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眼见你楼塌了

2016年6月11日 更新

  瞧见杂毛小道那宽阔的背影时,我的心突然一下安宁了许多。

  从体型上面而言,杂毛小道属于削瘦的类型,但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有一种莫名的伟岸,仿佛定海神针一般,就算是此刻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他来了,一切就都有了希望。

  我往后退去,瞧见杂毛小道迎上了轩辕野。

  那家伙对我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却没想到两记杀招,都没有能够将我给击毙,一次是劫,而接着又蹦出来一个杂毛小道,这事儿让他有些发狂,龙骨轩辕剑在手,挽了一个剑花,冷声说道:“好啊,好啊,就像一声春雷之后的惊蛰,什么牛鬼蛇神都冒了出来,有趣,省得我将你们一个一个地揪出来……”

  他往前跨了一步,超越空间,一剑斩落在了杂毛小道的跟前来。

  铛!

  杂毛小道不闪不避,平平地伸手,与对方交锋。

  两把剑斩落到了一起来。

  轩辕野手中的是龙骨剑,而杂毛小道的则是桃木剑,两把长剑交锋,却发出了金属之声来,随后两人的身子猛然一动,却并没有向后退去。

  从修为来看,这两人似乎旗鼓相当。

  这情况让轩辕野大为错愕,他当下双脚一踩,仿佛从大地之上吸取了无数奔涌的力量来,长剑一震,往前压去。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终于顶不住了,往后退开。

  这情形瞧得我一阵错愕。

  在我心中,杂毛小道此人的修为已经顶天,是天底下顶厉害的人物了,没想到在荒域这样的地方,居然被一个从来没有听见过的家伙给一剑震退。

  强,太强了,这就是真龙的力量么?

  杂毛小道往后退去,轩辕野趁机向前攻击,手中的剑幻化成了无数幻影,不断地斩落而来,不过杂毛小道的剑技比他只高不低,所以倒也没有吃什么亏。

  但这仅仅只是我的想法,杂毛小道却不这么看。

  他也感受到了对方的强悍,不过想要做的,并不是与他硬碰硬地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决,而是出声招呼道:“小毒物,这个家伙有点儿扎手啊,你赶紧过来帮忙……”

  陆左从右边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手持一把大剑,哈哈一笑,说居然还有你搞不定的家伙?

  此刻的陆左与我印象中的那个,有一些截然不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手中的那把大剑——此物十分夸张,剑刃居然有门板一般巨大,周遭有着熊熊燃烧的黑色炎火,所过之处,一片哀鸿遍野,没有人敢于他正面交锋,因为一旦靠近,他那一剑下来,谁也扛不住。

  我见过陆左与人交手,通常都是风度翩翩,有着得道真修的飘逸和潇洒,然而此刻瞧见他提剑而来,就好像是一头远古巨兽一般,有一种择人而噬的凶恶。

  我讲不清楚之前的陆左好,还是现在的更厉害一些,但从表现上面来看,似乎此刻的更加吓人。

  陆左从侧面冲来,朝着轩辕野狠狠劈了一剑。

  那家伙挥剑来挡,却是将气势汹汹的陆左给逼退了两步,不过自己也浑身一阵狂震,显然也是给陆左的冲势给影响到了。

  铛!

  一股恐怖的炁场波动,从两人交手的地方陡然扩散而出,不远处的人们,修为稍微浅一些的,甚至直接跌倒而来去,而我这边也受到影响,若不是低伏着身子,说不定也倒了下来。

  好强,这才是强者之间真正的战斗。

  我满心震撼,瞧见陆左、萧克明两人围攻轩辕野,知道事情应该是稳住了,自己留在这里并无太多的效果,于是转身,招呼劫,朝着安那边冲去。

  然而我招呼了两声,劫都没有动。

  他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杂毛小道,脸上面无表情,但却似乎有着许多的心理活动。

  我伸手,拍向了劫的肩膀,没想到他身子一缩,却避开了我的手掌,然后抬头望来,眼中掠过一缕无端的凶恶,将我给吓了一大跳。

  我说你怎么了?

  这个时候劫方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没事,怎么了?

  我指着远处的战斗,说我们去那里帮忙。

  劫点头,说好。

  言罢,他甚至一扭,居然就消失在了我的跟前来。

  这边的天王之战还在继续,不断有人涌上前来,扑向陆左和杂毛小道,让他们不能够围攻轩辕野,也不断有人朝着我们这边冲来,试图将我们给斩落在地。

  我刚才斗不过轩辕野,因为他太强了。

  但是对付这些以轩辕野手下班底为基础的近卫军,我却并没有太多的压力。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不知道,但是破败王者之剑在这一刻,发挥了最为凶恶的作用,或许是刚才落败于轩辕野之手太过于委屈,我亟需要用旁人的性命来证明自己,也或许是心急于安的安危,这一刻我发挥出了十二分的战斗力来。

  耶朗古战法、一剑斩……

  这样的手段在我身上,宛如天然存在一般,就好像是本能,所过之处,无数鲜血飞溅。

  很多全副盔甲的家伙,给我一剑斩成了两截。

  这样的凶狠,按理说寻常人估计早就退缩了,然而这帮人也拥有着轩辕野独有的凶悍,不但没有退,反而朝着我这儿狂涌而来。

  俗话说得好,人数过万,没边没际。

  此刻的祭坛之下,人数何止万计,各种人群混杂在一起,各怀鬼胎,使得场面变得无比混乱,我瞧见远处的安竟然化作了一棵大树,无数的藤条不断飞舞,知道她已经到了极致,如果此刻再不上前帮助,只怕她是再也撑不下去了。

  我一边砍人,一边开始喝念了起来:“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

  当前面差不多集齐三十多名带甲之士时,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怒,大声吼道:“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在这一刻,我即雷神。

  我命令,雷来,它便需要赶至此处……

  轰、隆隆!

  平地起惊雷,晴朗天空之上,陡然密布乌云,无尽虚空之中,雷芒闪耀,化作无数粗壮的电云,在半空之中集结,然后朝着我这儿瞬间劈落而来。

  强大的电场将许多人身上的头发和毛发给弄得竖直朝上,莫名就是一阵阴冷。

  天空阴霾,就好像变黑了的脸。

  如此的天象异动,让无数人都为之心惊,随后无数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这一刻,人们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天雷所支配的恐怖,还有曾经死在雷法之中临湖一族钊无姬的屈辱。

  临湖一战,曾经震撼了荒域之中的无数人。

  后来的人们知道,曾经让无数部族为之恐惧的临湖一族,以及宛如天神一般强大的钊无姬,是被两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强者,用雷法劈死的。

  而许多华族的高层也知道,那两个人之中的一个,便是我。

  而此刻,我高举起了反抗轩辕野暴政的大旗。

  而此刻,天空一片阴霾。

  而此刻,雷来了。

  啊……

  狂雷陡然落下,许多知晓内情的华族高层,开始声嘶力竭地大喊,让自己的人撤离这里,而正在与陆左、杂毛小道拼斗的轩辕野却来不及指挥。

  他没有想到,一个连他几剑都挡不住的家伙,此刻居然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来。

  不过,道法就是这般奇妙,不是么?

  狂雷落下的一瞬间,无数人心头狂跳,以为自己就要遭殃了,然而下一秒,无数人都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引雷自杀?

  什么鬼?

  当瞧见无数落雷砸落向了我这边的时候,有人甚至忍不住笑了起来,以为是我施法出现了重大失误,使得场面变成了如此的境地。

  然而那笑容没有在脸上存在超过三秒钟,立刻就僵立了下来。

  无数的狂雷,并没有能够劈得死我,而恰恰相反,在无数的落雷之中,我稳稳地站立在了原地,落雷之下,我身边的蓝紫色光圈变得越来越恐怖,仿佛一整栋房子一般。

  荒域之上的雷,还挺多的呢……

  大雷泽强身术,我不断地积蓄雷电之力,而那些敌人则感到了极度的恐惧——这雷法,跟之前传说的,好像不一样呢……

  似乎,更加恐怖!

  啊!

  当最后一道雷劈落下来的时候,我的周边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袅袅黑烟,几乎没有一个站着的人,而身居强大雷法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朝着轩辕野最核心的那近卫军进发了,一步一步,显得十分沉重。

  无数白色、紫色、蓝色的电芒从我的身上陡然射出,落到了这些曾经彪悍到了极点的汉子身上。

  每一个被击中的人,都发出一声惨叫来。

  大部分人都化作了一团焦炭,而只有少部分人还能够存活下来,并且保持一定的战力。

  但这些已经不再是阻碍了,我携雷而来,朝着前方一阵席卷。

  只要干掉了这帮近卫军,轩辕野在华族,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为了自由,杀!

    • 看到熟人了,被收养在茅山,后来成为大湿兄背后的影子,自然是跟小杂毛认识的

  1. 此战结果很可能是这样的,秋水眼见事不可为,便在轩辕野落败之际,带其逃走了

    • 朵朵在陆左的鬼剑里,朵朵一进到鬼剑,鬼剑就增大一倍!朵朵一出来鬼剑就恢复原样,蛊事1里有说过很多次的!不然陆左的鬼剑有那么打的!

  2. 左道左道左道左道左道左道!!!看到杂毛说:这里交给我和小毒物,我整个人都燃起来了

  3. 从荒域到中土貌似要经过东海,蓬莱岛不是要从这里过么,陆默,虫虫,大咪咪,飞机场,不是全都在么,这是个什么节奏?要去蓬莱会合了么?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