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华族变

2016年6月5日 更新

  屈胖三点出了劫有可能是两个灵魂,这让我想起了陈留村中的传言。

  他们说起劫在此之前,并不叫劫,而是在五年之前改的名字,而且时不时做出怪异的举动,并且经常梦游,胡言乱语,这才是陈留一族的老人说他是灾星、祸患的原因,也认为他是克死父母的真正凶手。

  然而事实上,劫的父母是被族长和二长老给害死的。

  但并不表示劫没有问题。

  听到了屈胖三的话语,我沉默了许久,问他该怎么办?屈胖三哈哈一笑,说管他呢,反正目前来看,我们对他有恩,所以不会对我们不利;再说了,把他赶走了,没有人背你,难不成让我来扶着你走路啊?

  我说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你能不能别提了?我特么自己走行不?

  屈胖三说就你这一瘸一拐的样子,多影响进度啊?你是不知道,自从认识了我可爱的小媳妇儿朵朵之后,我整个人就沉沦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一想都有那么久没见着了,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他说得恶心,我忍不住吐槽,说你一怪大叔,能不能对小孩子下手?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你看我现在这样,我要是对那青春美少女下手,等我长大成人,能干正事儿了,她们可不就都成了老干妈了?

  ……

  两人争吵中,最终将事情给定了下来。

  那就是在此之前,并不揭开,而等到抵达了华族之后,再慢慢对劫来进行打探,看看能不能帮他解决掉一些问题。

  劫是一个出色的猎手,这使得他在父母死去之后的这些时间里,能够自给自足,而荒域则是一个极为丰饶之地,所以没走一会儿,劫便打了两只山鸡和一头大肥兔子回来。

  我们弄了吃食之后,继续前进,在天黑入夜之前,终于抵达了那个被叫做宁陵的部族。

  这是一个比陈留大一倍的部族,当我们抵达,并且提出借助要求的时候,对方询问了我们的来历,得知是刚从陈留过来的时候,当场就给予了拒绝。

  劫打小就没有见过大事面,不敢言语,而屈胖三装嫩,不想出头,就只有我来盘道。

  我问对方为什么。

  宁陵一族的那人说陈留与宁陵虽然相隔不远,但彼此交恶,十年前甚至还发生过一起大规模的战斗,彼此都是世仇,如何肯接待你们?走,赶紧走,一会儿上面的人来了,说不定你们就走不了了。

  我哈哈一笑,说那我们更得留下了——你,去把你们宁陵的头人叫来。

  那人打量我们三人,一副瞧见了傻子似的表情。

  他最终还是转身离开,没多一会儿,来了一队人马,领头的是一个穿着虎皮围裙的光头大汉。

  远远瞧见,劫浑身一抖,对着我低声说道:“师父,这人应该是宁陵的第一战将,黑狼风,我曾经听我父亲跟我说起过,当初那一场大战之中,他是最为凶狠的一个,我父亲在他手下都受过伤,简直是头野兽。”

  我说啊,那是你仇人不?

  劫摇头,说战阵之上,各为其主,而且只是受伤——我父亲后来的时候,提起他,心里都是敬佩,倒也没有仇怨。

  我说你父亲是真豪杰,能够有这样豁达的心胸,修为之上肯定会有长足的进展,可惜了……

  劫低下了头去,似乎在缅怀起了他的父亲来。

  黑狼风带着人走到了我们跟前来,眯眼打量我们,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沉声说道:“你们就是陈留过来捣乱的家伙?”

  我已经从劫的背上下了来,由他扶着,微微笑道:“我说我们是从陈留来的,但并没有说自己是陈留部族的人,更不是过来捣乱的,只不过是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并且打听一些情况。”

  黑狼风恶狠狠地瞪了那报信的人一眼,然后说道:“不管你们是什么,只要跟陈留有所关联的,都恕不接待。”

  我说宁陵与陈留,就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

  黑狼风眯眼打量我,说小子,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赶紧离开,实话告诉你,我发起怒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我哈哈一笑,然后说道:“既然如此大的仇恨,那如果我说我们刚刚把陈留一族的族长和二长老给杀了,你还会这么想么?”

  黑狼风皱起了眉头来,说你在扯什么鬼呢?

  我说我旁边这位,他父亲曾经在十年前跟你交过手,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我看向了劫,而劫则低头说道:“我父亲叫意,陈留意。”

  “意?”

  黑狼风点头,说对,我有印象,他是陈留之中顶厉害的人物,修为高,而心底却还算不错,一直主张和平,算是个人物……

  我说陈留族长和二长老两人合谋,于两年前将意给毒害,我们路过陈留,遇到他的儿子劫,帮忙报了仇,这一次过来,是准备去华族的,因为陈留偏僻,不与外界沟通,所以便来到这里,想询问一下宁陵是否知道前往华族的道路……

  听到我的话语,黑狼风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说陈留与宁陵相隔不远,一百里路而已,一天即到,你若不相信,改天找人去探听一下就知晓了,我骗你没意义;再说了,我只不过是想要问一下路而已,又没有别的想法……

  黑狼风有些难以置信,看着我们三个,说就你们,能杀了陈留族长,还全身而退?

  我说怎么,你不相信?

  黑狼风很耿直地说道:“不相信。”

  我笑了,说那这样,你找一人出来,我们把他弄垮了,然后你这边好酒好菜地招待着,并且告诉我们去华族的路,你说怎么样?

  黑狼风听到我这般嚣张的话语,哈哈一笑,说甭别人了,就我一个。

  说罢,他往前站出来,走几步,然后说道:“谁来?”

  屈胖三在旁边抖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而我和劫都看向了他,好一会儿,他自己个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干嘛?

  我说当然是你上啊?

  屈胖三说赶了一天的路,你倒是好,有人背着,我很累好吧?让我休息一下行不行,你徒弟上。

  劫倒是老实,说他连我父亲都赢了,我不是他对手。

  黑狼风也一脸郁闷,说不会吧,你让一小孩儿过来跟我比?是瞧不起人呢,还是咋咧?

  屈胖三这会儿倒是来劲儿了,说瞧不起小孩是吧?

  他来了火气,二话不说,上来就去抓那黑狼风,那大汉往后一退,说我不和小孩儿……

  砰!

  他话儿都还没有说完,人就给直接按到在了地上去。

  那汉子哪里料得到一小屁孩子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将自己给按倒了,当下就是拼命反抗,结果屈胖三将他按在地上死死的,怎么都动弹不得。

  黑狼风的腿都在地上刨出一深坑来了,到底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这个时候屈胖三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说可以了么?

  黑狼风倒也是条耿直的汉子,说到做到,说行了,我总算是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横了,果然有横的资本——我相信了,不过酒这东西,俺们族里没有,肉管够。

  我笑了,将屈胖三推开,把人扶起来,说没事,给口吃的就行。

  不打不相识,黑狼风信了我们的话,将我们引入村中,然后引荐给了村子里面的头人和长者,又摆下了宴席,好生招待。

  酒在荒域是一种奢侈品,当初在临湖一族的时候,那些长老为了喝上一口酒而欢欣雀跃,而在宁陵这样的小部族里,就更加难得,不过他们有一种饮料——是一种植物的根茎,将其煮熟之后,由妇人用嘴巴咀嚼发酵,吐出来的汁液,被称之为巴能卡。

  对方盛情邀请我们喝,然而我们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坚决抵制。

  宁陵一族的人瞧见我们不懂得享受这美好的事物,颇为遗憾,不过自己却是大嚼大饮,然后与我们畅谈起来。

  相比陈留,宁陵这边倒是没有那么封闭,甚至还与华族有贸易往来,在听到了我们的目的之后,那宁陵的头人决定组成一支贸易马队,然后组织运送货物去华族的聚集地汉城,换回必要的生活用品来。

  大家一阵畅聊,然后消息灵通的人便谈及了华族来,说华族最近要换一个族长,是位顶尖的强者,新老交替,准备举行盛大的仪式,邀请各方部族前去观礼。

  所以就算是没有我们,他们也准备组织人手过去。

  毕竟华族是荒域一带最大的部族之一,跟那边搞好关系,对部族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接着头人还给我们介绍,说此次带队前往华族的,并非别人,正是黑狼风。

  我有些惊讶于华族的消息,问了几句,方才得知老族长突然暴毙了去,然后华族内乱,经过动荡之后,最终选出了新的一位族长来,据说那位并非贵族,而是旁支出来的年轻人,不过却是十分厉害,手腕了得,现如今已经掌控了华族大势。

评论
  • 6666:

    沙发

    回复
  • 百合:

    沙发了

    回复
  • 虎皮猫大人:

    第一个

    回复
  • 1:

    1

    回复
  • nihao:

    不想说什么了

    回复
  • 你好你好:

    回复
  • ANYT:

    会不会是王秋水

    回复
  • 米:

    谁?

    回复
  • 6666:

    华族族长是安?还是?

    回复
  • kk:

    华族乱,小言平乱去。

    回复
  • 混合:

    好水

    回复
    • 回复混合:

      艹你妈既然水你就别看,在这里叽叽歪歪影响别人心情。

      回复
  • 小鹏:

    板凳

    回复
  • 浪舟:

    不错 有伏脉

    回复
  • 鄧新平:

    还可以

    回复
  • 小黑:

    华族换族长是内乱,但起因想必是王秋水一伙挑拨离间。陆小言就要和王秋水发生正面冲突了。

    回复
  • 蚩尤:

    楼上那位书友说的是华安,我以为在看的是唐伯虎点秋香,旁枝的傀儡,左道加上胖三的BUG组合,王秋水又要哀叹,我会回来的。

    回复
    • Hero--陆仁贾(︶.﹀)y:

      不是华安,就是安,陆言上次来荒域时就下的少女安,青鸾转世….

      回复
    • 好猫:

      王秋水也是流年不利啊,先是左道,现在又是小言言外加个小胖三,够喝一壶的了,哈哈。

      回复
  • Bella:

    安呢 安怎么样了

    回复
  • 小佛,你好短啊!:

    我很长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三胖子:

    王秋水什么时间死?这家伙畜生不如!

    回复
  • 陈留,宁陵,小佛你这是说河南是荒域吗:

    陈留,宁陵,小佛你这是说河南是荒域吗

    回复
  • 洛飞雨:

    我就在开封,离陈留近…

    回复
  • 沈东华:

    鸡巴的是陆左吧

    回复
  • 幽冥:

    快点见到少女安啊!!!

    回复
  • extb:

    陈留劫另一个灵魂是杨劫的,在道事一中被姓黄的混球夺舍成功,连同面具都被占去。在泥湖地龙那一章出现时已经不是他本人了!在通过时空乱流时碰巧进入陈留劫体内,等到他觉醒了又将是一个刺客!

    回复
  • 呵呵哒:

    别说的搞得自己很懂一样,有的地方作者根本就没写那么清,搞得好像你是作者一样

    回复
  • 肥肥:

    看样子上面的都是小佛的铁杆粉丝啊!

    回复
  • 美好时光:

    这蛊2真麻烦,连道事中的人物也搬出来,难道我还要去看道事?

    回复
  • tianwang789:

    不看咋知因果关系啊。

    回复
  • 傻逼的生活~:

    小佛的球迷~

    回复
  • 傻逼的生活~:

    o~是说迷~

    回复
  • 傻言:

    等章太慢了好辛苦

    回复
  • 蚩尤:

    话说,小佛是不是看过《高手寂寞》啊?

    回复
  • 乌龟:

    1、有些女人有房车情结,有要男人养家的封建思想(男人买房买车都是男人养家的表现)。彩礼是封建婚姻的产物!男人有处女情结,有找处女的封建思想,合情合理。 一个有封建思想的女人凭什么说男人封建?只许女人放火(封建),不许男人点灯(封建)?  2、女人常说爱情需要相互宽容,女人要男人宽容她们不是处女,可她们却不宽容没房没车的男人。  3、有房有车的男人找处女,她们又说,不是处男没资格找处女。我倒想问问她们,没房没车的女人有资格找有房有车的男人,男人不是处男为什么没资格找处女?(主要用于反驳非处女,不希望男同胞以此作为自己不是处男的借口)  4、她们说女人生孩子和做家务带孩子,男人买房买车是应该的,可处女也有生育能力,娶个处女结婚后一样上床生孩子做家务。处女和非处女都问男人要房要车,都可以结婚上床,都有生育的能力,婚后都能生孩子做家务,男人付出同样的代价干嘛要选择被别人上过的女人呢?  5、女人说处女还不是被男人破的,可冤有头,债有主,谁造成,谁负责。别的男人不需要为非处女负责,更不会替非处女的第一个男人背黑锅!男同胞们,假如一个女人被别人破处却叫你们负责,你们乐意吗?6、女人常说处女膜只是一层膜,男人是爱人还是爱膜。男人觉得结婚证只是一张证,女人爱的是人还是证。不结婚只同居可好?7、砖家说有些女人天生没视网膜、耳膜、处女膜。揉眼睛揉破视网膜,剧烈运动导致视网膜、耳膜、处女膜受损!反正我不太信砖家,视网膜比处女膜脆弱得多也没见揉眼睛受损,剧烈运动没碰到处女膜却说破就破?8、处女膜修复(医生帮撒谎)赚一次钱,真假处女膜鉴别(医生戳穿谎言)又赚一次钱。 处女膜鉴别最初来自婚检的处女膜检查,同行修复的膜会看不出来? 9、 女人常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在乎她不是处女 ,我嫖娼时就不在乎妓女不是处女。 扫黄只是找不到真爱的人在嫉妒, 自己找不到真爱还不让别人找 ,我们喜欢嫖娼的才是真爱 。支持嫖娼合法化 !嫖娼才是真爱 ,找处女的都是不懂真爱的。   妓女是n个男人X1次=n次 ,不是处女的是1个前任Xn次=n次 ,同样是被别的男人上过n次的女人并没什么区别。 反正我是看开了 ,我因为爱妓女所以宽容她们不是处女 ,嫖娼其实也是一种真爱。   像我这样的男人才是破鞋们口中的好男人, 想磨灭男人的处女情结 ,就请支持男人嫖娼!

    回复
  • 新用户766678:

    同问,两头细中间粗,轨迹不均匀。难道飞机突然间松了口气?

    回复
  • 新用户029514:

    世界再乱,不能让孩子们感觉到。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