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猎物争

2016年6月2日 更新

  果然还是来了。

  这两天的时间里,我差不多已经打听清楚了我所身处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果然是荒域,不过让我遗憾的,是虽然劫曾经听过华族的名字,但是具体在哪里,他也不知晓。

  荒域上有很多个小部族,散落在各处,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出过部落,也不曾去过别的地方。

  劫所在的部族也是如此,之所以听到华族,也是因为之前有游商抵达过这里,所以从那里听到的一些消息。

  而且这些消息也只有部族的高层知晓,倘若不是劫的父母在部落的地位还算高,说不定也无从得知。

  劫所在的部落,自称为陈留。

  这既是部族的名称,也是他们共有的姓氏。

  所以他的全名,叫做陈留劫。

  而部族信奉的天神图腾,是一种人首蛇身的神灵,我听劫跟我描述过,有点儿像是女蜗,又有一些不同,他们称之为“巫溪”。

  一般来说,祭祀巫溪只需要一些血食就行了,所谓“血食”,就是活生生的动物,越是凶猛和庞大,代表祭祀的子民心思诚恳,而如果是有重大的事情需要祈福,就需要人命来祭祀。

  最近一段时间,陈留不断遭遇天灾人祸,部族里几个顶厉害的战士相继死去,又有瘟疫出现,各种祸事生成。

  作为部族之中与神灵沟通的樱花神婆在一次部族高层会议之中,提出了用活人来祭祀。

  出于对未知神秘的恐惧,这提议几乎被一致通过。

  然而活人从哪里来?

  作为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部族,除了本部落的人之外,最近的部落还在百里之外,而且还是实力很强的部族,去过去那儿掳人,着实有一些冒险。

  所以劫告诉我他们的应对之法,是出动人手,去四处找寻落单的外部族人员,随后还做着一手准备。

  那就是准备拿出本部族的人来,参与祭祀。

  而这人呢,极有可能是两种,一是年迈老朽、成为负担的老人,而另外一种,则是刚刚出生的婴儿。

  但当劫将我带回村子里的时候,一切麻烦就都有了解决之法。

  一个不知来历,而且还近乎瘫痪的家伙,实在是天赐的礼物,这样的好事儿,怎么可以错过呢?

  所以这帮人来了,还对劫说出了如此义正言辞的话语来。

  然而面对着这些人的逼问,劫却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他是我的猎物,按照族中的规矩,如何处置这个人,是由我来决定的。”

  老头儿说对啊,所以这不是过来征求你的意见么?

  劫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老头儿和他身后的那几个壮汉,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意见,那就是不给。”

  什么?

  老头儿没说话,而他旁边一个浑身肌肉的壮汉一下子发怒了,吼道:“劫,你说话进一下脑子,你要知道,你既然住在我们陈留,就得为部族做贡献——部族给你房子住,给你东西吃,保证你的安全,让你能够平安长大到现在,你得有感恩之心,知道么?”

  劫毫不示弱地与那人眼瞪着眼,说道:“我住的这房子,是我父母盖的,我才从小到大吃的,都是我父母打猎赚来的;我父母死了,我没有让部族操过一分心,吃的也都是我自己的猎物!”

  他比对方还要大声,那人气势一弱,噎在了嗓子眼里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这个时候老头儿则说道:“劫,你这孩子啊,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劫抬头,盯着这老头儿,说不知道二长老有何见教?

  二长老?

  当劫喊出对方的名字时,我的心突然一跳,知道这人就是害死了劫父母的二长老,再瞧一眼他,发现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眼神中的恨意怎么都收敛不住。

  糟了……

  我的心里叹息了一声,紧接着听到那老东西说道:“虽说这房子是你父母盖的,但你既然住在这里,接受部族的保护,那就得给部族出力;虽说部族中有规矩,谁捕到的猎物归谁处置,但你要想一想,若是不将这人交出来,你忍心让部族的其他人去作为祭品么?”

  劫冷哼一声,说关我什么事?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变了,而二长老则冷哼了一声,说你说出这样的话来,还当不当自己是陈留部族的人?

  劫说是不是部族的人,可不是你来说了算的,得族长来决定。

  二长老听到这话儿,脸色都绿了。

  他盯着劫,许久之后,方才幽幽说了一句话:“好,很好,那就让族长来决定,一个宁愿让部族的人去死,也不愿意贡献出自己猎物的人,到底还配不配留在陈留部落……”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去,身边的几个随从则恶狠狠地瞪了这边一眼,也跟着离开。

  这些人一走,劫就愤怒地用手使劲儿捶了一下旁边的门框,恶狠狠地说道:“就算是闹到族长那里去,我也是有理的,我有处置自己猎物的权力,任何人都不能够剥夺!”

  我瞧见他盛怒难消,出声喊道:“劫,你过来。”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劫对我的本事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即便是在盛怒之下,他还是保留着对我的尊敬,赶忙跑过来,说怎么了,师父?

  我说咱们得走了,一会儿人来了,只怕我们就走不了了。

  劫不由得一愣,说师父你不是说今天是最关键的愈合期,身子动不得么,这是怎么了?

  我苦笑,说你刚才若是假意答应,拖延时间的话,我们或许还能够有一线生机,但你既然已经跟部族闹翻了,一会儿他们将族长搬过来,只怕我们就逃不掉了。

  劫不相信,说怎么可能,部族对于猎物的规定,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就算是族长来,都改变不了的。

  我说傻孩子,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若是他们将你给驱逐出部族去,你觉得他还会跟你讲究规矩么?

  劫说不会的,我父亲生前是族长最信任的战士,他很重感情的。

  我苦笑,说若是你们族长重感情的话,你父亲出事之后,你母亲为何还会被害死呢?你母亲难道不会把这事儿跟族长说么?

  听到我的话语,劫愣住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脸色变得无比冰冷,说对,一个是死去的人,一个是活下来的人,族长其实早就已经做了选择,只是我没有看明白而已……

  我说走吧,赶紧走,希望能够逃开。

  劫有些担心,说可是师父你现在是最关键的复原阶段,任何一点儿动静,都会有影响的啊。

  我摇头,说比起小命来,早一天恢复和晚几天恢复,都是小问题。

  劫没有再犹豫,回头收拾东西,弄了一个小包,又将一把弓、一筒箭还有两把粗糙的刀子弄好,然后将我给背了起来。

  我们没有走正门,而是爬窗而出,没想到刚刚出来,就瞧见了先前那小胖子。

  劫愣了一下,赶忙说道:“冲,你在这里干嘛?”

  小胖子有些惊慌,连忙摆手,说没,没。

  劫说别跟人说这件事情,知道么?否则我打死你!

  小胖子慌忙点头,然而没有等我们走出多远,便听到那家伙扯着嗓子大声叫道:“不好了,劫带着他的猎物跑了,快来人啊……”

  劫这个时候已经背着我走出十几米远,听到这声音,下意识地回手拿弓,我赶紧对他说道:“别闹了,赶紧走。”

  劫气愤不已,不过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朝村子外面跑去。

  然而经过这小胖子的一招呼,没半分钟,我们就给堵在了小巷子里,来了三十几人,人群分开,有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边还有好几个气势凛然的高手,先前那二长老也在其中。

  我瞧见这么多人,心中就有了几分无奈。

  我的下半身几乎没有什么知觉,想要使用遁地术都没有办法。

  唉……

  那个彪形大汉就是陈留的族长,他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凝望着劫,然后沉稳地说道:“怎么,想走?”

  劫这少年火气一上来,顿时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恶狠狠地喊道:“对,我要走,谁敢拦我?”

  彪形大汉点头,说你要走,我不拦你,把你身上那人放下。

  劫背着我,双手持刀,说谁敢?

  彪形大汉盯着劫,瞧了许久,方才缓声说道:“为了一个外人,跟部族的人翻脸,至于么?”

  劫说他是我新拜的师父,谁敢动他,我就跟谁拼命。

  彪形大汉说外面的人很狡猾的,他只不过是骗你而已,你放下人来,这儿任你自由出入,没有人管你。

  劫大声吼,说怎么会骗我?

  彪形大汉兴致盎然地说道:“哦?,你的意思,是他教了你真本事咯?”

  劫说当然。

  彪形大汉沉默了一下,说这样吧,我找个人跟你打,你若赢了,我放你们离开;但你若是输了,就将这个骗子放下来,行不行?

  劫眼珠子一转,指着二长老说道:“好,就他!”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