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拦路不成反被抡

2015年9月23日 更新

  大其力是缅甸与泰国交接的边境城市,富有着强烈的异域风情,对于像我这样从来没有出过国的土包子来说,简直是哪儿都瞧不够,到处都看得眼花。

  在布鱼的安排下,大其力有人过来接应我们。

  那是一个黑瘦的汉子,原籍是滇南人,在大其力这边做中国的百货批发生意,做得挺大的。

  他开车送我们出城,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父亲是七十年代过来的知青,自己是在大其力长大的,但刚刚从国内回来,他娶了一个十分美丽的中国太太,只可惜她重病缠身,最终还是故去了。

  他在国内睹物思人,待不下去,后来又因为国内有需求,就主动回到了这里来。

  聊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我跟二春聊天的时候,说起了我堂兄陆左的名字,他突然插嘴,告诉我们,他认识我堂兄。

  不但认识我堂兄,而且还认识杂毛小道。

  从他的口中,我们听到了当年陆左和杂毛小道就曾经到过大其力,而且还被人追杀的故事,据这个叫做老廖的男人告诉我们,当时的时候,整个缅甸和泰国的道上都在通缉他们俩,政府也在找他们麻烦。

  这意外的消息,让我和二春都赶到十分惊讶,没想到我堂兄陆左的足迹,居然还踏足过这里,而且还会有他的熟人在。

  不过仔细回想起来,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儿是他“老情人”的地盘嘛。

  寨黎苗村位于茫茫的热带雨林之中,不通道路,只能步行前往,不过好在老廖前几年一直都在做联络员的工作,对路途也十分熟悉,又有那位叫做余佳源的领导帮忙安排,所以自然带着我们前往。

  车行到道路尽头,就被寄放在一个村子里,老廖带着我们进了山林里。

  一路行,道路漫长,不过有着老廖在旁边跟我们聊天讲话,倒也并不算寂寞,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雨林里的蚊子实在烦人,嗡嗡叫个不停,还围着我们转悠。

  老廖让我们涂上防止蚊虫和蛇蚁的药物,不顾却给二春拒绝了。

  他坚持了许久,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再言。

  他似乎想等着瞧我们的笑话,不过那蚊子虽然一直围着我们嗡嗡转悠,但最终还是不敢靠近而来。

  我看向了二春,她得意地笑了,指了指我的肚子,又指了指自己。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之所以没有被那蚊虫眷顾,是因为我肚子里面的聚血蛊,散发着太过于强大的气息,而至于她,则是自有手段。

  身为苗疆蛊王陆左的徒弟,如果还能够被蚊子困扰,那就实在是有些太丢人了。

  我们在林子里走了小半天,双脚走得疲乏,我已经累瘫过好几回,到了后来,二春嫌我实在是太拖累速度,于是就把我给扛在了肩膀上来,一路背了过去。

  对于她的帮助,我十二分的不情愿,然而我发现这师姐别的没有,一股子力气,简直是让人无法抗拒。

  她背着我,就好像扛着一件包袱皮,不费吹灰之力。

  瞧见旁边老廖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的心情多少还是有些低落。

  太丢脸了。

  不过正是有着二春的鼎力出手,我们并没有在路上耽搁太久的时间,赶在了太阳落山之前,到达了寨黎苗村附近的一个水潭边来。

  二春把我放了下来,趴在水潭边猛喝了一通水,然后拿出了带来的大饼啃了起来。

  她倒是好胃口,不过我们却都累得没有食欲。

  在水潭边休整了一会儿,我们再往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没想到走了不到百米,突然有人把我们给拦住了。

  拦住我们的,总共有四人,穿着紧身的衣服,一水的壮汉,这个时候向导老廖慌忙上去沟通——因为来之前的时候,他告诉我们,说这热带雨林里,有各种各样、不同种族的人,每个族群的生活习性都不一样,稍微冒犯一些,人家就敢冲你动刀子。

  除此之外,这一代还有许多毒枭和军火掮客,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为了我们的安全,一切都让他这地头蛇来处理。

  向导老廖上前去,用缅甸语跟人家沟通,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理睬,只是挥手,让我们退后。

  他似乎又用了泰语和一种我们不懂的少数民族语言。

  依旧行不通。

  瞧见老廖抓耳挠腮的着急样,二春终于忍不住了,叉着腰骂道:“好狗不挡路,荒郊野岭的,你们这是想干啥,准备开人肉包子铺么?”

  她是西川人,川音浓厚,没想到那些人倒是听懂了中文,冲着我们说道:“我们老大在这里办事,无关人等,还请离开。”

  老廖一听,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来,问什么意思,你们老大是谁?

  刚才说话的人瞪了他一眼,说管得着么你?

  老廖这人向来都是和气生财,别人骂他,他也不恼,只是嘿嘿笑,说咱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们在前面办事,我们绕着走就是了,何必这样?再说了,咱们都是华人,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有必要这么霸道么?

  他说着话,还向前走去,结果那几人直接摸出了长短刀具来,指着我们,说谁跟你特么的血浓于水啊,听不懂人话么?滚!

  对方亮出了凶器,老廖立刻就怂了,退了好几步,回过头来,对我们低声说道:“对方是过江猛龙,看不清什么来路,我们还是别招惹了,先回去,回头再想办法。”

  他怂了,二春却没有那么容易退缩,她走上了前来,冲着他们说道:“你们什么意思,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

  那人眉头一挑,冲着二春骂道:“你个死肥婆,再唧唧歪歪,信不信弄死你?”

  我靠!

  二春一脚跺地,怒气冲冲地骂道:“老娘这辈子,最恨人叫我肥婆了,而且还是死肥婆;你特么的有本事,就过来咬我啊,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对方四人之中,另外一个人突然笑了,说真的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啊,反正也是闲着无聊,拿你个死肥婆开刀玩玩。

  他狞笑着,就朝着二春冲了上来。

  那人足有一米九高,身材魁梧,绝对的凶猛大汉,而二春呢,才一米六多一点儿,浑身都是肥肉,我担心她吃亏,冲着她大喊,说二春你赶紧跑,别跟他……

  咚!

  我话儿还没有说完呢,那个朝着二春冲过来的大汉就直接跌倒在地,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就被二春一脚踩在了身上,惨叫一声,再无声息。

  什么情况?

  我刚才根本就没有瞧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瞧见那汉子挥拳朝着二春的脸上揍来,二春好像闪了一下,紧接着一拳擂在了那人的胃部。

  就这么轻轻一拳,那汉子就直不楞登地倒了下去,实在是让人为之侧目。

  大哥,你不会是瓷娃娃做的吧?

  咋这么不经事呢?

  不光是我,其余几人都一阵惊讶,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朝着二春冲了过来,而当着我的面,这个绝对的吃货师姐表现出了强悍的手段来,不但灵活地闪过了这些人的拳脚,而且还恰到好处地击中了对方的弱点上。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四个大汉,都给二春给撂倒在地,没有一个能再翻起来。

  我吓得扑棱乱跳的心这才安稳了一下,又慌忙跑过去,蹲下身子来,去试探这些人的鼻息。

  我害怕他们被二春给打死了。

  好在手摸过去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是有呼吸的,我松了一口气,而二春则在哈哈大笑,说你别逗了,真的以为我会吓死手啊?老娘到现在,可还没有杀过人呢,老纯洁了。

  我笑了,连忙奉承,说师姐你老厉害了,杠杠的。

  二春得意了一番,这才收敛起了,对我说道:“有人在寨黎苗村的外围布防,说明里面一定有事情发生,不知道是谁,居然吃了豹子胆,敢招惹白河苗蛊,我们去看看。”

  她说得严肃,我们不敢停留,匆匆朝着前方走去。

  走了不到二十分钟,我们终于瞧见了林子尽头的田地,还有高高低低的吊脚楼和黑瓦,二春带着我们一路向前,走到一处地方的时候,她突然举起了手,让我们都隐藏在了角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想要问起,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许鸣,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想了,我是不会跟你们合作的,你走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敢叫老娘死肥婆?

评论
  • 嘎嘎:

    天!沙发

    回复
  • :

    0.0伪前排

    回复
  • 老李:

    看了两年苗疆,第一次前几。呵呵。

    回复
    • 凉白开:

      好文!

      回复
  • 回复
  • 石洞村人:

    好文章呀,支持小佛

    回复
  • 394208856:

    许鸣?会不会是小佛爷附身

    回复
    • 大师兄:

      你傻啊 ,小佛爷这时候都死了快一年了,这个就是许鸣,估计又统治了 邪灵教残余力量

      回复
  • 小黑雪~:

    一天两章~慢慢等吧!~

    回复
  • 游客:

    许鸣这个兔崽子怎么又出来了

    回复
  • 涩涩酸梅:

    好看吗?好看吗?

    回复
  • bssEx:

    这个更刺j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http://uVU.cc/ih8a

    回复
  • 领红包:

    領58元現金 宝运莱加Q:3559782115

    回复
  • 注册立送88元:

    送88え哯衿 澳门大中华QQ:3559782115

    回复
  • 苗疆游士:

    这才是小佛的作品呢。原来看那《苗疆道事》,是什么鬼啊。

    回复
  • 新用户282298:

    我会说:好,我会来的。见证你的幸福。

    回复
  • 新用户179300:

    这是要重新排顺序的吧,哈哈,我好机智,正确顺序应该是G C E D H A B F

    回复
推荐链接