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在林间

2016年6月1日 更新

  安!

  不知道为什么,在那无数的画面之中,我瞧见了安的面孔,眼看着就要飞掠而过,赶忙高声喊着,希望陆左能够瞧得见。

  听到我的话语,陆左大声喊道:“众人,朝我这边靠拢,快!”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骤然而至。

  那篝火的光芒消失了,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气味,没有触感,什么都没有。

  糟了。

  我们要迷失在这世界的尽头了么?

  就在众人都陷入了绝望之中的时候,突然间又有一缕绿色的火焰腾然而起,将我们所有人都给包裹了去,然后朝着某一处光圈倏然而去。

  呼……

  我听到耳边有呼呼的风声,这种感觉是在刚才那五感被剥夺时无法感受到的,而几秒钟之后,我感觉到无数绚烂的色彩充斥在了我的双目之中,就仿佛炸弹一般,从双眼之中灌入,然后在我脑海里爆炸,万千色彩一瞬间充斥了全世界。

  紧接着是什么,无数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仿佛有千万人在我耳边私语。

  而当我被这种声音弄得快要崩溃了的时候,突然间身体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倏然往下坠落了去。

  急速的坠落让我充满了未知的恐惧,下意识地双手挥舞,似乎抓到了什么,然而还没有等我抓紧,那玩意就断裂了去。

  是树枝。

  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自己抓到了什么,那树枝和树叶不断拍打着我的身体,而几秒钟之后,我重重地跌落在了厚厚的落叶之上。

  即便如此,巨大的反震力还是将我肺腑之中的气血弄得翻腾不休,我深受巨创,感觉脑袋嗡地一声响,双眼一黑,人就昏死了过去,再也没有任何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种古怪的叫声给弄醒,下意识地睁开眼睛来,能够瞧见参天大树的枝叶,以及夹杂其间的星空。

  我想要坐直起身子来,结果刚刚一动弹,却发现脊梁骨好像断了几根,一动,全身便是一阵剧痛。

  疼痛让我眼冒金星,忍不住呻吟了几声,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间传来了低低的嚎叫声——呜、呜、呜……

  我斜眼看去,瞧见发出这声音的,并非旁的,而是一头满眼绿光的野狼。

  这是一匹宛如野马一般的巨狼,它在离我十米开外的地方虎视眈眈,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扑将而来,不过大概是我身体里面聚血蛊的气息让它有些顾忌,故而即便是眼馋,却到底还是在旁边不断游走,试图探知出我的底细来。

  我心中生出了几分欢喜来,因为幸运的事情是我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而不是在睡梦中给一头恶狼叼去了脑袋。

  紧接着我开始回忆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来。

  所幸的一点,是我身子虽然摔得不成模样,但脑子却没有弄坏,想起了在此之前,我们是在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那儿,在蝴蝶公子将那篝火熄灭的一瞬间,陆左按照着我的指引,最终用天龙真火选择了一个世界,然后将我们都给包裹着到了这里来。

  紧接着我从高空坠落,虽然经过无数枝叶的缓冲,但最终还是摔到了身体。

  他们人呢?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杂毛小道我不知道,但无论是陆左、还是屈胖三和朵朵,他们三人都能够御空而飞,别说这几十丈,就算是万米高空,也能够来去自如。

  如果我们跌落在了一起,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过来管我的,而不是任我躺倒在这腐烂树叶和淤泥混杂的树下,被那野狼虎视眈眈。

  思索了好一会儿,我得出了一个可能性来。

  那就是我们估计是在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分散开去了,要不然是不会变成此刻模样的。

  这还是最好的结果,而更坏的事情是我们进入了不同的世界。

  那问题可就严重多了。

  我尽量朝着好的方向去思考,然后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远处的那头恶狼身上来。

  这畜生长得跟一头马驹似的,这般高大身子的野狼,在地表世界是不可能出现的,那么这里一定是与我们所要去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

  而我当初瞧见的画面,却是自己在荒域时碰见的少女安。

  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么多飞速流转的画面里面,瞧见她,但我却能够有几分的把握,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荒域没错。

  因为这样的灵气浓郁度,与荒域是吻合的。

  那么大的野狼,在荒域也算是正常。

  只是,为什么荒域的世界,会出现少女安的图像呢?难道是因为她青鸾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我并不算是笨人,三两下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想清楚了,而这个时候,那头野狼也结束了前期的试探,开始蹑手蹑脚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它的脚步轻盈,身子弓起,表现出随时都准备离开后撤的样子,不过闪着绿光的眼睛,和流着口涎的嘴,却充满了侵略性。

  啊……

  我努力地吼了一声,那玩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发现我并没有动弹,反而放心了许多,开始朝着我靠近。

  没一会儿,它口中喘息出来的腥臭之气,都已经扑到了我偶的鼻子前面来。

  它开始围着我试探,脊椎摔到了的我半边身子都动弹不得,麻木僵直,所以做不出什么太有威胁性的动作,眼看着这玩意不断地试探,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这般的畜生,倘若是我健康的时候,来多少杀多少。

  只是,现在的我,真的就要死在它的嘴里?

  我充满了悲观的心理,试图呼唤小红,结果却如同泥牛入海,半点儿消息都没有反馈回来。

  在经过了许久的试探之后,那恶狼终于确定了我并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没有再犹豫,张开了满是腥气的大嘴,然后朝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就在死亡即将来临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肾上腺素陡然激发,一股力量凭空而来,我动弹不得,却在瞬间伸出了双手,抱住了这畜生的脖子,将其狠狠按到在地了去。

  那玩意一倒地便奋力挣扎,那力气很大,几乎要挣脱出我的控制。

  我知道如果自己一旦放开它,就半点儿机会都没有了,于是没有任何犹豫,抱着那畜生的脖子,张嘴就咬。

  野狼的毛发十分扎人,浑身腥臭无比,还带着湿淋淋的汗水,我死死抱住了这畜生的脖子,努力控制着它的挣扎,然后朝着脖子处的大动脉猛然张嘴,使劲儿将其咬断了去。

  血管一断,那鲜血便陡然喷射了出来,腥臭的狼血将我的脸都给弄得一片污浊,而受痛的野狼也拼命挣扎着。

  我没有心软,张开嘴,就着那血管的缺口使劲儿咬去。

  我几乎咬出了一大团的皮毛和软肉,将那恶狼的脖子咬去了小半边,这畜生方才最终停止了挣扎,软绵绵地趴倒在地,不再动弹。

  我与它的拼斗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气力,而且在挣扎的时候还动到了脊椎,疼痛让我几乎快要昏厥过去。

  短暂的失神过后,我勉强回过神来,躺在温热的狼尸之上,下意识地吸了几口狼血。

  我在补充能量。

  如此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方才回过神来,感觉刚才的拼斗让我脊椎受伤更加严重了,几乎动弹不得。

  我几次尝试,都没有能够成功,而这期间里,鲜血引来了蚂蚁和各路虫子,朝着这边汇聚而来。

  好在我体内有着聚血蛊的缘故,使得这些卑微的生命在我几米之外,就不敢再向前。

  对于这些小虫子,聚血蛊的威慑力还算是不错。

  我躺在狼尸之上,过了小半个小时,这个时候突然间林间一阵乱动,然后我瞧见有一条粗如水桶的花斑大蟒从树上游了下来,在我左边五米外的一棵树上挂着,好像是准备过来捡便宜。

  而另外有种野狗一般的犬类出现,豺豹之类的,而且不仅仅只是一条,七八条,在林子的间隙里不断穿梭着,舌头伸得长长。

  又有一头斑斓猛虎突然出现,一声虎吼,将这些豺豹给吓得四处逃窜。

  不过那些豺豹显然有些执着,虽然分散开去,却并不肯走。

  也不知道它们是在馋我呢,还是那具狼尸。

  一头三米多高的野熊直立着身子,从林子里也挤了过来,瞧见那头斑斓猛虎,毫不犹豫地狂吼一声。

  瞧见自己成为了那么多畜生眼中的食物,我心中陷入了绝望。

  如果是往日,我或许还能够凭借着手段一一斩除,然而此时此刻,为了一头狼我都已经耗尽了心力,哪里还有闲工夫对付这么多的畜生?

  怎么办?

  我的心如死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声口哨陡然吹响了起,紧接着有一个身影荡着绳子,如人猿泰山一般,从那树林间飞跃而来,落到了我的身边。

  他打量了一下我,问道:“死的?活的?”

第一篇文章
    • 每个人的重力不同,做坠落运动时又得到另一个空间的加速度,时空曲率影响下到了不同的地方,气球,铁球,篮球从同一位置扔下也不会落在同一位置的。

    • z在荒域,一切皆有可能——–这畜生长得跟一头马驹似的,这般高大身子的野狼,在地表世界是不可能出现的,那么这里一定是与我们所要去的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

  1. 小佛最近怎么感觉有点江郎才尽的感觉,是压力大嘛,写那么多,理解你辛苦,希望写出好作品

  2. 等小红醒了,陆言又会有一个新的技能了,很好奇是什么啊……(蛊2主角是陆言,大家要端正态度啊)

  3. 绝对是代笔!许多句子的末尾,“了”字后面必定加上个“去”字,是故意加的。蛊1里面就那么几处而已,蛊2通编都是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