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成了空

2016年6月11日 更新

  电光摇曳之下,无数人都为之震撼和恐惧,而我所过之处,却无一人可以阻挡。

  巨大的雷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一种让人为之惧怕的漩涡,任何卷入其中的人,都会受到前所未有的体验,而这种雷电不但狂暴,而且还是持续性的。

  也就是说,第一道雷劈来,你没有倒下,那么恭喜你,下一道已经在路上来。

  你若还不倒,下一道又将来临。

  大雷泽强身术对于群战来说,简直是犀利到了极致的利器,无往而不利,当初在古耶朗联盟时代,就是专门用来冲阵的重型手段,除了北方汉帝国的方士法阵之外,往南走,几乎无人可敌。

  按理说在荒域这儿,修行者多如牛毛,未必能够起到太大的作用,但轩辕野这一回为了展示自己的军威,特意给参与祭祀的近卫队弄上了金属盔甲。

  这种场面,在部落时代来说,实在是吊炸天的存在,也起到了极大的威慑作用。

  要知道,很多小部族,甚至都凑不齐几套盔甲。

  然而这华丽的盔甲在大雷泽强身术之前,却显得如此的可笑,优良的导电性让里面的人一个个都变成了天然的避雷针,而沉重的盔甲,又让这些人连逃都十分吃力。

  随着一个又一个铁罐头的倒下,汹涌的人潮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变得如此的软弱。

  彪悍的轩辕野近卫队,开始崩溃了,从第一个人开始转身逃走,到大面积的溃散,前后没有超过一分钟。

  一分钟,形势就陡然变化了去。

  我这时候还剩余小半的雷量,所以显得有些不依不饶,追着这帮人就是一阵猛砍,电芒宛如狂舞的银色,飞溅而起,将一个个铁疙瘩给电到在了地上去,渐渐失去了生息。

  就在我大杀四方的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那边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本来在我的想法中,这两位同时联手,那轩辕野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是挡不了太久,差不多就给拿下了,然而事实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这个男人胆敢称王,并且宣扬要一统荒域,并非吹牛皮而已。

  他融合了真龙之后,显现出来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堪称恐怖的境界,即便是面对着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围攻,却已然势均力敌,甚至还占据了上风。

  他身上的长袍已经被劲气卷得撕裂,化作碎片,露出了强健无比的肌肉来。

  他的身上,纹着一条青色的真龙。

  随后他的表现让人知道,这青龙并不是纹上去的,而是真龙之气,在他身上的凝结。

  他操纵着那真龙之气,在场中大肆冲杀,手中的龙骨轩辕剑变得无端恐怖,每挥一剑,便有无比恐怖和犀利的剑气骤然而出。

  他们交手的战场之处,无数纵横交错的剑痕出现在了大理石平铺的地板上,深刻无比。

  轩辕野在那边逞着凶威,而我这边则已经快要落幕。

  事实上,从风后被劫给斩杀了之后,现场的形势就开始有了极大的转变,那些华族高层开始畏首畏尾,让亲信的手下去控制自己能够操控的军队和战士,以及陷入迷茫之中的族人,让他们不要卷入到这一场战争之中来。

  失去了这些人的支持,愿意为轩辕野搏命的,就只有他原始的班底,也就是那五六百人的近卫军。

  这些人是轩辕野和轩辕八子的老班底,生死相息、荣辱与共的部族。

  他们是死都不会退缩的。

  这些人再多,也只有五六百人,这些人在此之前的战斗中,就已经有了一些损耗,而随后的兵荒马乱中,又有一些死伤。

  但真正改变战局的,则是携带者大雷泽强身术那强大雷场的我加入,使得这个原本气势如虹的团队,陷入了崩溃。

  一番厮杀之后,当我身上的雷芒消散殆尽之时,我身边还能够站起来的,只有几十人了。

  至于其他的,死的死,逃的逃,都不见了踪影。

  这并不是全部,事实上,在其他的地方,还有零星的战斗,但大部分的华族族人和前来观礼的百族部落,都选择了围观,并没有撸着袖子上来干仗。

  大鸿是我此刻瞧见的,唯一一位轩辕八子。

  至于其他还活着的,我已经瞧不见了,也不知道是死在了别人的手中,还是已经死了。

  这人手握双剑,满身鲜血淋漓,而在他的周围,则围着两人。

  一个是屈胖三,而另外一个,则是朵朵。

  这时候,我加入了其中来。

  此刻的大鸿已经有些疯狂了,双剑移动,护住了身体,然后用近似于哭一般的声音嘶吼道:“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

  屈胖三显得十分的宽容,说你放下武器,我饶你一命。

  大鸿用剑指着他,颤抖着身子,哭一般地喊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

  屈胖三一步一步地紧逼,然后缓慢地说道:“放下武器……”

  “不!”

  大鸿高举着双剑,朝着屈胖三冲了过去,愤怒地吼道:“我可是大鸿啊,王说我可是大鸿,是开创文明的将臣,怎么可以屈服于你们这些魔鬼呢?杀、杀、杀……”

  他歇斯底里地吼着,而屈胖三则一脸遗憾地摇了摇头。

  他淡淡地说道:“可怜的孩子,人家那是像传销一样的东西,偷换概念呢,你若真的是大鸿,我早特么给你跪下了,还轮到你在这里哭泣?唉,傻啊……”

  大鸿挥舞双剑,冲到了屈胖三的跟前来。

  那是一个高手,真正的高手,他的双剑宛如疾电,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如果他的对手是简单的一些修行者,只怕早已经倒在了他的剑下。

  只可惜他面对的这个家伙,已经超出了寻常人所认知的范围。

  屈胖三不闪不避,而是掏出了量天尺来。

  他高高举起,那量天尺在一瞬间,变成了天安门那儿华表一般巨大的体积,然后重重砸落下来,将这位轩辕八子之一的强者给直接砸成了肉酱去。

  砰!

  量天尺落到了地上,重重地发出一声巨响,周遭的东西都止不住地抖动了几下,而屈胖三的修为并不能够维持这量天尺如此巨大的体型,瞬间就化作了原来的模样,但那大鸿却已经成了一滩肉泥,再无声息。

  “陆大哥!”

  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我转过头去,瞧见安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来。

  此刻的安比之前要成熟许多,身穿青衣的她浑身透着一股莫名的高贵感来,不过在我面前,她快乐得就像一个小孩子,激动地说道:“陆大哥,真的是你啊,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时候,龙不落长老也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与我打招呼。

  此刻的他浑身都是鲜血,看着十分吓人,不过其实这些都是旁人的鲜血,他身上虽然也受了伤,但没有看起来的那般恐怖。

  对于我的出现,龙不落其实比安更加兴奋。

  只有参与了临湖一战的人,方才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妙处,也知道这一次我们的出现,已经将本来必死的局面给挽转回来了。

  陆陆续续,有人出现在了龙不落和安的身后,这些都是之前的那些骑兵。

  不过此刻能够活下来的,不到五十人,而且几乎每人都带了伤。

  这些人在出发之前,其实是带着必死的觉悟,没想到此时此刻,情况似乎并没有之前预料到的那么糟糕。

  原本宛如坚石一般的近卫军,此刻居然垮了。

  砰!

  又是一声响,将还在寒暄之中的我们给打断了,我回过头去,瞧见发出这声音的,却是那边的战场。

  轩辕野被陆左和杂毛小道逼到了祭坛的边缘,他似乎受了重伤,身上满是鲜血,从地上翻滚而起,然后手持龙骨轩辕剑,指着前面的陆左和杂毛小道,怒声说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的计划,为什么啊,我是真龙天子,天命之人,为什么会打不赢你们两个?”

  杂毛小道抱剑而立,笑嘻嘻地说道:“因为我们两个,专治装波伊犯。”

  轩辕野气爆了,说你们有种,报上姓名来。

  陆左这个时候开口了:“报就报,你有胆弄我么——听好了,你爷爷我的名字,叫做雷锋……”

  轩辕野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起来,手中的长剑变成了一片光芒,怒声吼道:“我要杀了你们……”

  他极尽全力,正要再一次的杀来,结果这个时候却有一个人闯入了其中。

  那人却是秋水先生。

  他一直到此刻方才现身,一出现之后,立刻就抓着轩辕野的胳膊。

  轩辕野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反抗,然而瞧见了来人是自己老师的时候,方才没有动手,而秋水先生抓住了轩辕野,却是捏破了一张符箓。

  他的动作很隐秘,然而杂毛小道却是发现了,惊声喊道:“我擦,风符,这家伙要跑……”

  他陡然出剑,然而到底慢了一步,这两人宛如一道狂风,陡然间就消失在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荡然无存。

  结束了?

  1. 人物设置混乱,杂毛、陆左应该是人类社会前五的强者,荒域中还不能横着走,也是憋屈了。怎么感觉有点像唐三一样的套路,好不容易杀了个二十级的怪,以为牛波伊了,结果其他地方一晃荡,随便出来的都是二十级以上的挂,只有开挂,继续刷、刷、刷刷刷!

  2. 结果与预期中的一致,惟一有点疑惑的是秋水先生,按之前陆言第一次来荒域对秋水先生的描述,此时的王秋水应该修为很高,整个过程中秋水先生都没出手阻止。原因可能是:一,秋水先生也没预料到左道原班人马的到来(差小妖,但多个陆言),一时间没弄清楚状况,故而未出手;二,秋水先生未料到陆左已恢复俢为,认为轩辕野及其手下能应付。

    • 你说的很对,第三,他开始坐山观虎斗,如果轩辕野真的是个废物,那么死了就死了,轩辕野本来对他来说也是个工具而已。可能后来又觉得他还有用就带着逃跑吧

    • 还有一点,秋水先生不想过早的对上左道,可能是邪灵教有一个大阴谋,暂时打不死左道,最后陆言很可能是一个大变故,陆言肯定装逼到最后

  3. 在这敏感的六月,华族的轩辕被香港而不是井冈山或延安打败了,小佛你牛

  4. 风有多快?狂风有多快?劫不是瞬间移动么?陆言不是集体遁地么?尼玛了个巴子,故意放跑的吧。

  5. 秋水想要野的肉身给小佛爷还魂因为野的肉身强大就象青伢子一样,哎用心良苦啊要有这种忠心的手下头马,就好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