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暗夜恶斗

2015年10月3日 更新

  如果说这老和尚是冬日的积雪寒冰,那么蚩丽姝则是夏天的炙热烈阳。

  一个是漆黑如墨的暗夜,一个是光明大放的白昼。

  这些大头鬼灵定然是蹄达上师这些年来潜居于此处为非作歹、手段毒辣炼制而出的得意之作,离我十几米远,我都能够感受得到这些家伙身上彻骨的寒冷,跟普通的鬼灵那是有着千差万别的,想必也是十分的恐怖。

  然而在蚩丽姝这炙热的五彩神光照耀下,却冒着滚滚浓烟,一一化作灰烬。

  这场景不管我们这种门外汉看着惊诧莫名,就连蹄达上师这般的凶人,都为之震撼。

  当所有的大头鬼灵都化作无物的时候,他仿佛受到了什么严重的打击,后退两步,脸色惨白地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蚩丽姝笑了笑,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与她在一块儿也待了一些时日,多少也能够明白她的心思,知道一般大人物都不会自报身份,必须要有一些小喽啰在旁边拉扯旗子,于是上前,傲然说道:“你既然长居于此,自然应该知道,往南再走三日,有一个地方叫做寨黎苗村,主事人名叫雪瑞,而这位姑娘,则是雪瑞的师父!”

  老和尚大为震惊,又往后退了两步,方才颤抖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曾经与萨库朗分庭抗礼,不弱半点下风的寨黎苗村?”

  萨库朗是啥玩意儿?

  我心中一跳,有点儿听不明白他的话语,不过却又不想弱了气势,于是顺着他的话往下接,说对,不过萨库朗算是什么东西,这位姑娘只不过太懒而已,要不然收拾萨库朗也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老和尚眼睛瞪得大大,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如此说来,萨库朗的覆灭,并不仅仅只跟北国左道有关系咯?

  北国左道?

  等等,你是说那萨库朗居然是被我堂哥陆左,和那色眯眯的道士萧克明给灭了的?

  我擦咧,堂哥你可真的牛波伊大了吧,怎么哪哪都有你在啊?

  这是阴魂不散么?

  不过尽管如此吐槽,但我还是忍不住心中那股油然而生的自豪,冲着那老和尚得意地说道:“你所说的北国左道,莫非就是陆左和萧克明?”

  老和尚下意识地浑身一颤,都你还认识他俩?

  我得意地点头,说非但认识,而且实话告诉你,本人陆言,就是陆左的堂弟,也是他的弟子。

  弟子?

  老和尚再一次退了两步,左右望了一眼,慌张地说道:“弟子?你的意思,是疤脸怪客和那杂毛道士就在附近?”

  他的问话让我愣了一下,不知道是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这人难道是我师父的故友么?

  我正琢磨着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呢,老和尚却从我的神情之中瞧出了一些变化来,他长嘘了一口气,然后阴阴地笑道:“当真是意外之喜啊,没想到我蛰伏多年,都已经放弃了给组织报仇,仇人却自动送上了我的面前来。菩萨对我,可真的不算是薄……”

  什么?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头就是一跳。

  你不是应该惊恐不安,然后赔礼道歉,仓皇逃离,配合着我陆言弄一场智退强敌的戏码么?

  怎么这画面一转,竟然又折腾出如此一副场景呢?

  那老和尚瞧见我脸上僵硬的表情,突然哈哈大笑,说孩子,你觉得我会被你给骗了么?不管你是不是陆左的徒弟,但是雪瑞的师父蚩丽妹我多年之前,可是见过的,虽然两人长得很像,但是很你却忘记了,蚩丽妹可是已然过了百岁,这小姑娘嫩出了水来,哪里可能是雪瑞的师父?是她的后辈还差不多吧,我若是收了她,做成美人降,重返泰国,那是指日可待了。

  我的心开始往下沉,望向了蚩丽姝。

  原来并非我说话有误,而是她的诱惑力,实在太强。

  老和尚不知道蚩丽妹青春永驻的事情,自然不会相信与蚩丽姝一模一样的她,如此说来,必将是一场恶战了。

  只是,刚刚化身成人的她,能够战胜得过这个精修一甲子以上年岁的老和尚么?

  我心中忐忑,而一直没有开口的她却终于说话了:“说了这么多,是不是可以开始正式打架了?”

  打架?

  老和尚蹄达上师脸上浮现出了怪异的表情来,肌肉扭曲,双目赤红,寒声说道:“你以为我是再跟你小孩儿过家家么?”

  她翻了一个白眼,说难道不是么?

  立身大业被毁去,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在别人看来,却仅仅只是一场玩闹而已,这事儿让老和尚腾达上师一股邪火直冒心头,再也忍耐不住了,将手中的黄金禅杖猛然一顿,然后人就朝着前方飞纵而来。

  别看他又瘦又小,但是那根禅杖却沉重无比,在半空之中挥出,却有千钧之势,呼啸而来。

  蚩丽姝站立原地,一动也不动。

  尽管我还知道她应该能够应付一些时日,不至于惊慌到静立不动,但是心却莫名地慌张起来,当瞧见那黄金禅杖重重砸落到她的脑袋上时,我甚至忍耐不住地放声大叫了起来。

  啊……

  我恐惧地大叫着,感同身受,然而当黄金禅杖砸落到蚩丽姝的头上时,往下一挥,那整个人却是化作了一团散沙,化作了空明。

  不见了?

  目标突然间化作了灰飞,这情况让老和尚也为之震撼,他收回禅杖,猛然一抖,从身上突然游离出两条黑色巨蟒,凭空悬浮,朝着四周一阵盘旋,紧接着朝左前方猛然扑去。

  呼!

  巨蟒张开大嘴,朝着前方咬去,果然有一道身影闪烁,然后又消失于无形之中。

  那两条巨蟒上下翻飞,不断游荡,似乎从虚空之中找出消失不见的蚩丽姝来,然而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老和尚口中一直念念有词,突然间他双眼圆瞪,怒声笑道:“哈哈,我知道了,当真是一个小妖精,竟然还想跟我施展这样的手段,你以为老衲真的能够被你所迷惑么?”

  一声怒吼,他箭步前冲,手往着虚空一劈。

  他这一掌虽然劈在了空处,却掀起了一阵古荡不休的飓风来,我们站在十几米开外,都感觉站立不稳,止不住地朝后推开,而身子骨儿稍微弱点的童男童女,则连着翻了好几个跟头。

  能够组建起这么偌大一片势力的蹄达上师,果然不是寻常人等,这一下掌劈飓风,没有一甲子的浑厚修为,是绝对弄不出的。

  而就在我退了两步之后,我也瞧见蚩丽姝从虚空之中浮现出来了。

  她并非是凭空消失,只不过是用了障眼法而已。

  只要老和尚能够封锁住整个炁场,她就再无遁形之地,而老和尚也不会给她任何机会,让那两条黑蟒封锁住了前后的去处,然后提着禅杖,朝着她愤然冲去。

  我瞧见两人在一瞬间,交织在了一起。

  老和尚主攻,那两道黑蟒阴灵,再加上他手中充满了恐怖气息的黄金禅杖,波纹浮动,将整个空间给封得死死,而蚩丽姝只有在间隙之中不断游动,不让他击中。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够瞧得出来,她能够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小。

  如果没有意外,再进行几个回合,蚩丽姝就极有可能落败。

  我能够帮她做点儿什么事情么?

  想到这里,我开始低头去找寻刚才被我不知道扔在了哪儿的自动步枪去,找了一圈,有一个年轻女子找到,递到了我的手上来。

  此刻的我已经是浑身酸软无力了,那枪身如有万钧一般,我全凭着意志将其平举而起,然后瞄准了前方,这才发现蚩丽姝和老和尚两人几乎交织在一块儿,根本就没有办法分开。

  我若是误伤了人,那又该怎么办?

  想了想,到底还是不敢朝着人影中间开枪,而是瞄准了半空中升腾而起的那两条黑色巨蟒。

  尽管知道子弹或许对这玩意并无作用,但当时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我到底还是想让老和尚分一份心。

  砰、砰、砰……

  枪声在夜间响起,果然不出我所料,子弹穿空而过,那黑色巨蟒毫无损伤,猛然转身过来,突然间冲着我们这儿张开了嘴巴,从半空中扑腾而下。

  “不要!”

  就在此时,一直显得很沉默的蚩丽姝突然厉声叫了一下,五彩光芒再出,那条朝着我们扑来的黑色巨蟒消散,然而老和尚也终于窥到了破绽,黄金禅杖猛然一出,直接砸中了蚩丽姝的胸口。

  这一回,那人却是实打实的。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我爱你,亲爱的姑娘,一见你,心就发慌……

评论
  • 大黑天:

    傻波伊

    回复
  • 奇:

    傻波伊

    回复
  • 夜者:

    傻波伊

    回复
  • 波波:

    大傻波伊

    回复
  • 神光:

    大大傻波伊

    回复
  • 小黑雪~:

    啥情况~

    回复
  • 一一:

    为什么让他当主人公!!!

    回复
  • 陈志程:

    看看人家二蛋

    回复
  • 哈哈哈:

    把主角写的像个傻逼

    回复
  • 领红包:

    贈88ぇ綵㊎ 新金沙专员Q:3559782115

    回复
  • 新用户168837:

    江东是“莓”国吗?

    回复
  • 新用户209667:

    看着青年医生,想起当年我练习心肺复苏手掌根部是活活磨掉一大块皮啊。看着那医生那样我都替他疼,还演的那么感人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