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为什么

2016年6月4日 更新

  从东海蓬莱岛赵公明手中抢来的量天尺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当真是一件顶厉害的法器。

  更多的时候,它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像板砖。

  横扫一圈,台上除了屈胖三之外,再没有一个能够站着的人,也没有谁能够再吵到屈胖三,他像赶苍蝇一般,将这些人给弄走之后,回过身来,跳到了石头上面,蹲在我跟前,戳了戳我的大腿,说什么感觉?

  我说麻。

  他又摸向了我的脊椎去,我说别动,那儿在复原呢,最关键的时刻,给我一天时间,差不多就能够下地走路了。

  屈胖三黑着脸,说你别想啊,大人我可不想背着你。

  我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丫有没有良心啊,以前的时候我抱着你四处跑,有喊过苦叫过累么?”

  屈胖三说那不同,我多大一点儿,你多大一点儿?根本就不对等嘛。

  他说完之后,眼珠子一转,看向了旁边的劫。

  劫跟我一样,五花大绑地捆在了石头上面,等待着祭天,屈胖三打量了一会儿,问他道:“你什么情况啊?”

  劫刚才也以为屈胖三就是他们部族的神灵巫溪,还指望这这家伙能够帮自己主持公道,没想到转眼之间,老母鸡变鸭,竟然变成了这样的结果来。

  不过刚才屈胖三那两下也着实惊到了劫,听到对方问起自己,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是他的徒弟。”

  啊?

  屈胖三转脸看向了我,说这才多久时间,你就收了一徒弟?

  我苦笑,说还没正式拜师呢,我自己个儿都没有出师,哪里能收徒弟?不过倒是交了一些敦寨苗蛊之外的东西给他——他叫劫,陈留劫,如果不是他救了我,只怕我两天前就已经在林子里挂掉了……

  屈胖三点头,说哦,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背你吧——嘿,小子,你愿不愿?

  劫大难不死,哪里能够不愿,慌忙点头,说好,好,我愿意。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听着像是要结婚。

  我说干嘛去啊还要背着,我们在这里等一天,等我腰好了再说呗?

  屈胖三说我主要是想去跟我可爱的朵朵小媳妇儿汇合,不过看在咱嫂子的份上,等你一天也没事儿。

  我说什么叫看在你嫂子的份上啊?

  屈胖三挤眉弄眼地说道:“你呢,这伤主要在腰上面,腰不好就肾不好,肾不好就不性福,若是让我嫂子知道了,可不得怼死我?所以让你养好身子,免得以后影响到夫妻和谐生活,到时候老是埋怨我……”

  听到他说这么一段,我顿时就为陆左的女儿朵朵有些难过,摊上这么一老流氓,小女孩儿可该怎么办?

  不过这事儿可该我堂哥陆左去犯愁,我关心另外一件事情,说他们人呢?

  屈胖三说得亏你关键时刻,找到了荒域这里来,要不然我们估计就困死在了那个鬼地方;不过你丫也太慢了,搞得过来的时候,大家都被那时空之力抛得四散而落,彼此没有了消息,我刚才要不是好奇这边在搞什么鬼,说不定你丫就挂了。

  我说不对啊,你都说四处分散了,那你怎么能够找到朵朵的么?

  屈胖三嘻嘻笑,说山人自有妙计,不是你这种俗人能动的。

  你大爷!

  我忍不住骂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已经将我和劫身上的束缚给解开了去,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我这小兄弟身上有一血海深仇,就是刚才被你拍飞而去的那二长老,谋害了他父母,你一会儿帮忙抓过来,让人家了结这因果吧。

  屈胖三挠着头,说啊,什么二长老,长啥样儿?

  我说老头儿,红脖子,一脸嚣张。

  屈胖三说别,你别跟我形容这些,刚才那一堆渣渣,我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到底啥鬼模样,我哪里知道,先把你扶下去吧,在这里晒太阳,又不抹防晒霜,会变黑的。

  劫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那啥,不然先去我家呗?”

  我说会不会有危险?

  屈胖三说你放心,就这儿的一帮土老帽儿,还没有人动得了你——对了,小子,你仇人谁来着?你一会儿给我指一下,我帮你拿住就是了,杀人的话,我懒得沾因果,你自己料理。

  他屁大一点儿的小孩,结果一口一个“小子”叫着劫,不过劫瞧见这小胖子是真有本事,简直如同天神一般,也不敢有太多的计较,反而是心中充满了憧憬。

  在此之前,二长老对于他来说,简直是需要仰望的存在,他这两年来卧薪尝胆,就是想要找机会将此人给斩杀了去。

  结果突然有一天,一人跑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仇人是哪个,你指出了,我帮你办了。

  那态度就好像是一款爷揣着一麻袋的人民币走进金店,跟小妞说道:“喜欢哪款,你尽管挑,咱喜欢就买。”

  然而就是这德性,却让劫崇拜得不要不要的。

  商量妥当之后,劫把我小心翼翼地背了起来,然后走下了石台来,这时周遭还围着几乎整个部族的族人,瞧见我们走下来,脸上充满了恐惧,还有人冲着劫和我们指指点点,口中喋喋不休。

  他们又是愤怒,又是害怕,就是没有人敢在上前来。

  刚才的那樱花神婆被人从废墟之中扶了出来,她老人家一身肥肉,旁边扶着她的两个婆子累得一身虚汗。

  樱花神婆怒气冲冲,口中骂骂咧咧,然而当瞧见我们走下来的时候,却适时地闭上了嘴。

  很显然,刚才屈胖三的那一脚,踹得她有些扛不住。

  太痛了。

  人群之中自动让出了一条路来,没有人敢上前来招惹我们,特别是那个从天而降,宛如神灵一般的孩子,而这个时候那魁梧的族长和几个陈留一族的高手也赶了回来。

  他们多多少少都受了到量天尺的冲击,神情疲惫。

  劫对于二长老的仇恨依旧不减,瞧见其中的二长老,不由得一阵激动,对屈胖三说道:“就是那个,红脖子的老头儿,就是他,杀了我的父母。”

  屈胖三点头,说哦。

  他也没有任何动作,劫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焦急的表情来,而那边,陈留族长带着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拱手说道:“这位贡玛,刚才多有得罪,请问你来我族,有什么事情么?”

  先兵后礼,或者说是前倨后恭。

  屈胖三根本就不理睬这人,而是看向了缩在人群后面的二长老,说你叫二长老?

  二长老点头,说对,我是陈留一族的二长老洪,我……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停住,没有人关心你叫啥,我就问一下你,我旁边这小兄弟说你两年前曾经在他父亲的食物里面下毒,然后将其引入了兽群之中去,害其惨死,然后又用同样恶劣的手段,害死了他的母亲,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

  二长老慌忙摆手,说没,没有,他血口喷人,这位贡玛,这小孩儿脑子坏掉了,被邪灵入侵过,是个丧门星,他父母就是被他自己给克死的……

  屈胖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你承不承认都没关系,大人我又不是法官,总之一句话,其他人都散了,你留下来,一命赔两命,你也不亏。

  当着自己的面,要杀门下的长老,这事儿让陈留一族的族长颇为尴尬。

  这也太不给面子了。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小兄弟,叫你一声贡玛,是瞧得起你,但是你千万别目中无人,我陈留一组,可有两百名战士,以及两百名悍不畏死的族人,真的要动起手来,咱们也不过是鱼死网破……”

  砰!

  屈胖三掏出了量天尺,身子一动,却是出现在了族长的跟前来,然后瞬间变大,将那族长给三两下,本截身子都给直接拍进了土里去。

  好暴力!

  而那族长倒也是皮糙肉厚,尽管给拍得口吐鲜血,却还是没有死。

  屈胖三收起了量天尺来,拍了拍族长的脸,说叫我大人,听到没,叫我大人,别什么小兄弟啊,什么贡玛的乱叫;另外,你就是你,你代表不了谁,还四百多号人呢,你觉得他们都愿意陪着你死?

  他的果断狠绝让众人纷纷后退,而二长老脸色一变,转身就朝着那茅草房上飞纵而去。

  屈胖三身子一闪,几秒钟之后,拽着跟死狗一般的二长老又回了来。

  他将人扔到了地上去,然后对着周围的人说道:“都散了,都散了,看什么热闹呢?要是给殃及池鱼了,你们哭都来不及。”

  这话儿说完,陈留一族的人赫然变色,纷纷往后退去,潮水一般,没一会儿便不见几个人影了。

  劫背着我,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瞧见他惊呆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我下来,你先了结此人,帮你父母报仇吧,这样才好跟我们一起走。

  劫点头,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旁边,然后走到了二长老的跟前来。

  在他左边的五米之外,是被埋进土里大半个身子的族长。

  劫从二长老的腰间摸出了一把匕首来。

  他双手握着,浑身颤抖,将那匕首放在了二长老的额头之上,然后问道:“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我父亲与你无仇无怨,为何要杀他?”

评论
  • 蚩尤:

    先顶再看

    回复
  • 大汀:

    回复
  • 禁忌:

    看上他妈了呗

    回复
    • 张小邪:

      神回复······

      回复
  • 禁忌:

    这孩子

    回复
  • 禁忌:

    要不就是有什么宝物、利益

    回复
  • 禁忌: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肥虫子:

    烦人修仙了,小佛是你写的吗?

    回复
  • 陆语:

    应该是族长的意思吧!政见不合!

    回复
  • 援军:

    孩子吊炸天

    回复
  • 黑莓:

    很可能劫是二长老的儿子

    回复
    • 量天尺:

      这脑洞太大了。

      回复
  • 最爱大人:

    大人牛掰

    回复
  • 劫:

    太短了

    回复
  • 李德胜:

    切掉小鸡鸡

    回复
  • 梦醒她乡:

    族长也不是好鸟

    回复
  • 贵州人:

    短了点

    回复
  • 二狗爸:

    估计最后也没杀掉,然后被小言言带到华族那里,给了别人

    回复
  • Bella:

    族长也参与了吧?

    回复
  • 二长老:

    劫,其实,我是你亲生爸爸。

    回复
  • 陆仁假:

    二长老跟族长断背山啪啪啪的时候被劫的父亲撞见,劫的父亲想插足,二长老便起了杀心

    回复
    • killer:

      你在逗我

      回复
  • 幽冥:

    (๑°ㅁ°๑)一脸懵逼

    回复
  • 杨劫:

    杨劫被大师兄搞死了,从新附身在这个人身上,自己改名为劫

    回复
  • 傻逼的生活~:

    ~~

    回复
  • 嘎嘎:

    劫他母跟二长老搞被他父看见了

    回复
  • 杨劫报道:

    杨劫被大师兄搞死了,附身于他身上,自己改名为劫

    回复
  • 大师兄:

    这两章写的真有种让人摸不到头脑的感觉,再这么写报仇的事儿就跑题了!尼玛陆言如此不堪刚刚起步的家伙居然收了徒弟!真不敢确定这是小佛的提纲里的伏笔还是代笔在瞎编!

    回复
  • 大师兄:

    小佛切不可让代笔拉低了自己的写作水平破坏了自己的名声啊!

    回复
    • 回复大师兄:

      绝不是代笔,这就是小佛的写作风格,我真的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回复
  • Sus:

    快更啊~~~

    回复
  • 快更啊:

    怎么还不更新啊

    回复
  • 李德胜:

    曾经的谁,心有不甘,来到了荒域。这位是十几年前死去的,也就是00年前后,那么会是谁呢,能够自己重修,都是大拿,并且这人是知道荒域的,那么他就是,天王左使,王,新,鉴。

    回复
  • 送88元现金:

    注冊送88元 大三巴QQ:3576328066

    回复
  • 注册送88元:

    送58元 MACAU金沙彩金派发专员QQ:3559782115

    回复
  • 送88元:

    StǒΡ╭ァ送58ぇ紅包 汇丰娱乐城加Q:1813712617

    回复
  • 回复
  • 新用户597073:

    我们学校流传的段子···据说是应聘游戏策划。虽然我们大多数毕业都是干网游美工。

    回复
  • 新用户398441:

    2010:“村上君今年是诺奖的大热门”,结果诺奖颁给了马里奥-巴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