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她所想的北上路

2015年9月29日 更新

  我不相信这好端端的,还会有人过来伏击我们,因为不管是我,还是蚩丽姝,两人的兜里都空落落的,啥钱都没有。

  不图钱,还能图什么?

  我这般想着,突然下意识地瞧了旁边的蚩丽姝一眼,心脏这才骤然跳了一下。

  哎呀,我这可真的是没有闹明白,若是我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蚩丽姝不同,这妹子长得跟画上面走下来的女子一般,男人瞧见了,没有不眼馋的。

  既是如此,自然少不得有人会见色起意,心怀莫测啊?

  我正胡思乱想着,突然间胳膊一紧,却是被她给一把拽到了旁边的灌木林中去。

  她手劲儿好大,颇有一种不容我反抗的意思。

  我给她拽着,踮脚来到了旁边的灌木林,给按在了泥地里,不让我出声,而她则回到了原地,手中摸出一把种子来,沿路洒下,双手好像在半空中结了一个印法。

  我感觉空间一震,似乎发生了什么,不过却有瞧不见,正想探头瞄一眼,结果瞧见蚩丽姝身子轻飘飘地踏步而来,一下子就到了我的身边来,伸出手,又把我的头给按在地上。

  小妮子还真的不客气,我弄得一脸泥,正要抗议,却听到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别说话,有人朝这边望过来了。”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判断的,不过却也没有敢再反抗,趴在灌木林中,一动也不敢动。

  我趴在地上,蚩丽姝就在我的身边,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倒也不算是那么难受,我吸了吸,回忆起刚才她在我耳边说话时,气息吹在我耳朵边的情形,忍不住想:“这妹子不是虫池化身么,怎么会跟人是一模一样的?”

  不知道,别的地方是否也会一样……

  我浮想联翩,如此过了大约一刻钟,前方还是死一般的寂静,我忍耐不住了,下意识地拍了拍旁边的她,刚要说话,突然间嘴巴给捂住了,而她则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往九点钟的方向看去。

  我瞄了一眼,瞧见几个穿着绿色迷彩的男子从林间走了出来,而与这些人区别的,还有一个穿着当地人服装的男人。

  那个男人,居然就是早上跟我们依依惜别的乡村教师刘钊。

  他怎么也来了?

  我心中惊骇,然而蚩丽姝却只给我瞧一眼,然后再一次把我的脑袋给按到了地下去。

  紧接着,她按在我背上的手上传来一股温和有力的劲道,传递到了我的全身上下,让我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心跳也恢复了正常值。

  我知道她是怕我暴露了,当下也是屏气凝神,不敢多言,甚至于动也不敢动一下,大约过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那几个人就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边走边聊。

  我遥遥地听到一些话语,努力听,终于有刘钊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按理说,如果真要北上的话,他们应该是走这条路的,不会有错。”

  另一个口音古怪的家伙说:“说不定人家看出了你的意图,转身回去了呢?”

  刘钊焦急地辩解,说阿撸卡,咱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若是我想要瞒住一人,他就算是最后被我给卖了,也还在帮着我数钱,当我是好人呢。老子的话,你能不相信?

  那人回答,说你这家伙的阴毒,老子肯定晓得,可是问题在于,那女子,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美?

  刘钊急于辩驳,说提婆达多在上,我若是说了半句假话,死后将用坠阿鼻地狱,不得解脱——我跟你讲,老刘我这辈子真是见过不少美女,但是像她那般轻尘脱俗、又美艳绝伦的,却是一个都没有。我敢打赌,她绝对是熔炼美女降的绝佳鼎炉,如果能成,上师定然能够重返顶尖之林,角逐天下……

  那人嘿然坏笑,说老刘,你直说吧,你这么猴急,到底有什么企图呢?

  刘钊犹豫了一下,赔笑说道:“阿撸卡,你也知道的,我这些年来,给宗内呈献了那么多若开族的童男童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一回若是能够让上师满意,还请你帮着美言,帮我解开禁制,好让我能够回老家看上一眼……”

  那人拍着胸脯保证,说等碰见那女的,要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美艳,回头就跟上师说这事儿!

  听到那人的保证,刘钊连忙表示感谢,说放心,昨天我在他们的饮食里放了药粉,他们这一路上定然会腹泻不停,只要听风闻味,定然能够找得到的。

  他得意地说着,而那口音古怪的人家则夸赞了他一回。

  刘钊言语恭敬,立刻表达了谦虚之意,又是阿谀奉承,马屁如潮,完全没有之前给我展示出来那风骨清高的模样。

  一行人顺着我们的来路走去,渐行渐远,而我则趴在地上,一嘴苦涩。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这他乡遇故知,听得那刘钊满口胡吹,顿时就为了他那种堪比白求恩同志的国际主义精神,和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风骨所感动,满脑子同胞情谊。

  没想到这人只不过是演技惊人而已,翻脸跟翻书一样,背过身去,居然是这般丑陋的模样。

  昨夜蚩丽姝其实已经提醒过我了,但是我却不以为意,现在回想起来,顿时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冷汗流出。

  我心中震撼,一动也不敢动,过了许久,肩上被人拍了一下,抬起头来,却听到蚩丽姝说道:“他们已经走远了,你还趴在这里干嘛?装死人啊?”

  我爬起来,期期艾艾地跟她道歉道:“对、对不起,昨天是我不对,我误会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羞愧无比,本来雪瑞叫我跟在她的身边,就是担心自家这妹子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也不知道如何与人沟通接触,让我帮着照看一下,免得被坏人骗了去,没想到事情反而倒了过来,我给人家牵着鼻子,骗得团团转,反倒是基本上没有啥阅历的蚩丽姝看穿了一切。

  这种强烈的挫败感让我脸上无光,本以为她会趁机奚落我一番,没想到她只是笑了笑,说你心太善,以后可得多注意才是。

  什么?

  等等,大姐,你平日里不是冷冰冰的么,怎么画风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不要这么贴心温暖好不好,搞得人家怪感动的……

  我有点儿不适应此刻的蚩丽姝,突如其来的温柔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而这个时候,她却突然拉了我一把,说走,我们跟上去瞧一瞧。

  我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拉住她的胳膊,说等等,你什么意思?

  她瞧见我一副惊讶的表情,愣了一下,说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想跟过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打我的主意。

  我拉着她,说大姐,你的心可真大,没看到那伙人穿着军装么,他们要不然就是这附近的军阀,要不然就是藏身林中的毒贩——这些人都是亡命徒,手上有枪,有人命,杀人不眨眼的,咱平日里躲都还躲不及,你何苦眼巴巴地送到人家门口去呢?

  听我说完这番话,她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没听到么,那家伙拐了很多小孩子去了那儿呢,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坏事?”

  我说那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现在过去,未必能够救得了谁。

  她盯了我好一会儿,突然摇头,面带讥讽地说道:“我本来只以为你是胆小没本事,没想到竟然这么冷漠,别人的性命,在你的眼里,原来是这样的。哼哼,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重走北上路么?”

  我被她这般讥讽,心中顿时就是一阵疼痛,脸上也臊得慌,闷声说为什么?

  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就是想重新找回她当年一人仗剑走天涯、路见不平、尚义任侠的那种豪放心情,而不是忍耐后来蜗居在一个小村子里,苦苦蛰伏等待的寂寞。你们说我不是蚩丽妹,那么我就走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来,走出一个她曾经渴望,却又得不到的人生。”

  她说得豪气,我的心也被她讲得砰砰直跳,恨不得出声附和,但我一想起雪瑞、神婆奶奶摆脱给我的责任时,理智又浮上了心头来。

  我开口要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却指着我的鼻子,冷冷说道:“你们都说我不是人,但我的血是热的,而你,不是。”

  说完,她转身就走,飘然离去,却是没有再跟我说上一句话。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她的血,是热的……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