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瓮中捉鳖,自找死地 为黄金联赛6000加更

2015年10月2日 更新

  从地窖口跌落下来的刘钊并没有死,他的胸口处有一个很大的血洞,然而躺倒在地上的时候,却还在不断地翻滚。

  他一直滚到了角落,方才按着伤口,半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我给吓了一大跳,而这个时候地面上枪声大作,不少子弹从我头上划过,甚至还有跳弹射进来,在我身边擦身而过,吓得我心神惊慌,连忙将那地窖的铁门给拉了回来,然后把下面的铁闸给使劲儿扣上。

  我这边刚刚锁好,却听到蚩丽姝冲着我大声喊道:“快过来!”

  我一开始还没有懂她的意思,愣了一下,才下意识地往回走。刚刚走了两步,突然间我感觉到头顶上有一阵炸雷轰鸣,咚的一声,我感觉脚下的整个大地都是一阵颤抖,耳膜一下子就“嗡”的一声,什么也听不见了。

  过了好几秒钟,我感觉到手被一只软绵修长的手掌给抓着,朝着里面拽去,走了四五步,方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一声炸响,不是别的,而是手雷之类的爆炸物在窖口处炸开了。

  这玩意原本是应该扔进地窖里面来的,结果因为我适时关闭了地窖口的铁门,所以方才避免了一场大灾祸。

  我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闷住了,难受得紧,咳了咳,喉咙一甜,却是有一股鲜血流了出来,而就在我头昏昏沉沉的时候,旁边的蚩丽姝出手了,在我的胸口和脑袋瓜子上面轻点了几下,我身子一震,感觉方才轻松了一些。

  我下意识地又咳了两声,这才拽着蚩丽姝的胳膊,一脸焦急地问道:“怎么办,我们被发现了。”

  我们此刻是瓮中捉鳖,但是她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惊慌,而是一脸淡然地说道:“很正常啊,这里是他们的老巢,防范自然严密,即便是我们避开了大部分的哨兵,但是却也难免有些疏漏。”

  我一听,顿时就急了,说你既然明知道来这儿是送死,那么为何还要做?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说谁跟你说在这儿是送死?

  我瞧见她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模样,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想了想,我并没有再跟她争执,毕竟来这儿是我自愿的。

  既然是自愿,那也就怨不得旁人。

  这么想着,我不再跟她多扯,低头,咬着牙不说话。

  她也没有再理我,而是走到了角落,抓着刘钊的肩头,说那帮人要杀进来了,这地窖是不是有机关?

  刘钊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血淋淋的,浑身都是血浆,这会儿被蚩丽姝给揪起来,顿时就疼得直哼哼,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不过他与蚩丽姝相互瞪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了,说了实话:“有,那边有一块强化钢板,是专门为了这种情况而设计的;只要启动,就能够封堵住地窖口,即便是用炸药,也轰不开来,只有从里面才能够将其打开。”

  他说完,我就听到地窖口的铁门处,传来了重重的撞击声。

  砰、砰、砰……

  这帮人好像是用上了消防斧,三两下,居然将那铁门给砸得尽是斧头印子,我不敢再犹豫,一个箭步,冲到了刘钊说的那个按钮前,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直接拍了下去。

  啪!

  一声响,那厚实的钢板就从夹层缓缓伸出,将地窖口给封堵得结结实实,范围极大,就算是那些人准备动用愚公移山的精神,也未必能够在这几天之内,挖出隧道来。

  轰!

  又是一声响,却是铁门那儿发生了爆炸声响,不过被这强化钢板的封堵着,反倒没有先前那般震得让人站立不住。

  当强化钢板最终封堵住出口的时候,我一屁股都坐在了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我们基本上算是安全了。

  不过这种安全的代价也颇大,那就是失去了自由,将自己给关在了这地底的笼子里来,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希望。

  那帮人就算什么也不用做,直接将洞口堵得死死,就可以将我们给活活饿死。

  要知道,这地窖里并不仅仅之后我和蚩丽姝两人,加上那些瘦骨如柴的童男童女,和被抓过来的那些妇女在,零零碎碎加起来足足超过四十个人。

  这么多的人,吃饭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麻烦事情。

  然而我们此刻自绝死路之后,又如何能够活着离开呢?

  难不成要靠吃人肉来过活?

  想到这个可能性的时候,我顿时就把自己给吓吐了,使劲儿的晃了一下脑袋,然后找到了蚩丽姝,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她笑了,从背包里面取出了一个小袋子来,然后冲着我说道:“你着什么急呢,放心,我都想好了。”

  说着,她冲着蹲在角落里哀吟的刘钊说道:“你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演完了的话,就赶紧去给我接几缸子的水备用;而还没有演完的话,我帮你把它弄成真的,你看如何?”

  听到这话,刚才还痛苦万分的刘钊一骨碌爬了起来,冲着她低眉顺眼地说道:“好的,我赶紧接水,免得他们给断了……”

  他快步走到角落,拨开同伴的尸体,弄了几个大缸,然后开始接水起来。

  我跟到了他的旁边,这才发现他中弹的地方的确有鲜血冒出,不过闻着却没有啥血腥味,而且身板比过去粗了许多,不由得怒了,说你刚才干嘛演中弹啊?

  刘钊冲着我嘿嘿笑了几声,却没有回话。

  蚩丽姝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对我说道:“不要去管他——他刚才的确中弹了,不过依他的体质,别说是胸口中了一颗子弹,就算是心脏部位,也未必有什么不可下床的伤势。别说这些,你去拎一桶水过来,我有用。”

  我依着她的话,提来一桶满满的水来,刚刚放下,她就从背包里摸出了先前准备好的药粉,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洒落到了水桶里去。

  我顿时就诧异了,因为这药粉是我们前两天的准备,她倒进里面去干嘛呢?

  我怀着疑惑,瞧见她拿着一根长勺子,不断地搅动那水桶,没一会儿,水桶突然冒出了滚滚的热气来,一股浓烈的甜香从这水桶之中冒出来,我探头一看,这才发现水桶里面的清水,居然变成了一锅稀粥。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我们在林子里忙活了这么久,为的并不是炼制毒药,而是用来给这帮好久没有吃过一顿热饭的饥荒贼用餐?

  难道蚩丽姝在行动之前,就已经预计好我们有可能会被关在这里了?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而蚩丽姝则在法国人质艾玛的帮助下,开始给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女人发放食品了,用的就是躺倒在地那帮人的食具,有的分配不到碗,甚至只能用上酒杯来盛。

  刚才还激烈无比的地窖,突然就变成了斋堂来。

  一碗热烘烘的糊糊下了肚子,那些受尽屈辱的年轻女子终于开始慢慢地找回了自我来,陆陆续续有人开始变得清醒,彼此交流之后,又帮着清醒的人,给那些皮包骨头的童男童女喂粥。

  这一包粉末一桶水,如此兑换,连我都分到了一碗,喝完之后,我浑身暖洋洋的,阴霾一扫而空。

  在此期间,那块强化钢板不断地受到攻击,不过不管怎么用劲,却终究还是进不了里面来。

  通过那一桶又一桶神奇的糊糊暖胃,刚才显得有些麻木僵直的人群一下子就变得活跃起来,蚩丽姝跟这帮人打成了一片,在一起说说笑笑,浑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吃过了两顿饭的众人终于变得正常了一些,而蚩丽姝也不着急离开,居然找来了一块小黑板,给她们上起了课来。

  她讲仇恨,讲修行,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显得特别认真,她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大部分都是因为资质优异,或者出生的八字相符,而这样的人,是最容易修行道路的。

  蚩丽姝进行了充足的准备,只要吃喝管够,所有人都不急,而她则给这些人上课,又督促我放下心,在此学习。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块强化钢板上面的撞击声,也变得越来越小。

  等到了大概第四天的时候,她带来的粉末已经基本上吃完了。

  她想了想,突然对我说道:“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去打开钢板吧……”

  我一愣,问外面不是有人守着么?

  她笑了,摇了摇头,说你打开看一看呗,未必有。

  我想起了刘钊的遭遇,指着那个家伙,说让他去?蚩丽姝摇了摇头,说不行,就要你去。

  她很坚持,我拗不过,又不想被嘲讽,于是硬着头皮将强化钢板给扯开,然后打开了那已经变形了的地窖口。

  当我忍着天灵盖被掀开的危险,探出头去的时候,却给眼前的画面给震惊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答应大家的加更,尽管票数归零了,不过还是得谨守承诺。
也希望大家在接下里的一个月里,继续支持。
我们加油!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