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咱也男人一回

2015年10月1日 更新

  我到底还是没有把那块石头给砸下去。

  蚩丽姝说得很对,砸第一下,是敢于反抗强权暴政的勇气;而毫无顾忌、疯狂地砸下去,那跟杀人狂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的理想是让这个世间变得更加美好,所以更是要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拘束和控制。

  我原本不理解她为何能够一个人解决所有人,但是还要我来出手。

  仅仅是为了让我报那一尿之仇么?

  然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她是在手把手地教我十二法门上根本学不到的的东西,这东西叫做心性锻炼,也叫做一个男人应该具有的担当和责任。

  我放下了石头,心中释然,冲着她笑了笑,说我懂了。

  她不屑地瞟了我一眼,说你懂个屁,下手要稳、准、狠,不要乱了阵脚好不好?

  她一边批评我,一边朝着那人补了一记重重的手刀。

  砰!

  待确定确定这人昏迷了之后,她吩咐我道:“把他们的袜子脱下来,塞进嘴巴里,然后拖到林子后面去,绑住了,别让他们坏了事。”

  我照着她说的做,忙碌一番之后,她扔给我一把步枪,问我会开枪不?

  我点头,又摇头。

  她双眼一瞪,说干嘛啊,磨磨唧唧的,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又点头又摇头,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实话实说,说我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军训,学过一些,还打过三发子弹,不过没有一发中靶,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会?

  她从那三人的身上又搜了几个弹夹,拍在我的身上,说我也不懂,不过我们一会儿潜入进去,我一时半会未必能够照顾得了你,你总得有一些自保能力吧,所以还是拿着吧,实在不行,吓人玩儿也可以的。

  她一边说话,一边摸出一个银针来,在这三个绑在树上的家伙脖子上,各扎了一针。

  完毕之后,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吧,关键时刻别掉链子啊。

  我点头,背着拿枪,跟在了她后面走。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感,觉得我现在所作的事情实在是太没道理了,一个连枪都不会开的我,一个刚刚诞生没有几个月、什么也不懂的蚩丽姝,两个人居然就这般堂而皇之地跑进那毒枭加邪教基地里去救人,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这也太疯狂了吧?

  我明知道这种事情绝对是九死一生,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当瞧见前面那人的背影时,勇气却是油然而生了出来,觉得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同生共死而已。

  这般想一想,果然就是勇气十足了。

  我随着蚩丽姝,两人一起,穿过了罂粟田外围的铁丝网围栏,又越过了漫长的田地,其间她出手,解决了好几个暗哨,我都不知道这些暗哨她是怎么发现的。

  她的出手很特别,总是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回来的时候,手上就会有血印。

  我一开始不知道,真正琢磨清楚的,是因为她从一棵树上拖下了一个浑身纹着青色刺身的家伙来,方才恍然大悟。

  大姐,你也太凶狠了吧?

  我们两个一路潜伏,一直来到了村子的外围,远处兵营那儿有探照灯照射过来,我们都将身子藏好了,她探头往里面瞄了一眼,然后低声对我说道:“在前面那儿的栅栏口,有一个狗洞子,一会儿灯光扫过去之后,你就赶紧冲,然后爬过去,知道么?”

  我点头,说好,那你呢?

  她摇头,说你就别管我了,进去话之后,我们在旁边的那土房子后面汇合,知道了么?

  我说好。

  说着话,那灯光正好扫了过去,我低伏着身子,一个箭步,用百里长跑的速度冲刺到了土墙边缘,蹲下身子来,发现果然有一个隐蔽的狗洞,湿漉漉地,不过却也顾不得那么多,硬着头皮,直接就钻了进去。

  我背着步枪,钻得有些艰难,好不容易到了另外一边,听到远处有人的声音,不敢抬头,埋头等了一下,待人走远了,方才赶紧摸到了那土屋的后面。

  整个过程,我的心脏一直都在高速跳动,咱这半辈子也没有做过如此刺激的事情。

  我刚刚抵达,便瞧见她已然在那儿等着我了。

  瞧见我匆匆过来,她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这么慢啊?

  我也诧异,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她一身清爽,应该跟我走的不是一条道,瞧见我这么问,她微微一笑,指着那两米多高的土墙,说我翻过来的……

  翻过来的?

  好吧,算你狠!

  我没有再多说半句话,问她下面应该干嘛,她的语气开始变得有些严肃了,说这里是他们的老巢,危机四伏,我也未必能够探得清楚所有人的位置,一会儿的话,你就得跟紧我了,一步也不能差,知道不?

  我不想让她感觉我是个累赘,于是使劲儿的点头,说好,你放心。

  她拉着我,来到屋子边缘,指着村子中间那偌大的佛堂,说瞧见没有,那儿就是黑巫僧蹄达的住处,他和他的几个真传弟子都在那里驻守,在后院的地窖里,负二层的那里,则关押着所有人。

  我们的目标,就是赶到那儿去。

  确定了这一点,我们再一次出发,她对这村子仿佛十分熟悉,不断地利用屋子与屋子之间的阴影部分进行潜入,避开了这儿的明哨暗哨,过了一刻钟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后院位置来。

  靠着墙,她从怀里摸出了一把粉末来,念念有词,然后朝着院子的那一头使劲儿洒了去。

  我听到那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听着不像是人。

  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在黑暗中冲我咧嘴一笑,低声说道:“咬住牙,别说话。”

  我诧异,心想我没有说话啊,为什么叫我咬住牙?

  正想着,突然间她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腰,将我往着院子那一头使劲儿一扔,我便觉得天旋地也转,直接给甩到了院子里去。

  砰!

  我重重地砸落在了泥地里,浑身疼痛欲裂,还没有等我从这疼痛中挣脱出来,便感觉到有一股热烘烘的气息朝着我低头而来。

  我抬头望去,却瞧见一头大狼狗,正伸出舌头来舔我的脸。

  哗啦……

  呃,这湿漉漉的感觉,实在不美妙,而且舌头粗糙,我感觉脸被砂纸擦过了一般,黑暗中,这狼狗的眼睛是发绿的,好像两个小灯笼,瞧得我心慌,一动也不敢动。

  就在我浑身僵直的时候,一只脚踩在了这大狼狗的背上来。

  砰!

  那半人高的大狼狗直接栽倒在地,而在它的旁边,还趴着四五条同样凶猛的同类。

  蚩丽姝伸出手来拉我,低声问道:“你没有被咬吧?”

  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脸,说没,就是被舔了一下。

  她松了一口气,说还好,这些狼狗是经常吃人肉的,所以身体里有一股煞气,十分阴邪,如果被咬了,血液里就会立刻变化,状态有点儿麻烦,长毛、嗜血还有见到月亮就狂躁,很难治的。

  我听到,不由得直哆嗦,说既然知道这么危险,干嘛不等药效稳定了再扔我过来呢?

  她看了我一眼,没有理我,而是拎着这几条大狼狗,带到了旁边的角落处藏着,紧接着过来,一把拽住了我,把我给拉到了另外的一处角落里。

  刚刚到了这儿,立刻有脚步声从这儿路过,竟然如此惊险?

  我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而这时我听到一个还算是熟悉的声音:“阿撸卡,现在这半夜了,你们的人都在那里饮酒作乐,为什么还要我熬夜守着啊?

  说着的这人,居然是刘钊?

  我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上的自动步枪,而这时阿撸卡则对着刘钊说道:“明天上师会再一次开坛做法,重制降头,这是十二连环降里面最后的一个环节,最为关键,而下面的这些包子,则是重中之重,让你在这儿守着,是让你沾些功劳,我也好跟上师开口,给你求情不是?”

  这话儿说得在理,不过刘钊却是老油条,自然知道其中的曲折,不甘地说道:“算了吧,上师只记得做法时的身边人,哪里会识得我的功劳?”

  阿撸卡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若不是你,我们不至于惹得那个麻烦的家伙,虽说她是出境了,但未必不会杀回来,让你在这里值班守夜,你觉得委屈了么?

  刘钊瞧见对方生气了,连忙赔笑,说不是,不是,我守着便是了,何必动气?

  阿撸卡骂骂咧咧,训斥了他几句,然后离开,而刘钊则打开地窖口的门锁,翻身入内,我回头看了一眼蚩丽姝,没想到她居然一个箭步,也跟着冲了过去。

  我脑子一热,拎着步枪也跳了进去,黑暗中我听到了刘钊的闷哼声,没有二话,直接用枪口顶住了他的背上。

  我牛气哄哄地低喝了一句话:“别叫,不然打死你!”

  挣扎瞬间消失。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国庆快乐!!!

评论
  • 夜者:

    第一

    回复
  • 大黑天:

    小人物信心膨胀的时候就会坏事

    回复
  • 看……看……,哪吒!:

    看看,哪吒~~

    回复
  • dingxiaoding:

    道事不如蛊事 蛊事2不如道事 真怀疑是不是一个人写的

    回复
    • 雪里红:

      你这种人,有免费的书看,还在这唧唧歪歪,简直是白眼狼!不爱看,闪一边去!路见不平了!

      回复
    • 黄小瓜:

      你怎么事儿这么多啊 不好看你别看呗

      回复
  • 欲天启:

    苗疆蛊事咋都有超级宝宝,就不能道事似的自己闯天下。

    回复
  • 汐夏:

    为什么不再以陆左的口吻讲事情了,哎

    回复
  • 路人甲:

    个人感觉这个陆言就是个逗比。自以为成熟。所以在南方混得不如陆左

    回复
  • 虎皮猫大人:

    不喜欢陆言的性格,软蛋一个

    回复
  • yTlZJ: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wQWfd: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池酒酒:

    陆言怎么比陆左还软啊 让人窝火 为什么主角一定要一开始跟个娘们儿似得到后来一步步成长?就不能来个硬汉吗

    回复
  • rciaV:

    打开 288d.pw 都是 浪美眉

    回复
  • 新用户353584:

    她以为我们在为她的技术喝彩?天真

    回复
  • 新用户454143:

    二季有望吗。 想看火垂的说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