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见习男友

2015年9月26日 更新

  双修?

  听到雪瑞的话语,我下意识的老脸一红,感觉到有些不太好意思。

  为什么?

  我虽然刚刚入门,什么也不懂,但并不表示我之前就没有了解啊,以前看新闻的时候,总听说鹏城啊、南方市那儿,会有一些邪教打着双修的幌子,召集一些白领啊,老板的,在一起做些修修的事情,另外我之前有一个同事去西藏,回来的时候跟我讲起藏边密宗欢喜禅,说那就是双修的范畴。

  所以在我的理解之中,所谓双修,就是男女之间在一起,做些羞羞的事情,然后顺便提升一下功力。

  对于这个,我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此刻听到雪瑞一本正经说起来,顿时就有些脸红,不好意思。

  雪瑞瞧见我的这表情,顿时就啐了我一口,说你别想歪啊,所谓“双修”,是根据《周易参同契》与《悟真篇》为总纲,由两人为承载体,通过心思爱恋的彼此牵连,达到双者一体,心灵融合,最终彼此求存的修行方法,与你脑子里那些肮脏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我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子啊,真没想到呢。

  雪瑞噗嗤一笑,说陆左哥没有跟你讲过这些事情啊?

  我苦笑,说别提了,我拜师没有超过两个小时,这师父就不翼而飞,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哪里有教我这些事?

  雪瑞笑了,说你也别怪陆左哥,他就是自学成才的,所以没有太多教人的思维,全部都靠你主动地去问,靠你自己悟,倘若真的什么都靠他来讲,你恐怕什么也学不到。

  我说关键是我也没有时间啊,他都不带我玩儿。

  雪瑞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了,说陆左哥也不容易,他现在是木秀于林风摧之,名头是闯下了,好多人做好多事,都绕不开他,所以就想着算计他;特别是这次的事情,虎皮猫大人可以说是他的精神导师,也是最重要的朋友,有人把主意达到了虎皮猫大人的头上来,已经超出了他的底线,那是生死相搏的大事,在这关口,他还记着收你做徒弟,还叫二春带你过来找我,说明他已经很有心了。

  我原本的内心里,其实对这堂哥还是有些嫌隙,觉得自己是穷亲戚上门,被随便打发了,颇受冷落,然而听到雪瑞的解释,却一下子就沉默了。

  过了好久,我方才抬起头来,对她说道:“对,你说得对,我的确应该感激他。”

  雪瑞点头,说陆左哥是一个不太爱表达、外冷内热的人,也是个很护短的人,能够成为他的徒弟,以后能够总和他待着,其实连我都很羡慕你呢……

  我听出了她话语里面绵绵的情谊来,忍不住问,说雪瑞,你既然这么喜欢陆左,干嘛不跟他在一起呢?

  啊?

  雪瑞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直接,下意识地就愣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毫不掩饰地说道:“说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跟陆左哥,到底还是亲情呢,还是爱情。我在很小的时候,被人下过蛊,是陆左哥救的我。那个时候呢,我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看着他帮我治疗,觉得他好帅还帅啊,想着如果能跟这样的男孩子谈恋爱,应该是件幸福的事情吧。不过后来,过了很久,我才发现他对我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当我作妹妹而已。”

  我下意识地怂恿道:“其实你可以争取一下的,说不定他会发现,也许跟你在一起挺好的呢?”

  雪瑞摇头,说不要啦,我觉得现在就挺好的,如果强行去扭转那种关系,说不定还没有现在那么自在;再说了,陆左哥现在喜欢的人,是小妖姑娘,我可不想当第三者。

  小妖姑娘么?

  我想起那个扎着马尾、彪悍的少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小妖姑娘曾经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出来,我这边帮着撬墙角,实在是有些太过分。

  不过想一想也真是的,无论是雪瑞,还是小妖姑娘,都是万里挑一、才貌双全的好姑娘,二选其一,还真的是一件苦难的事情。

  另外,之前听那个叫做许鸣的家伙说起,我堂哥还跟一个叫做黄菲的前女友有些牵连,甚至还跟一日本圣女有关系——哎呀,雅蠛蝶,陆左他怎么会这么强啊,桃花运不是一般的好。

  我没有再说话了,而雪瑞却问我道:“陆言,我认真问你,你之前,有没有女朋友?”

  我说有几个,不过都分了,最后一个女友差点儿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最后她家里面嫌我太穷,买不起房子,于是就分了。

  雪瑞不屑地说道:“结婚是看两个人的感情,牵扯到钱物和房子这些,实在要庸俗了。”

  我听二春有介绍过雪瑞的家境,知道她父亲是香港的富商,属于千金大小姐的白富美,顿时就苦笑,说大小姐你是不知道民间疾苦,好多有情人,到最后还不是倒在了房子和票子的跟前。

  雪瑞没有接我话茬,而是笑,说既然你没有女朋友,那就好办了,你看我这妹妹怎么样,如果你决定了,那就追她吧!

  我说追她,怎么追啊?

  雪瑞翻了一下白眼,说你都谈了那么多女朋友,怎么追还要我来告诉你?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让她感受到爱恋,并且对你也产生了情感,通过爱情,让你们之间的生命体能够相互牵连起来,继而进行强化,让你们最终成为一对道侣。

  我有点儿糊涂,说那我该怎么办?

  雪瑞说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两人的生命就牵连在了一起,尽管不可能如本命之物那般生死牵连,但是亲密无间,精神可以共享,而那个时候,我妹子就可以将生命力渡给你,借你修补身体了。

  我明白了,说原来如此,简单来讲,就是我得把她给追到手,当成女朋友,然后她的钱我花,我的钱她花,大家一起搭伙过日子,对吧?

  雪瑞忍不住笑,拍了我一掌,说什么叫做搭伙过日子,那叫做一起修行。

  我谋算了一下,想着其实我也不亏,如果能够追得上她妹子的话,命保住了不说,而且还免费得一女朋友,现如今像她这么漂亮、天然清纯的妹子,打着灯笼都难找,最重要的是人家还不用考虑太多的东西,也没有家长找我要房子、要礼金和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么想一想,我顿时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说雪瑞,我想通了,没的说,绝对办好。

  雪瑞望了我一眼,突然间脸色变得很严肃,盯着我的眼睛,说陆言,我问你,如果你们两个能成,你以为会一直对她很好、很好么?

  我点头,说对,讲实话,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其实也挺喜欢她的,只不过她就像天上的月亮,我都不敢想而已。

  雪瑞没有再说了,轻轻地拍了一下石桌,然后站起来,往外走了出去。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她有一句话传了过来:“陆言,我记住你的话了,如果有一天,你违背了你的诺言,我会像对待那石桌一般,把你给拍成粉碎。”

  说罢,雪瑞消失到了洞子的尽头处。

  我有点儿听不明白,站起身来,突然间面前的石桌一瞬间,全部变成了粉末,整整齐齐地铺洒在了我的脚尖前。

  啊……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要晓得我刚才摸了一下这石桌,坚硬得不要不要的,没想到雪瑞轻轻一拍,那桌子居然就悄无声息地化作了粉末……

  不会吧,雪瑞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转眼就变成了母老虎,咋都这么凶悍呢?

  这样的娘家人,当真惹不起啊!

  我心惊肉跳,跟着雪瑞回到了刚才的熔浆火池前,这才瞧见她和那低配蚩丽妹都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回到了虫池那边去,我找了一墙脚坐下,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感觉好像就在梦中一样。

  不是,我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了一个预备女朋友来了啊?

  虽说美得是让人直不起腰,但是那脾气,我能像得住?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最后懒得再想,闭上眼睛,开始继续研读起了那《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来,想着当年陆左就是凭着这玩意扬名立万的,我未必不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修行入了深处,不知时间长短,不知不觉间,我感觉时间仿佛凝固。

  迷迷糊糊间,突然听到耳边有人叫我,我睁开眼睛来,却瞧见有人搂着我的胳膊,甜甜的笑,说十八郎,你醒了啊,饿了不,我给你准备了油茶呢。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十八郎……
哎呀,真的这么一个女朋友,到底该怎么办啊?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