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回归

2016年6月14日 更新

  劫后余生的华族在经历过了这一场动乱之后,就仿佛浴火重生了一般,迸发出了巨大的热情来。

  正所谓不破不立,在经历过了一场磨难之后,我能够从每一个华族人的眼神之中感觉到了一种既自信、又敢于承担一切的勇气,而这些,方才是一个大族所必须拥有的气质。

  事实上,不光是华族高层,大部分的华族普通族人也不愿意接受安成为他们新的族长。

  他们更中意于领导反抗者对抗轩辕野的龙不落。

  毕竟一来他与老族长是兄弟,二来也做了那么多年的华族领导人,这样的角色跟以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但是当他们得知我们这些人,都是安的朋友,也都是冲着安而来的,心中就起了变化。

  无论是我之前的大雷泽强身术,还是后来陆左的逆转虫潮,都是让人为之敬畏的手段,华族虽然自谓高手林立,英豪辈出,但是这种破坏平衡性的法门到底还是没有人见过。

  特别是对抗九黎南蛮的时候,那种部落的荣誉感一瞬间充斥在了所有华族人的心头。

  也正是因为这个,使得安赢得了大家的信任。

  还有一件事情。

  安是青鸾天女,这事情从小香港建立开始,就一直有在这一带开始流传,经久不衰。

  青鸾天女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却晓得应该是堪比轩辕野一般的强大存在,而有着这样的人作为族长领导,大部分的人对于明天,都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其实仍旧在怀念轩辕野,怀念他的霸气,怀念他曾经宣扬的东西。

  人心思异,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

  但是当轩辕野被确认为是谋害了老族长性命的凶手时,再也没有人胆敢提出来。

  华族人对于曾经逝去的老族长,几乎是怀着一种对待父亲的心情,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后,轩辕野的名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变臭了,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性。

  种种的机缘巧合,安成为了华族的女族长,对于这件事情,她一直显得很平淡。

  仿佛她天生就是此间的王者。

  然而当任职过后,我与她私下见面的时候,安却表现出了不为外人知的忐忑和彷徨来,她告诉我,她并不想做什么华族的族长,她甚至都不懂得如何带领着过万人的部族走向何方。

  她的心思很简单,守住小香港,让自己变得渐渐强大起来。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去我的世界走一遭。

  然而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无数人对她表达出了崇敬的态度,众人都将她当做了华族至高无上的领导人,希望能够从她这儿得到启示。

  她承受不了。

  听到了安的叙述,我笑了。

  我告诉她,说什么都不用改变,你依旧还是你,小香港还是小香港,我也还是我,华族这些年来,自然有着本身的一套法则,也有着自己的运转体系,当初老族长一病多年,也不是蓬勃生长么?

  无为而治,这才是最高的境界,不用有太多的压力,把自己当做一个吉祥物,就什么都不用多想了。

  我告诉安,说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自己的能力觉醒。

  青鸾天女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有一天,你能够成为可以抵御轩辕野一样的人物,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依旧是华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族长。

  听到了我的讲述,安的心终于轻松了许多。

  事实上她并不太愿意担当这个位置,但我既然希望她这般做,她便愿意坐上去。

  她只是担心自己做不好,让别人失望而已。

  与安分别之后,我又去看望了一下苏醒过来的劫,结果一问,之前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与那个手持双刀,在人群之中肆意穿梭,收割头颅的家伙截然不同。

  我确定他就是当初在林子里将我给捡回家去的劫。

  一个普通的部落少年。

  确认了他无事之后,我放心了许多,又去找屈胖三。

  因为我们这一次立下大功,又是安的好友,所以就在附近给我们安排了最为舒适的住所,而且还有专人伺候。

  我找到屈胖三的时候,他和杂毛小道、朵朵都在,唯有陆左不见了踪影。

  我问我堂哥人去了哪儿,杂毛小道告诉我,说小毒物去了城外,负责安抚这头巨蟒,以及无数的蛇虫鼠蚁去了。

  尽管和九黎南蛮签署了协议,但是陆左并没有将这些还给它们。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贪图它们的那个什么巨蟒,而是对于九黎南蛮来说,必须要保持一定的警惕,若是我们现在给他们做完了交接,人反悔了可怎么办?

  所以这些就相当于人质。

  陆左的计划,是将这些冷血畜生给调教一下,回头交到安的手中,让她也多一份力量。

  这里面涉及到复杂的东西,所以需要他连夜处理,可能今天都回不来了。

  我问杂毛小道,说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杂毛小道告诉我,说他刚才的时候跟陆左商量了一下,本想着人员汇齐,就返回我们的世界去,不过既然王秋水这家伙出现了,就得好好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将轩辕野那个家伙给抓到,逼问一下邪灵教在荒域的发展,所以这几天可能还有得忙。

  他还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自然是无所谓,随大流。

  有这些大佬在,哪里有我说话的地方。

  没聊多久,龙不落带着龙云赶了过来,前来拜访我,和我的这些朋友们。

  他显得十分郑重其事,上来就直接跪倒在地,我们慌忙迎了过去,将其扶起,问这是怎么了?

  龙不落在我们阻拦的情况下,硬生生地磕了三个头。

  第一个头,是给他死去的兄长磕的,感谢我们帮他得报此仇;第二个头是给那些死在轩辕野手下的华族烈士磕的,感谢我们帮着拨开乌云;第三个头,是给华族磕的。

  今天倘若是没有我们站出来,只怕华族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

  至于他,估计就已经没有了命。

  行完了大礼,他方才起身来,然后与我说道:“陆先生,对不起,没有跟你商量,就自作主张地请了安当做我华族族长,这件事情我坦白,的确有想要借助各位力量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我说你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是为了华族的整体利益,而非你个人,倒也不那么讨厌,而且你有勇气推选安,我能够看到你的赤诚之心。

  龙不落说我年纪已经不小了,与其再换一个暮气沉沉的老头,不如把机会给年轻人,或许她能够将华族带向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去。

  我说别的都好说,我唯有一点,那就是好好待她,不要把她当做了傀儡。

  龙不落说这是当然。

  这一天众人也颇为疲惫,龙不落身上处处是伤,不过却并不能歇着,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连夜处理,不能留下麻烦,所以在得到了我们的允诺之后,又匆匆离去。

  次日清晨,我们这边秣马厉兵,开始四处出巡,探听轩辕野一众人等的下落。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们在荒域的各处突击,对轩辕野的势力进行了围剿,也的确杀伤了对方不少人,不过却并没有大鱼落网。

  而即便如此,我们也获得了一些情报,那就是秋水先生在东夷部落的海上,某处岛屿,似乎有个基地。

  想必那儿,就是他的老巢。

  至于轩辕野,他之前与杂毛小道和陆左的拼斗中受了重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等到他有力量卷土重来的时候,或许是半年之后了。

  而这个时候,安、龙不落与华族高层已经将华族给打造妥当,不会有什么可趁之机了。

  事情到这里就已经告了一段落,我们这边辞别了华族,开始前往小香港。

  陪同我们的,是龙云,以及重新组建的小香港驻军。

  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终于到了小香港,在这里我们受到了藤族长老蚩野的热情接待。

  华族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这边来,因为安成为了华族族长的缘故,所以藤族也自然并入了华族,成为了其中的一个小部落。

  而小香港作为贸易之都,将继续存在。

  我们在小香港停留了一夜,然后继续向东而行,来到了之前洛小北带我去达的林子里来。

  这儿一片迷雾,几米之外,几乎没有半分视线。

  我并不是很清楚如何自由穿梭两界,而屈胖三虽然之前有过一些研究,但却并没有太多的把握。

  不过好在我们有陆左,而陆左有天龙真火。

  站在林子的深处,他举起了手掌,然后一团有龙形浮动的火焰,从中徐徐升起,然后出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眼中。

  它不断变化,仿佛在感应着什么。

  几秒钟之后,它突然间跳跃不定起来,而这个时候陆左伸手一把抓住,然后轻声念道:“请带着我们,返回属于我们的世界……”

  烈焰在一瞬间将我们都给包裹了去,而下一秒,天色陡然一黑,四周一片空旷,呼呼的海风从远处吹了过来。

  我左右一看,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我们回来了。

  这里正是那蓬莱岛,九丈崖。

  1. 装B五人组强势回归,这是五黑的节奏吗?坦克 中单法师,辅助,ADC,打野的!齐活了!

  2. LOL正好!陆左杂毛输出,大人团控,小言言肉带打酱油,朵朵辅助!五黑开挂,站着撸搞定。

  3. 咋是蓬莱呢?不是回到他们的地方啊!之前去蓬莱是几经周转然后从台湾过海去的啊。难道天龙真火带他们到蓬莱是因为蓬莱才是属于他们的世界?

  4. 其实把,我忽然有一些郁闷。感觉左道战力降低了……第一季成神了快,第二季到处碰壁,忽然感觉第一季白练了

  5. 宗教局有我陈黑手,荒域有陆言。蓬莱岛有虫虫,天山神池宫有我情人,苗疆万毒窟有小米儿和鬼王,江湖上有左道,啊哈,这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6. 小香港的感慨和对比应该有比较深入的述诉,也许小佛太忙了,不能不说与蛊1和道事风格有好多的不一样,有所缩水。不过还是感谢^ω^小佛的作品呵。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