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轩辕剑

2016年6月10日 更新

  风后,哦,不,应该说是被轩辕野赐姓为“风后”的那个女人,她的人头被劫取了下来,对于这件事情,她显然是有一些难以接受,所以即便是死了,眼睛都没有闭下去。

  死不瞑目。

  她显然是没有意识到,明明看着并不像是什么厉害人物的劫,怎么可能就将她给斩杀了呢?

  事实上,我接到了风后人头的时候,也给吓了一大跳。

  换位思考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那无数人重重的保护之下,我想要拿下风后的人头,也是一件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

  但劫却做到了。

  当然,这个劫,并不是那个拜我为师的部落少年,而是一个存在于他身体里的另外一个灵魂和意志。

  就目前而言,他应该是个不错的合作者。

  拿到风后人头的那一瞬间,短暂的失神之后,我立刻明白了该怎么做,才能够将事情带往我所期望的方向。

  深吸了一口气,我转过了身,冲着不远处的华族高层高声呐喊道:“诸位,你们看看这是什么?那个给你身体里释放倏影虫的女人,已经被我给拿下来了,你们还有什么后顾之忧么?”

  风后死了。

  轩辕野钦定的妻子、控制着其他轩辕七子以及华族高层的风后,此刻居然给别人提起了脑袋来。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为之诧异。

  虽然兵荒马乱,一片嘈杂,根本瞧不清楚我手中的这人头到底是不是风后,但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使用内视之法,打量被打入到体内的虫子,结果在这个时候,都发现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

  倏影虫真的死了,没有再起作用。

  母虫死去,子虫自然无法独活。

  这变故让许多人的心中涌出了一阵狂喜,有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有人左顾右盼,然而却有人是愤怒到了极点。

  这首当其冲的一人,便正是刚刚就任,成为华族新族长的轩辕野。

  尽管暂时没有瞧见有人胆敢站出来,公然反对,但是这些人的眼神却开始了飘忽,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

  轩辕野知道此刻若是不站出来,只怕事情就会向着极度恶化的边缘发展而去。

  于是他终于放下了身为族长的矜持和骄傲,加入了战斗之中。

  而他出手的第一个目标,不是旁人,却正是右手之上,高高举着风后头颅的我。

  “这不是真的吗,他在骗人!”

  轩辕野先是宣布了一个假消息,稳定住了蠢蠢欲动的人心,然后从高台之上跃下,倏然而至。

  他来得很快,就像一道闪电,当手掌拍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方才反应过来。

  快,简直是太快了。

  破空而来的轩辕野让人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我硬着头皮,舞剑而上,想要破开对方的这一掌,结果对方的手掌一翻,重重拍在了破败王者之剑上,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将我直接给拍到了人群之中去。

  我手中的风后头颅离手,高高抛起,被轩辕野伸手一抓,便从半空之中倏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来。

  我撞入全副铠甲的士兵群中,所幸没有被那刀剑刺到,躲过一劫,而巨大的力量将这些人都给挤压地一阵哀嚎,反倒是我,通过力量的转移,从那重压之中回过了神来。

  我翻身跳起,长剑将周遭几个试图痛打落水狗的家伙给三两下挑翻在地。

  这个时候轩辕野站在了我的对面不远处,捧着手中的风后,打量几秒钟,深情地说道:“我们曾经说过,要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你为何要离我而去?”

  他这话儿说出来的时候,我差点儿都跟着唱出来了。

  然而轩辕野在这个时候,眼中的柔情尽收,然后瞧向了我来,一字一句地说道:“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平静地说道:“我没有背叛你,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真正臣服。”

  轩辕野伸手,有一个女人从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风后的头颅,然后他缓步朝着我走来,问道:“可是我不好?”

  我说你受过最为正宗的现代教育,理应清楚一点,现代人崇尚的是自由和民主,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奴仆和臣子,也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进行个人崇拜,我们只认同志同道合者,而绝对不接受莫名的欺压和侮辱,以及城下之盟……

  轩辕野高举双手,说在荒域,我是上天注定的王者,注定要统御这一片疆域,你若是臣服于我,便能够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为什么不愿?

  我笑了,说荒域是荒域,这儿不过是冰山一角的小地方,你这样的,在中土,不过是一个要被关在精神病院的傻波伊而已。

  中土?

  轩辕野沉吟了一下,突然间疯狂地笑了起来。

  他说道:“我其实得感激你,若不是你这样的人,我如何会知道,这世间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爱恨离愁呢?感谢你这个赐予我磨难的人,不过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因为我需要拿你的人头,来给所有的人瞧一下,背叛了我的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砰!

  他身体突然消失了去,而下一秒,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不过这一回他不是拍掌,而是抓了一根洁白如玉的骨剑,朝着我的脖子处斩了过来。

  那骨剑宛如象牙或者玉石一般颇有质地,而在剑刃两侧,则有无端繁复古怪的花纹和符箓在上面浮现而出,整体呈现出了一种青蒙蒙的气息,仿佛有一头恶龙在咆哮。

  这,是一把龙骨剑。

  铛!

  破败王者之剑与龙骨剑重重撞到了一起来,一声脆响之后,我感觉到了身体之中的气息给全线压制了下去。

  整个天空,仿佛都要塌落了下来。

  我胸口沉闷,喉咙之中涌出了一大口的鲜血来,朝着前方喷出去。

  只一剑,轩辕野便将我给击倒了去。

  重重跌落在地,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难过,本来我以为自己走了那么久,现如今已经成长起来,陆左和杂毛小道的盛誉让我有一些飘飘然,但是轩辕野的一剑,却将我从天堂直接打到了地狱之中去。

  太强了。

  这个人让我生出一种几乎无法力敌的想法来,而随后当他再一次抬起手中的剑时,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铛、铛、铛……

  轩辕野又挥剑斩来,我在地上一阵翻滚,往后退去,而这个时候从旁边冲出一人来,手持双刀,阻拦着他。

  这人正是刚刚斩杀了风后的劫,此刻他冲过来阻拦,双刀并立,结果只几下,他手中的双刀便碎裂了去,碎片飞溅而起,散落一地。

  劫退到了我的跟前,低声说道:“这人手中的剑,太强了。”

  劫的话让我猛然一震,那低落失神的状态一下子就消解了去,这才想起来,我刚才之所以被一剑斩得信心全无,并不是对方完全将我给碾压,而是那剑势让我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

  轩辕野强的,是手中的剑。

  当然,不是说他不厉害,身具龙灵的他至少要比我强上好几个档次,但并不是说我完全不能敌他,只不过对方手中的龙骨剑厉害得过分,两相加成之下,这才使得我信心全无,一剑而败。

  我的心中涌出了几分精神来,接替过了劫,又与轩辕野拼斗起来。

  我这回用的是一剑斩的手段,每一次都竭尽全力。

  轩辕野本以为马上就能够斩杀于我,没想到竟然给我硬生生顶住压力扛了下来,不由得疑惑地问道:“你这是什么剑法,挺有意思的。”

  我说你这是什么剑,也挺厉害的。

  轩辕野冷笑,说我姓轩辕,这剑,自然便是轩辕剑。

  轩辕剑?

  我冷声讥讽,说就你这样的角色,就算是刷上一层金漆,也装不了什么大拿。

  “是么?”

  轩辕野冷然一笑,向后退了几步,然后长剑上扬,如疾电一般下劈而来。

  那长剑化作了一道光芒,光芒之中,却是又涌现出了一大片的清蒙之气,气息瞬息万变,竟然化作了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朝着我这边冲击而来。

  啊……

  我心中震撼,想要往旁边躲开,结果那青龙的气息将我给死死锁定,让我无论如何,都套离不开。

  我退了上百米,眼看着那青龙就要一下子撞到我的胸口,将我给击杀的时候,突然间平地起惊雷,有一个黑影子出现,然后抬手就劈出了一剑来。

  那一剑简单锐利,往前一劈,却是化作了一道七彩虹光,竟然将那空间给劈成了两半去。

  那拥有着毁灭性力量的青龙之气,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朝着那裂开来的空间倾斜而去,反倒是给了我一线生机来。

  那人劈出一剑之后,平静地说道:“想不到这穷乡僻壤之中,竟然也有这等顶尖悟道的高手,实在不错——陆言,你去那边帮忙,这儿由我和小毒物来应付就是了。”

评论
  • 小杂毛:

    快来护驾

    回复
  • 去去去:

    我了个打去

    回复
  • -冷小汐:

    ……

    回复
  • 大杆子:

    我来了

    回复
  • 高手寂寞:

    高手

    回复
  • 我的世界:

    高手寂寞

    回复
  • 太有才了:

    开打。

    回复
  • 123:

    ?

    回复
  • 沙发:

    沙发~

    回复
  • 小明:

    1

    回复
  • 屈阳:

    略水

    回复
  • 杂毛:

    杂毛

    回复
  • 隔壁老王:

    擦!大战开始了!下回在看。

    回复
  • 沙发:

    沙发

    回复
  • 呵呵:

    回复
  • 1:

    123

    回复
  • 坏坏:

    沙发

    回复
  • 速度秒杀:

    速度

    回复
  • 小佛:

    害的我都唱出来了

    回复
  • 小飞侠:

    终于混个前排,轮到杂毛装波依

    回复
  • 游客:

    剧情估计都过半了,但陆言为毛连个土著都打不过?打不过土著就算了,连人家手下的喷火娃和大力娃都打不过,这是在搞毛?这样的剧情设定真的合理吗?

    回复
    • 游客:

      当然,风娃被杨劫砍了,这个设定不错。

      回复
    • 墨羽兰蝶:

      如果陆言太强的话你们又会说,这么快就这么厉害了,写的太水了。是不是?

      回复
  • 飞文:

    沙发

    回复
  • 罗大銱:

    牛逼

    回复
  • 一:

    呵呵,左道驾到

    回复
  • 小佛:

    这个剑要给陆左当兵器了吗?

    回复
  • 左言:

    有意思啦

    回复
  • 到此一游:

    还是喜欢左道啊

    回复
  • 马海波:

    汇合了

    回复
  • 小黑:

    下章开头第一句话:强!好强!

    回复
  • 大黑天:

    蕴含龙威的龙剑给陆小言使用修为不够对他而言是一种灾难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0晚安:

    灭了你

    回复
  • 壹身白衣一生裁:

    让你们说字少,给小佛逼的都拿歌词凑了。

    回复
  • 洛飞雨:

    左左,你来了么?一一爱你的大MM

    回复
  • 小妖朵朵:

    大MM,你揍凯!get Out!朵朵小妖

    回复
  • 虎皮猫大人:

    啦啦啦

    回复
  • 初一:

    不行呀

    回复
  • ×xX:

    想看左道打架,陆言先到一边当下配角吧!陆左的鬼剑呢?石中剑给饼二天了,还有鬼剑的,渡了精金的,斩杀过很多大拿的,最终斩杀小佛爷的师傅许先生的!怎么不见了?还有人妻镜灵,那可是陆左的杀手锏,定一下!杀之!地魔就是被定住才能杀掉的!人妻镜灵已经升级到很强了,杂毛在镜子的背后篆刻的破地狱咒已经封不住人妻镜灵了,在战魅魔那段人妻镜灵已经自由出入镜中,救了陆左和杂毛!蛊事中最爱的不是小妖,不是朵朵,虎皮猫大人虽然大爱,但最爱人妻镜灵!那个在新婚之夜被丈夫杀死,穿着红衣红鞋的可怜女人,在做恶把人的魂魄拉入镜中!最终被陆左收服,用缚妖咒打趴下,小杂毛在镜子背后篆刻破地狱咒,为此还敲诈陆左一万块的!到后来跟陆左经历种种,不断厉练,曾经被夺走过,但人妻镜灵对陆左忠心耿耿!连很多大拿都垂涎过陆左的镜子,说明人妻镜灵是件了不得的法器。

    回复
  • 作者SB:

    我只想说真TM短,剧情何在?

    回复
  • 王日月:

    陆言真是弱鸡啊!不如隔壁老王

    回复
  • 傻逼的生活~:

    剧情精彩~评论也精彩~

    回复
  • 394208856:

    我觉得每次看评论都给人种耳目一新的感觉,真的是 高手在民间 再跟着小佛学习学习都会成为大拿的

    回复
  • 怎么想的:

    下一节,轩辕感概,大下节,没打出结果

    回复
  • 乃安-大人:

    妈的你们看就看了,逼逼什么,不管陆言怎么样,他都是主角,你们是作者还是小佛是作者,不要整天说人家凑字数,水啊什么的,你们不懂一个作者的辛苦,妈的让你们写一个故事你们能写出来吗?小佛写的蛊事,道事,捉蛊记,哪个不是经典,不是新奇的故事,让你们写能写的出来吗?看就好好看,瞎逼逼什么。

    回复
  • 幽冥:

    陆左,杂毛小道来了,

    回复
  • 黑車:

    你个菊花台的又是那根葱,有人写就得有人评,丛开头到现在都是,高小水平的枪手代笔,你个爆菊花为什么不给人批,是不是枪手同志轮你菊花台爽了娘西B的土特产

    回复
  • 乌龟:

    影流之主 劫 开大切后排把风女切死了

    回复
  • 朱鑫茂:

    屈三胖打野 萧克明是上单 劫中单 下路是ADC陆左和辅助陆言 LOL

    回复
    • 过…客:

      666孩子你是不是玩LOL玩上瘾了。

      回复
  • 蒝點:

    隔壁老王可以用嘛

    回复
  • 王红旗:

    陆言出装比对方差一些,段位却比对方高,早期多带带兵线也不会那么费力,好在队友还不错

    回复
  • 孑然一身:

    一个大掉半条血,肿么破

    回复
  • 陆左的黄金双手:

    陆左的装备呢 这龙剑给谁用啊 陆言的剑有点不够用了 而且现在陆言打雷也不用剑了吧

    回复
  • 哈哈:

    免费让你们看,还那么多话, 正所谓你行你上。有些时候 过于怜悯就是祸害~得了便宜还不会卖乖~

    回复
  • 原城:

    感觉怪怪的,既然现在秋水先生修为不弱,为何眼看着陆言破坏而不阻止?

    回复
  • 第二十章 眼见你楼塌了:

    第二十章 眼见你楼塌了

    回复
  • 第二十章 眼见你楼塌了:

    瞧見雜毛小道那寬闊的背影時,我的心突然一下安寧了許多。 從體型上面而言,雜毛小道屬於削瘦的類型,但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有一種莫名的偉岸,彷彿定海神針一般,就算是此刻四面八方都是敵人,他來了,一切就都有了希望。 我往後退去,瞧見雜毛小道迎上了軒轅野。 那傢伙對我簡直就是恨之入骨,卻沒想到兩記殺招,都沒有能夠將我給擊斃,一次是劫,而接著又蹦出來一個雜毛小道,這事兒讓他有些發狂,龍骨軒轅劍在手,挽了一個劍花,冷聲說道:「好啊,好啊,就像一聲春雷之後的驚蟄,什麼牛鬼蛇神都冒了出來,有趣,省得我將你們一個一個地揪出來……」 他往前跨了一步,超越空間,一劍斬落在了雜毛小道的跟前來。 鐺! 雜毛小道不閃不避,平平地伸手,與對方交鋒。 兩把劍斬落到了一起來。 軒轅野手中的是龍骨劍,而雜毛小道的則是桃木劍,兩把長劍交鋒,卻發出了金屬之聲來,隨後兩人的身子猛然一動,卻並沒有向後退去。 從修為來看,這兩人似乎旗鼓相當。 這情況讓軒轅野大為錯愕,他當下雙腳一踩,彷彿從大地之上吸取了無數奔湧的力量來,長劍一震,往前壓去。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終於頂不住了,往後退開。 這情形瞧得我一陣錯愕。 在我心中,雜毛小道此人的修為已經頂天,是天底下頂厲害的人物了,沒想到在荒域這樣的地方,居然被一個從來沒有聽見過的傢伙給一劍震退。 強,太強了,這就是真龍的力量麼? 雜毛小道往後退去,軒轅野趁機向前攻擊,手中的劍幻化成了無數幻影,不斷地斬落而來,不過雜毛小道的劍技比他只高不低,所以倒也沒有吃什麼虧。 但這僅僅只是我的想法,雜毛小道卻不這麼看。 他也感受到了對方的強悍,不過想要做的,並不是與他硬碰硬地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而是出聲招呼道:「小毒物,這個傢伙有點兒扎手啊,你趕緊過來幫忙……」 陸左從右邊的人群中衝了出來,手持一把大劍,哈哈一笑,說居然還有你搞不定的傢伙? 此刻的陸左與我印象中的那個,有一些截然不同,最大的區別,就在於他手中的那把大劍——此物十分誇張,劍刃居然有門板一般巨大,週遭有著熊熊燃燒的黑色炎火,所過之處,一片哀鴻遍野,沒有人敢於他正面交鋒,因為一旦靠近,他那一劍下來,誰也扛不住。 我見過陸左與人交手,通常都是風度翩翩,有著得道真修的飄逸和瀟灑,然而此刻瞧見他提劍而來,就好像是一頭遠古巨獸一般,有一種擇人而噬的兇殘。 我講不清楚之前的陸左好,還是現在的更厲害一些,但從表現上面來看,似乎此刻的更加嚇人。 陸左從側面衝來,朝著軒轅野狠狠劈了一劍。 那傢伙揮劍來擋,卻是將氣勢洶洶的陸左給逼退了兩步,不過自己也渾身一陣狂震,顯然也是給陸左的衝勢給影響到了。 鐺! 一股恐怖的炁場波動,從兩人交手的地方陡然擴散而出,不遠處的人們,修為稍微淺一些的,甚至直接跌倒而來去,而我這邊也受到影響,若不是低伏著身子,說不定也倒了下來。 好強,這才是強者之間真正的戰鬥。 我滿心震撼,瞧見陸左、蕭克明兩人圍攻軒轅野,知道事情應該是穩住了,自己留在這裡並無太多的效果,於是轉身,招呼劫,朝著安那邊衝去。 然而我招呼了兩聲,劫都沒有動。 他的雙眼,正死死地盯著雜毛小道,臉上面無表情,但卻似乎有著許多的心理活動。 我伸手,拍向了劫的肩膀,沒想到他身子一縮,卻避開了我的手掌,然後抬頭望來,眼中掠過一縷無端的兇殘,將我給嚇了一大跳。 我說你怎麼了? 這個時候劫方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說沒事,怎麼了? 我指著遠處的戰鬥,說我們去那裡幫忙。 劫點頭,說好。 言罷,他甚至一扭,居然就消失在了我的跟前來。 這邊的天王之戰還在繼續,不斷有人湧上前來,撲向陸左和雜毛小道,讓他們不能夠圍攻軒轅野,也不斷有人朝著我們這邊衝來,試圖將我們給斬落在地。 我剛才鬥不過軒轅野,因為他太強了。 但是對付這些以軒轅野手下班底為基礎的近衛軍,我卻並沒有太多的壓力。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我不知道,但是破敗王者之劍在這一刻,發揮了最為兇殘的作用,或許是剛才落敗於軒轅野之手太過於委屈,我亟需要用旁人的性命來證明自己,也或許是心急於安的安危,這一刻我發揮出了十二分的戰鬥力來。 耶朗古戰法、一劍斬…… 這樣的手段在我身上,宛如天然存在一般,就好像是本能,所過之處,無數鮮血飛濺。 很多全副盔甲的傢伙,給我一劍斬成了兩截。 這樣的兇狠,按理說尋常人估計早就退縮了,然而這幫人也擁有著軒轅野獨有的凶悍,不但沒有退,反而朝著我這兒狂湧而來。 俗話說得好,人數過萬,沒邊沒際。 此刻的祭壇之下,人數何止萬計,各種人群混雜在一起,各懷鬼胎,使得場面變得無比混亂,我瞧見遠處的安竟然化作了一棵大樹,無數的籐條不斷飛舞,知道她已經到了極致,如果此刻再不上前幫助,只怕她是再也撐不下去了。 我一邊砍人,一邊開始喝念了起來:「請吾上天界,神威赦眾神;請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宮;請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 當前面差不多集齊三十多名帶甲之士時,我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狂怒,大聲吼道:「雷澤生吾輩,八方風雲湧——吾命,雷來!」 在這一刻,我即雷神。 我命令,雷來,它便需要趕至此處…… 轟、隆隆! 平地起驚雷,晴朗天空之上,陡然密佈烏云,無盡虛空之中,雷芒閃耀,化作無數粗壯的電云,在半空之中集結,然後朝著我這兒瞬間劈落而來。 強大的電場將許多人身上的頭髮和毛髮給弄得豎直朝上,莫名就是一陣陰冷。 天空陰霾,就好像變黑了的臉。 如此的天象異動,讓無數人都為之心驚,隨後無數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來。 這一刻,人們終於回想起了曾經一度被天雷所支配的恐怖,還有曾經死在雷法之中臨湖一族釗無姬的屈辱。 臨湖一戰,曾經震撼了荒域之中的無數人。 後來的人們知道,曾經讓無數部族為之恐懼的臨湖一族,以及宛如天神一般強大的釗無姬,是被兩個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強者,用雷法劈死的。 而許多華族的高層也知道,那兩個人之中的一個,便是我。 而此刻,我高舉起了反抗軒轅野暴政的大旗。 而此刻,天空一片陰霾。 而此刻,雷來了。 啊…… 狂雷陡然落下,許多知曉內情的華族高層,開始聲嘶力竭地大喊,讓自己的人撤離這裡,而正在與陸左、雜毛小道拚鬥的軒轅野卻來不及指揮。 他沒有想到,一個連他幾劍都擋不住的傢伙,此刻居然弄出了那麼大的動靜來。 不過,道法就是這般奇妙,不是麼? 狂雷落下的一瞬間,無數人心頭狂跳,以為自己就要遭殃了,然而下一秒,無數人都陷入了極度的震驚之中。 引雷自殺? 什麼鬼? 當瞧見無數落雷砸落向了我這邊的時候,有人甚至忍不住笑了起來,以為是我施法出現了重大失誤,使得場面變成了如此的境地。 然而那笑容沒有在臉上存在超過三秒鐘,立刻就僵立了下來。 無數的狂雷,並沒有能夠劈得死我,而恰恰相反,在無數的落雷之中,我穩穩地站立在了原地,落雷之下,我身邊的藍紫色光圈變得越來越恐怖,彷彿一整棟房子一般。 荒域之上的雷,還挺多的呢…… 大雷澤強身術,我不斷地積蓄雷電之力,而那些敵人則感到了極度的恐懼——這雷法,跟之前傳說的,好像不一樣呢…… 似乎,更加恐怖! 啊! 當最後一道雷劈落下來的時候,我的周邊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到處都是裊裊黑煙,幾乎沒有一個站著的人,而身居強大雷法的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朝著軒轅野最核心的那近衛軍進發了,一步一步,顯得十分沉重。 無數白色、紫色、藍色的電芒從我的身上陡然射出,落到了這些曾經彪悍到了極點的漢子身上。 每一個被擊中的人,都發出一聲慘叫來。 大部分人都化作了一團焦炭,而只有少部分人還能夠存活下來,並且保持一定的戰力。 但這些已經不再是阻礙了,我攜雷而來,朝著前方一陣席捲。 只要干掉了這幫近衛軍,軒轅野在華族,就沒有了立足之地。 為了自由,殺! 說: 這一刻,人們終於回想起了曾經一度被天雷所支配的恐怖,還有曾經死在雷法之中臨湖一族釗無姬的屈辱。 抱歉,您的好友暴戾言,此刻才上線,給您增添煩惱了……

    回复
  • 太有才了:

    什么节奏?用天雷开劈小人物?鼻涕要流到眼睛里啦。

    回复
  • 新用户706153:

    只是个人原因 不太喜欢小米~ 我还是继续用410那个版本吧

    回复
  • 美女裸照:

    ﭳ艳门照

    未成年女孩人体艺术
    mm88.ml

    回复
  • 新用户071647:

    错咯错咯,乔布斯拿出来的也称不上是鲸鱼,只是那个年代的人们没见过什么大型动物而已,库gay拿出来的确实还不如鲸鱼,但看起来观众也没有这么不感兴趣。

    回复
  • 新用户079313:

    文章爱妻说:文爱马;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