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咄咄逼人

2015年10月5日 更新

  不管在哪里,抢人饭碗,都是一件让人憎恨的事情。

  而且这贝翔法师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善茬。

  老实人,受了气,或许就会忍气吞声,这事儿也就算是过去了,但是又有脾气、又有手段的人一旦是受了这种平白无故的气,立刻就会爆发出来。

  所以当前堂围上了这十几个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善了。

  这个时候,去责怪刘老板心忧儿子、慌张失措,实在不是什么好办法,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跟这种地头蛇争锋相对。

  我从蒲团上面站起了身子来,跟贝翔法师拱手说道:“法师,我们真的只是凑巧路过,我这朋友好奇法师的名头,就进来瞻仰了而已;而与这位刘老板,根本也是他乡重逢,并未有预想得到,你们有事,你们谈,我们就暂且告辞了。”

  我起身,准备离开,而立刻就有人过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贝翔法师满脸的横肉不断跳动,冲着我说道:“把火苗点燃,就想要离开,世间哪有这般的道理,不留下点什么东西来,你说得过去么?”

  我望了一眼虫虫,她恍若无知,仿佛真的就是一哑巴,这意思是全权交给我来处理。

  我沉声静气,说规矩我懂,法师你说该怎样?

  贝翔法师瞧见我这么上道,不由得嘴巴都咧开来了,露出一口黄色的大板牙,指着我身旁的虫虫说道:“你可以走,这姑娘留在这里,给我调教两天——你别误会啊,我是看她与我有缘,有心给她些福利呢。”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家伙流露出对虫虫的坏心思时,我的心脏就是猛然一跳。

  一种杀人的冲动,就从我的心底里瞬间流露出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然把虫虫视为自己最珍重的一部分,任何人想要伤害她,都必须过得了我的这一关。

  或者说,想要碰她,就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不行!

  我断然拒绝了贝翔法师的要求,冷然说道:“她与此事无关,还请法师不要为难于她,也免得毁了自己的清誉。”

  听到我的话语,贝翔法师勃然变色,冷然说道:“你不肯舍她,便只有自己出头顶住咯——好吧,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为难你,左手或者右手,自己选一个留下来,你得罪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你看如何?”

  左手,或者右手?

  我本以为只不过是赔钱了事,正谋算着囊中还有多少钱财,看看是否能够应付得过,却没想到对方一上来,就直接出了这样狠辣的要求,就知道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所谓的抢人饭碗,不过只是借口而已。

  说到底,他还是因为垂涎虫虫的美貌,方才会如此作态。

  唉,美也是一种罪过么,这样子下去,看来我真的得找块丝巾给虫虫围住脸了。

  我心里往下沉,不过却也不会被他给吓住,而是冷静地说了一句话:“这件事情,当真是没有别的解法了么?”

  贝翔法师抱着臂膀,居高临下地说道:“没有!”

  这时刘老板终于反应过来了,慌忙上前来,笑着打圆场,说两位莫说笑了,千错万错,都是我老刘的错,法师,这样子吧,钱我照出,你看着治就是了,还请千万不要动怒。

  他虽是商人,却没有寻常商人的狡猾和无情,知道这事儿是由他而起,也没有回避,直接将主要的过错承担下来,并且还应允了钱财。

  这笔钱对于他来说,应该也是一笔很大的款子,肉痛得紧,但是为了救人,却还是豁出了去。

  他以为自己能够打得回这个圆场,却不料那贝翔法师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跟你没关系,在一旁待着就是了,少说话,知道不?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们三人给拉到了角落。

  看样子,这是准备动粗了。

  我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平静地说道:“贝翔法师,你在这缅北一带,也是位人物,不过今天的这般作态,吃相却实在是有些难看了点,如此说来,你是不见血,不肯罢休了,对吧?”

  他高踞堂中,望着周遭围上来的十几个白衣弟子,志得意满地说道:“是又如何?”

  我将破败金剑从行李中缓缓拿出,当握住这剑柄的时候,一股熟悉而动荡不休的力量就传递到了我的手掌之上,让我豪气顿生。

  我平举着剑,说法师,你真的想惹下我这个敌人么?

  贝翔法师被我突然拔出来的剑给吓了一跳,然而当他瞧见我那破桦木剑鞘里锈迹斑斑的长剑时,却突然大笑起来,说就凭你这把破剑,也能够跟我叫板?

  我郑重其事地将长剑拔除,摸着上面刻意做旧的斑纹,每一处都是那般的特别,就仿佛天生如此。

  我欣赏着这长剑,就如同看着绝色美人一般,良久之后,方才平静地回答道:“即便破败,未必不是王者,我这剑虽然残破,但却是铁骨铮铮,从来都不会为谁而低头,法师不再考虑一下?”

  贝翔法师冷笑,说别吹牛了,你胆敢在我堂前动用兵刃,就不要怪我不客气,诸位弟子,一会动手,死伤勿论。

  死伤勿论?

  这人当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想必也是横行一方、无所忌惮之辈。

  我能战胜得了这些人么?

  尽管长剑在手,信心倍增,但我并不是失去了理智,自然知道自己就算是打了鸡血,也绝对干不赢对方,不过事情既然逼到了这个地步,我若是不亮剑,哪里是什么男人?

  我长剑在前,将剑鞘递到了虫虫的手上,对她说道:“跟着我!”

  简单的一句话说完,我便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用缅语大声喊道:“谁人阻我,必杀之!”

  我踏步,朝着外面走去,立刻有人过来拦截,我毫不犹豫地挥剑斩去,那两人却也是身手灵活,一下子就避开了我的剑锋,贴身缠来。

  哎呀,一招就要输了么?

  我的心中一慌,反而变得更加沉稳了,将长剑往回一转,唰的一剑,将其中一个试图伸手过来拿我的家伙,给直接挑开了去。

  那人被我剑锋所逼,胸口处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痕。

  我这些日子一来,跟金剑已然形成了一种如使臂指的亲密关系,带着虫虫向外走,那些人空手来拦,多少也有一些吃亏,被我一鼓作气,连续挑开几人,然后冲到了庭院里来。

  然而我们刚刚一出了房间,便听到声声吼叫,我左右一看,却见那些白衣弟子都摸了兵器过来,皆是被摸得油光锃亮的铁棍。

  棍为无刃之兵,百兵之首,攻击范围远大于刀枪,棍扫一大片,对长剑其实最为克制。

  这一帮人冲了过来,长棍林立,我挥剑与其拼斗,尽管这金剑经过虫虫地特殊处理,坚硬度上并不输于任何兵刃,但是对上这百炼精钢铸造的铁棍,到底还是有些力弱,使得我屡屡受挫,叮叮当当之间,手臂发麻,疼痛难挡。

  这功夫,果然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够练成的。

  我心头发苦,然而身后的虫虫却仿佛一朵清纯无害的白莲花,一脸单纯地等在我身后,仿佛什么也不会一般,不时还表现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来。

  她时不时的尖叫,弄得贝翔法师心头痒痒的,忍耐不住地朝着手下呼喊,说你们都仔细了,小心别伤着那女子。

  听到他的嘱咐,那些白衣弟子更是凶猛了,只不过攻势的前端,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虫虫。

  我在一大片的棍影之中拼死求存,九死一生,然而虫虫却依旧袖手旁观。

  她甚至都离开了我,置身事外去。

  我挥舞长剑,气血不断地往心头涌动,整个人浑身汗出如浆,热气在我头顶腾腾冒出,几分钟之后,我终于支撑不住了,被一棍子给捅到了心窝,人就朝着院子的泥地里滚落而去。

  那些白衣弟子早晚操练,早已纯熟,一棍捅翻我,立刻七八根棍子就交错而来,将我给死死压在了地上,不得动弹。

  我被压在一片棍林之中,贝翔法师搓着手就走出了房间里来,笑嘻嘻地冲着虫虫说道:“大妹子,这蠢货已经束手就擒了,你还不赶紧过来,伺候法师?”

  虫虫这个时候也嫣然一笑,双手一拍,说打了这么久,你们也先歇息吧。

  三掌之后,院子里除了她,就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望着满地躺倒的人,贝翔法师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冻结了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诧异。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做人还是留有一丝余地会比较好一些。

评论
  • 小杂毛:

    妹子,从了我吧

    回复
  • 大黑天:

    no zuo no die

    回复
  • 清风沐雨:

    唉,死作滴孩纸啊,命短!

    回复
  • 吴一弘:

    虫虫!

    回复
  • 奶嘴是笨蛋:

    即便破败,未必不是王者。破败王者之刃!

    回复
    • vn:

      你也发现了哈哈

      回复
      • 奶嘴是笨蛋:

        不就是你第一个出的大件么

        回复
        • vn:

          小佛的粉丝好多loler

          回复
          • 奶嘴是笨蛋:

            主要是loler群体太大

          • 一个爱穷街的金属党:

            对呀,我一个打魔兽争霸的都知道破败……

    • 一个爱穷街的金属党:

      破败王者之剑哈哈哈

      回复
  • 394208856:

    虫虫,太牛了 三掌之后,院子里除了她,就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太经典了

    回复
  • 赠彩金:

    新姩葒齙 姚记企鹅3576328066

    回复
  • 新用户871345:

    看不了啊55555

    回复
  • 新用户278590:

    楼主的经历真……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