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报血仇

2016年6月3日 更新

  二长老?

  当劫指向了那个红脖子的二长老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而趴在劫背上的我,却能够感觉得出他的绝望来。

  在陈留众多族人的簇拥下,在那彪形大汉的亲自拦截下,劫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即便是族长刚刚进行了承诺,但即便是劫赢了,也不可能让他离开。

  铁打的死规矩都能够变通,又何况是随口的一句承诺呢?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搏命了。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让那个曾经谋害了他父母的二长老得到报应,将其亲手斩杀,如果错过这一次,那么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完成了。

  只有战。

  族长盯着劫,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看向了二长老。

  被劫挑中的二长老洒然一笑,说没想到小家伙对我挺有意思的,既然如此,那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好!

  双方都确定了之后,劫将我从背上扶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了茅草屋的土墙边上,让我靠墙而坐,然后来到了众人围出的空地前。

  劫一离开,立刻有人下意识地朝着我这边围了过来,劫一下子就抽出了两把刀来,指向那些人,说谁敢在我与二长老交战的时候,动我师父,我的刀,绝对不会留情。

  族长伸手,拦住了这些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别动,等待结果。”

  众人方才停下了脚步,而这边的场中,二长老已经从旁人的手里抽出了一把铁刀来,颇有兴致地走到了场中来,然后对劫说道:“我虽然十年没有出去打过猎了,但这些年来修行不断,你挑我当做对手,实在是有一些张狂了——不考虑换一个旗鼓相当的人么?”

  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二长老倒是表现出了一个长者应该有的气度,然而劫却举起了手中的两把刀来,说道:“二长老,可还记得这两把刀?”

  二长老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说虽然族中铁器缺乏,但我并不是管理兵器的长老,问我,有些多余。

  劫却自顾自地说道:“这一把,是我父亲的佩刀;这把短的,是我母亲的。”

  二长老释然,说原来如此,然后呢?

  劫说两年前的时候,你在我父亲的干粮里面下药,然后将他引入狼群之中,被群兽撕咬而死;一年半之前,你将我母亲亲自杀死,然后弃尸荒野,伪造成被野兽袭击的样子;而现如今,我将用他们手中的刀,将你给亲自斩杀了去——唯一不同的,是我不会将你伪装成被野兽袭击的样子,而是正大光明地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他们报仇雪恨!

  “血口喷人!”

  二长老一下子就恼怒了起来,指着劫的脸,浑身颤抖地说道:“你这小孩子,张口就胡说,你父母的死,是族中反复认证过的,死于野兽之口,与我何干?”

  劫冷冷地说道:“你做过的事情,自己心知肚明,何必哄骗旁人?”

  二长老激动地眉头直跳,说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你、你……

  眼看着这老头儿气得就要晕厥过去一样,族长在旁边突然说道:“二长老,是非曲直,族中自有共论,何必多做解释,纠缠不休呢?”

  这话儿让二长老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他没有看向周遭议论纷纷的部族群众,而是将目光注视到了面前的这个麻烦小子来。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劫,五年前你跌落山崖之后,性情大变,不但将自己的名字改作‘劫’,而且还多有古怪举动,行为举止都鬼鬼祟祟的,樱花神婆曾经说过,讲你是被鬼魂夺了舍,想将你给赶出陈留,又或者拿来祭天,是我们看在你父母为了部族而死的份上,将你给保下来的;没想到你居然血口喷人,随意污蔑——既如此,那我就不再手下留情了。”

  他拔出了长刀来,缓步走向了劫。

  二长老的脚步十分沉重,一步一步,每走出一步,气势便强大数分,如此走了七八步,抵达劫的身前时,整个人都已经攀升到了巅峰之上。

  好强!

  没想到陈留这个小部族之中,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让我都有一些心惊。

  而这还只是二长老,如果是那族长的话,应该会更厉害。

  这就是荒域,充满了浓郁灵气的地方,在这样的世界里,人们更能够与灵气契合,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对于修行的培育,都是末法时代的人们所难以企望的。

  二长老手中的刀缓缓举了起来,然后朝着下方猛然一劈。

  他这一切显得格外缓慢,然而每一个动作,都仿佛遥遥控制着劫的举动,将其牢牢笼罩其间,只要有任何一点儿变动,他都会展开出暴风骤雨的攻击。

  当二长老将长刀举到了半空中的顶峰之时,一直被牢牢压制的劫终于动了。

  他不得不动,因为如果继续给二长老蓄势的话,只怕他逃不过这一刀。

  一刀,便会败北。

  劫动了,身子宛如幻影一般划过,双刀齐出,朝着二长老的要害刺了过去,而这个时候二长老的刀也如同闪电一般骤然而至。

  铛!

  二长老不管不顾,一刀劈下,劫不得已,只有撤去了攻势,用双刀格挡,结果巨大的刀势将他给劈砍地向后飞速退去,踉跄而走。

  就悟性而言,劫是我见过的少数天才,几乎是一点就通,然而他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底子太薄了。

  他年纪太小,底子薄修为浅,正面进攻,根本不是二长老这样的老炮对手,所以在气机被对方锁定了,不得不跟对方硬拼的一记之下,立刻就吃了亏。

  不过年纪小也有年纪小的好处,那就是灵活多变。

  往后退开了十几步的劫稳住身子,吐了一口血之后,却是毫不犹豫地再一次上前。

  铛、铛、铛、铛……

  战斗在一瞬间爆发,劫咬牙而上,双方战作一团,刀光剑影之中,一老一少两人身形交错,打斗显得异常激烈。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看好劫的战斗,因为在陈留之中,二长老是顶尖的高手,至于劫,虽然在少年之中有一定的名气,天赋异禀,而且父母也都是顶不错的高手,但是跟二长老比起来,着实还差了很大的一段距离。

  无论是从修为,还是战斗经验来说,都是不成正比的,这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子的游戏,实在是不值一提。

  然而随着战斗的展开,并且持续,懂行的人开始渐渐瞧明白了过来。

  或许劫在修为之上有一些欠缺,但手段,却已经不弱于有着几十年战斗生涯的二长老,甚至还更强。

  也正因为凭借着极为敏捷的身手和狂风暴雨的刀法,使得劫能够一直坚持下来。

  为什么呢?

  这时有人将目光投向了我来。

  而场中双方拼斗,在刀锋之中游走。

  十几个回合之后,我瞧见劫拿着父亲那把刀,硬生生地劈向了二长老。

  这是一个破绽,正是二长老一直求而不得的事情,所以在他施展出来的一瞬间,二长老就毫不犹豫地迎刀斩了上去,然而当双方刀刃接触的一瞬间,劫却扭动身子,以一个不可能的角度,递出了另外一刀来。

  咔嚓……

  一声脆响,劫父亲的那把刀直接断裂了去,而母亲的那把短刀,却捅进了二长老的肚子里。

  换命!

  他已然是抱着决绝的心思了,方才使出这样的手段来,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道身影冲入了场中,抓住了那把短刀,没有让他将刀子再往前地递出一寸。

  啊……

  劫这个时候的脸憋得通红,肌肉都扭曲了去,然而最终还是抵不住对方的力量,然后给一脚踹翻倒地。

  他一倒地,立刻就有十余人扑将上来,将他给擒住。

  那个出手阻拦的人,却正是劫之前最为信任的族长,而他将劫踹倒在地之后,先是检查了一下二长老的伤势,然后愤怒地宣布道:“劫意图袭杀族中长老,此为大罪,来人,将他给我关起来……”

  二长老腹部中了一刀,不过族长出手及时,倒也没有太多的伤害,不过此刻也是恼羞成怒,出言说道:“正午便是祭天之时,一人总不如两人心诚,不如一起祭天吧!”

  听到这话儿,族长沉默了两秒钟,点头说道:“可!”

  很快,劫被人收缴了武器,堵住嘴巴,捆住手脚,连同着动弹不得的我,给一起抬向了村子中间的石台之上去。

  石台高达三米,碎石垒成,在村子里还算是比较有气势,四周都有篝火燃烧,我和劫给绑在中间的石板之上等待着,这个时候的劫已经清醒过来了,用舌头顶开嘴里的泥土,满心懊恼地说道:“师父,对不起,连累你了。”

  我苦笑,说我们是难兄难弟,没啥好说的,不过你刚才真的很不错了,差一点儿就能够跟那仇人换命了。

  劫情绪有些低沉,说唉,只可惜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

  两人还没有说多几句,这个时候一个满身肥肉的老婆子走了过来,抓了一把沙子,往嘴里一吹,一大股的火焰陡然冒了起来,然后扯着嗓子喊道:“午时三刻已到,祭天!”

  1. 陆恪真是够了,最好不要学小米搞什么饥饿营销,否则会把自己的写作生涯给毁了。

  2. 想到了杨劫。。。。ps,他娘的陆左和老萧呢还有虎皮猫大人呢,蛊事1的组合能不能重聚啦

  3. 陆左是茶荏巴错的天王,陆言是荒域的天王,黑手陈是官场上的天王,肥虫子是未知世界的天王,真龙是各个时空的天王,而我……是我的电脑的天王!

  4. 族长的脑子进水了吧,从刚才的比斗来看,年轻的劫比什么二长老更有价值吧,从劫短短两三天的进步看,劫的那个猎物的价值更是深不可测,为二长老抛弃更年轻的新秀,搞死不可预料的神秘猎物,从而带来可能的灭族之祸?

    • 看书的你才没脑子呢。族长带人来抓劫,就已经表明族长和二长老一伙的,文中也暗示过。劫之前没有和十多年没打猎的二长老交过手,谁能肯定是个瘫痪的新师傅教的呢,暴露出谋杀主使人的族长决不会留仇人之子培养好再找自己寻仇

  5. 族长和二长老同穿一条裤子,两个都不是好鸟,陆言弄死他们,让劫当族长。

  6. 我看了那么久,蛊1 道事 捉蛊记,,这个蛊2思维太混乱了, 上一章才说祭天是明天开始,不是今天, 族长应该惜才,留下比2长老厉害当然劫才符合利益,并且他们2个打架是你族长许可全族见证的比武,你族长插手进去干什么?

  7. 劫原就是祭天的菜,族长给自己找个台阶,二长老是族长凶器,劫一家大小通吃,这次总算理由扛扛拔除了心头刺了呵呵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