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眼见你起高楼

2016年6月8日 更新

  什么?

  听到劫的话语,我先是一愣,然后问道:“他几个人?”

  劫告诉我,说就他一个。

  呃……

  我顿时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做出大闹会场决定的屈胖三这是根本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暂且不说那获得真龙传承的轩辕野,就这轩辕八子,都让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我感觉如果能够凑齐在茶荏巴错的众人,或许能够有所作为,但是凭借着屈胖三一人,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从腰伤的阴霾之中走了出来。

  然而另外一个问题在于,华族的外围布置得有法阵,我根本无法凭借着地遁术离开,到时候若是一路冲杀出去,未必能够得以逃脱。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要询问,然而这个时候,夸娥英却得到消息,走了过来。

  她盯着劫,沉着脸问道:“你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

  劫低头说道:“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了城东的帐篷区里,脑子疼得要命,费尽功夫,方才找回了来。”

  夸娥英并不相信,而是盯着我,说道:“你别耍花样,知道么?我会一定盯着你的。”

  我忍不住笑了,说妹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啊?

  夸娥英愣了一下,愤然说道:“你脑子有病吧?”

  我说你脑子才有病呢,连轩辕野都没有怀疑我,对我信任有加,你特么算哪根葱?是不是觉得我作为一个后来的,却比你还受器重,你要不是在嫉妒我,就是想要以此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是不是这样?

  夸娥英气呼呼地冲我喊道:“陆言,你特么的有病,全家都有病!”

  我盯着这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仓颉,请叫我仓颉,这是轩辕野给我的名字,请记住了。”

  夸娥英气呼呼地离开,而这个时候劫低声说道:“这个恶女人,很恐怖。”

  我说当然,传说中的第一力士,提着自己的头发都能够悬空而立,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古代传说中,只有西楚霸王项羽能够做得到——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你了,你那天喝了酒,到底什么情况?

  劫低下了头,痛苦地说道:“师父,你就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也不为难你,不想说就算了,但你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无条件的信任我,我都会提供必要的帮助。

  劫抬头看了我一眼,认真地说道:“谢谢。”

  与劫汇合之后,随后立刻有人过来叫我们,轩辕九子在之前我与轩辕野见面的大殿之前集合,各人都身穿盛装,女子基本上是飘逸美丽的长袍,而男子则大部分都是金属战甲,只有神农与我,穿着祭祀长袍。

  常先、力牧、大鸿、共工、祝融五人,都是征战沙场的大将。

  如此等到了日上三竿,轩辕野从那大殿之中走了出来,却是身披黄袍,头戴卷帘,十足封建王朝的帝王装扮,身后有十六个美若天仙的侍女,曲柄黄伞两柄,直柄黄伞两柄,红伞、蓝伞、白伞各两柄,绣龙黄扇两柄,金黄素扇两柄,彩凤红扇两柄,款款而出。

  轩辕野出殿,立刻有十六台大轿上前,将其迎住,随后前方有战马五对开道,又有纛二十杆,旗二十执,枪十杆,撒袋五对,大刀十口,吾杖二对,豹尾枪四根,卧瓜二对,立瓜二对,皆有全服铠甲的兵士所持。

  如此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两百多人的仪仗开道,沿着笔直的汉白玉大道,一路向前。

  好大的排场。

  我瞧见轩辕野端坐在那御轿之上,风后在旁边款款而立,陪同他一路走出华族宫闱,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鄙视来。

  我跟随着其余的轩辕八子继续往前,一路上那卤簿旗幡仪仗挥舞,鸣锣开道,又有祭祀高呼,各种手段使出,烘托气氛、渲染环境,使得整个仪仗队可谓是五彩缤纷,绚烂至极。

  走出宫门,这边又有修整一新的军队开道,我放眼望去,密密麻麻,超过五百以上的士兵。

  这些人每一个都鲜衣怒马,穿上了最好的铠甲,锋利的长矛和利剑,让人为之惊叹。

  一路穿街过巷,路上围满了人。

  除了华族本身的族人,还有从荒域各地赶来的各族民众,瞧见这般盛大的场面,无数人都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欢呼,不断有人将鲜花洒落,铺满了街道。

  我骑着一匹高大的骏马,行走在仪仗队的后面,放着这些满心欢喜的部族民众,心中在想着一件事情。

  你们若是知道轩辕野将会带领你们走向战争的泥潭,走向死亡的阴影,是否还能够喊出声来?

  然而这仅仅只是我的想法,在荒域的许多部族心中,最为崇尚的就是英雄,而死亡,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次轮回而已。

  拥有着这样心思的人数不胜数,主要还是因为荒域之中太过于危险,无论是打猎之时碰到了猛兽,还是因为生病而失去了性命,生老病死之事太过于常见了,所以就会显得有一些麻木。

  一路行走,我左顾右盼,想要找寻屈胖三的踪迹。

  我想要告诉他,让他最好别搞事。

  以卵击石,并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情,咱们得有足够的把握,方才能够出手。

  然而我一直都没有瞧见他的影子。

  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祭天的祭坛之前,这是一个有点儿类似金字塔的巨大建筑,不过相比埃及金字塔的宏伟,它到底还是小气了一点儿,顶端之上,也是一个宽阔的平台。

  在祭坛这儿,已经聚集了差不多几万人,这些人既有华族自己的,也有各处前来观礼的部族之人。

  我第一次在荒域之中,瞧见这么多的人。

  因为荒域灵气充裕的缘故,所以诞生的修行者数不胜数,而即便是不是练气士,因为常年打猎的缘故,这些人也都是了不得的战士和好手。

  毕竟穿越那么长距离的路程,抵达华族汉城的,稍微弱一点儿的人,都有可能死在野兽的嘴里去了。

  当轩辕野从那銮驾之上走下来的时候,四周都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来。

  王、王、王……

  无数人都在兴奋地狂叫着,将这气氛给推向了巅峰之上,然而我朝着非华族的区域望了过去,却发现并不是人人都喜笑颜开。

  许多明显不是华族打扮的部族,脸色都显得十分难看。

  在此之前,荒域之上,只有族长,没有王。

  轩辕野此刻若是称王,他将是荒域之中的第一个王。

  什么是王?

  他需要强权的统治,才能够名副其实,而一旦如此,那么旁边的部族是否就要受到华族的统治呢?

  能够在这一片险恶土地里生存下来的,并没有几个是蠢人。

  明眼人不少。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力牧说道:“天啊,王师来了。”

  王师?

  我一愣,忍不住问道:“王师是什么?”

  力牧虽然不喜欢我,但是在这样的场面之下,也不想给旁人造成轩辕九子内部不合的印象,于是开口解释道:“王师就是主人的师父,是他传授了主人知识,并且教导他从一个普通的轩辕后裔,成为了如今的王者……”

  他解释完了,而夸娥英则兴奋地说道:“王师不是一直没有露面么?难道他是知道王今天登基,特地从中土赶来的?”

  我顺着众人的目光望过去,却见到一个让我为之诧异的人。

  那人我曾经在送安前往藤族残部的时候碰见过。

  他就是追寻屈胖三,并且将俞千二给弄得重伤垂死的家伙,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王堂主。

  这个家伙,居然是轩辕野的师父?

  我感觉到了一阵极度的不可思议,然而有一种危机感笼罩在了我的身上来,而这个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轩辕野的銮驾跟前来。

  那一位眼高于顶,睥睨天下的强者,在这个即将登基,成为华族领袖的时候,居然半跪在了金丝眼镜的跟前。

  哗……

  无数的惊疑和喧哗声在一瞬间响起,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动作,我也惊异万分,说这是为什么?

  夸娥英骄傲地说道:“主人这是在尊师重道,没有秋水先生的悉心培养,就不会有他的今日,秋水先生今日能够前来参加主人的登基,可以说是对他最大的褒奖,这一跪,代表着他心中最为崇高的敬意……”

  秋水先生?

  这名字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有听人提起过一般。

  我心中琢磨着,而这个时候那轩辕野已经给华族长者扶着,顺着那祭坛的台阶,一步一步地登向了最高处去。

  他在那里,将昭告上天,成为华族新一任的族长。

  他也将成为荒域之上的第一个王。

  我们站在祭坛下方,因为隔着一段距离,所以只能够瞧见顶端之上,那轩辕野在金丝眼镜和一位选出来的华族长者祷告下,跪倒在地,随后华族长者给他加冕,戴上了一顶由无数羽毛编制而成的王冠。

  轩辕野站了起来,双手迎向了天空。

  啊……

  他大声叫喊着,胸口之中,竟然升腾出了一条巨大的青龙出来,朝着云层之上冲了出去。

    • 你个傻逼什么事都有铺垫的好吧,按照你的想法是不是你妈你爸刚啪啪完就把你这个傻逼生出来了。

  1. 为什么说陆言傻逼呢?集齐左道,屈三,陆言,朵朵,小妖,这可就是逆天的存在了,什么凑乎?要是可以唤来小肥肥,什么荒域,还不是一盘菜?

  2. 看见王秋水就知道有阴谋一肚子的坏水轩辕野的野心看样子要为小佛爷做嫁衣了胖三应该已在法阵上动了手脚轩辕野出糗登基终成梦一场百族观礼乐得看笑话等待左道胖三大战轩辕和八将

  3. 只见一天青龙飞入云层,就没见到它飞回来,大人在云层上等着它呢!

  4. 这是从部落制开始向封建制的进化啊。凡是能天下大一统的历史人物,从今年来看,不管他多残忍,对历史的发展都是有正面促进作用的。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