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九章 在崂山

2016年6月15日 更新

  我们身处的长岛九丈崖,位于鲁东烟台的蓬莱市,与位于青岛的崂山,一北一南,相隔差不多鲁东半岛,这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当下我们也是连夜离开了长岛,然后更装易服,等到了第二天白天的时候,由我出面联系了一辆商务车,赶往青岛。

  一路上周折自不必提,当天下午我们抵达了崂山。

  与大多数以道家闻名的名山一般,崂山在鲁东这一带也是数得上名号的旅游景区,我们赶到的时候,也是游人如织,不过杂毛小道和陆左并不走那大路,而是往那山窝子里面挤,一路走行,山沟里面反复钻,走了好久,却是来到了一处山沟子里。

  这崂山与别处景致并不一样,可谓是剑峰千仞、山峦巍峨,那奇石怪岩遍地皆是,使得整个山区看起来无数奇景,一看就知道内有道行。

  事实上,崂山曾经是道教的发祥地之一,早在春秋时期就已经云集了相当一大批的方士之流,是早年间的修行圣地。

  走进了这山沟子里来,周遭的景致就有些恍惚了,远景、近景皆不相同,有的地方,放眼望去,也不真切。

  屈胖三在旁边琢磨,说这个地方的法阵,看起来实在厉害,我看了竟也心惊肉跳啊。

  他平素颇为自傲,特别是对于法阵之属,更是自觉天下间莫能够有出其右者,之前我一直觉得他虽然强,但不过是夸大其词,但后来知道他就是天下三绝之一的阵王屈阳之后,方才服气。

  连阵王都如此说,看起来我们是到了崂山的山门之前来。

  杂毛小道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在旁边微微一笑,说崂山道教文化的起源,堪称天下之祖,若不是几次断了传承,只怕未必有茅山宗、龙虎山天师道的事儿,这法阵都乃远古大阵,自然不凡。

  他带着我们走到了一处巨大的山石之前来,停下了脚步。

  这山石黑黝黝的,上面有人雕刻着许多粗糙古怪的文字,以及图纹,最为显眼的,莫过于一张巨大的符箓,被完完全全地刻在了上面。

  杂毛小道瞧见,认真打量一番,说道:“净心神符,看来是到了。”

  说罢,他清了清嗓门,然后说道:“请守门的师兄现身,代为通传无尘、无缺两位道长,就说故友到访,还请一见。”

  他说第一遍的时候,鸦雀无声,没有一点儿动静。

  杂毛小道也不恼,耐心地再朗声说了一遍。

  第三遍的时候,那声音突然间恢弘起来,在整个山谷沟子里回荡不休,如同雷鸣一般,洪钟大吕,震耳欲聋。

  这个时候,那岩石角落处传来了脚步声,两个身穿玄衣的道士闪身出来,凝目一望,皱着眉头说道:“来者何人,报上姓名来,我们也好通传一二。”

  我们此次过来,藏头露尾,而崂山此地并非与世隔绝,我们不可能暴露身份,那杂毛小道眼睛一转,开口说道:“故人。”

  刚才开口说话的那个年长道士听闻,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故人?连名号都不敢报上来的故人?”

  陆左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开口说道:“你就说是与无尘道长曾经黄泉共生死的那人便是了。”

  陆左并没有改变容貌,他一站出来,那年长道士眯眼望来,打量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可是苗疆蛊王陆左?”

  陆左眯着眼睛,说你认识我?

  那人拱手说道:“贫道赵多明,恩师无缺道长,曾经有缘见过您的图像,这位想必就是茅山掌教萧克明萧掌教吧?”

  对方认出了我们,倒是省却了许多废话,杂毛小道自嘲说道:“你若是稍微关注一下江湖局势,就应该知晓我不但不是茅山宗掌教,而且都已经不再是茅山宗的人了……”

  那赵多明哈哈一笑,拱手说道:“此事听我师父谈及过,说茅山宗失去了你,是茅山宗的损失。”

  他拱手说道:“两位与我师父是至交,无需通传,直接进去便是了。”

  说罢,他看向了我这儿来。

  陆左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徒弟。”

  赵多明便不再看我,而是躬身引我们往山谷里面走去。

  在这中年道士赵多明的引领下,我们往山谷之中走,发现这儿的景色诡异,十步一景,五步一变,走了几分钟,周遭仿佛变了一大景,那山川谷地变幻,让人目不暇接。

  赵多明领着我们在这变幻莫测的山道之中行走,忽而左,忽而右,我们并不多话,默默跟着一起走。

  如此走了半个多小时,前面突然间豁然开朗,一座直耸入云的山峰平地拔起,而山峰之上,则有无数殿宇楼阁。

  赵多明领着我们来到峰下的石阶前,方才开口说道:“诸位若是想要找无尘掌教,恐怕要失望了,他老人家去年便已经闭了死关,不曾露面。”

  陆左惊讶,说啊,他怎么闭了死关去?

  赵多明微微一笑,摇头说道:“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诸位见到我师父,或许可以问他一下。”

  说罢,他也没有再多言,继续上行。

  相比于热闹的茅山宗,崂山这儿显得要冷清许多,一路上来,几乎都没有瞧见人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本就如此。

  赵多明将我们领到了一处悬空殿宇之前,向我们告罪一声,然后进里面去通传。

  没多久,我瞧见一个相貌堂堂的老道士迎了出来,热情地说道:“我说昨天那灰喜鹊叫了一夜,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没想到是你们过来了,且进来,我这儿有新采的仙雾茶,且来帮我评鉴一二……”

  这老道士一脸正派,热情之中又带着几分沉稳,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得道了的真修。

  杂毛小道和陆左看起来跟着老道士挺熟悉,上前寒暄两句,对方便请我们入了里间,一路领到了偏殿的茶室之中去,然后是蒲团茶几,各自找位置安坐。

  这老道士,便正是赵多明口中的师父无缺真人。

  坐下没多时,立刻有道童奉了茶水过来,我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结果茶水太烫了,弄得舌头都有些发麻。

  不过麻了之后,茶水下腹,却凭空生出一道捉摸不透的香味来,的确是妙不可言。

  朵朵对方是认得的,陆左给无缺真人介绍了一下我和屈胖三,说是他徒弟和一个小朋友,那无缺真人看了我一眼,说近来收到消息,说苗疆又出了一好汉子,名叫陆左,端的是利害,做了好几件大事,后来给茅山宗捉了去,还闹得沸沸扬扬,我自然是知道的,如今一见,果然是英雄了得。

  饮过了茶,寒暄几句,陆左开口说道:“道长,现如今我的身份颇为尴尬,所以我来崂山之事,还请代为隐瞒一二。”

  无缺真人点头,说这是自然——你的事情,我也是听说了个大概,到底怎么回事呢,可否说予我一听?

  陆左苦笑,说不过是寻常那偷天换日、李代桃僵的手段,三言两句说不清楚。

  无缺真人若有所指地说道:“有句话说得好,当官儿的,最怕认真二字,只要屁股坐得正,别人想怎么弄你,他们都能够查得出来,就怕有人未必愿意给你查清楚啊……”

  陆左抬起头来,说我这一次归来,路过鲁东,两眼茫茫,正想与您请教一二。

  无缺真人摆了摆手,说请教谈不上,你说。

  陆左说无缺真人虽然是鲁东道教协会的会长,全国道教协会的常委,但却远居山中,算得上是旁观者,不知道我此刻的局面,该如何解?

  无缺真人沉吟一番,然后说道:“陆左你的人品,我是了解的,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连我对此事都看得真切,那黑手双城可是一手提携你的大哥,难道他就看不清楚么?为什么他却没有站出来,为你说话呢?你们之间,可是有什么矛盾么?”

  陆左摇头,说怎么会,我们没矛盾。

  无缺真人叹了一口气,说若是如此,事情就有些无解了。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无妨,时间会冲淡一切,这点儿冤屈,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对了,无缺真人怎么闭了死关去?

  谈到这个,无缺真人忍不住苦笑道:“我这师兄你也是知道的,与你一起,从黄泉归来,整个人就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本以为整个人就毁了去,结果天山大战之后,我与他都受了重伤,回返崂山之后,养了小半年,突然有一天,他就清醒了过来,告诉我,说他也要效仿茅山陶晋鸿一般,去闭死关,要么死,要么悟,从而将掌门之位交予我手……”

  杂毛小道突然激动起来,说若是如此,说不定无尘道长能够超脱自我,成就果位呢?

  无缺真人摇头,无奈地说道:“你师父能够成就地仙,那是黄山龙蟒的力量,而他呢,生死悬于一线,谁知道能否活着出来呢?”

  1. 靠,几百年出一个的东东,在这末法烂世会接二连三出?不过屈胖三早就说自己会是地仙,老萧将来可能性也很大,陆左不知道蛊王大成怎么算,至少不次于地仙,王明搞不好都会成神,按这节奏,地仙莫非又要遍地走??

  2. 本章名字多处误写,苗疆又出一好汉子陆左应该是陆言,无缺真人闭关应该是无尘道长

  3. 我记得貌似一直都是无缺的掌门吧。。。无尘是天下十大一直都不是掌门。。。。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