

  陆左很是兴奋,不断地提问,到了最后,忍不住笑了,说我到现在还记得陆默哥当初带我去山上砍柴和采桑葚、八月瓜的事情,他这个人天生就有领导力,没想到居然也入了这一行,当真是巧了……

  我苦笑,说他现如今到底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上了黑名单,甚至都不肯与我见面。

  陆左沉吟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我觉得陆默哥应该是有苦衷的,不过他为人十分不错,豪侠而仗义,也有着自己的底线,绝对不会坑害无辜之人的。”

  我对我哥都心存疑虑,他倒是信心满满。

  聊过了阁皂山之事,旁边的杂毛小道咳了咳,然后说道:“今天无缺真人的话语里,其实意有所指,不知道你们听出来了没有。”

  陆左刚才还带着笑容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他是想说,无论是我身上的污名,还是陆言随时可能遭受到的冤屈,其实都是小事,你大师兄现如今贵为总局副局,朝堂之上说得着话的大人物,如果他出面,一切污蔑都将烟消云散。但现如今的事实却是他一直都没有站出来说话,从这一点上来看,的确十分的可疑。”

  杂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说我这段时间跟陆言聊了好几次我大师兄,后来还去京都找过他一回,只不过没有见着,但总感觉他变了许多,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陆左这个时候突然间来了几分怨气,说道:“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莫非是这人走上了高位,就认不得以前帮他立下汗马功劳的兄弟了?”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大师兄不是这样的人,当初我被开革出山门,何等落魄,他还不一样对我关怀备至?

  陆左说那个时候不是还有你师父在么,这些都是你师父的吩咐。

  杂毛小道说这个时候,我小姑也在呢,说不通。

  两人争吵着,我在旁边忍不住插嘴道:“那个啥、我说一句,萧大哥的掌教之位被撸,陈志程很有可能就是幕后主使,为了这件事情,应颜长老还跟他大吵了一架,当时我就在旁边……”

  我的话说完,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陆左幽幽说道:“汉高祖草莽出身,得了天下之后,甭管你是韩信,还是彭越、英布,全部都给你杀了;赵匡胤被众将黄袍加身,结果回头就把拥立自己的石守信、高怀德这些人都给杯酒释兵权了去;这人啊,创业的时候宛如兄弟,等到了高位之后,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杂毛小道咬着牙,说别人会,但我相信我大师兄不会!

  他对黑手双城的情感十分复杂,有一种视之如兄如父的感情,陆左瞧见他这般,也不想多作解释,疏离兄弟感情,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到底什么情况,我觉得到时候见面聊一聊,或许会有结果——等我们去了天山,然后到藏边与小妖会合之后,尝试与他见面,聊一聊吧。”

  杂毛小道点头说好。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陆左和杂毛小道之间有争论,不过从心理上来说,我更加愿意站在陆左这一边。

  并不是因为我与陆左的师徒关系,而是从我进入这江湖以来,对黑手双城的印象就并不是很好,总感觉他与传说中的那位豪杰,有着几分差别。

  众人聊了一会儿,然后回房安歇。

  我照例跟屈胖三分到了一间房,这是我们都习惯了的,我洗漱过后,盘腿修行,而屈胖三则大字一摆,呼噜噜睡着了去。

  这小子都不见怎么修行,也不知道怎么变得那般厉害的。

  难道这就是天赋?

  如此到了半夜,我也睡了下去,迷迷糊糊之间,屈胖三却是推了我一把,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陆言,起来,有情况。”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小佛在写文的时候,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讲故事和布局、填坑的上面,以及前后接应,对于情节大体的把控,有的时候难免细节上面做得不够好,比如有的时候会把陆左和陆言写错一两回,也有的会有错别字,希望读者老爷能够帮忙指出,我看到回复,立刻改正,虽然因为审核缘故并不能马上修改,但是也会尽量完善作品本身。
而这个也正是网络连载的参与感,也希望读者老爷能够善意提出,不要对此吹毛求疵,毕竟小佛也不是神,也只是一个人。

  1. 这人呐,就得骂,不能夸,之前一堆人吹捧,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天天水。现在被人一顿骂,文章也好好写了

  2. 只可惜阁皂山在“秦魔”的时候屡遭危厄,最终逐渐没落了去。应该是“清末”吧。

  3. 陆左笑了,说道长,一个月前,陆左还跟我在地底里面摸老鼠呢,哪里有机会跑赣西去? 。。。。。

  4. 阁皂山 原名葛仙山 朝拜圣地 每年朝拜的人上千万 在当地很有名 也很灵验

  5. 小佛不要拿葛仙山出来打酱油 龙虎山你随便 但你要把葛仙山说的那么不堪!江西人民不会答应

  6. 陆左笑了,说道长,一个月前,陆左还跟我在地底里面摸老鼠呢,哪里有机会跑赣西去?

  7. 感觉以前不小佛写的,最近小佛又回来了,小佛你有事可以停,但是不能找代笔的

  8. 我感觉小佛写的确实辛苦,要填坑的缘故,觉得对于我看后的情感带人差的太远,整体布局不精密了,想想那时候看蛊事的时候,特别是那个被安南猴子砍了手脚装坛子里的中国女孩的遭遇,看的人义愤填膺的感觉,还有陆左和他小伙伴们的那种氛围营造感觉不出来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