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回汉城

2016年6月5日 更新

  从宁陵一族这儿得到的消息,让我的心情稍微有一些低沉。

  说起华族,我与里面医馆的坨、鹊二老算是忘年之交,与战士首领之一的龙云,农桑长老姜熠、族长的三弟龙不落交情都还算是不错,所以前往华族的话,怎么着都有能够联络高层的手段,然而如果老族长死掉,不知道上层是否会权力洗牌。

  而即便是不洗牌,估计在这样新老交替的情况下,也未必能够抽得出人手过来,帮我们找人。

  不过这事儿也不是我们所能够左右的,太多的担心也无用。

  当夜宁陵一族热情款待,而夜里的时候,屈胖三和劫两人轮流守夜,而作为病人的我则享受到了超凡的待遇,一觉睡到大天亮,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宁陵一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要比陈留要强上许多,至少质朴豁达,没有什么小心思,而且还热情,通晓准备了货物,然后安排了驼马队,在清晨的时候,叫醒了我们,然后出发,前往华族聚集地汉城。

  他们甚至还抽调出了一匹驼马来给我乘骑,免去了劫一直背负着我的辛苦。

  这驼马是骆驼和马的结合物,背上有一对驼峰,高大,但模样外貌又像骏马,十分神骏,作为驮运货物的畜生,十分得力。

  我瞧见那一大包、一大包的货物,心中疑惑,问这里面都是些啥玩意。

  黑狼风告诉我,说宁陵最大的特长,就是这种带一些酒精浓度的口水酒,采用少女咀嚼处理之后的粘稠食物,在发酵之后会有一股浓烈的酒香,是远近闻名的特产,也是最有价值的货物……

  呃……

  听到他满脸自信地介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谈论下去。

  呃,好恶心。

  悠扬的驼铃声中,我们离开了宁陵一族,然后朝着江水的下游进发,一路上沿着江走,忽而上山,忽而下山,忽而穿林,忽而过江,一路上辛苦无比,还有危险无数。

  荒域之中,虽然散落得有各个部族,但这荒域的主人,其实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生活在其间的种种凶兽。

  这些凶兽是林中的王者,大地的宠儿,而正因为有着这些凶狠猛兽的存在,使得许多部族之间都罕有交流。

  并不是不愿意交流,而是因为这样的交流,成本太高。

  因为在行商的途中,随时随地,都会被路上的凶兽给吃掉,所以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在这荒域之间扬下名来。

  华族所在的地方,是开发得比较不错的区域,一般比较凶狠的猛兽,都给清除了去,这才使得族群能够休生繁衍,传承下去。

  而大部分的部族,则都如陈留和宁陵一般,默默无闻。

  从宁陵前往华族,差不多有千里路程,如果能够顺着江水而下,其实说不定会快一些,不过黑狼风告诉我们这条路并不可行,一来是江水之中多有水兽,比陆地之上凶险百倍,而且一旦翻覆,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再有一个,那就这江水并非一马平川,而是百折九曲,弯弯绕绕,跌宕起伏。

  如果乘船而下,说不定就给摔死了去。

  从宁陵而走,一路之上凶险许多,不过有着屈胖三随行,倒也不算什么,基本上的小事儿,都由那宁陵一族的战士帮忙料理了去。

  唯一有一回,有一头三头猎豹,一头喷火,一头喷水,一头喷烟,简直凶悍莫名,连黑狼风都无法拿下。

  然后屈胖三出马了。

  然后我换了一坐骑。

  这头被叫做三狗的猎豹被屈胖三一顿狂揍之后,又经过了一顿惨无人道的蹂躏,最终选择了臣服,而屈胖三也拜托了步行的痛苦,当起了老爷来。

  经过这一次的战斗,黑狼风他们瞧向屈胖三的眼神,多了几分个人崇拜。

  这胖小子,简直就是不是人啊。

  凶残得不要不要的。

  在前行的第四天,我们终于碰到了其他部族的商队,两边小心翼翼地进行了交流,终于得知都是去往华族,前去观礼的。

  经过一场盘道之后,双方决定共同搭伙前行。

  新到的部族对于骑在那三头猎豹之上的我和屈胖三都保持着足够的敬畏,他们告诉黑狼风,说这只被我们称呼为“三狗”的畜生,曾经是这一带最为恐怖的凶手,它有一个名字,叫做虺夜,而附近几个部族的小孩儿,听到这个名字,再调皮的夜哭郎,都会吓得直发抖。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畜生,最终刚给人骑在了身下,而且蔫不拉几的,就好像给一百条大汉给轮了大米一般痛苦。

  别的不说,光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惊叹了。

  一路之上,劫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我,而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我对他的传授倒也十分尽力,只要不是涉及敦寨苗蛊的事情,尽可能地有问必答。

  我的康复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而这个过程完全恢复,则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劫在赶路的同时,不断去打猎,帮我找来各种各样的野物,保证我和屈胖三充分的能量需求。

  如此一路,终于在十天之后的一个傍晚,华族的聚集地汉城,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而这个时候,我们身边已经集齐了五个部族来。

  人越多,就越安全,所以路程的后半段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出手的地方,抵达了华族聚居地外围,这儿自有负责引导的礼宾,因为前来汉城观礼和祝贺的部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不得不在汉城的外围布置营地,然后分片分区的管理。

  我们在内城认识人,所以不想跟着宁陵一族在这片混乱的帐篷区等待,而是提出想要前往内城之中去。

  对方并没有同意,说现在正是人多混乱之时,为了管理上的方便,原则上不建议任何访问,不过如果实在是有这样的需求,他可以帮忙转达信件,而这边则需要内城的人过来领,方才能够放行。

  说起来,我和屈胖三因为消灭了临湖一族,斩杀了钊无姬之事,在荒域之上的名头挺响亮的。

  不过在这样是非不明的情况下,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都不愿意贸然表明身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思索一番,我写了一封信,让礼宾帮忙带给医馆的坨老和鹊老。

  或许是坨鹊二老的名声实在不错,那礼宾显得十分郑重,说一定会帮忙转达的,请我们放心,并且在此耐心等待。

  之所以选择坨鹊二老,而不是别人,是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超然,不管政权如何更替,都颠覆不到他们这种技术人员去,因为医者在荒域是十分珍惜的存在,没有那一位领导者,会对他们动手。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我能够从他们哪里,得到我所要知晓的事情。

  那就是此刻的华族,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

  我们之前熟悉的那些人,包括龙云、姜熠和龙不落,他们都还安好么?而若是如此,是否能够帮忙找寻一下我们失落的同伴呢?

  一切都能够得到解决。

  我们在临时安置地耐心等待着,而这期间陆陆续续又来了几个部族,加上之前的,有超过二十个部族前来华族这边观礼,而据礼宾跟我们讲,说这一次的新族长登基,最少应该会有百族前来恭贺。

  而这个事儿,必将会成为荒域之上,前所未有的最大盛事。

  说起这件事儿的时候,那礼宾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自豪感,让人觉得莫名有一些不爽。

  这种不爽不是我心里面反映出来的,而是黑狼风他们这些小部族的人。

  一个庞大而强势的华族,其实并不是人人都希望能够见到。

  过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一个我认识的药童赶了过来,找到了我们,说坨鹊二老听说我们过来了,非常激动,让他过来带着我们去医馆。

  说罢,他还发了三块腰牌给我们。

  屈胖三拿着这腰牌,说现在怎么还要弄这玩意啊?

  药童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是新政策,上面的决定,下面就只有服从,而在内城里面,若是没有族长侍卫队颁发的腰牌,是会出现大问题的,前两天还有人因为这事儿给活活打死了呢……

  活活打死?

  这新来的族长,怎么透着这么一股子的戾气啊?

  我们不敢多言,准备跟着往里走,然而走到第一道门岗之前,却给拦住了,守卫对我们骑着的这三狗十分戒备,不准我们骑着。

  屈胖三与那人争执许久,无奈之下,只有独自一人带着那畜生离开,而由劫陪着我前往医馆。

  毕竟那畜生没有屈胖三的弹压,估计早就造反了。

  在药童的带领下,行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医馆,坨鹊二老在门口相迎,双方见面,自然好是一阵寒暄,十分热闹。

  寒暄一阵,进入内室端坐饮茶,我便问起了华族之事,谈及不落长老的时候,那坨老叹气,低声说道:“你在外边,千万别提他,否则会有杀身之祸的……”

  1. 整治华族,进一步提高胖三和陆言的话语权,顺便刷刷副本,涨涨实力,回合陆左小杂毛横推荒域,再粗来填小佛挖的坑。。。

  2. 干掉钊无姬,帮藤族复国,杀了陈留族长,现在又要把华族新任族长撸掉,陆小言这是要一统荒域的节奏吗?

  3. 1、有些女人有房车情结,有要男人养家的封建思想(男人买房买车都是男人养家的表现)。彩礼是封建婚姻的产物!男人有处女情结,有找处女的封建思想,合情合理。 一个有封建思想的女人凭什么说男人封建?只许女人放火(封建),不许男人点灯(封建)?  2、女人常说爱情需要相互宽容,女人要男人宽容她们不是处女,可她们却不宽容没房没车的男人。  3、有房有车的男人找处女,她们又说,不是处男没资格找处女。我倒想问问她们,没房没车的女人有资格找有房有车的男人,男人不是处男为什么没资格找处女?(主要用于反驳非处女,不希望男同胞以此作为自己不是处男的借口)  4、她们说女人生孩子和做家务带孩子,男人买房买车是应该的,可处女也有生育能力,娶个处女结婚后一样上床生孩子做家务。处女和非处女都问男人要房要车,都可以结婚上床,都有生育的能力,婚后都能生孩子做家务,男人付出同样的代价干嘛要选择被别人上过的女人呢?  5、女人说处女还不是被男人破的,可冤有头,债有主,谁造成,谁负责。别的男人不需要为非处女负责,更不会替非处女的第一个男人背黑锅!男同胞们,假如一个女人被别人破处却叫你们负责,你们乐意吗?6、女人常说处女膜只是一层膜,男人是爱人还是爱膜。男人觉得结婚证只是一张证,女人爱的是人还是证。不结婚只同居可好?7、砖家说有些女人天生没视网膜、耳膜、处女膜。揉眼睛揉破视网膜,剧烈运动导致视网膜、耳膜、处女膜受损!反正我不太信砖家,视网膜比处女膜脆弱得多也没见揉眼睛受损,剧烈运动没碰到处女膜却说破就破?8、处女膜修复(医生帮撒谎)赚一次钱,真假处女膜鉴别(医生戳穿谎言)又赚一次钱。 处女膜鉴别最初来自婚检的处女膜检查,同行修复的膜会看不出来? 9、 女人常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在乎她不是处女 ,我嫖娼时就不在乎妓女不是处女。 扫黄只是找不到真爱的人在嫉妒, 自己找不到真爱还不让别人找 ,我们喜欢嫖娼的才是真爱 。支持嫖娼合法化 !嫖娼才是真爱 ,找处女的都是不懂真爱的。   妓女是n个男人X1次=n次 ,不是处女的是1个前任Xn次=n次 ,同样是被别的男人上过n次的女人并没什么区别。 反正我是看开了 ,我因为爱妓女所以宽容她们不是处女 ,嫖娼其实也是一种真爱。   像我这样的男人才是破鞋们口中的好男人, 想磨灭男人的处女情结 ,就请支持男人嫖娼!

  4. 杨劫的身手比大师兄差点,应该比现在的陆言高,而且杨劫留在了努尔那里,所以这个劫应该不是大师兄的影子

  5. 怀疑是王秋水他们搞得鬼,华族够强大,他们想扶持一个华族傀儡,达到控制荒芜的目的,然后去找小佛爷的转世,估计就是劫。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