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从天降

2016年6月3日 更新

  那老肥婆子双手举天,火焰从掌心冒出,然后飘落了下来,落在了石台之上,一大片的火焰陡然冒起,然后围着这祭坛形成了一大圈的火场,再加上之前的设置,勾勒出了无数跳跃的符阵来。

  这般的伎俩在我看来实在一般,然而陈留到底是小部族,里面的人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所以这一招的确还是让人激动和恐惧的。

  火焰升腾而起的那一瞬间,围在祭坛旁边的数百部族民众几乎都跪倒在了地上去,口中高呼道:“巫溪、巫溪!”

  这声音从数百人的口中呼喊出来,相互堆叠,交织在一起,渐渐地就形成了强大的感染力来。

  尽管只是几百人,但当人进入了疯狂状态,那嗓子根本就是控制在不住的。

  所以疯狂的气氛笼罩其间,着实有一些火热。

  在这样的喧嚣叫声之中,樱花神婆开始疯狂起舞来。

  说句不黑不吹的话语,她的舞姿算得上是不错,充满了宗教的庄严与疯狂,让人莫名就是一阵感动,极富有渲染力。

  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婆子实在是太肥了。

  这人一肥,又要浪,结果那肥膘甩得到处晃荡,有一种要脱离地心引力的趋势,看得人简直就是一阵尴尬。

  然而劫这个时候却有几分恐惧了,他的声音都在发颤,说师父,一会儿她就要拿刀子捅进我么的心脏里,将血引出来,用来乞求巫溪的降落,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会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永世不得安宁,那可怎么办啊?

  我说是这样么?

  劫哭了,说早知道如此,我当时直接自杀算了,至少还能入得轮回,若是神魂永远不得超度,那简直就是没有了希望——我连去黄泉之下,见我父母都不可能了……

  他到底年少,一想到这可怕的后果,泪水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我瞧见了,忍不住问道:“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将我从林子里捡出来啊?”

  听到我突然问这件事情,他反倒是卡住了。

  沉默了一会儿,他闭上了眼睛,说不,不后悔,至少你给了我能给对抗二长老的勇气,只可惜我最后还是没有能够给父母报仇,仔细想想,其实也就释然了——这就是命,这就是命啊……

  劫的释然让我安心一点,尽管不确定他是安慰我这么说的,还是真心诚意,但我到底还是少了几分内疚感。

  只不过,倘若真的让我面对这样的结果,我还是有一些不甘心。

  老子一条过江猛龙,难道真的就死在这里了?

  此时此刻,我的脊柱处于最为关键的恢复期,根本动弹不得,甚至都不能行气,因为一旦动了元气,没有能够坚持度过这最关键的时刻,我以后估计都是一个瘫子了,而即便是我用了劲气,在这么多人的围殴之下,也没有任何作为。

  动是死,不动也是死路一条,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唤醒小红,让它救我于危难之中。

  我开始尝试着呼喊小红,用全部的精力去呼喊它,宛如祈祷神灵一般,全心全意。

  然而一直到了火焰冒起一丈,樱花神婆停止了跳大神,大喊一声“刀来”的时候,都没有将其唤醒。

  它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一时半会儿真醒不了。

  看得出来,之前在茶荏巴错之下,那新摩王召唤出奎师那之时,灌注在聚血蛊之上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已经强到超出了它的承受范围之外,使得它不得不用沉眠来保护自己。

  当那樱花神婆举起刀子,插向我心脏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即将要死去。

  所幸的一点,那就是面对死亡,我有足够的从容。

  我笑了笑,试图说两句漂亮话,来当做临死遗言,结果话语塞在了心口,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原来死亡,到底还是一件让人难以面对的事情。

  而就在那刀尖即将插进了我的心脏之时,石台祭坛之下,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惊呼声来,无数人在这一刻都欢呼了起来,而手持着弯刀,准备给我放血的那樱花神婆,居然手一松,将那刀子给扔在了地上,紧接着趴倒在了地上,开始不要命地磕起头来。

  是什么,让他们这么恐惧,又兴奋?

  我的目光往天空移去,却见那上面,除了太阳之外,竟然还有一团光芒。

  那光芒呈现出一种乳白色的团状,随后能够瞧见一个挥着翅膀的身影,朝着这边降临而来。

  巫溪、巫溪、巫溪……

  陈留一族的人这个时候是真的疯狂了,无数人跪倒在地,疯狂呼喊着自己信仰的神灵名字,弄得我都有些心惊胆战起来。

  难道,他们崇拜的神灵,是真的?

  为了两个大活人,它老人家真的感动得下凡来了?

  不会吧,什么神啊,就这么点儿节操?

  我满脑子的疑惑,然而当那玩意落到近空百米的时候,我突然间有一种想要捧腹狂笑的冲动。

  这尼玛是什么狗屁神?

  介不屈胖三么?

  瞧那小子,几日不见,似乎又沉了几分,脸都圆了一点儿,身子沉了,结果使劲儿挥舞翅膀,都有些摇摇欲坠,仿佛要砸落下来的样子。

  不过陈留一族的人哪里管这些,瞧见有人从天而降,恨不得将脑袋都给磕破,哪里还能动起脑筋思考问题?

  几秒钟之后,屈胖三挥舞着翅膀落到了祭坛之上。

  他伸了一下胳膊,将那光华组成的翅膀给收了起来,而我旁边的樱花神婆则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五体投地的样子,紧紧地趴在地上,大声喊道:“巫溪神啊,你终于来到了这个世间,请给你忠诚的子民一点儿指引吧,让我们能够看得清楚虚无缥缈的未来……”

  她说了一大堆,屈胖三却并不理会她,而是盯向了我,皱着眉头。

  劫瞧见这个小胖子落了下来,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大声喊道:“神,神啊,我控诉,陈留族中,有人肆意斩杀同伴,违背了你的意志,请你降下神力,惩罚于他们吧……”

  祭坛之下的二长老听到,也跳起了脚来,大声喊道:“神啊,他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污蔑——这两个人,是我们奉献给你的祭品,请你享用吧。”

  二长老身边的几个随从齐声呐喊道:“神啊,请你享用吧!”

  这屈胖三一降临,刚才还神圣庄严的祭祀场面一下子就炸了,弄得跟一菜市场一般,因为劫的率先投诉,使得众人纷纷发言,把屈胖三当成一仲裁官了。

  那家伙落地之后,有一点儿迷糊,给各种声音一搅和,顿时就头疼起来,看了一眼我,说什么情况,到处找你找不到人,跑精神病院来了?

  我苦笑,说什么精神病院,人家把你当成族中图腾神灵了。

  屈胖三毫无负担,耸了耸肩膀,问我,说你咋回事啊,这儿看了一圈,除了那壮汉稍微不错之外,没啥厉害角色啊,怎么给人捆成粽子了?

  我苦笑,说别提这茬儿行不?我来这儿的时候,从高空跌落,又不想你这鸟人一般有翅膀,结果摔断了脊柱。

  “摔断了脊柱?”

  屈胖三一愣,说那不是瘫了?我给你看看……

  我摇头,说别,我这里有小红兜底呢,残废是残废不了,不过这两天是最佳的恢复期,不能动弹,也不能运气,否则就真的落下残疾了,这帮人趁着这当口,将我给抓住了,我有什么办法……

  屈胖三旁若无人地与我交流,旁边的人都不是傻子,三言两语之后,就听出了他并非众人所期盼的巫溪神。

  这人是我的同伴。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听清楚了这事儿之后,那樱花神婆勃然大怒,往后退开,一直来到了那石台边缘之后,大声喊道:“邪神,这是邪神的使者,罪恶的囚犯,来人啊,给我把他杀了,用他肮脏的血,来祭祀巫溪,弥补我们的罪过。

  这话儿一说出来,众人顿时陷入到了一种被欺骗的愤怒之中,纷纷摸出了武器,冲上了石台来。

  第一个冲上来的,却正是那二长老,以及陈留族长。

  冒充神灵,这就是在亵神。

  重罪。

  身为陈留一族的权力代表,这也是对他们的极度蔑视,故而这几人显得格外愤怒。

  屈胖三却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看了我一眼,然后指着那樱花神婆说道:“这肥婆,到底干嘛的?”

  我说是这儿的神婆吧?

  屈胖三问怎么弄?

  我说让她消失,离得越远越好。

  他点头,然后回过身来,猛然踢了一脚。

  这一脚有点儿像是足球运动员开大脚,猛然一下,那樱花神婆就像一大皮球似的,给直接踹进了附近的茅草屋去,引发了轰塌一片。

  而这个时候陈留一族的族长、二长老和其余几位高手也冲上了前来。

  屈胖三继续问道:“他们呢?”

  我说刚才还想杀我呢。

  哦。

  屈胖三点了点头,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尺子来。

  量天尺。

  他对那尺子说了一声,大、大、大……

  量天尺凭空变大数倍,屈胖三掂量了一下,然后猛然一挥。

  这回,像是打高尔夫。

  砰。

    • 我想说现在的这些个发评论的人都被狗日了吧,水你去写呀,看着人家写的,享受着别人的劳动成果,还要说这说那,还要脸吗?

      • 我还是那句话,出口成脏的只能暴露你脑残的气质;盲目崇拜的只能反映你付钱的内涵!作者有创作权,爱咋写咋写,读者有评论权,爱咋说咋说。另外,别跟我说你在这里看小说是付了费的。所以别拿免不免费说事。

    • 三转的阵王,当年李道子都被他拉着写下“到此一游“。。这个鸟人太厉害了。。。。

  1. 这樱花神婆的形象、小佛是从跳广场舞的肥婆身上看到的吧?呵呵呵

  2. 前几天还期待几个大拿登场横扫副本千军呢,现在确实失望了,这几天倒不如捉蛊记精彩!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